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975 匪夷所思

武的變化,并未讓陳汐感到意外,他只是有些吃驚武這一刻所展現出的威勢!
  這種威勢無量、無上,充斥莫大威嚴,宛如主宰萬世興替的帝王。
  在這一剎那,讓得陳汐幾乎下意識地就判斷出,武的力量恐怕已和上古神域中的道主境存在沒什么區別!
  換而言之,眼前的武已足可以堪稱是一位可以媲美道主境存在的恐怖人物!
  “巫的確是被我殺的。”
  陳汐內心雖震動,神色卻不見有一絲波動,平靜道,“至于原因,你覺得我會告訴你么?”
  武深深看了陳汐一眼,道:“這也正是我之前為何不立刻出手殺了你的原因。”
  是的,他能看出陳汐實力遠遠無法和自己相比,但卻猜不透陳汐是如何殺死“巫”的,所以一直隱忍著,沒有動手。
  陳汐淡然道:“遲早都要動手的,你剛才的猶豫已經很不明智了。”
  武笑了笑道:“看來,你是對我身上的‘武之印’志在必得了?”
  陳汐點頭,并未否認。
  “又一個為了終極道途而不顧死活的瘋子。”
  武聞言,不禁搖頭嘆息。
  “不,我只想盡早離開這里。”
  陳汐平靜道。
  “離開?離開了這里,又能去哪里?當你踏入末法之‘門’的那一剎那,末法浩劫已開始降臨在你所在的紀元世界中,哪怕你真的成功返回了,最終看到的也只不過是一片虛無,你的親友、仇人、所熟悉的一切都已統統湮滅。”
  武凝視著陳汐,聲音深沉,“這個結果,只會讓你比現在更痛苦,還不如留在這里,你說呢?”
  “留在這里自欺欺人嗎?像你這樣活著,還不如立刻死去。”
  陳汐并未辯駁,他清楚,哪怕自己說如今的上古神域絕對不會爆發末法浩劫,武也絕對不會相信了。
  武同樣沒有對陳汐的話進行反駁,他只是靜靜看著陳汐,沉默許久,忽然道:“我可以坦白告訴你,不止是你,包括我在內的其他應劫者,都無時無刻不想要奪走其他人身上的紀元烙印,可時至如今,還沒有誰能夠成功。”
  “你可知道原因?”
  武自顧自道,“很簡單,紀元烙印的力量太龐大了,超乎想象,它代表著一個紀元的文明,以及一個紀元的獨特傳承,根本沒有人能夠將它們徹底煉化融合!”
  說到這,武瞥了一眼陳汐,道,“你大概還不知道,現如今,第二、第三、第四、第五位來到這浩劫之地的紀元應劫者,如今都已被第一位來到這里的紀元應劫者滅殺,奪走了身上的紀元烙印,可惜,即便是這樣,那第一位紀元應劫者依舊沒能成功,反而因為要煉化這些紀元之印,差點遭劫而亡。”
  陳汐心中一凜,從巫的記憶中,已經讓他清楚,在這浩劫之地的其他七位紀元應劫者的來歷。
  “道”,第一個紀元應劫者,代表著“道之文明”,其身上擁有第一紀元的獨特烙印。
  “佛”,第二紀元的應劫者,代表著“佛之文明”,其身上擁有第二紀元的獨特烙印。
  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紀元的應劫者,分別是“儒”“魔”“魂”“幻”,代表著另外四個完全不同的文明之力,其身上也擁有著完全不同的獨特紀元烙印。
  再加上眼前的武所代表的第七個紀元的“武之文明”,以及死去的巫所代表的第八個紀元的“巫之文明”,便是如今這片浩劫之地上所分布的全部力量了。
  而此時,當聽說那第二、三、四、五紀元的“佛”“儒”、“魔”“幻”都已被第一紀元應劫者“道”所殺死時,陳汐也不禁心中震驚不已。
  “道殺死他們之后,至今也無法徹底煉化那些紀元烙印,若非如此,恐怕我和巫也早被他殺死了……”
  武神‘色’淡漠,“這一切都證明,無論是為了終極道途的奧秘,還是為了離開這里,這一條路是完全走不通的。”
  陳汐沉默片刻,道:“我仍然想試一試。”
  武聞言,神‘色’間不禁泛起一抹不屑,道:“若我猜測不錯,你所獲得了巫之印,可卻一直沒能煉化吧?”
  陳汐眼眸一瞇,并未否認,他不會告訴對方,自己還未做好去煉化巫之印的準備,而非是沒有能耐去煉化它。
  “其實我和你一樣,在殺死‘幻’之后,也試圖煉化那‘幻之印’,可惜整整一個紀元過去,也只能煉化一小半,便再無法寸進。”
  武嘆了口氣。
  幻,便是第六紀元的應劫者,代表“幻之文明”。
  讓陳汐沒想到的是,武竟然也早已開始嘗試去做這件事,并且還成功殺死了幻!
  而如此算來,現如今的這片浩劫之地中,除了自己和武之外,就只剩下了那一位道!
  這的確出乎了陳汐意料,渾然沒想到局勢竟會比自己預想中的還要殘酷太多。
  “正因為清楚這一條路走不通,這些年里我才懶得再去對付巫,否則你以為憑借他的力量,能夠活到現在?”
  武‘唇’角泛起一抹傲然,自信睥睨,他瞥了一眼陳汐,“當然,也正因為這一點,我才沒有立刻殺了你。”
  陳汐這一刻卻忽然笑了,道:“這么說,若是我殺了你和那個道,便可以立刻獲得所有紀元烙印了?”
  武的眼瞳驟然一縮,旋即就忍不住嗤笑道:“你這家伙還真是不死心啊,這世上的事若如此容易,我等又何必被困在這里苦苦忍耐至今?你可知道一個紀元代表著多少歲月?你又知道在這近乎無垠的歲月中,我們嘗試了多少種方法?”
  他忽然嘆了口氣,輕聲道:“說這么多,我只是不忍心一個可以‘交’談的對象就這樣死去了,那樣的話,可就太寂寞了……”
  陳汐沉默。
  轟!
  也就在此時,武忽然動手,掌指如刃,化為遮天之狀,猛地將陳汐整個人覆蓋其中。
  這一擊,如此之突兀,如此之迅猛,令人根本就防不勝防!
  誰能想象,武這等堪比道主境的存在,在這一刻,竟會對修為僅僅在三星域主境的陳汐偷襲?
  連陳汐自己都沒想到!
  哪怕他時時刻刻都在防備著對方,可當對方真正動手時,他才發現自己和武之間的差距如此之大,讓的他根本就來不及去反應。
  嗡~~
  武那遮天掌指中發出可怖的金芒,燦然神圣,烙印一股獨特的武道法則,令這片天地都仿似被禁錮,無可抗衡。
  這就是堪比道主境的力量,讓陳汐被困其中,甚至連掙扎的力量都施展不出來。
  就好像一只被攥住的螻蟻,只能等待滅亡!
  “不必驚訝,你剛才的話提醒了我,殺了你之后,只需對付道一個人便足夠了,到那時,我起碼擁有一半的機會取勝。”
  武傲立在那里,神‘色’漠然而冷酷,望著陳汐的目光猶如看著一個死人,“如果真有機會殺了道,我便可以掌握所有的紀元烙印!那時候即便無法將它們全部煉化,可總有一線成功的機會,不試一試,誰又知道呢?”
  說到最后,武‘唇’角已不禁泛起一抹笑意,似頗為期待這一天來臨。
  可令他意外的是,哪怕被囚禁住,這一刻的陳汐竟是神‘色’平靜如舊,渾然沒有泛起一絲‘波’瀾。
  太冷靜了!
  簡直就不像一個將死之人。
  這讓武心中升起一絲罕見的不踏實感覺。
  “你不怕死?”
  武冷冷問道。
  “怕。”
  陳汐平靜道,“不過你殺不死我。”
  言辭從容淡然,像在說一件尋常小事。
  武見此,眼眸中不禁泛起一抹殺機,不再遲疑,掌指猛地發力。
  轟!
  可怖的金‘色’武道法則猶如狂暴的熔漿,轟然沸騰,將陳汐整個人都淹沒,消失不見。
  見此,武這才徹底放心,喃喃道:“就這點能耐,也能夠殺死巫,真懷疑巫這家伙是不是自己去送死的……”
  “他的確是自己送死的,不過他要比你更小心謹慎。”
  忽然,一道淡漠平靜的聲音,從那一片沸騰若熔漿的金‘色’武道法則中傳達而出。
  轟!
  還不等武反應,一股神秘的力量便憑空浮現,侵入他的體內,讓的他根本就無法去抵御化解。
  一剎那,武臉‘色’驟變,并未慌‘亂’,反而探出手臂,再次朝陳汐滅殺而去。
  顯然,他認為只要殺死陳汐,便足可以制止住這一切。
  “晚了!”
  陳汐的身影從那一片熔漿般的金‘色’武道法則中走出,袖袍一揮,一股神秘的力量彌漫,將武那一只破殺而至的手臂都禁錮在半空。
  一剎那,武渾身猛地劇烈顫抖起來,似在承受著一股無比的痛苦,這一幕和當初的“巫”簡直如出一轍。
  唯一不同的便在于,當初對付“巫”時,陳汐的意識并未徹底醒來,而這一次,陳汐不止意識清醒,更主動去‘操’縱了這所發生的一切!
  “該死!這究竟是什么力量?不!不——!”
  武面容扭曲起來,嘶吼震天,透著無盡的驚慌和恐懼,他渾身氣勢猶如被戳破的皮球般,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減弱。
  “在你所在的‘武之紀元’中,難道不存在輪回么?”
  陳汐立在遠處,冷眼看著這一切。
  “輪回?這是輪回!?不可能!即便是輪回,也斷無法讓你擁有這般恐怖的力量!”
  武臉‘色’猛地又是一變,浮現出一抹無法揮去的驚駭,像遇到世上最可怖的事情般。
  “若是再加上河圖呢?”
  陳汐聲音淡漠,可落入武的耳中,卻不亞于一道驚雷,震得他心神大‘亂’,徹底崩潰。
  “怎么可能?河圖怎可能帶入末法之‘門’內?!這不是真的!絕對不是!!”
  武徹底瘋了般,面容扭曲猙獰,被無盡的驚恐淹沒。
  不等他聲音落下,他整個人就轟然倒地,皮膚爆綻、筋骨爆碎、內腑齏粉、血漿化霧……
  僅僅眨眼間,這位堪比道主境般的可怖存在,竟是活生生暴斃在了陳汐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