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972 反殺

籠罩在黑袍之下的佝僂蒼老身影,倒映在水池中,浮現出半張瘦削而模糊的臉龐。
  他拄著一根黑黝黝的木杖,氣息晦澀,一對眼眸幽冷如電,凝視水池中的陳汐許久,忽然抬起了右手。
  這只右手枯瘦、頎長、指節如竹,手背青筋若蚯蚓盤結,顯得蒼老無比。
  而在掌心,則有著一個神秘的刺青圖騰。
  那刺青圖騰像一個字,筆畫繁密,和世間字跡皆都不同,神秘無比,泛著令人心悸的光。
  嗡~
  一道神芒從掌心刺青圖騰中噴薄而出,若利刃般,斬破虛空,將池中渾濁的水劈開,狠狠斬向陳汐的身軀。
  這一擊并不可怖,但卻透著一股無堅不摧,無物不破的可怖氣勢,仿似下一刻,陳汐的身軀便將會被無情斬為兩半。
  然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當這一道神芒甫一靠近陳汐身軀,便猶如泥牛入海,非但沒有傷到陳汐,反而被他的身軀給吞沒,悄然消失不見!
  “果然如此……”
  黑袍人喃喃,聲音透著無盡的滄桑味道星界王座。
  轟!
  他似猶不死心,渾身都蒸騰起一股可怖滔天的氣息,枯瘦修長的手掌憑空抓向水池中的陳汐。
  就仿佛一張大網,要將魚兒從池塘中打撈出來。
  嘭!
  池水迸濺,那只大手狠狠攥住了陳汐的脖頸,猛地一拎,就要把陳汐揪出來。
  可就在這一剎那,一股澎湃的神秘力量從陳汐那一動不動的身軀中爆發。
  轟!
  黑袍人只覺右臂一陣劇痛,被一股可怖無比的力量侵入,就像被一只野獸撕咬住,無法掙脫,甚至無法抵抗!
  那一股神秘力量太過可怖,任憑黑袍人如何掙扎,竟都是無法擺脫,反而被它不斷侵入體內。
  “不——!怎么可能?同樣是紀元應劫者,為何他卻能夠帶著河圖進入這末法之‘門’內!?”
  黑袍人發出嘶吼,透著驚怒無比的味道,似遇到了一件極為可怖的事情般。
  聲音震‘蕩’十方,令人心悸。
  能夠清楚看見,黑袍人的右手兀自攥著陳汐的脖頸,身軀卻在不受控制地劇烈顫抖著,仿似在承受著無比的痛楚。
  “可惡!多少歲月過去,難道本座今日要栽在一個后來者手中?”
  黑袍人不斷嘶吼,籠罩在身上的一席黑袍都炸開,‘露’出一副瘦削無比的軀體。熱門[.超多好看小說]
  他長發灰白,披散雙肩,面頰蒼老,皺紋密布,唯獨雙眸明亮似日月,流溢出縷縷幽邃滄桑之氣。
  他氣勢很不凡,透著超然、古老、原始的氣息,整個人有一種難言的無上威勢。
  然而此刻,他卻面‘露’驚怒,眼眸中盡是駭然,渾身都在顫粟,像被禁錮在那里,無法掙脫。
  嗡~~
  那一股神秘的力量依舊不斷蔓延,摧枯拉朽般沖入這一位滄桑老者的體內,不斷擴散,快要遍布他全身。
  “這這……這不是河圖的力量!”
  驀地,滄桑老者似發現了什么,發出一聲歇斯底里的怒嗥,像遇到了世間最可怖的事情。
  天地震動,灰濛濛的蒼穹變幻,彌漫上可怖令人窒息的氣息。
  渾濁水池之畔,滄桑老者渾身顫抖,怒吼震天,而水池中的陳汐卻像渾然不覺,宛如活死人。
  這一幅畫面顯得如此觸目驚心,透著詭異‘色’彩。
  轟!
  最終,也不知那滄桑老者從哪里來的力氣,猛地揮動左手中的黑‘色’木杖,狠狠砸在自己右臂上。
  咔嚓一聲,右臂爆碎,化為齏粉,而他整個人則宛如掙脫束縛的風箏般,狠狠朝后方跌落。
  噗!
  他大口咳血,躺在地上渾身‘抽’搐,臉上有著一抹劫后余生般的悸動,顯得異常之狼狽刀塔死亡學院全文閱讀。
  這一刻的他,簡直就像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再無一絲威勢可言。
  “可恨!沒想到這個紀元竟冒出一個如此棘手的怪物……剛才那一股力量究竟是什么……為何竟能夠完全壓制我的一切手段……”
  滄桑老者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神‘色’變幻不定,眉宇之間有著一抹無法揮去的驚疑。
  最終,他掙扎起身,卻慘然一笑,發現自己周身力量,竟是被抹滅了大半,已成了重傷垂死之身。
  若是不盡早修復,后果可想而知有多么嚴重。
  “這該死的怪物!”
  滄桑老者又掃視了一眼水池中的陳汐,似極為不甘心,可最終還是一咬牙,轉身蹣跚而去。
  “站住!”
  驀地,一道冷淡的聲音從背后響起,令得那滄桑老者渾身一僵。
  旋即他就像受到刺‘激’的兇獸般,渾身澎湃可怖氣息,轟然劃破時空,就要朝遠處遁去。
  嗡!
  可就在他行動的一剎那,一只紫金‘色’神輝凝聚的大手憑空浮現,將他狠狠攥住,拎小‘雞’似的,拽了回來。
  噗通一聲,滄桑老者狠狠被砸在地上,眼冒金星,吃了一嘴灰塵,狼狽到了極致。
  他艱難抬頭,就看見不知何時起,一道峻拔的身影已立在那一方渾濁水池之畔。
  那怪物醒了?
  滄桑老者心中咯噔一聲,目光上移,徹底看清楚了對方模樣。
  那一道峻拔身影有著一張清俊的面龐,濃密的黑發,幽邃而淡漠的眼眸,渾身猶如大道所化,隨意立著,就有一種難言的威勢,似不可撼動。
  這不就是那個一直昏‘迷’不醒的怪物?
  一下子,滄桑老者臉上又是一變,目光閃爍不定。
  “這是哪里?”
  那峻拔身影,自然就是陳汐,他之前被攥住脖頸時,意識便已從那一股渾渾噩噩的狀態中醒來。
  “沒人知道,但你可要稱它為‘浩劫之地’。”
  這一刻,滄桑老者顯得極為冷靜,深呼吸一口氣,就爬起身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將目光望向了陳汐,神‘色’中帶著一抹難掩的復雜味道。
  “浩劫之地……”
  陳汐喃喃,他雙手負背,目光掃視四方,卻只能看見一片灰濛濛的天地,宛如‘混’沌,不知其有多大。
  “你又是誰?”
  陳汐收回目光,望向了那滄桑老者。
  “我和你一樣。”
  滄桑老者道,“當然,你可以叫我巫。”
  他似乎也知道,再無法奈何陳汐,顯得極為配合。
  “巫?”
  陳汐瞥了對方一眼,道,“這么說,你便是那在上個紀元中,進入這一扇末法之‘門’中的紀元應劫者了?”
  巫點頭:“不錯魔神刻印。”
  他似乎并不奇怪,為何陳汐一語就猜到了這些。
  而當得到巫的確定答復,陳汐心中卻頗為不平靜,沉默片刻,這才道:“你可知道,正因為你在上個紀元中打開了那一扇末法之‘門’,最終導致了整個紀元的覆滅?”
  巫點頭,云淡風輕:“我知道,這是天地大勢,不可阻擋,哪怕不是我開啟那一扇末法之‘門’,也會由別人來開啟。”
  說著,巫抬頭看著陳汐,‘唇’角泛起一抹詭秘的弧度,“你……不也是如此嗎?”
  也不知哪里來的一種直覺,讓陳汐幾乎是下意識搖頭道:“你錯了,我和你不一樣,我所前來的這一紀元,必然不會遭受末法之劫!”
  “哦?”
  巫笑了,透著一股憐憫,“不必自欺欺人,紀元應劫者可不是導致一個紀元覆滅的罪魁禍首。”
  陳汐淡淡掃了對方一眼,并未和對方辯駁,轉移話題道:“我聽說,這里除了匯聚著足可以覆滅一個紀元的末法浩劫力量之外,還藏著有關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
  不等說完,巫就斷然道:“終極道途?本座在這里尋覓了無垠歲月,至今也一無所獲,最終才明白,這一切都是個謊言!什么終極道途,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東西!這世上也根本不可能存在!”
  說到最后,巫神‘色’已變得‘激’動起來,似隱忍在心底無盡歲月的憤恨在這一刻統統爆發。
  陳汐平靜看著巫,直至對方恢復冷靜,這才說道:“那你可知道,如何離開這里?”
  巫一怔,旋即嘲‘弄’般大笑道:“若是能夠離開,我早就離開這鬼地方了,哪可能會一直留在這里?”
  陳汐又是一陣沉默,忽然道:“在我意識昏‘迷’的這些年里,是不是你接二連三地要吞噬我的靈魂,占據我的身軀?”
  巫渾身一僵,面‘色’變幻不定,最終點頭道:“不錯。”
  他清楚,眼下根本就不容他不認賬,還不如痛痛快快承認,說不定還能夠換回一線生機。
  “為什么?”
  陳汐繼續問道,并沒有任何動手的征兆。
  這讓巫暗心中暗松了一口氣,這才斟酌道:“我聽說……每一個紀元應劫者,身上都留著一道獨特的紀元烙印,只要能夠將它們全部煉化,便極有希望獲得到……”
  說到這,巫變得猶豫了。
  “獲得什么?”
  陳汐平靜看著對方,神‘色’不悲不喜,不起一絲‘波’瀾。
  “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
  巫一咬牙,‘唇’中輕輕吐出一句話。
  陳汐眸子里泛起一抹異‘色’:“你不是不相信這世上存在終極道途么?或者說,你剛才是在撒謊?”
  巫連連搖頭,道:“在這鬼地方呆的久了,總歸要給自己找一線繼續活下去的希望,否則……可就太寂寞了。”
  聲音中,透著一抹無盡的悲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