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983 挺身而出

嘩啦!
  陳汐聲音還未落下,寶輦一側角落中,倏然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力量波動,勾勒出一道身影來。
  他體格魁梧如山,面龐粗獷,眉宇疏闊,渾身有一種磐石般的強悍氣質,赫然正是圖蒙!
  當聽到陳汐的話,圖蒙連忙道:“師叔祖,這是晚輩應該做的,您以后可千萬別這么說了。”
  陳汐笑了笑,用眼神看了看寶輦的簾幕。
  “師叔祖放心,寶輦中已被我布下禁制,外界根本聽不到咱們的交談。”
  圖蒙一下子就猜出了陳汐心思,說到這,他卻是有些不解道,“師叔祖,您為何還要隱瞞身份。”
  陳汐無奈道:“我都成了這般模樣,即便承認身份,說出去誰能相信了?”
  圖‘蒙’不禁啞然,旋即道:“師叔祖,如今咱們已經幫他們化解了一場殺劫,不如趁現在,我便帶您返回宗‘門’吧?”
  顯然,之前滅殺那些雪蕓一行人的敵人的,正是圖‘蒙’!
  他早在‘混’‘亂’遺地時,便已晉級域主之境,當初和顧言阿涼一起,被陳汐藏在了幽冥錄之中。
  而這些天中,陳汐已勉強恢復了一些力氣,雖無法行動,可卻已足夠他去開啟幽冥錄,故而早已把圖‘蒙’召喚出來,守護在了自己身旁,而在剛才,當察覺到剛才的危險即將來臨時,陳汐立刻就派出圖‘蒙’,無形中幫雪蕓一行人化解了一場殺劫。
  這時候,看見陳汐衰弱成這般模樣,讓得圖‘蒙’也是擔心不已,于是出聲,要帶著陳汐速速離開,返回宗‘門’中調養恢復。
  不過這個提議,卻被斷然拒絕了:“現在還不是時候。”
  圖‘蒙’一愕,撓頭疑‘惑’道:“師叔祖,您該不會看上那小妞了吧?”
  陳汐笑罵道:“滾!狗嘴吐不出象牙來。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800小說網(www.booksrc.net)”
  圖‘蒙’嘿嘿一笑,自己傻樂不已。
  “這次雪蕓他們幫了我一個大忙,和救命之恩也沒什么區別,這個恩情太大,我必須盡力去償還他們,否則以后心中只會過意不去。”
  陳汐深吸一口氣,認真說道。
  這就是陳汐,別人對他好,他便會十倍奉還!
  “嗯,那我就陪師叔祖走一遭。[超多好看小說]”
  圖‘蒙’點頭道,他對陳汐的決定絕對是無條件服從。()
  “接下來的時間,就由你在暗中保護他們的周全了,而我則需要靜心修煉一番,爭取盡早恢復力量。”
  陳汐做出決斷,沒有再‘浪’費時間,當即便閉上眼眸,陷入深層次的靜修中。
  而圖‘蒙’見此,當即也是身影一閃,悄然化為一道虛無的影子,躲在了寶輦角落暗處中。
  ……
  汩汩~~汩汩~~
  陳汐體內,一縷氣息帶動氣機,像一縷潺潺溪水般運轉在體內,不斷循環。
  在之前那些天中,已讓他終于可以調動氣機進行修煉,只是這一縷氣機還是太弱,所能牽引的力量也少的可憐。
  若是按照這種速度修復下去,最少也得兩個月時間,他才能夠徹底運轉體內星域,運用上屬于蒼梧神樹的力量。
  不過,陳汐并未就此氣餒,他這些天除了修行,便一直在觀察識海中的河圖碎片。
  當初在那浩劫之地中的時候,他可是清楚記得,正是河圖的異動,才一舉吞噬了那沖撞不斷的八種紀元烙印。
  也正因為這個變故,讓他的意識陷入一種奇妙的境地中,最終甚至都還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整個人就被一股可怖的力量裹挾帶走,以一種離奇的方式離開了那一片浩劫之地。
  陳汐至今雖無法搞清楚其中的具體原因,但心中已大致有了判斷,自己這次之所以衰弱成這般模樣,只怕都和河圖有關!
  它究竟要做什么?
  這是陳汐當下最關心的一個問題。
  自從進入那一片浩劫之地后,河圖碎片就像變了,頻頻異動,顯得異常之極,這讓陳汐心中隱隱感到有些不踏實,迫切想要了解這一切。
  可遺憾的是,任憑陳汐各種嘗試,也沒能夠從河圖中探尋到任何東西。
  它再次陷入沉寂,像以往那般一動不動,讓得陳汐都根本拿它沒辦法。
  “八塊河圖碎片,恰好吞噬了八種紀元烙印,這究竟是巧合,還是有著某種關聯?”
  “或許,當自己尋覓到那最后一塊河圖碎片時,便可以解決這一切難題吧?”
  ……
  “怎么樣?”
  在陳汐閉關靜修的同時,黎文泰也正在和返回的雪蕓‘交’談。
  “已經可以確定,之前出手幫咱們滅殺那些敵人的,并不是他。”
  雪蕓聲音有些低落。
  “我早說過他不是神衍山那個陳汐。”
  黎文泰笑道,心中也是暗松一口氣,他剛才在等待的時候,可是曾說過,若此事是陳汐做的,讓他跪地磕頭都不會皺一下眉頭了。
  而今得到來自雪蕓的確切答案,黎文泰頓時徹底放松。
  “黎叔叔,那你說剛才又是誰幫咱們的?那些該死的家伙可都是來自公冶氏,放眼整個幽燕宙宇中,誰又有這么大膽子敢對公冶氏的族人動手?”
  雪蕓蹙眉,疑‘惑’不已。
  “我也有些吃不準。”
  黎文泰嘆息道,“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那位恩人肯定不是來自這幽燕宙宇,畢竟,能夠在極短時間內就滅殺三位帝君境存在的,整個幽燕宙宇中都找不出一個來。”
  “會不會是公冶氏的仇人?”
  雪蕓忽然問道。
  黎文泰怔了怔,道:“或許有可能吧,總之,不管是誰,這次咱們已僥幸化解了一場殺劫,當務之急,還是趁此時機抓緊時間趕路,爭取早早返回宗族中,將你父親的傷治好了。”
  雪蕓點了點頭,不再多想,卻是忍不住又回眸望了一眼陳汐所在的第二輛寶輦,最終沉默不言。
  ……
  半個月后。
  三輛寶輦在黎文泰的帶領下,劃破重重星空,最終駛入一片宛如飛鳥形狀的星系中。
  這片星系名叫“都靈星系”,雪氏宗族便盤踞在其中一顆修行星球上,勢力龐大。
  當抵達這里之后,雪蕓明顯變得振奮起來。
  這一天,她來到陳汐所在寶輦中,道:“道友,再過數個時辰,我們便可以返回宗族中了。”
  在這半個月時間的調息之后,陳汐身體雖依舊虛弱,可依舊可以自如行動,此刻正盤膝坐在那里,優哉游哉地泡茶沏茶品茶。
  聞言,陳汐不禁笑著請雪蕓入座,給她端了一杯茶,這才道:“那我可要提前恭喜雪蕓姑娘了。”
  雪蕓嫣然一笑,道:“等返回宗族,我再找一些‘精’通醫道的長輩,幫你看一看身上的傷勢。”
  陳汐心中一暖,這些年他已經很少遇到像雪蕓這般心思純凈善良的‘女’人了,顯然,對方如今已把他當做朋友來看待。
  “對了,既然如今已經快要返回,能否告訴我,你們究竟遇到了什么麻煩?”
  這已經不是陳汐第一次問詢,這一次雪蕓只是想了想,并沒有再拒絕,簡略把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雪氏宗族的族長,也就是雪蕓的父親雪長空,在半年前突然身受重傷,靈魂被禁錮,陷入了一種生死不明的狀態中,這件事徹底引起了整個雪氏宗族的恐慌。
  要知道,那雪長空可是一家之主,若萬一他遭劫而亡,對整個雪氏宗族而言,不亞于一場驚天大地震。
  為了化解這一場災厄,雪蕓在黎文泰的陪同下選擇了前往伏魔沼澤中,去尋覓一味名叫“龍肌‘玉’相草”的神‘藥’,因為此‘藥’之神妙,恰可以將雪長空身上的傷勢化解。
  也正是在伏魔沼澤中,他們救下了陳汐。
  可惜,也不知是誰走漏了風聲,讓得雪蕓他們一行人在返程途中,突然遭受到了一股敵對勢力的追殺。
  了解了這一切,陳汐頓時恍然,旋即就禁不住問道:“雪蕓姑娘,你可知道那些敵人是誰?”
  雪蕓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說道:“應該是千幻域境的公冶氏宗族,不過,道友你可千萬別說出去。”
  陳汐點了點頭,心中卻是升起一抹冷冽殺機,公冶氏?還真是巧啊!
  當初甄流晴身中“黑巫神蠱”,差點香消‘玉’損,便是拜公冶哲夫所賜,這筆仇陳汐可還沒找對方算賬呢!
  或許,等修為恢復后,也是時候去公冶氏走一遭了……
  “陳汐道友?”
  雪蕓見陳汐久久不語,不禁疑‘惑’出聲。
  陳汐頓時從紛‘亂’思緒中清醒,道:“對了,你說你父親身上的傷勢,會不會便是公冶氏下的毒手?”
  雪蕓神‘色’有些‘陰’郁,咬牙道:“應該和公冶氏分不開關系。”
  “那他們究竟又是為了什么?”
  陳汐很確定,公冶氏只怕不會無緣無故對雪長空動手了,必然是有什么企圖。
  “這……”
  雪蕓遲疑。
  “黎兄!時隔數月,你們可總算回來了!”
  就在此時,忽然一道爽朗豪邁的聲音倏然從寶輦外響徹。
  “二叔?他怎么來了?”
  雪蕓一怔,皺了皺秀眉,最終匆匆起身而去。
  只留下陳汐一個人在那發怔,好半響他才若有所思道:“事情可越來越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