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984 他就是陳汐

當陳汐走出寶輦時,就看見雪蕓正在和一名相貌堂堂,威儀不凡的金袍男子交談。
  想來,那金袍男子便是雪蕓的“二叔”了。
  “二星帝君,這雪氏宗族的底蘊倒也非尋常勢力可比了。”
  陳汐一眼就看出了對方實力。
  “居然真的找到龍肌玉相草了?”
  那金袍男子驚詫出聲,旋即便面露一抹激動,“快快,讓我看一看此神藥!”
  雪蕓欣然點頭。
  可就在此時,一側的黎文泰卻斷然道:“不妥,此神藥早已被封存起來,現在可不是打開的時候,還是等返回宗族,見到長空兄的時候,再打開也不遲。”
  聲音有些生硬,卻不容置疑。
  那金袍男子頓時神‘色’一滯,好半響才笑道:“文泰兄說的是,是我太過‘激’怒,一時魯莽了。”
  雪蕓略似奇怪地看了黎文泰一眼,似乎有些疑‘惑’對方的態度怎會如此強硬。
  但很快,她就被轉移注意力,只見那金袍男子扭頭看著陳汐,疑‘惑’問道:“這位是?”
  “二叔,這位是陳汐。”
  雪蕓飛快解釋了一句,然后又朝陳汐道,“陳汐,這位是我二叔,雪映海。”
  陳汐!?
  聽到這個名字,金袍男子雪映海眼瞳驟然一縮,神‘色’微變,似有些發懵。
  旁邊的黎文泰見此,心中不禁暗暗發笑,當初自己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時,大概也是這種神情吧?
  幾乎是同時,雪蕓也知道二叔雪映海誤會了,錯把眼前的陳汐當做了那個神衍山的親傳弟子。
  她連忙跟雪映海解釋了一番,把自己是如何偶然救助陳汐的經過一一說出。
  得知這一切,雪映海的神‘色’這才稍稍恢復平靜。
  尤其當察覺到陳汐那虛弱無比的氣息時,他已是敢肯定,這家伙定然不可能會是神衍山那個名冠天下的傳奇弟子了。
  一想到這,雪映海也就再懶得搭理對方,一個身負重傷的年輕人而已,還是被自己侄‘女’一手救下的,根本不值得多關注。
  于是,他敷衍似的跟陳汐點了點頭,就將心思放在了雪蕓身上。
  而陳汐目睹這一切,心中禁不住又是一陣無奈,若是自己真的不是陳汐,面對這種冷遇,恐怕也會尷尬不已吧?
  反過來說,若對方知道自己是真正的陳汐時,又是否敢用如此敷衍的態度對待自己?
  當然,陳汐并不在乎這些小節,只是因為雪映海剛才態度轉變的太快,表現得也太過敷衍,讓得他也不禁暗自搖頭,可見這天下哪里都不缺從‘門’縫看人的家伙。()
  ……
  雪映海等候在此,便是為了接雪蕓一行人返回,如今相見,自然不會再逗留。
  很快,眾人便繼續趕路,朝雪氏宗族所盤踞之地飛馳而去。
  一路上,陳汐便坐在寶輦上,打開簾幕,看著路途上的一片星空發呆,并沒有摻合到雪蕓他們的家事中。
  相對于雪蕓他們,陳汐終究是一個外人,尤其在雪映海眼中,還被劃分到了“無足輕重,不值一曬”的地步中。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自不會去自討沒趣。
  不過,路途上陳汐偶然聽到的一段雪蕓和雪映海的對話,還是引起了陳汐的注意。
  “路上有人追殺你們?”
  “不錯。”
  “你可看出是何方勢力?”
  “不清楚。”
  “那……他們人呢?”
  “都死了。”
  “死了?”
  “嗯,莫名其妙地就被人殺死了,當時黎叔叔原本是打算和他們拼命的,可卻意外發生了這種事情,我也正奇怪呢。”
  “這未免也太蹊蹺了吧?你……真沒看出一些什么?”
  “二叔,你難道還認為我會騙你不成?”
  “呃,我只是太過震驚了,畢竟這事著實有些匪夷所思了一些。”
  ……
  這一段話看似并沒有什么特殊之處,可卻讓陳汐敏銳察覺到,雪蕓隱隱約約對雪映海有些提防。
  要知道在前些天,雪蕓可是跟自己這個“外人”都說起過,那些追殺他們的勢力極有可能是來自公冶氏。
  而如今,雪蕓卻并未跟雪映海說起這一點,這原本就有些不尋常。
  “看來,雪蕓和她這位二叔的關系并不怎么親密,甚至還有一些隔閡……”
  陳汐若有所思。
  沒多久,一顆宛如冰雪堆積而成,彌漫著柔和瑩瑩光澤的碩大星球映現在視野中。
  那星球極其之大,冰晶剔透,宛如一顆碩大的冰太陽般,懸浮在那里,將附近一群星球都映襯得黯淡無光。
  雪靈星!
  雪氏宗族盤踞之所在,一顆在整個幽燕宙宇中都頗負盛名的修行星球。
  嘩啦~~
  一行人沿著一道獨特的星軌,降臨在雪靈星上的一片山脈中。
  這一片山脈綿延浩‘蕩’,覆蓋著厚厚一層冰雪,蜿蜒盤踞在當地上,猶如一條匍匐在那里的太古雪龍般,巍峨莊肅。
  而在山脈深處,赫然屹立著一座座宛如白‘玉’晶石澆筑而成的恢弘建筑,鱗次櫛比,古老壯闊,裊裊冰霧飄搖其中,映襯得那里宛如一片冰雪國度般。
  這便是雪氏宗族盤踞之地,延存至今已不知有多少歲月,常年冰雪覆蓋,景象奇特。
  雪氏宗族的數萬族人,便一直在其中棲居生存,修行度日。
  抵達這里之后,雪蕓明顯徹底放松,縈繞在眉宇間的那一抹‘陰’霾也是驅散一空。
  終于到家了!
  想起這些日子的艱辛和兇險,雪蕓禁不住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快走吧,長老他們只怕已等候多時。”
  黎文泰在一旁笑著催促道。
  “嗯。”
  雪蕓點了點頭,帶著一行人便朝雪氏宗族內行去。
  “且慢,他怎么辦?難道還要和咱們一起返回族內嗎?”
  雪映海忽然出聲,指著跟隨上來的陳汐說道,言辭之中已帶上一抹冷淡排斥之意。
  顯然,他并不想讓陳汐繼續跟著。
  “他身上傷勢太重,我想請族中‘精’通醫道的長輩幫他看一看。”
  雪蕓隨口道。
  說著,她朝陳汐笑了笑,道:“走吧,不要見外,到了這里就徹底安全了。”
  陳汐也笑了笑,裝作沒有聽到雪映海的話,跟了上去。
  雪映海見此,眼皮不易察覺地‘抽’搐了一下,望向陳汐背影的目光中透著一抹‘陰’冷,真是個不知進退,不知死活的小家伙……
  ……
  古老的冰雪建筑鱗次櫛比,晶瑩透體,古老滄桑中,更彌漫出一種圣潔而莊靜的美感。
  一路上,雪蕓步伐匆匆,帶著陳汐他們穿梭在一座座建筑之間,足足盞茶時間之后,方才來到了雪氏宗族的祭祀大殿前。
  那祭祀大殿高達千丈,通體由深藍玄冰筑就,古老巍峨,悠久滄桑,釋放出柔和的雪光,將這片天地都照亮,渲染上一層神圣般的氣息。
  雪氏宗族的族長雪長空自從意外受傷,靈魂被禁,陷入生死不知的狀態之后,便一直被小心保護在這祭祀大殿中。
  同時,這祭祀大殿也是整個雪氏宗族的重地,非宗族內位高權重的大人物,是斷無法踏足此地一步的。
  當然,外人就更不可能進入其中。
  “陳汐,你暫且留在這里,我會吩咐‘侍’從帶你休息……嗯,今天怎么有些奇怪?”
  原本,雪蕓是打算先把陳汐安置下來,畢竟這里已經是祭祀大殿,乃宗族重地,不適合陳汐進入。
  然而,她這一刻卻忽然發現,自己一路行來,竟是沒有看見一個‘侍’從,甚至連一個族人都沒有!
  到處都是空空‘蕩’‘蕩’,冷冷清清的,顯得太過反常。
  要知道往日里,整個雪氏宗族中可是熱鬧之極,族人數萬,單單族中的‘侍’從都不下十萬人!
  可在今天,無論是那些族人,還是那些‘侍’從,竟都像是消失了般。
  這一下,旁邊的黎文泰似也察覺到,猛地眼眸一瞇,警惕起來,之前由于著急去救助雪長空,他竟是渾然沒有注意到這一切。
  陳汐見此,心中卻不禁暗嘆,果然不正常!
  自從進入這雪氏宗族之后,他就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勁,原本他要提醒雪蕓的,可一想這是雪氏宗族,或許這一切并不算什么,再加上雪蕓和黎文泰都沒說什么,他只能將這個念頭藏在心中。
  可沒曾想,這一切的確是不正常的!
  “二叔,這是怎么回事?”
  雪蕓霍然扭頭,望向雪映海,眼眸中透著一抹冷‘色’,“難道我不在宗族的這些日子里,又發生了什么變故不成?”
  雪映海怔了怔,就解釋道:“這些日子里因為大哥身受重傷的緣故,宗族中一直風雨不斷,謠言四起,更有傳聞說會有大敵前來侵犯咱們雪氏宗族。”
  “安妥起見,各位長老和我一起商議決定,暫時將族內所有族人都轉移到了雪靈神境中,這也是為了咱們的宗族安危考慮,雪蕓你可別多想。”
  這個解釋也說得通,不過這一刻陳汐總感覺雪映海表現得有些不正常,具體哪里不正常,又說不上來。
  “雪靈神境!”
  雪蕓神‘色’猛地變得‘激’動,道,“那可是族中圣地,沒有我父親的命令,是決不允許打開的!你們……怎能如此做!”
  “雪蕓!”
  被如此質問,雪映海臉‘色’也頓時一沉,喝斥道:“都什么時候了,你還計較這些旁枝末節?你父親若知道你這般模樣,必定會痛心疾首了!”
  說著,他聲音又變得緩和,勸慰道:“快走吧,長老他們可都在祭祀大殿中等你呢。”
  雪蕓‘胸’口起伏,連呼吸幾口氣,才強自按捺下心中的憤怒,冷冷凝視雪映海許久,最終一甩袖,轉身朝祭祀大殿中行去。
  “二叔,等這次我父親醒了,看你如何收場!”
  聲音冷淡,毫無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