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98 化魔巖

?拜謝兄弟“夜天雨”投出的寶貴月票,和兄弟“leonstone”的捧場支持!
  ——
  血月魔宗?
  聽到陳汐的聲音,林墨軒、蕭靈兒等人都是臉色一變,望向滕氏兄弟的目光頓時變得驚疑不定起來。網
  血月魔宗,三千年前幾乎席卷天下,殺戮無數,血流成河,差點就要顛覆大楚王朝,一統天下,可謂是惡名昭彰,兇名赫赫。
  此時從陳汐口中得知滕氏兄弟有可能是血月魔宗之人,眾人心中的震驚就可想而知。
  “諸位不要聽這小子胡說,我兄弟二人怎可能是血月魔宗的人?”騰化及連忙說道,心中卻是驚怒交加,打破腦袋也沒想出,陳汐是如何猜到自己身份的。
  “是啊,那小子血口噴人,是在挑撥離間,諸位道友千萬不要被他蒙蔽了。”騰化虛也是慌忙解釋道。
  說話時,兩人的目光都有意無意地瞥了皇甫崇明一眼。
  “嗯,我能保證,他們兄弟二人不是血月魔宗的余孽,我說的話,想必大家應該都相信吧?”皇甫崇明目光一掃其他人,神色坦然道。
  的確,他是大楚王朝睿王府的小侯爺,身份尊崇,皇親國戚,他這一站出來擔保這滕氏兄弟,一瞬間就打消了其他人心中的疑慮,神色也變得和緩起來。
  “哼,我早就看出這小子心思歹毒,咱們好心帶他尋寶,他不知感恩圖報,竟敢誣蔑于我兄弟二人,真是罪不可赦,罪該萬死,我這就去取了他的小命,洗刷我兄弟二人的恥辱!”得到皇甫崇明的擔保,騰化及心中大定,當即冷聲說道。
  “對!諸位稍等片刻,我兄弟二人這就去擒拿下他,剝奪其煉體功法,滅了他小命!”騰化虛惡狠狠道。
  說到“煉體功法”四字,他特地加重了語氣,暗示意味表露無遺,令得皇甫崇明等人一個個眼睛一亮,再不多說,顯然默許了滕氏兄弟的做法。
  “好!這小子修為如此低淺,根本就不配擁有此等神妙的煉體功法,你們兄弟二人這就去把他擒下,收回其煉體功法,然后由我等共同保管,一起參悟。”皇甫崇明矜持點頭道。
  滕氏兄弟互望一眼,皆是心中暗喜不已,想不到峰回路轉,到最后卻反而可以堂而皇之滅殺陳汐,這等事情,連他們自己都沒有想到。
  嗖!嗖!
  兩人毫不遲疑,縱聲朝那冰蝠群中暴掠而去。
  “諸位,咱們就一邊抵擋這些妖獸,一邊等待好消息吧,若能獲得那小子身上的煉體功法,本侯保證,一定讓爾等也共同參悟,決不食言。”看著滕氏兄弟殺入冰蝠群,皇甫崇明目光一掃林墨軒、蕭靈兒和澹臺洪,朗朗說道。
  “如此再好不過。”林墨軒點點頭。
  蕭靈兒笑了笑,顯然也認同了皇甫崇明的注意。
  澹臺洪神色陰晴不定,還得說些什么,卻見皇甫崇明冷冷盯著自己,心中頓時咯噔一聲,再不敢猶豫,苦澀答道:“全聽小侯爺吩咐。”
  皇甫崇明志得意滿,再忍不住哈哈笑道,“好,大家聯手御敵,齊心協力,又能利益均沾,再妙不過。”
  話里話外,已經是把陳汐當做了死人看待。
  ——
  ——
  砰砰砰……
  陳汐甫一進入那冰蝠群,頓時遭到了四面八方的無數攻擊,放眼四周,全都是揮舞著雙翅的冰蝠,已經那如同暴雨轟殺而至的一道道冰刃。
  這些冰刃鋒銳冷厲,力量足以擊碎一件黃階法寶,但落在陳汐身上,卻只迸濺出一連串刺眼的炫亮水花,肌膚完好無損,根本傷不到毫毛。
  不過由于這些攻擊實在太密集,所有的力道匯聚在一起,簡直不亞于金丹修士的攻擊,一瞬間就震得陳汐氣血翻騰,連連躲避,處境變得狼狽不堪起來。
  “星斗大手印!”陳汐不敢遲疑,運轉丙火巫紋,一尊火焰翻滾的星斗大手印橫空而出,火浪滾滾,無邊的威壓,把這些撲殺過來的冰蝠都震懾得微微遲疑了一下,趁此機會,星斗大手印再次一變,火焰消退,水流奔涌,帶著令天下萬水臣服的無上道意,橫掃而去。
  噗噗噗,噗噗噗……
  仿似遇到克星,那些冰蝠血紅的瞳孔中齊刷刷露出敬畏驚慌的神色,仿似臣子遇到了至高無上的皇者,幾乎是毫無反抗,就被星斗大手印捏爆成一團團水行精華,被陳汐悉數吸納入壬水巫紋中。
  很快,在壬水巫紋中同樣孕生出一顆水光瀲滟的星核來,并且隨著水行精華的不斷涌入,星核的體積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著。
  “痛快!如此機緣,竟被我撞上了,若是我能把整個五行廢墟內的妖獸都滅殺了,實力又該提升幾倍?”感受著身軀里不斷提升的力量,陳汐忍不住仰天大笑,一路行來,胸中積攢的煩悶之氣一掃而空,酣暢淋漓。
  “實力,權力,財力、智力,武力……這天地就是有“力”組成,只要我掌握了強大的實力,什么陰謀陽謀,什么鬼魅伎倆,統統都將灰飛煙滅,土崩瓦解!這才叫快意恩仇,這才叫逍遙自在,樊籠困不住我心,枷鎖囚不住我身,zìyóu自在,扶搖九天,而這才是屬于我的大道之路!”
  這一刻,陳汐的道心仿似洗去塵埃的菩提臺,刷掉泥垢的明鏡,剔透通明,照見本心,不知不覺間,對自己的修煉之路的認知,變得更深刻,也更堅定。整個靈魂都像得到升華洗滌,無限提升……
  轟!
  久久不曾突破的神魂之力,在這一刻終于發生翻天覆地的蛻變,由“神念”化作“神識”。整個天地,都變得生動活潑起來。
  他“看見”,那些冰蝠體內,涌動著一絲絲的神魔之血、一顆顆的法寶碎片,以及一縷縷的水行元力,一切都是纖毫畢現。
  他“看見”,天地之間,飄蕩著煞氣、怨氣、殺伐之氣、真元之氣……種種無形之氣,也逃不開他的感知。
  他“看見”,極遠處的廢墟中,皇甫崇明等人正在唆使滕氏兄弟對付自己,以及廢墟另一側,一群又一群的修士,他們的面貌、衣著、神情、都逃不過他的眼睛。其中還有他的老熟人,中原云鶴派的卿秀衣、裴鐘、薛晨。
  這就是“神識”的力量,宛如在天地間擁有了一只屬于自己的眼睛,體察萬物,纖毫畢現,任何一絲風吹草動,任何無形有形的東西,都逃不開神識的探知!
  “妙哉,神識一成,我的神魂力量已經可以與涅槃境修士并駕齊驅,也就能修煉《戮神術》了!”陳汐感受著神魂的變化,體味著眼前迥然不同的天地氣象,整個人的精、氣、神都處于一種飄然凌塵,與萬化冥合的奇妙狀態中。而在這種狀態中,他幾乎在瞬間已領悟出《戮神術》的奧義精髓。
  “小子,你以為躲到這里就安全了?”便在這時,兩道人影沖進冰蝠群中,身影所過的地方,一只只冰蝠被震死,湮滅,顯露出強大之極的力量。
  這兩人,正是騰化及和騰化虛兄弟。
  “陳汐,事到如今,你也應該明白我兄弟二人的來意了吧?乖乖把東西叫出來,或許我可以讓你痛快一點死。”騰化及陰森森笑道。
  “對了,還有你的煉體功法,也一并交出來吧,否則就別怪我兄弟二人抓住你,施展血魄搜魂術,抽出你的魂魄,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日夜遭受無窮折磨。”騰化虛在一旁補充道。
  “這么說,我交出東西也是死,不交也是死了?”陳汐淡淡問道,語氣平和,聽不出任何情緒。
  “不錯,不過若你乖乖地交出所有東西,我可以保證,讓你死的痛快一些,而不會遭受任何的痛苦折磨,怎么樣,夠仁慈了吧?”騰化及笑吟吟道。
  “哈哈,我大哥說的沒錯,換做是我,那可就不一定了。小子,機會已經給你了,就看你如何把握了!”騰化虛暴喝道。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誰先死!”冰冷淡漠的聲音響起的時候,陳汐整個人已倏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出現在騰化及身前一丈之地。
  轟!
  陳汐手中多出一柄玄階極品劍器,其上雷芒流竄,電弧閃爍,充斥著凜冽剛爆的毀滅氣息,是由雷英鋼母鐵錘煉而成,劍身表面更布置著十六座微型小雷暴陣,正是在瀚海城天寶樓時,水花夫人相贈的眾多劍器中的一柄,劍名霄雷。
  此刻霄雷劍被陳汐以“震劍道”之奧義,揮手刺出,劍勢之迅捷剛烈,瞬間齏粉虛空,摧枯拉朽,直刺騰化及面門。
  “哼,我早知道你這小子不會乖乖束手就擒,亂魔破靈刀!”騰化及一聲暴喝,身如陀螺旋轉,手中更是出現一把殷紅血刀,亂披風一樣潑灑而出,剎那間已斬出一百零八刀。刀刀精準,狠狠斬在陳汐的劍尖上。
  砰!砰!砰!
  刀劍相撞,雷霆激射、血光四溢,冷厲碎亂的氣流轟然四散,周圍百丈范圍內的冰蝠連躲避都來不及,就被滅殺一空。
  陳汐必殺的一劍,竟然就被騰化及悉數瓦解了!
  “小子,就這點實力也敢偷襲我?”騰化及不屑一笑,手中動作卻不慢,血刀一震,破空朝陳汐頭顱削去!
  他要趁此機會,一刀抹殺陳汐性命!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錯誤請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