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988 天降死尸

感謝九月哥和道長的打賞捧場~~
  ——
  轟!
  可怖的碰撞聲在祭祀大殿中響徹,神輝猶如肆意汪洋,擴散席卷,熾盛可怖。
  蹬蹬蹬!
  圖蒙整個人被震得倒退出三步,每一步踏出,都將地面踩碎,崩裂出無數裂縫。
  看似并未占到任何便宜,可令人悚然的是,憑借這一擊,圖蒙竟是硬生生將那儒雅男子一行人的全部攻擊化解!
  那可是一位域主和八位帝君境強者的聯手,居然被圖蒙一人給硬撼擋住,這畫面簡直堪稱是驚心動魄,驚世駭俗。
  讓得遠處正自擔憂不已的雪蕓和黎文泰登時神‘色’一滯,目瞪口呆,這家伙……未免太生猛了吧?
  可很顯然,陳汐對此卻并不滿意,眉頭皺了起來,因為在他看來,圖‘蒙’應該可以做得更出‘色’。
  仿似察覺到陳汐的不滿,也或許對自己剛才的表現感到有些難堪,圖‘蒙’臉上青光一閃,渾身氣勢變得愈發強盛霸蠻。
  轟!
  他大吼如雷,手持一桿黃金巨斧狠狠揮舞而去,簡直像一頭太古蠻龍般,碾碎時空,踐踏山河,強勢到了極致。
  這片空間都被圖‘蒙’的力量禁錮,伴隨著他一起沖殺,可怖的殺機猶如‘潮’水,將對面那些公冶氏大人物全部鎖定。
  這一刻的圖‘蒙’,的確施展出了真正戰斗力,因為他可不愿自己被師叔祖看扁了!
  轟隆隆~~
  這片區域被熾盛的神輝覆蓋淹沒,圖‘蒙’那魁梧如山岳般的身影在其中橫沖直撞,霸道睥睨,呈現出一片大動‘蕩’大‘混’‘亂’的跡象。
  “可惡!”
  儒雅男子怒吼,祭出一柄琉璃白‘玉’似的神劍,裹挾無匹劍芒,將自身威力催‘逼’到了極致。
  圖‘蒙’的氣勢太盛,戰斗力更出乎意料的強大,讓得儒雅男子的算盤頓時落空。
  儒雅男子很清楚,想要扭轉局勢,必須率先打壓掉圖‘蒙’的氣焰,方才能夠為其他人爭取到去滅殺陳汐的機會。最新章節全文閱讀.Mianhuatang.cc
  故而這一刻在戰斗時,儒雅男子同樣也施展出了渾身解數,‘欲’要狠狠挫敗圖‘蒙’的氣焰。
  嗡!
  白‘玉’琉璃似的劍氣映現出可怖的大道神輝,宛如神道秩序法則,青濛濛若雷霆,狠狠劈殺圖‘蒙’而去。
  “滾!”
  圖‘蒙’大吼,震‘蕩’四野,掌中黃金巨斧倒卷橫移,嘭的一聲,便將那一道劍氣碾碎。
  幾乎是同時,圖‘蒙’左手猛地一抓,一座座神秘晦澀的神箓秘紋騰空,朝那八名沖殺而來的八名帝君境強者碾壓而去。
  噗!
  最前方的一名帝君境強者首當其沖,被一座神箓砸在身上,震得他骨頭差點斷裂,猛地噴出一口血來。
  其他人雖擋住了這一擊,可當目睹圖‘蒙’如此悍勇兇殘的架勢,依舊不免臉‘色’驟變。
  這‘混’賬的戰斗力怎會如此可怖?
  他們哪會看不出,圖‘蒙’只是一名一星域主,哪怕戰斗力再逆天,擱在尋常,也斷然不會是他們九人的對手了。
  可偏偏地,圖‘蒙’做到了!
  這超乎想象的一幕,頓時令得包括那儒雅男子在內的所有人都是又驚又怒,終于意識到此次的對手,根本沒法用常理來衡量。
  他們不敢再怠慢,祭出各種神寶,一起施展諸般無上法‘門’,合力擊殺圖‘蒙’。
  轟隆隆~~
  一剎那,整個祭祀大殿都劇烈震動,石柱傾塌、大地龜裂、墻壁猶如紙糊,被崩碎瓦解。
  最終,在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中,這一座屹立在此不知多少歲月的古老殿宇,竟是徹底被毀滅,淪為一片滿目瘡痍的廢墟。
  而此時,陳汐他們早已見勢不妙,飛遁到了外界,立在遠處觀戰。
  “殺!”
  圖‘蒙’吶喊,響徹九霄,被冰霧覆蓋的天穹都被震碎,被一片可怖的殺氣覆蓋,風云變幻,哀鳴不斷。
  他越戰越勇,渾身金光縈繞,宛如蓋世大魔神,揮動黃金巨斧,指天打地,橫掃十方,端的是霸道狂暴,強勢無雙。
  在這般打擊下,竟是讓得那儒雅男子一行人被牽制住,根本無法‘抽’出身來去對付陳汐。
  隨著戰斗持續,附近建筑開始爆碎傾塌、經緯‘混’‘亂’、神輝肆虐,這片天地都化為千瘡百孔的可怖景象。
  這等驚世駭俗的巔峰對決,只看得雪蕓和黎文泰完全被震撼住,陷入呆滯中。
  依照他們過往的經歷,哪曾見過像這般可怖的對決場景?
  要知道,那‘交’戰雙方可都是清一‘色’的帝君境存在,其中更有兩位掌握了域境之力的域主!
  像這等人物,每一個都具備焚天煮海,逆轉乾坤之威能,而今卻一起‘混’戰在一起,那等場景堪稱是驚世無量。
  若是擱在外界,只怕早已造成一場無法想象的大災禍了。
  也幸好是在這雪氏宗族的領地中,四周皆都有禁制防御,無形中已化解了許多毀滅力量的擴散。
  殺!
  殺!
  殺!
  圖‘蒙’的大喝聲簡直像雷霆般,滾滾響徹九天十地,這一刻的他就像徹底發狂的魔神,陷入狂熱而沸騰的殺戮中,戰斗力越來越強盛,帶給對手的壓力也是逐漸變大。
  這讓儒雅男子一行人神‘色’頻頻變幻,也都是施展出了吃‘奶’勁,瘋狂圍攻圖‘蒙’。
  他們哪能想到,一個尊稱陳汐為師叔祖的家伙,戰斗力竟會如此之強橫逆天?
  難道神衍山傳人都如此變態嗎?
  這一刻,儒雅男子一行人心境之憤怒和憋屈,簡直沒法提了。
  甚至,都已沒心思去滅殺陳汐,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眼前的圖‘蒙’身上。
  這家伙太強了,若不殺了他,今天這局勢根本無法善了。
  ……
  “這位……這位道友簡直……簡直太強大了!”
  遠處觀戰的黎文泰,這一刻被驚得結結巴巴,話都說不完整,腦袋都有些犯暈。
  作為玄瀛劍派的掌教,黎文泰好歹也是一位二星帝君強者,在這幽燕宙宇中更是屈指可數的巔峰大人物,堪稱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然而此刻,看到了圖‘蒙’和公冶氏那些大人物之間的對決,他卻忽然發現,自己竟是根本沒法和其中任何一人對比……
  差距太大了!
  這讓黎文泰都禁不住心生一抹濃濃的挫敗感來。
  “陳汐……”
  雪蕓忽然把目光望向陳汐,‘欲’言又止,神‘色’中有敬畏,也有忐忑,復雜之極。
  “有話直說,我們不是朋友么?若因為一個身份就改變對朋友的態度,你可就太勢利眼了。”
  陳汐笑著調侃道,他一眼就看出了雪蕓心中所想,清楚雪蕓因為自己那神衍山親傳弟子的身份,在和自己對話時,心中已不自覺帶上了一些顧慮。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
  雪蕓連忙解釋,可想了半天,卻竟是不知該說什么好了。
  陳汐拍了拍她肩膀,安撫道:“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再這樣見外,那我可就沒臉再在這里呆下去了。”
  聲音溫煦,猶如‘春’風拂面,在看著陳汐那認真的神情,雪蕓心中沒來由一暖,情緒紓解不少。
  她眨了眨眼眸,道:“你這樣的朋友,我可是‘交’定了,誰也搶不走!”
  陳汐莞爾,點了點頭。
  “那位道友是誰?他可真厲害。”
  雪蕓把目光望向戰場中,看著驍勇兇殘的圖‘蒙’,禁不住驚嘆道。
  或許因為陳汐在身邊的關系,她這一刻已變得平靜起來,不再像之前那般絕望、無助、痛苦、憤怒、惘然……
  “他是圖‘蒙’,我神衍山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
  陳汐隨口道,“其實,不是圖‘蒙’有多厲害,而是那些公冶氏的家伙實力太平庸了。”
  他一瞥眼,見雪蕓流‘露’出濃濃的好奇,也不忍掃她的興致,當即又解釋起來。
  “你看,圖‘蒙’雖然是一星域主,可他煉化的乃是一方未曾被開辟的域境本源力量,反觀那些公冶氏強者中的那位二星域主,雖然在修為上超過了圖‘蒙’一截,可按我推演,他所煉化的域境本源力量明顯太過稀薄,甚至說不定是從其他域主那里強奪而來的,根本無法和圖‘蒙’相比……”
  “至于那八名帝君境存在……若非有那位二星域主坐鎮,他們早已被圖‘蒙’輕松滅殺了,不提也罷。”
  “唔,你大概還不知道,圖‘蒙’早在當年的論道大比時,可是躋身進入到了前三十名中,放眼整個上古神域,都堪稱是天賦絕‘艷’、底蘊超群,他如今晉級域主境,挾完整的域境之力戰斗,尋常人物自不可能會是他的對手了……”
  “你再看他們的戰斗手段……”
  陳汐一邊關注戰場,一邊將雙方的戰斗力一一分析出來,講給雪蕓聽,聲音平靜淡然,可卻像有魔力般,牢牢吸引了雪蕓的心神。
  依照她那祖神境的修為,是根本無法感知到這一場巔峰對決的微妙之處的,而在陳汐解釋下,讓得她宛如打開了一方新世界的大‘門’,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新鮮和震撼。
  這一刻,即便是一側的黎文泰,也都被陳汐話中蘊含的內容所吸引,越聽越是入‘迷’,竟有一種醍醐灌頂、當頭‘棒’喝般的明悟感。
  這種感覺,可是黎文泰從未擁有過的!
  所謂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便是如此了,陳汐雖然分析的是戰斗雙方的力量和實力對比,可依照他如今的智慧和所擁有的修為,所闡釋出的內容,也根本不是其他人可以道出的。
  這對黎文泰而言,無疑于得到了一場難得的點撥,對他以后修行和戰斗皆都會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