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981 祭祀大殿

陳汐忽然發現,自從進入那末法之門之后,自己的氣運就像發生了變化。
  接二連三地陷入昏迷,一次又一次地無法控制自己的命運,甚至面對突發的變故時,完全沒有任何抵抗的能耐!
  直至如今,哪怕已確定早已從那一片浩劫之地中脫身,可陳汐卻無奈發現,自己又陷入一種極度窘迫的處境中。
  不止是力量枯竭,連周身氣息都變得虛弱之極,簡直像個病入膏肓的廢人一般。
  這次若非是有人相救,陳汐都懷疑在自己意識昏迷時,若萬一自己遭受什么危險,恐怕……早就一命嗚呼了吧?
  其實歸根究底,陳汐也清楚,不是自己不夠強大,而是那末法之‘門’內的一切,都太過驚世駭俗,超乎常理,其內所存在的力量,更是匪夷所思的強大。
  像他這等三星域主,都只能在其中隨‘波’逐流,完全沒有任何抵擋抗衡的能耐,可想而知那末法之‘門’之中的一切何其之恐怖了。
  陳汐甚至懷疑,哪怕就是道主境大人物進入其中,后果只怕也不堪設想了。
  畢竟當初所見的那些紀元應劫者中,無論是巫、武,還是道,戰斗力要么堪比道主,要么比道主境還強大!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能夠從中脫身,便已經是僥幸了。
  ……
  陳汐沒有多想,而是開始查探自己的身體狀況。
  由于氣息衰弱的問題,讓得他周身力量也難以得到恢復,甚至無法運轉修為。
  這種狀態也就意味著,起碼暫時陳汐就跟廢人沒什么區別,完全沒有了戰斗力。
  令陳汐慶幸的是,自己那衰弱無比的氣息正在一點點修復,只要變得強大起來,便可調動自己的周身氣機進行運轉,從而徹底恢復自己的力量。
  不過這個恢復的過程,起碼得需要三個月時間。
  擱在尋常,三個月時間對陳汐這等存在而言,也不過是彈指一揮間的事情。
  可如今則不同,他戰斗力盡數失去,若是發生一些意外,那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故而陳汐也只能在心中乞求在這一段時間中,千萬不要發生什么意外了……
  “咦,你醒了?”
  忽然,寶輦的垂簾被掀開,一道悅耳溫婉的聲音隨之響起,透著一股驚喜。
  陳汐抬眼望去,一張‘精’致秀美的容顏映入視野中。
  這是一名樣貌極其出眾的‘女’子,紅‘唇’瑩潤,黑眸似漆,白皙的面龐瑩潤晶瑩,吹彈可破。
  她身穿一襲翠綠裙裳,濃密烏發盤髻腦后,舉手投足之間散發出一股端莊、淑靜、溫婉的獨特氣質。
  原本她黛眉緊鎖,似有重重心事,不過當看到睜開眼眸的陳汐之后,黛眉頓時舒展而開,一對星眸中透出一抹喜‘色’。
  顯然,之前救助陳汐的,便是這‘女’子了。
  陳汐‘欲’要爬起身來,可卻發現連一根手指頭都無法動彈,他張開嘴動了動,卻又連說出一句話的力量都沒有。
  這讓他頓時苦笑不已。
  那身穿翠綠裙裳的‘女’子明顯也看出了陳汐的窘境,不禁嫣然一笑,溫婉道:“道友不必多言,身體不適,便靜心調養便是了。”
  頓了頓,她這才自我介紹了一番,然后把如何救助陳汐的經過也一一和盤托出。
  原來,這‘女’子名叫雪蕓,乃是幽燕宙宇雪氏宗族后裔。
  在數月之前,她和宗族中的一位前輩一起前往那伏魔沼澤時,偶然發現了身負重傷,陷入昏‘迷’中的陳汐。
  由于陳汐傷勢太重,任憑如何救助也沒有恢復的跡象,雪蕓經過宗族中的那位前輩同意,最終決定帶著陳汐一起返程。
  如今,他們正在趕往雪氏宗族的路途上。
  了解了這一切,陳汐終于徹底確信,自己從那浩劫之地離開后,就被誤打誤撞地挪移到了那伏魔沼澤中。
  一時之間,他心中也是感慨不已,清楚這次若非雪蕓相助,憑自己如今的狀態,只怕根本就無法在那伏魔沼澤中生存一個月了。
  “小姐,那些該死的……”
  這時候,一道蒼老聲音從寶輦外傳來,伴隨聲音,一名‘精’悍驍勇的老者掀開簾幕走了進來,當看見蘇醒過來的陳汐時,老者登時閉嘴,不再多言。
  “黎叔叔你看,這位道友已清醒過來了。”
  雪蕓笑盈盈道。
  老者點了點頭,眼眸如電般,冷冷掃視著陳汐,隱隱地流‘露’出一絲敵意。
  “敢問道友乃是何方人氏,怎會昏‘迷’在那伏魔沼澤中?”
  老者開口,聲音中透著一股咄咄‘逼’人的味道,顯然,他對救助陳汐這個不速之客很抗拒。
  陳汐自然能夠清楚察覺到,不過他倒也很理解,換做誰突然救助了一個來歷不明的陌生人,也不可避免會心生警惕和防備了。
  “黎叔叔,這位道友剛蘇醒,身體尚虛弱之極,無力開口,等過一陣子你們再‘交’談也不遲。”
  雪蕓在一旁溫聲笑道,旋即,她又朝陳汐道,“道友,這位是我父親的至‘交’好友,幽燕宙宇玄瀛劍宗掌教黎文泰,稱號‘文泰帝君’。”
  聲音中透著一抹自豪。
  可讓雪蕓意外的是,陳汐卻像根本不認識黎文泰般,表現得很平靜,并無任何反應。
  這讓她不禁暗自嘀咕,難道這人不是幽燕宙宇的?
  誠如雪蕓所言,這黎文泰的確是幽燕宙宇中一位名氣頗大的修道者,一身修為早已臻至帝君層次,在幽燕宙宇中,也稱得上是一位呼風喚雨的大人物。
  可惜,陳汐還真沒聽說過此人,他甚至都不知道,這幽燕宙宇具體位于哪一方域境中。
  畢竟,那上古神域足足擁有上千域境,每一個域境中包羅不知多少個宙宇,每一個宙宇中,又不知涵蓋了多少修行星球。
  陳汐雖說進入上古神域已經有不少歲月,但也不可能將整個上古神域的所有宙宇都牢記于心了。
  歸根究底,無非是一句話,上古神域實在太大了,別說是陳汐,就連其他一些老古董,只怕都難以知曉上古神域所有域境中的一切了。
  不過,當看見這雪蕓身邊竟跟隨著一位帝君境強者相護時,陳汐頓時判斷出,這雪蕓所在的宗族勢力,只怕也不同尋常了。
  “道友,你如今醒來,那自然再好不過,老夫并非冷血之輩,不過有些事還必須當面說出才行。”
  黎文泰神‘色’威嚴,沉聲道,“如今我們遇到了一些麻煩,頗為棘手,在接下來的路途上,只怕根本無法照顧到道友你的安危,所以還請道友你恢復體內之后,盡早離開,免得惹禍上身,我等也愛莫能助。”
  頓了頓,他聲音突然變得嚴厲,“當然,道友你最好也本分一些,若被老夫發現你有任何對小姐不利的異常舉動,必當第一時間將你擊斃于掌下!”
  聲音中,已帶上一抹毫不掩飾的警告。
  陳汐瞇了瞇眼眸,心中不禁苦笑,暗道若是我徹底恢復過來,想要對你們不利,就是十個你,也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啊……
  雪蕓看了看陳汐,似有些不好意思,正‘欲’要解釋什么,就被黎文泰拉出了寶輦。
  “小姐,防人之心不可無,此人來歷不明,渾身透著一股古怪的味道,您以后可得小心一些。”
  “黎叔叔,我明白的,對了,您剛才似找我有事?”
  “不錯,我之前察覺到,那些該死的家伙只怕又跟了上來……”
  隱隱約約地,還能夠聽到兩人的‘交’談,可惜隨著他們漸行漸遠,聲音也是變得渺茫,再也聽不到。
  陳汐一直躺在那里,像一具不會動的死尸般,心中卻是在飛快思索,他如今已經確定,自己之前的判斷并沒有出錯,雪蕓他們一行人明顯在逃奔,在他們背后,似乎還有一股力量在追殺他們。
  顯然,黎文泰并沒有說謊,他們一行人的確遇到了麻煩,在這等情況下,也不怪他會對救助自己如此抗拒了。
  原本麻煩就夠多了,再加上一路上還要照顧自己這個來歷不明的陌生人,換誰都難免排斥了。
  而在這等情況下,雪蕓依舊毅然選擇救助自己,這讓陳汐對這個‘性’情溫婉嫻靜的‘女’子愈發感‘激’了。
  “等恢復過來,一定得償還這個恩情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不再多想,開始主動嘗試著去引導體內那一縷虛弱無比的氣息。
  就這樣,陳汐跟著雪蕓、黎文泰一行人趕路,由于體力衰弱,他每天只能呆在寶輦中,躺在那里一遍又一遍地嘗試著各種快速恢復力量的方法。
  一路上,雪蕓也偶爾會來跟陳汐聊聊天。
  而陳汐經過多天的恢復,終于可以開口說話了,讓得雪蕓也不禁替他高興不已,那感覺,就好像她做了一件極為了不得的事情般。
  這讓陳汐偶然也不免會感慨,雪蕓還真是一位擁有菩薩心腸的好姑娘,讓陳汐都懷疑,哪個‘混’蛋竟敢狠心對付這樣一位心底善良的‘女’人了。
  她的仇家……究竟是誰?
  可惜,任憑陳汐問詢,雪蕓總是搖頭不語,明顯不愿讓陳汐擔心,只是囑咐陳汐,讓陳汐安心養傷就是了。
  不過越是這樣,越是讓陳汐心中過意不去,感覺自己就像拖累了對方一樣。
  最終,陳汐愈發堅定了要幫助對方化解這一場難關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