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974 猝然一擊

武!
  便是那第七紀元應劫者的“名字”。
  顯然,“武”和“巫”一樣,并非他們的真名,而代表著一種獨特的象征意義。
  巫,代表的是巫之紀元。
  武,自然代表著武之紀元!
  這也就意味著,在第八紀元之前的第七紀元,是一個完全以“武道文明”為主的世界!
  武道!
  對陳汐而言并不陌生,可仔細一想,卻發現自己所理解的武道,更多的是代表一種戰斗方式和一種意志精神,而非是修行體系。
  顯然,這一切和主導整個武之紀元的修行體系是完全不同的。
  在巫的記憶中,對這位第七紀元的應劫者充滿了忌憚,甚至是畏懼。
  當初巫第一次踏進入那一扇末法之‘門’,來到這浩劫之地時,也遭遇了和陳汐一樣的情況,被武趁機襲擊,試圖將他抹殺。
  不過最終還是被巫化險為夷。
  從那時起,巫便記恨上了武。
  只是以他的力量,根本無法奈何武,故而在這無垠歲月以來,他也只能隱忍下來,極力去避免和武發生沖突。
  武究竟有多厲害?
  在巫的記憶中,卻顯得很模糊,因為連他也無法斷定。
  而如今,隨著巫被陳汐抹殺,巫之印落入陳汐手中,這一切記憶也被陳汐所窺察到。
  ……
  靜靜凝視遠處的武帝城許久,陳汐最終身影一閃,雙手負背,步伐不疾不徐朝那城‘門’中行去。
  甫一進入城‘門’中,頓時就像進入到一片完全不同的世界。
  蒼穹上是湛然的晴空、明媚的烈日、如棉絮般的白‘色’云朵,大地上是一望無垠的建筑、四通八達的街道、川流不息的人群……
  熙熙攘攘的人群,發出喧囂熱鬧的音‘浪’,充斥在天地間,為整個城池籠罩上一股紅塵氣息。
  萬丈紅塵,繁華如錦,喜怒哀怨、生死悲歡盡數演繹其中,描繪出一幅栩栩如生的世間眾生相。
  看到這一切,陳汐瞇了瞇眼眸,便沿著那一條青石繁華街道,繼續朝前行去。
  沿途所過,他看見了大腹便便的富商一擲千金只為買青樓一夢,博美人一笑。
  也看見了瘦骨嶙嶙的乞兒卷縮街角‘陰’暗處,臟兮兮的稚嫩臉頰上盡是麻木。
  看見了鮮衣怒馬的武者成群結隊呼嘯街頭,神采飛揚,目光中盡是對未來的憧憬。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也看見了看垂暮耄耋老者獨坐茶樓中,聽歌姬輕輕唱著一曲不知名的憂傷歌謠。
  ……
  “看來,被困在這浩劫之地的這些歲月里,這位‘武’比‘巫’還要寂寞。”
  陳汐佇足在街道盡頭,回首望著那紅塵濁‘浪’中的蕓蕓眾生,神‘色’愈發顯得淡然,毫無情緒‘波’動。
  這街道盡頭,是一座古老滄桑的建筑,密匝匝的青蘿藤掩映在建筑上,一朵朵細碎的白‘花’點綴在青蘿之中,在陽光下搖曳生姿,透著一股勃勃生機。
  陳汐目光望向了這一座古老建筑,建筑中央‘門’戶上,懸掛著一方陳舊得有些寒酸的木匾,上寫“青蘿武館”。
  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甚至有些讓人啼笑皆非的名字。
  青蘿,是一種翠綠喜人的植物,更多時候會被用作‘女’孩子的名字,而如今卻偏偏和武館搭配在一起,就顯得有些微妙了。
  陳汐甚至可以確定,就憑這個名字,只怕就會被許許多多路過這里的武者嗤笑嘲‘弄’。
  太娘了,不霸氣。
  這就是嘲笑的理由。
  武館,傳道授業之地,錘煉自我武道之所在,焉能取這樣一個小家碧‘玉’般的名字?
  可這一刻陳汐沒有笑,他凝視這一方木匾許久,最終推開那一扇緊閉的大‘門’,走了進去。
  “武道之路,漫漫而長遠,想要走得更遠,就必須打牢基礎,不可好高騖遠!”
  “武道第一重,煉皮如鐵、淬骨如鋼!抵達此地步,方才算得上踏入了武者的‘門’檻!”
  “武道第二重,煉血如漿、煉腑如雷!抵達此境,便可稱為武士!”
  武館庭院中,一群身穿勁裝,英姿勃勃的少年男‘女’莊肅端立,神‘色’一絲不茍,認真專注。
  在他們之前,一位威嚴中年正在傳道。
  夕陽如火,灑下橘‘色’的光,將這一片庭院披上一層虛幻般的光澤,莊肅神圣。
  當陳汐進入之后,就默默立在一側,靜靜看著那些少年男‘女’,聽著那位威嚴中年不斷傳授有關武道的知識。
  奇怪的是,仿似誰也沒有注意到他這個冒然前來的陌生人般,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總之,武者、武士、武師、大武師、武宗、便是武道修行的六大境界!每一步都堪比天塹,境界越高,就越是艱澀困難,根本沒有任何捷徑可走!你們若感到畏懼,現在便可以離開!”
  中年男子聲音中透著一股迫人的威嚴,目光掃視著那些少男少‘女’。
  眾人沉默,無人應答,神‘色’間皆都帶著一抹堅定,顯然,沒人愿意在這一刻離開了。
  或許,他們中有不少只是自尊心作祟,不愿承認自己不如他人,但這一幕被中年男子看在眼中時,依舊讓他臉頰上浮現一抹欣慰之‘色’。
  “好了,這第一天的授課便到此……”
  中年男子揮手,就要結束,但卻被一道稚嫩清亮的聲音打斷。
  “師尊,我還有一個問題。”
  這是一名瘦弱的少年,眉眼稚嫩,可目光卻堅定銳利若鷹隼,神‘色’剛毅從容。
  “你說。”
  中年男子皺了皺眉。
  “我想知道,在那武道六大境之上,可有更厲害的境界?”
  說這句話時,那瘦弱少年眼睛都發亮,透著一抹灼熱和渴望。
  “有,等你踏足那個地步時,自然就會明白了。”
  中年男子似有些意外,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說罷,便轉身而去。
  “哈,小師弟你可真夠狂的,居然惦記上了比武道六大境更高的層次。”
  “沒聽師尊最初時說的嗎,修行武道最忌諱好高騖遠,小師弟你這等心態可有些浮躁了。”
  “嘿嘿,別打擊小師弟,萬一人家以后真達到了那般不可思議的地步,那你們還敢這么說嗎?”
  “就憑他?哼,我寧可信這世上有鬼,也不相信他能辦到,不信,走著瞧!”
  在那中年人離開后,一群少男少‘女’也是發出一陣哄堂大笑,對那瘦弱少年一陣調侃,倒也并無多少惡意,只是一種少年人之間的爭強好勝罷了。
  而自始始終,那瘦弱少年一直笑著,眼睛明亮得像星辰,似渾然不在意周圍人對他的看法。
  最終,庭院中只剩下了那瘦弱少年一人,熱鬧的氣氛也變得冷清,寂靜清幽。
  “你也覺得我可笑嗎?”
  忽然,那瘦弱少年望向了遠處的陳汐,神‘色’間帶著一絲征詢。
  “你覺得呢?”
  陳汐反問。
  瘦削少年怔了怔,原本明亮的眸子變得平淡,剛毅而堅定的面容上浮現出一抹落寞之‘色’。
  許久,他才嘆息道:“可笑,不止是可笑,還很幼稚。”
  頓了頓,他忽然又笑了:“不過,我一點也不后悔,若是可以回到當初,我毅然會這么問,這么做。”
  聲音中,透著一股深深的緬懷,這哪像個少年人,口‘吻’分明如同一位飽經滄桑,勘破虛妄的老人般。
  陳汐點了點頭,似乎很理解:“不過,你已經回不去了。”
  瘦弱少年又嘆了口氣:“是啊,回不去了……”
  聲音中,已帶上一抹傷感。
  他目光看向武館墻壁上掩映的一片青蘿藤,忽然道:“你可知道,這里為何會叫青蘿武館?”
  不等陳汐回答,他便自顧自道:“因為我師尊最疼愛的‘女’兒就叫青蘿,她是個善良害羞的姑娘,模樣并不漂亮,可在她面前,總讓我自慚形穢,感到一種莫名的自卑……”
  “直到我打敗所有敵人,成為整個天下的主宰,可每當想起她那一雙純凈的眸子時,依舊會感到不自信,感覺無論付出多大的努力,取得多高的榮譽,都難以配得上她。”
  聲音落寞,宛如呢喃,透著一抹難以言喻的傷感。
  “她人呢?”
  陳汐問道。
  “死了。”
  瘦弱少年回答得很平靜,看不出任何情緒‘波’動。
  說到這,他似不愿再提及這個話題,目光看向陳汐,道:“多謝了,這無垠歲月以來,我已經很久沒有像現在這般,跟人聊過這些事情了,這感覺很不錯。”
  陳汐道:“不客氣,舉手之勞。”
  瘦弱少年笑了笑,雙手負背,腰脊猛地‘挺’直。
  一下子,他整個人氣勢陡然一變,眼眸冷冽如電,渾身充斥上一股可怖無比的威嚴,仿若一剎那成為了這片天地的無上主宰,有一種氣吞山河,雄霸天下的迫人氣勢!
  毋庸置疑,這瘦弱少年便是“武”,是在第七紀元開啟那一扇末法之‘門’的應劫者!
  “好了,現在咱們該聊一聊正事了。若我猜測不錯,你便是第九位來到這浩劫之地的應劫者了,而你能夠來到這里,明顯已殺死了巫,剝奪了屬于他的巫之印,我很好奇,憑你如今所展現的能耐,究竟是如何辦到這一步的?”
  武眼眸如電,霍然鎖定陳汐,神‘色’淡漠冷酷,和剛才那多愁善感的模樣完全不同了。
  讓人甚至懷疑,若陳汐不及時回答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第一時間出手殺了陳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