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976 推演文明

轟隆隆!
  隨著武暴斃而亡,這一方庭院驟然崩塌,產生可怖的余波,不斷擴散。
  直至后來,這一股毀滅力量蔓延到整個武帝城,街道、建筑、行人、蒼穹……一切都開始覆滅。
  僅僅片刻,偌大一座武帝城就此消失,天地重歸于一片灰濛濛的狀態中,死寂而冷清。
  這一切都是武的力量衍化,而今隨著他隕落,自然煙消云散,不復存在。
  陳汐佇足原地,看著這一切消失,心中也不禁泛起一抹感慨,武這等人物,何其強大通天,可進入這浩劫之地后,只能靠自己衍化一方城池來排遣寂寞,這的確讓人唏噓不已。
  很快,陳汐的目光就落在眼前,兩枚完全不同的奇異符號,釋放著迥然不同的氣息,漂浮在那里。
  一個是“武之印”,一個是“幻之印”,代表著兩種完全不同的紀元文明傳承。
  陳汐張口一吞,便將它們收入體內。
  轟!
  一剎那,熟悉的場景在識海中映現,兩種完全不同的紀元氣息彌漫在腦海中,釋放出猶如‘潮’水般浩瀚的傳承之力。
  那是有關“武道文明”、“幻之文明”的傳承,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修行體系!
  再加上之前所收取的“巫之文明”,陳汐如今已掌握了三種紀元烙印!
  若能能夠將它們徹底煉化,可以想象,那早已覆滅的三種紀元傳承,便可以在陳汐身上重新映現!
  到得那時,他的實力又會發生怎樣翻天覆地的變化?
  無法想象!
  這等力量太過晦澀深奧,像武、道這等通天人物,歷經無垠歲月的探索和試探,都未能將它們徹底煉化,融合為一,有此便可以知道,紀元烙印的力量有多么的強大。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倒也并未立刻去煉化它們,顯得極為冷靜,因為他很清楚,在自己還沒準備好的時候去做著一些,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而時間對現如今的陳汐而言,無疑是最緊迫的。
  因為他是要離開這片浩劫之地的,他還要重返上古神域,還有更多的事情等待他去做!
  不過,陳汐也沒有就此離開。
  他盤膝坐地,陷入沉思中。
  之前在殺死武的時候,讓陳汐終于確定了一件事,在這沒有天道、沒有法則、沒有任何秩序可言的浩劫之地中,憑借自己所掌握的輪回之力和河圖碎片的力量,足可以完全壓制住其他那些紀元應劫者!
  這種壓制,并非體現在境界上,而是一種力量上的絕對壓制。
  按照陳汐推測,像巫、武、幻、魂、儒、魔、佛、道這八位紀元應劫者,他們在各自的紀元中,同樣也是河圖悟道者!
  換而言之,他們所掌握的力量,同樣也和河圖分不開關系。可當他們進入這末法之‘門’內后,便已失去了河圖。
  而自己則不同,是唯一一個帶著河圖進入這一片浩劫之地的紀元應劫者!
  在這的情況下,擁有河圖的自己,在和他們對戰時,就像掌控了一塊皇帝手中的‘玉’璽,天生具備威懾鎮壓之能耐!
  若僅僅如此,倒還不足以殺死對方,畢竟威懾歸威懾,真正想要殺死他們,單憑三星域主的修為,是斷然無法辦到的。
  在這等情況下,輪回之力便起到了一種至關重要的作用。
  因為輪回,對這些紀元應劫者而言,完全擁有著致命般的威脅!
  之前陳汐還不確定這一點,可當殺死武之后,他終于確信,或許輪回之力在對抗其他強者時,不足以讓自己占據絕對優勢。
  可若是用在對付那些紀元應劫者時,卻能夠起到不可思議的滅敵之威能。
  簡而言之,輪回的存在,天生就是克制和滅殺紀元應劫者的!
  至于這究竟是為什么,連陳汐自己也想不明白。
  但不明白歸不明白,確定輪回的力量能夠克制和滅殺紀元應劫者,便已經足夠了。
  想一想,其實連陳汐自己也是一位紀元應劫者,可如今卻擁有河圖和輪回兩種力量,這本身就顯得很不尋常。
  嗯?
  忽然,陳汐似意識到什么,掌心一翻,泛著虛幻‘迷’離光澤的幽冥錄已是浮現而出。
  ……
  “有趣,竟掌握了河圖和輪回,這位新來的同類可不尋常啊。”
  在距離陳汐極為遙遠的一片灰濛濛天地中,屹立著一座古老的道觀,道觀之前,此刻正有一道身影負手而立。
  他面容清奇,身姿如松,身披一襲寬大道袍,氣息玄而又玄,晦澀莫名。
  尤其是他那一對眸子,幽深若大淵,似可囊括諸天萬物變化,遍察寰宇經緯之微妙,攝人心魄。
  他隨意立在那里,就仿若與萬古相融,歲月無法侵蝕其身,簡直宛如可以和周天萬道并駕齊驅般!
  “算一算時間,這恰好是第九個紀元,這年輕人恰好又是這一紀元的第九個紀元應劫者,九九歸一、除舊立新……這么說,終極之盡終于要來臨了?”
  這位道人輕聲喃喃,眼眸中盡是玄奧晦澀的光澤。
  許久,他眉頭一皺,搖頭不已,“不對,這一場變數難料未知,看來只有先剝奪了那年輕人的一切,或許才能推演出一個究竟。”
  想到這,道人深吸一口氣,眸子已恢復古井不‘波’,他立在古老道觀前,雙手負背,眺望著那遠處的灰濛濛天穹,許久才輕聲道:“快來吧,本座已等了你九個紀元了……”
  ……
  嗡~
  幽冥錄發光,浮現出一片虛幻的光幕。
  光幕中,是一片恢弘的世界,有黃泉路、彼岸‘花’、閻羅殿、六道司、孟婆宮……等等,宛如將幽冥界中的一切景象映現出來。
  陳汐的目光鎖定在其中一座殿宇中,當看清楚其內的顧言、圖‘蒙’、阿涼三人身,禁不住暗松一口氣,還好,他們并未出事。
  在進入末法之‘門’前,陳汐隱約記得,在自己快要被阿律耶滅殺的時候,為了避免顧言他們遭受‘波’及,他毅然將三人都送入了幽冥錄中。
  只是后來他進入末法之‘門’后,意識陷入模糊中,竟是差點遺忘了此事。
  如今,確定顧言、圖‘蒙’、阿涼三人安全之后,陳汐這才將幽冥錄小心收起來。
  他不打算將這里發生的一切告訴對方,以免對方擔心,畢竟這浩劫之地太過詭秘,萬一發生什么兇險,陳汐都來不及去救助他們。
  ……
  三天后。
  陳汐整裝上路,朝遠處那灰濛濛的天地中掠去。
  現如今的浩劫之地中,除了陳汐之外,只剩下了一個“道”,此人乃是第一紀元的應劫者,實力深不可測。
  通過搜尋武的記憶,讓陳汐也徹底了解到這一位“道”的可怖之處。
  此人神秘之極,在武的記憶中,簡直如同一個不可戰勝的存在,只要他想做的,幾乎沒有辦不到的事情。
  事情還要從武來到這一片浩劫之地的時候說起——
  當時這一片浩劫之地中的氣氛還很平靜,武甚至和道、幻、佛、儒、魔、魂他們成為了朋友。
  在那漫長的歲月中,他們彼此‘交’談、論道,‘交’情日益深厚。
  可無論‘交’情如何深厚,在他們所有應劫者心中,道的地位依舊是不可動搖的,他就像一位先知,深受他們這些應劫者推崇和敬畏。
  后來,隨著時間推移,再多的話題也變得枯燥無味,他們這些人終于開始感到寂寞、煩躁、無聊。
  就這樣過去了很久,終于有一天,道提出了一個驚人的想法,如果煉化了其他人身上的紀元烙印,是否便可以尋覓到終極道途真正的奧秘?又是否可以離開這一片浩劫之地?
  這個想法一提出,令得所有應劫者都心生震撼,不自覺心思都變了,彼此那深厚的友誼也不知覺中出現了裂痕,相互猜忌,相互防御,相互算計……
  最終,他們各自劃分了屬于自己的領地,徹底不相往來。
  原本若這樣,倒是可以相安無事,可后來發生的一系列事實卻令武如墜冰窟,徹底膽寒。
  為了找尋那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或者是為了從這一片浩劫之地脫身,道開始了一場血腥而殘忍的行動。
  儒、佛、魔、魂……陸續慘死其手中,身上的紀元烙印也被一一奪走!
  這一切,簡直讓武幾乎懷疑,用不了多久自己也必將死在道手中,慶幸的是,道突然止手了!
  倒不是心慈手軟,而是道在煉化那些掠奪到的紀元烙印時,遇到了極大的難題。
  正因如此,才讓武僥幸逃過了一劫!
  了解這一切時,陳汐甚至可以感受到武的記憶中,依舊對道充斥著無比的敬畏和害怕,就像螻蟻面對一只不可戰勝的雄鷹般。
  而這一切,也讓陳汐終于深刻認知到了道的恐怖之處。
  能夠輕松殺死其他應劫者,能夠讓武這等堪比道主境的存在都畏懼成這般模樣,那位道豈可能是尋常之輩?
  若是可以,陳汐寧愿不去面對這樣一個對手,可惜,他如今已經沒有退路。
  如今這一片浩劫之地中,只剩下了他和道,兩者之間遲早都會爆發一場沖突,這時候再去選擇退避,明顯太過不明智。
  更何況,陳汐甚至懷疑,如今的道,只怕也早已察覺到自己的到來了……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可不打算再猶豫下去,拖延的時間越久,必然對他的處境越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