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980 來龍去脈

劇痛如刀,疼得陳汐識海快要炸開。
  八種完全不同的紀元烙印此刻猶如脫韁野馬般,沖撞在識海中,每一次碰撞,都帶給陳汐一種難言的劇痛。
  危險!
  陳汐幾乎下意識地,竭盡全力運轉全身力量,要將這一切力量封印,從識海中剝離出來。
  嗡~~~
  然而,還不等他行動,原本沉寂在識海中的河圖搶先動了!
  它釋放出晦澀的波動,化作大網,一瞬就將那八種完全不同的紀元烙印籠罩。
  陳汐識海中的劇痛銳減,稍稍恢復了神智,可讓他吃驚的是,河圖在束縛住這八種完全不同的紀元烙印之后,竟是一下子將它們全部吞噬了!
  這……
  陳汐一下子僵硬在那里,被這一幕打了個措手不及。
  他哪會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得來的八種紀元烙印,如今竟會被河圖給吞掉了!?
  要知道,他還要靠著煉化這些紀元烙印,去尋覓終極道途的真正奧妙,去找尋從這浩劫之地離開的方法呢!
  嗡~~~
  河圖吞噬了那些紀元烙印之后,并沒有就此沉寂,反而釋放出愈發強盛的奇異‘波’動。
  能夠清楚看見,河圖這一刻竟似在蛻變般,變得愈發晶瑩剔透,表面燦然生輝,氤氳起一縷縷濛濛光暈,像大道之芒,有一種驚心動魄的玄妙韻味。
  它不斷顫動,猶如在清‘吟’,彌漫出的氣息,讓陳汐在這一剎那都忘卻了一切,腦海中一片空白,陷入一種沉醉不可自拔的狀態中。
  太神妙了!
  妙不可言!
  這是一種直抵心靈深處的力量,難以言說,無法闡述,仿似那飄渺無比的天道般。
  轟!
  在這等奇異狀態下,陳汐渾然沒有注意到,這片灰濛濛的天地,驟然響徹起一陣宏大的震動。
  直至后來,整個浩劫之地中都陷入震動,一道道粗大神秘的秩序神鏈忽然從天穹上涌出,像一道道末法劫雷降臨,閃爍狂舞在天地間,釋放出足可毀天滅地的威勢。
  一時之間,灰濛濛的天地中雷云滾動,颶風怒嗥,秩序神鏈猶如閃電狂舞,將這浩劫之地渲染得猶如末世降臨,即將滅亡般。
  而對這一切,陳汐卻恍如不覺。
  唯獨在他那識海中,河圖碎片在不斷顫動,愈發燦然愈發晶瑩純凈,道韻彌漫,流溢神秘之光。全集下載
  咔嚓!
  一道秩序神鏈劃破蒼穹,猶如閃電利刃般,狠狠朝陳汐所在的位置劈殺而下。
  這太可怖,釋放出的氣息直似真正的天道降臨,要殺伐天下,滅絕一切!
  別說是陳汐,恐怕就是真正的道主境存在來了,面對這一擊也不得不避其鋒芒,不敢與之硬撼。
  而最要命的是,陳汐直至此時,對這一切依舊仿若不覺,佇足在原地,一動不動!
  嗡~~
  就在這危急萬分的一剎那,突然一道漩渦搶在那一道劈殺而下的秩序神鏈之前,浮現在了陳汐頭頂虛空中。
  它甫一出現,就釋放出一股莫可抵御的可怖吞吸之力,一瞬就將陳汐卷入漩渦深處,倏然消失不見。
  轟!
  幾乎就在陳汐身影消失的同時,那一道秩序神鏈劈殺而至,一舉將那一道虛空漩渦劈得粉碎,這片區域都遭受‘波’及,大地爆碎,時空齏粉,一切竟都被毀滅,化為了虛無!
  這可怖無比的一幕若被陳汐看見,只怕他都不敢相信了。
  可惜,再被卷入那一道神秘的虛空漩渦之后,陳汐此時已察覺不到這一切……
  ……
  禁劫大淵底部。
  累累白骨堆積,宛如一片白骨尸骸所匯聚的海洋,一望無垠。
  屹立在白骨中足有十萬丈高的末法之‘門’,在這一刻忽然猛烈一顫,旋即在其表面,末法劫雷所化的灰‘色’霧靄轟隆隆震‘蕩’起來,映現出一重重可怖無比的異象。
  唰!
  就在這時,虛空中猛地裂開,浮現出一道血‘色’身影來。
  他雙手負背,宛如日月般的眸子霍然鎖定在那末法之‘門’上,爆‘射’出駭人的光澤。
  許久之后,那末法之‘門’上的異變逐漸消失,重新陷入沉寂之中,那一道血‘色’身影同樣像陷入沉思中,久久不言。
  “變數……果然是個大變數……只是可惜,無法窺伺到其中發生的一切……”
  “不過,那個小家伙應該已脫困而出,或許……他已獲得了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
  “不管如何,這一次機會,一定要抓住了!”
  一想到這,那一道血‘色’身影猛地深吸一口氣,渾身氣勢竟是變得偉岸無比,一對眸子倏然落在了那一片茫茫白骨堆上。
  “沉寂無垠歲月,只爭今朝一線時機!”
  血‘色’身影渾身蒸騰滔天圣巫神輝,倏然一揮手。
  剎那間,天地‘色’變,一股可怖的力量擴散而開,將那一片茫茫白骨海全部覆蓋。
  嘩啦啦~~
  早已埋沒于此不知多少歲月的一具具白骨尸骸,在這一刻竟是猛地顫抖起來,發出嘩啦啦的聲音,就像要從死亡中蘇醒過來一般。
  “機會,已經給你們了,千年之后,本座會帶你們未完成的夙愿去征戰天下,奪取最終的永恒之秘!”
  沉渾中充斥著無上威嚴的聲音中,那一道血‘色’身影已是消失不見。
  這一天,整個‘混’‘亂’遺地中,徹底化為末世之象,毀滅之氣密布每一寸空間。
  而那籠罩在整個‘混’‘亂’遺地四周的禁道劫力,不知何時已悄然裂開一道細小的縫隙。
  這一抹縫隙極其不起眼,就像一片葉子中的脈絡般,它淹沒在禁道劫力所化的霧靄中,讓人根本就難以察覺到。
  并且,它正在以一種及其緩慢的速度不斷蔓延……
  若如此持續下去,只怕總有一天,這一道裂縫會化為一個巨大的口子,成為一道可供出入‘混’‘亂’遺地的通道!
  ……
  陳汐感覺自己就像在驚濤駭‘浪’中沉浮的一根稻草,被一股可怖的力量裹挾著,無力掙扎,只能隨‘波’逐流。
  他睜不開眼睛,渾身力氣就像被‘抽’空,由內而外感受到一股無比的疲憊和虛弱。
  他甚至搞不清楚,之前究竟發生了一切。
  這感覺,就好像又回到了剛進入末法之‘門’內的時候,意識昏沉,整個人浮沉在那一片渾濁的池水中,無能為力。
  唯一的不同便在于,這一次陳汐的意識并沒有徹底昏厥過去。
  可即便如此,他卻只能任憑自己像稻草般被裹挾著,隨‘波’逐流般沉浮著。
  到了后來,陳汐已徹底冷靜下來,不再理會其他的一切,開始思索之前究竟發生了什么。
  “河圖產生異動,吞噬了八種紀元烙印……后來,河圖產生了一種蛻變……再后來……”
  陳汐越想,腦海中就越是‘混’‘亂’,根本無法記清楚,自己在那時遭遇到了什么狀況。
  怎么會這樣?
  不等陳汐繼續想下去,一股難以抵抗的疲憊感猶如‘潮’水般涌上心頭,讓他頓時的意識頓時模糊,陷入一片黑暗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仿似像無垠歲月那么漫長,又像才剛剛過去一剎那。
  陳汐耳畔響起了一道嘆息聲——
  “小姐,我看這人八成是不可能醒過來了,他渾身氣息時斷時續,衰弱無比,任憑喂食多少靈丹妙‘藥’,竟是根本不起作用,這可就真的是回天乏術了。”
  旋即,就是一陣腳步聲由遠到近,靠近過來。
  “黎叔叔,要不再等等吧,咱們既然碰到了他,總不能把他丟在這里不管。”
  一道悅耳溫婉的聲音響起。
  “小姐,咱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若不能及時返回族中,恐怕……”
  “那就帶著他一起上路。”
  “這……我們的麻煩已經夠多了……”
  “黎叔叔,就按我說的做吧,麻煩再多,也不差這一件。”
  “好。”
  ……
  聽到這,陳汐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氣,雖然依舊無力睜開眼睛,可他卻可以判斷出,自己或許已經離開了那浩劫之地!
  這讓陳汐心中頓時振奮,渾然沒想到,竟會發生這樣離奇的經歷了。
  伏魔沼澤?
  這又是哪里?
  陳汐心中默默盤算著,已暗自做出決斷,等自己徹底醒來之后,一定得好好報答這次的救命恩人。
  轟!
  還不等陳汐再多想,那一股熟悉的疲憊感再次涌上心頭。
  “真他媽的……”
  這是陳汐意識再次陷入黑暗前,心中忍不住發出的一聲無奈嘆息。
  又不知過了多久,意識恍恍惚惚的陳汐只覺渾身一震,也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讓他猛地睜開了眼眸。
  當視野變得清晰,陳汐這才發現,自己獨自一人躺在一輛寶輦上,這寶輦裝飾清雅簡約,‘精’致舒適,彌漫著一縷縷沁人心脾的清香。
  這寶輦的主人明顯是個‘女’子。
  陳汐一下子就做出判斷,想起了上次聽到的那一道悅耳溫婉的聲音,顯然,對方從那“伏魔沼澤”離開之后,并沒有丟下自己不管。
  呼呼~~
  一陣刺耳的破空聲響起,讓陳汐又判斷出,寶輦正在全速在虛空中奔馳,不像是在趕路,反倒像在逃奔似的,透著一股火急火燎的味道。
  逃奔?
  陳汐怔了怔,旋即就不禁苦笑。
  這一刻他的神智已徹底恢復清醒,可惜周身力量卻是空‘蕩’‘蕩’一片,身軀狀態依舊呈現出一種極致的虛弱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