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987 鼎從何來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碰撞,神輝迸射,熾盛奪目。
  這一剎,雪蕓都禁不住閉上眼睛,卻控制不住自己的清淚橫流,她哪會想到,在自己陷入孤苦無助的處境下,連自己的親二叔都背叛了自己,但一個才認識不久的朋友,在這一刻卻為自己挺身而出?
  的確,陳汐虛弱無比,被那些敵人視作不堪一擊的螻蟻,可偏偏地,他為了救助自己,卻敢于站出來,這讓雪蕓如何不感動?
  所以,當看見二叔雪映海出手,對陳汐進行滅殺時,雪蕓再忍不住哭了,絕望了,渾身都禁不住劇烈顫抖起來。
  “師叔祖,殺不殺這個老‘混’蛋?”
  忽然,一道粗獷渾厚的聲音響徹,令雪蕓心中一驚,師叔祖?老‘混’蛋?這是怎么回事?
  下意識地,雪蕓睜開了眼睛,旋即就渾身一震,呆滯在那里,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只見雪映海此刻就像一只小‘雞’似的,被一個魁梧如小山似的男子拎在手中,任憑掙扎,也無法脫身,神‘色’中盡是驚恐和無助。
  而那魁梧之極的男子,此刻卻乖順地立在陳汐身前,似在征詢陳汐的意見。
  這是怎么回事?
  雪蕓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眼前呈現的一切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自己二叔可是一尊二星帝君!他若要對付陳汐,簡直就是手到擒來,可誰曾想,一剎那之間,他就被鎮壓制服了!
  那魁梧男子又是誰?他又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這一刻,何止是雪蕓,大殿其他人都被震懾住。
  剛才發生的一切他們都看在眼中,更清楚看見,在雪映海施展殺手時,陳汐一直佇足原地一動不動,像被嚇傻了般。
  可就在這時候,那魁梧男子倏然憑空出現了,僅僅一探手臂,就將雪映海一切攻擊摧垮,然后蒲扇般大小的五指一抓,就將雪映海徹底禁錮,拎在手中,無法脫身!
  這等戰斗方式,堪稱是簡單粗暴到了極致,也震撼人心到了極致。
  正如之前雪蕓所想,那雪映海可是一尊二星帝君,可在這魁梧男子面前……竟是猶如紙糊一般,不堪一擊!
  這可就太過駭人了。
  尤其是那黎文泰,他距離陳汐最近,親身感受到了那魁梧男子所釋放出的威勢,令得他渾身都不禁一哆嗦,驚駭不已。[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在場之中,唯獨陳汐一人神‘色’如常,沉靜而從容,自始至終保持著同樣的動作,根本就沒看雪映海一眼。
  這一下,眾人終于明白,陳汐不是被嚇傻了,而是他早已擁有依仗!
  頓時之間,那公冶氏儒雅男子一行人臉‘色’微變,看了看陳汐,又看了看那魁梧男子,有些驚疑不定。
  依照他們的眼力,哪會看不出那魁梧男子周身所釋放出的氣息,明顯是一尊域主方才能夠擁有的?
  而這魁梧男子卻叫陳汐為師叔祖,這……可著實有些滲人了!
  ……
  那魁梧男子,自然就是圖‘蒙’!
  他一路潛行匿蹤,追隨在陳汐身邊,憑借神衍山所傳授的傳承,以及他那域主境的可怖修為,想要隱瞞過大殿中那些人,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不要殺他。”
  這是陳汐的第一句話,讓那被擒住的雪映海心中暗松一口氣,驚恐的情緒稍稍緩解。
  “先廢了他,待會‘交’給雪蕓處置。”
  這是陳汐第二句話,一下子讓雪映海臉上的血‘色’消褪,變得蒼白透明,神‘色’中涌上一股無法掩飾的驚恐。
  咔嚓!
  還不等他反應,只覺渾身就像被一座巍峨神山鎮壓,渾身骨頭一瞬間爆碎,眼前一黑,頓時失去了意識,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
  噗通一聲,圖‘蒙’甩手將雪映海丟了出去,像丟垃圾似的,毫無憐惜,雪映海已經被廢了,渾身溢血,徹底昏厥,即便醒來,也是廢人一個,再無任何修為。
  這血腥的一幕,看得那公冶氏儒雅男子一行人眼皮一陣狂跳,神‘色’逐漸變得凝重。
  即便是雪蕓和黎文泰,也只覺內心受到一種無比的震撼,睜大眼眸,猶自不敢相信似的。
  眨眼之間,一位二星帝君就這樣被廢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整個祭祀大殿的氣氛變得愈發死寂,有一種窒息般的壓抑感。
  “你究竟是誰?”
  儒雅男子的目光鎖定在陳汐身上,冷冷出聲。
  其他人也同樣如此,因為他們都看出,那魁梧男子口稱師叔祖,對陳汐更是言聽計從,這讓他們皆都意識到,陳汐的身份只怕不同尋常了。
  “陳汐。”
  陳汐想了想,隨口道。
  “陳汐,都到了這時候了,你還要騙人!”
  雪蕓率先忍不住出聲,帶著一絲嗔怪的味道。
  她忽然想起來,在返回的路途上,那些莫名其妙被殺死的敵人,恐怕也是陳汐派遣那魁梧男子出手,在暗中幫自己化解了一場危機。
  這一下,陳汐頓時有些哭笑不得,都有一種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的感覺,對天發誓,他自始始終可都從沒隱瞞過身份,怎么自己都主動承認了,還都不相信呢?
  “雪蕓姑娘,你這句話我蠻牛就不愛聽了,這世上又有哪個人敢冒充我家師叔祖?”
  圖‘蒙’在一旁甕聲甕氣道,聲音中透著一股與有榮焉的驕傲。
  “你該不會就是那個……神衍山的……親傳弟子……陳汐?”
  黎文泰似意識到什么,猛地神‘色’一僵,一陣口干舌燥,顫聲說出了一句完整的話。
  陳汐點了點頭,這并沒有什么好隱瞞的。
  可得到他的肯定,一下子,大殿眾人的神‘色’皆都變得‘精’彩起來。
  陳汐!
  這家伙竟然就是神衍山親傳弟子,那個如今名揚天下,最受矚目的蓋世驕子!
  而自己……居然從一開始都沒認出他的身份……
  雪蕓眼瞳擴張,整個人都徹底懵掉,簡直都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黎文泰同樣也如此,尤其想到自己一路上對陳汐那冷淡不屑的態度時,‘唇’中就一陣發苦,直恨不得‘抽’自己兩記耳光!
  這可真是有眼無珠啊!
  而公冶氏儒雅男子一行人在這一刻則臉‘色’驟變,怎么會這樣?這家伙竟真的是神衍山那個陳汐?
  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這一剎,他們直恨不得把那昏厥在地的雪映海一腳踹死,這該死的家伙之前還言之鑿鑿說對方不是那個陳汐,這他媽又是怎么回事?
  “不對,不是早有傳聞說,陳汐已喪命在那神秘的‘混’‘亂’遺地中,再無法返回了嗎?”
  一名公冶氏帝君境存在似想起什么,沉聲開口。
  其他人也驚疑不已。
  而聽到這句話,陳汐心中不禁泛起一抹‘波’動,原來,整個上古神域都以為自己死在了‘混’‘亂’遺地中……
  “不必再猜測,我已經可以肯定,這家伙必然是陳汐無疑。”
  忽然,儒雅男子恢復冷靜,‘唇’角甚至泛起一抹微笑的弧度,“我唯一疑‘惑’的是,這家伙如今的氣息可真夠衰弱的,不過這已經不重要。”
  說到這,他聲音中已帶上一抹興奮,霍然起身,眸子鎖定陳汐,笑道:“諸位,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什么機會?
  當然是殺死陳汐的機會!
  一下子,其他公冶氏帝君境強者也都反映過來,陳汐如今衰弱成這般模樣,戰斗力必定不堪一擊。
  在這等時候,不正是滅殺陳汐,為公冶哲夫報仇的最佳時機?
  如此一想,那些公冶氏帝君境強者皆都也興奮起來,至于圖‘蒙’,他們并不忌憚。
  雖說圖‘蒙’是一名域主,可他們這邊可不止擁有一位域主,還有八位帝君境存在!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拿什么來和他們斗?
  一下子,大殿中氣氛驟然一變,所有的矛頭竟是直指陳汐而來!
  雪蕓和黎文泰也察覺到情況不妙,頓時心中一揪,緊張起來,陳汐這次若是死在雪氏宗族中,那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然而,就是在這等危機萬分的時刻,陳汐卻渾然沒有一絲緊張的模樣,他隨口朝黎文泰道:“還記得我剛才的話吧,守護好雪蕓,便是你的職責,其他的事情不用管。”
  黎文泰一呆,打破腦袋都想不明白,陳汐從哪里來的自信。
  陳汐卻是顧不上再理會他,又朝圖‘蒙’道:“速戰速決,真不行,我也只能動手了。”
  這句話落入其他人耳中,顯得狂妄無比,讓得儒雅男子一行人皆都怒極而笑,這該死的‘混’賬,到了現在還沒有認清局勢嗎?
  “師叔祖,您可千萬別動手!這些雜碎就‘交’給我蠻牛吧!”
  圖‘蒙’似乎頗為緊張,不愿讓陳汐在這等虛弱狀態中動手,說話口‘吻’也變得堅定之極,殺機畢現。
  “不知死活!”
  伴隨聲音,儒雅男子猛地身影一展,周身暴涌出一股可怖無比的滔天威勢。
  “這‘混’賬‘交’給我了,你們去擒殺了陳汐此獠!”
  儒雅男子大喝,說話時,他掌指一抓,化為一道擎天紫光閃電,狠狠朝圖‘蒙’劈殺而去。
  轟隆!
  可早在他行動之前,圖‘蒙’已大吼一聲,渾身金芒如烈日,整個人宛如一尊蓋世大魔神般,一拳狠狠朝儒雅男子砸去。
  與此同時,他另一只胳膊橫掃,似十萬大山橫推,轟隆隆碾碎時空,將那公冶氏八名帝君境強者也覆蓋其中。
  這一刻,圖‘蒙’竟是打算一人對抗公冶氏所有大人物!
  這何止是霸道二字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