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977 大變數

道,所代表的便是第一紀元的“道之文明”。
  此道非彼道,而是一種修行體系,一種以道家為尊的紀元文明。
  同時,這寥寥一個“道”字,也可以看出,這一紀元的修行者何其強大,敢以道者自居,不可想象。
  身為在這一一個紀元誕生的應劫者,“道”本身的實力之強大,也可想而知了。
  故而,哪怕已展開行動,欲要去滅殺道,剝奪其手中的紀元烙印,陳汐也不敢有一絲大意。
  甚至,僅憑輪回之力和河圖碎片的力量,也讓陳汐不敢抱有任何絕對必勝的信心。
  這并非畏戰,也并非太過保守,僅僅只是一種對敵人的深刻認知,唯有如此,才能采取相應的戰斗策略。
  在陳汐看來,對付這種不同尋常之輩,自當采取不同尋常之策略,或許才能夠起到不可思議的奇效。
  ……
  呼呼~~
  灰濛濛的天地中,陳汐不斷挪移,不斷前行。
  足足三個月,他未曾看見任何景象,到處都是灰濛濛的死寂氛圍,讓人油然心生一抹寂寥。
  就像飛遁在茫茫無盡頭的灰‘色’世界,不知其盡頭,不知其原點。
  陳汐也終于體會到,為何無論是巫、還是武都會顯得那么寂寞了,這浩劫之地的一切,都如此之空‘洞’和死寂,時間久了,修為再高也不免會感到‘迷’惘。
  就像被困住的獸,雖看不到枷鎖,但這天地便已是一重無法打破的枷鎖。
  很難想象,這一片浩劫之地究竟是如何產生的,它又是出于怎樣的目的而延存至今的。
  歷經九個紀元的興替而能夠存在至今,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陳汐無法想象這些,也懶得思索這些,他不是來探究這一片浩劫之地的秘密的,他只想盡早離開,永遠也不要再回來!
  又是數月過去。
  遠遠地,陳汐的視野中終于隱約看見了一道建筑的模糊輪廓,這讓他原本就警惕的心神,變得愈發謹慎起來。
  道觀!
  距離近了,陳汐終于看清楚,那是一座古老的道觀,斑駁陳舊,飽經滄桑。
  它屹立在那灰濛濛的天地中,就好像亙古以來便存在那里,有一種大美不言,大巧不工的原始氣息。
  這里,便是那位“道”的盤踞之地!
  自從滅殺四位紀元應劫者,無法徹底煉化那些紀元烙印之后,從那時起,道便一直沒有離開過這一座道觀,顯得異常神秘莫測。
  呼~
  陳汐深吸一口氣,體內輪回之力悄然運轉,識海中河圖碎片懸浮,雖沒有釋放出任何動靜,但陳汐清楚,只要開始戰斗,察覺到紀元應劫者的氣息,河圖便會自主運轉起來。
  “小友,本座已恭候多時。”
  這是陳汐抵達此地,還未靠近那一座道觀時,所聽到的第一句來自那位“道”的話。
  聲音溫潤如‘玉’律、如鐘鼓,令人如沐‘春’風,仿若一位多年未見的老友相逢,給人心靈一種難言的撫慰。
  可陳汐眼眸卻驟然瞇了起來,從心中感受到一種難言的悸動,那是一種極致危險的氣息!
  就好像被一柄無形之劍,抵在了脖頸咽喉處般,渾身‘毛’孔都不禁一根根倒豎起來。
  嘭!
  還不等陳汐反應,他只覺眼前一黑,整個人猶如被一只無形大手攥住,轟然爆碎!
  一剎那,血雨紛紛,染紅天地。
  早在那一片渾濁水池中意識昏‘迷’的那些年,陳汐也不止一次遭遇危險,甚至有一次身軀爆碎,只剩下了一顆頭顱。
  可最終,依舊恢復了過來。
  然而此時,在甫一抵達著一座道觀前,在剛剛聽到那一位“道”的聲音時,陳汐整個人都來不及反應,整個人便爆碎,化為血雨,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恐怕連他自己都想象不到。
  太快了!
  也太狠辣了!
  根本就不給陳汐一絲機會,便已遭劫!
  “小友,只是可惜了你,本座在察覺你到來的那一刻,便沒有打算給你任何機會。”
  一聲嘆息響徹,一道身影浮現而出,來到了陳汐之前所駐足的地方。
  他面容清奇,身披道袍,渾身氣息玄而又玄,晦澀莫名,隨意立在那里,便宛如與萬古相融般,正是那第一紀元的應劫者“道”!
  他探手,指尖撈起一縷飄灑的血漬,放在舌尖‘舔’舐了一下,‘唇’角禁不住泛起一抹驚訝:“好純凈的血氣,可惜生不逢時,否則日后定當會成為一位通天人物。”
  說話時,他那幽深若淵的眸子一掃,就看見那一片血雨中,浮現出一件件寶物,靈輝氤氳,寶相驚世。
  這些都是陳汐所留下之寶物,有劍箓、大羅天網、落寶銅錢……等等十多件。
  道袖袍一揮,就將這些寶物收入掌中,略一端詳,又發出一聲贊嘆:“好寶貝,這些應該便是這一紀元中的先天靈寶了,以后離開了這浩劫之地,倒是可以為我所用。”
  說著,他的目光最終落在了誅邪筆和幽冥錄上。
  “輪回的氣息……”
  一剎那,道的眸子爆綻出一縷駭人的芒,似是極為‘激’動,可凝視這兩件寶物許久,他卻并未動手去探尋。
  而是小心將它們擱置在了地上,就仿佛生怕沾染上一絲幽冥錄和誅邪筆的氣息般。
  “等本座煉化了此子的一切,便可以掌控輪回了,哈哈,哈哈哈哈……等待整整九個紀元,可終于等來了!”
  道仰天大笑,聲音若龍‘吟’,‘激’‘蕩’九天十地,透著無比的喜悅和‘激’動。
  直至許久,他這才稍稍恢復平靜,繼續去探尋。
  血雨飄灑,猶如‘迷’離而凄美的煙霧,為這一片灰濛濛的天地染上一抹殷紅。
  道的目光穿透血雨,很快就找尋到三個目標,那是三枚奇異而完全不同的符號,分別代表著“巫之印”“武之印”“幻之印”。
  唰!
  道毫不遲疑,張口一吞,就將這三種紀元烙印吞入體內。
  “雖暫時無法徹底煉化,可遲早有一天,你們的力量都會為本座所用,整整九個紀元的文明傳承啊,足夠讓本座去探尋終極之路的真正奧秘了!”
  道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說起來,這小家伙還真是本座的福星。”
  嗯?
  很快,道便皺眉,喃喃道:“不對,河圖呢?還有這小家伙身上的紀元烙印呢?為何不見了?”
  一剎那,他渾身彌漫上一抹迫人的氣勢,驚擾八方風云,可怖的意念‘波’動猶如雷霆般,將這一片區域都籠罩,仔細搜尋。
  許久,道‘唇’角才泛起一抹笑意,目光鎖定了其中一片血雨。
  在他的視野中,那一片血雨在不斷翻騰,正在一點點蠕動融合,隱隱已形成了一個奇異符號的輪廓。
  雖然模糊,可道還是一眼就看出,那就是一枚紀元烙印!
  “小友,你恐怕死了也不明白,紀元烙印可不是那么融合的,它們的力量彼此沖突,就宛如八種完全不同的天道秩序,怎可能那么容易融合?”
  道立在一側,一邊等待,一邊喃喃自語。
  “本座耗費了數個紀元的光‘陰’,才勉強融合了佛、儒兩種紀元烙印,在煉化‘魔之印’時,更是差點走火入魔,暴斃而亡,哪怕如今你活著,憑你那點能耐,又怎可能辦到這一步?”
  “這就是天意啊!”
  “你們八個紀元應劫者,皆都是天意冥冥中為本座安排的機緣,只要煉化了你們的一切,本座……終有一天必將會成為永恒不滅之存在,將那該死的天道也踐踏腳下!”
  道說到最后,神‘色’間已透著一抹睥睨飛揚之‘色’。
  這些歲月中,他實在太寂寞了,隱忍了一肚子的枯燥和無趣,在這一刻終于將成功,哪還能不‘激’動了?
  誠然,他修為通天,手腕通天,可在這死寂般的浩劫之地中,也根本無計可施,也只能忍受這種寂寞。
  所以,這一刻的他才會如此‘激’動、如此喜形于‘色’、如此不可一世!
  嗡~
  一聲奇異的力量‘波’動,讓道稍稍恢復冷靜,這才注意到,屬于陳汐的那一枚紀元烙印,已顯現出雛形。
  可當看清楚這一枚紀元烙印時,卻讓道不禁微微一怔,因為這一枚紀元烙印中所蘊含的氣息,太不尋常了!
  有道之文明的氣息,也有佛之文明的氣息,甚至仔細去感知,還能夠感受到魔、儒、魂、武、巫等等文明的氣息!
  這怎么可能?
  道眼瞳驟然一縮,難以置信。
  一個紀元文明,代表著一種獨特的修行傳承,是和以往紀元絕對不可能一樣的,那么為何這一枚紀元烙印中,會呈現出如此多的文明氣息?
  嗡!
  那一枚由陳汐所化的紀元烙印,在這一刻終于成型,驟然釋放出一股晦澀奇異無比的‘波’動,擴散十方!
  轟隆隆~~
  這片天地中,產生雷霆之音,若道音‘激’‘蕩’。
  那些由陳汐爆碎的身軀所化的的血雨,在這一刻竟是發生逆轉,猶如有靈‘性’般,紛紛沿著原本墜落的軌跡返回,竟似乎要重新融合重塑一般。
  這匪夷所思的一幕,只看得道心中猛地一震,意識到一絲不妙,他都沒有去思索,下意識就要去阻止這一切發生。
  可是讓道徹底駭然的一幕發生了,他在這一刻竟是無法掌控自己的身軀,甚至連一絲力量都無法釋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