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978 雪氏宗族

嗡~~
  奇異的波動愈發強盛,猶如潮水,將這片天地覆蓋。
  能夠清楚看見,陳汐所化的那一枚紀元烙印,釋放出神秘的光澤,猶如燈塔般,吸引著一股股血雨匯聚而來。
  那些血雨,皆都是陳汐之前爆碎的身軀所化,原本已飄灑天地間,而如今,則都像復活過來,紛紛朝那一枚紀元烙印匯聚,顯得匪夷所思之極。
  而此刻,道那從容威嚴的神色已驟變,眼瞳擴張,徹底陷入一種震怒中。
  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身軀,無法釋放自己的力量,甚至連意念都被禁錮,無法脫離而出!
  這一刻的他,簡直像被釘在死刑架上的囚徒,根本無法動彈一絲!
  這怎么可能?!
  道自信,憑借如今的戰斗力,彈指便可抹殺一切,橫掃寰宇任何大敵,除了那虛渺無比的天道之外,這世上根本無人是他的對手!
  然而如今,他卻被一股無形的奇異‘波’動禁錮,連一根手指頭都抬不起,這如何不讓他驚怒?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道心神劇震,猶自不敢相信,他確信剛才已徹底殺死了陳汐,可眼前發生的這一切變化,卻讓他根本無法推演不出其中因果。
  嗡~~
  那一股奇異的‘波’動愈發熾盛,聲音逐漸變得刺耳,震‘蕩’天地,讓得道只覺識海一陣劇痛,連意識都仿佛要被禁錮般!
  “不——!”
  道發出嘶吼,透著無盡驚怒和惘然,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自己足足忍耐了九個紀元啊!為什么會發生這等變故?
  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內心涌出一抹無法言喻的寒流,因為他駭然發現,就連自己的聲音,都無法擴散出去!
  就像被一股無形的神秘力量禁錮,連聲音都受到遏制!
  再然后,道徹底被驚住了,在他的視野中,陳汐所化的那一枚紀元烙印,此刻就像一個血球般,被一股股血雨包裹。
  血球不斷鼓動,像心臟般發出嘭嘭的律動聲音,仿似有一個生命正孕育其中般。
  轟!轟!轟!
  直至后來,那血球發出的律動聲越來越大,簡直宛如神祗擂動的大鼓,轟震天地,顯得強勁無比。
  就在這種律動下,隱隱約約地,血球內竟是勾勒出一道模糊的身影,正在不斷汲取那血球四周的鮮血。熱門
  “那小家伙要復活嗎?”
  這一刻的道神‘色’間已不可抑制地浮現出一抹驚恐,目眥‘欲’裂,憑借他那超然無比的智慧,都根本無法想象,這世上怎會發生這等事情。
  嗡~~
  天地間的奇異‘波’動不斷擴散,那一個血球也在不斷律動,血球內的那一道模糊身影開始逐漸變得清晰……
  而道這位宛如通天般的大人物,一位足足活了將近九個紀元的活化石般的存在,卻像被枷鎖的囚徒,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神‘色’間盡是驚恐和惘然。
  這一幅畫面顯得如此匪夷所思,又是如此的驚心動魄,超乎想象!
  “河圖!對,一定是河圖!!”
  驀地,道似乎想起了什么,臉‘色’猛地變得‘激’動而猙獰。
  “一定是這一塊鬼東西!這世上能夠產生如此威能,能夠壓制住本座的,也只有它了!”
  “可惡!為什么!為什么河圖會被這小東西帶入末法之‘門’?難道這一紀元和以往都不一樣嗎?”
  道嘶吼連連,可任憑他如何掙扎,也根本無法掙脫束縛,直恨得他牙齒都快咬碎,狀若瘋魔。
  道這一刻雖猜不透為何會發生這等變故,可卻敢肯定,這一切都是來自河圖的作用!
  否則憑陳汐那點實力,絕對無法辦到這一步!
  也只有河圖,才會讓道如此驚怒,因為他在修行之初,一切的力量來源,同樣也和河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他是第一紀元的應劫者,但同樣也是一位河圖悟道者!
  而如今,或許因為河圖的關系,卻讓道受制,完全淪落到了待宰羊羔般的處境中,這讓道心中簡直憤怒到了極致。
  難道這就是因果循環?
  河圖要收回自己從它那里繼承得來的力量了?
  道不敢想象,也不敢想,這一切若是真的,那就太駭人聽聞了。
  轟!
  便在此時,一道驚天動地的爆碎聲音響徹,若‘混’沌初開般,有一種直抵人心的震懾力量。
  旋即,道就看見那一個由紀元烙印所化的血球,在這一刻竟是驟然炸開,一道峻拔的身影,也是隨之從其中走出。
  那人面龐清俊,眼眸幽邃若星空,一頭濃密黑‘色’長發飛揚,神‘色’淡然平靜,古井不‘波’,赫然正是陳汐!
  “不——!這怎么可能,他他他……明明被本座殺死了,怎可能活過來?”
  道發出吶喊,驚恐到了極致,如墜冰窟。
  陳汐是他親手殺死的,他焉可能會不清楚,在自己的力量滅殺下,別說是陳汐,就是一位道主來了,也必死無疑!
  可如今,這小家伙……居然……真的活過來了!
  這一切對道而言,簡直就是一個沉重無比的打擊,讓他整個人都有些懵了。
  為什么?
  為什么會這樣?
  在這一段時間中,道都不止一次地發出這樣的疑問,可直至如今,當看見被自己殺死的陳汐活過來,他愈發地‘迷’茫了。
  憑借他那九個紀元的記憶和智慧,都無法想象這一切。
  “很意外嗎?”
  這時候,遠處的陳汐踱步而來,神‘色’淡漠地望著道,聲音中毫無情緒‘波’動。
  那一個血球已經消失,漫天的血雨此刻也都消失不見,唯獨那一股奇異的‘波’動,依舊在天地間不斷擴散。
  也就是這樣一幕,讓道一下子看出,那一股禁錮自己的神秘‘波’動,竟是來自陳汐身上!
  在這一剎那,道竟是出奇冷靜下來,看著靠近過來的陳汐,冷冷道:“是因為河圖?”
  陳汐點頭,顯得很坦然:“不錯。”
  早在抵達這里之前的數月時間中,陳汐一直在思索究竟該如何對付這位神秘而強大的道。
  在獲得了來自武的記憶中有關道的一切消息之后,讓得陳汐更不敢對此人有任何一絲的大意。
  為此,陳汐準備了太多的應對策略,也準備了許許多多的手段,其中讓他最為依仗的,無疑是河圖和輪回之力。
  甚至,為了避免發生最不可預料的狀況,陳汐早已將自己的神魂寄存在了河圖中。
  故而,在道之前滅殺他時,身軀雖爆碎化為血雨,可他的靈魂卻早已藏匿進入河圖中。
  而當時,河圖在察覺到道這位紀元應劫者之后,也是終于開始自主運轉,釋放出了足以壓制住道的力量‘波’動。
  再再然后發生的一切,就是道所看見的,借助河圖之力,陳汐的靈魂運轉,將自己所爆碎的尸骸重塑,最終恢復了過來。
  這一切說來平淡,實則當真正發生時,卻是兇險莫測,殺機四伏,一步稍錯,便是滿盤皆輸的下場。
  幸好,河圖的表現并未讓陳汐失望。
  此刻的道神‘色’異常復雜,沉默許久,他才嘆息道:“沒想到,本座沒有敗在其他人手中,卻敗在了河圖的力量下,這世事……果然難料啊。”
  陳汐平靜道:“這就是命,你得認。”
  道聞言,怔了怔,卻忽然笑了:“不,本座能夠從第一紀元延存至今,連天道也奈何不得本座,更何況是現在?”
  言辭之中,充滿了睥睨和自信。
  陳汐皺眉,有些意外道的反應。
  “若本座猜測不錯,河圖也僅僅只能壓制住本座的力量,而無法殺死本座。”
  道這一刻就像絕望的獸覓得了一線生機,顯得異常鎮定自若,“而就憑你那點修為,本座就是站立不動,你也根本傷不到本座一絲!”
  頓了頓,他笑容愈發濃烈,“最重要的是,河圖的力量遲早有衰弱消失的時刻,到那時……本座依舊會成為最后的勝利者!”
  陳汐靜靜聽完,心中也不得不佩服對方的推斷,幾乎沒有任何差錯,顯得異常老辣智慧。
  不過,陳汐為了對付道,所準備的手段可不僅僅就這些。
  陳汐也笑了,‘唇’角泛起一抹耐人尋味的弧度,道:“勝負早已分出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罷了。”
  “哦?”
  道挑眉,凝視陳汐片刻,不禁嗤笑搖頭:“危言聳聽!小家伙,本座可歷經了九個紀元的浮沉,你越是這樣說,就越證明你已經黔驢技窮了,否則……你怎會不立刻動手殺了本座?”
  陳汐淡然道:“我其實也很想像之前你殺死我那般殺了你,那樣最干脆利落,不過正如你所言,單憑我的力量,是斷無法傷害到你的,所以,我只能等。”
  道瞇了瞇眼眸:“等什么?”
  陳汐‘唇’角的弧度愈發清晰,似是嘲諷,又似是感慨,道:“你難道現在還沒察覺到?”
  一句話,讓道心中咯噔一聲,感受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心悸。
  旋即,道的臉‘色’便驟然變化,眼瞳收縮如針,額頭青筋爆綻,渾身都禁不住顫抖起來。
  “這……這……”
  道顫抖出聲,竟是恐怖到了極致,因為他駭然發現,自己體內的力量,竟是在悄無聲息的消失……
  就連周身血氣氣機壽元……一切的一切都在不斷銳減,不斷衰弱!
  這一剎,道也終于明白了陳汐在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