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989 獨身迎戰

正如陳汐所分析那樣,無論是那儒雅男子,還是其他八名帝君境存在,論及底蘊和力量,都根本沒法和圖‘蒙’相比。小說訪問:.。
  首先,圖‘蒙’本身就是帝域五極之一的神衍山弟子,常年在神衍山中修行,無論是根骨、天賦,都遠遠超出了尋常意義上的天才人物。
  這從上一次帝域五極所舉辦的論道大比中就可以看出來,當時能夠參與其中的弟子,哪一個不是傲視萬古,驚‘艷’天下之輩,而圖‘蒙’能夠從中脫穎而出,躋身前三十之列,可見其天賦和根骨是何其之出‘色’。
  其次,在進入‘混’‘亂’遺地之后,圖‘蒙’煉化了一座未被開發過的星域本源力量,單單是這一點,都足以令上古神域中不少域主存在自愧不如。
  畢竟,當初連羽澈‘女’帝,可都沒能煉化一座完整的域境本源力量,而陳汐他們之所以辛辛苦苦,冒著極大風險進入那神秘的‘混’‘亂’遺地中,本就是為了在晉級域主境時,擁有遠超尋常的力量。
  在這等情況下,再加上圖‘蒙’所掌握的神衍山無上傳承,可想而知圖‘蒙’能夠發揮出的戰斗力是何等可怖。
  而反觀那公冶氏儒雅男子一行人,雖然人數眾多,可論及綜合力量,卻完全找不出一個能夠和圖‘蒙’相提并論的。
  故而從這一場戰斗一開始,就注定了眼下所呈現的戰斗局勢。
  ……
  這一刻,聽完了陳汐對戰局的分析,黎文泰已徹底確定,對方肯定是神衍山那個親傳弟子無疑!
  因為能夠把這一場對決分析的如此透徹,本身就證明,陳汐所具備的力量必然早已超越了對決雙方所擁有的力量,否則,是斷無法辦到這一步的。
  可讓黎文泰疑‘惑’的是,眼前陳汐的氣息……明明虛弱得簡直不堪一擊啊,這又是怎么回事?
  “陳汐,你呢?”
  雪蕓明顯也在疑‘惑’這個問題,禁不住問出聲來。
  “我?”
  陳汐怔了怔,很快明白了雪蕓話中的意思,不禁聳肩無奈道:“我身上發生了一場意外,很快便可以恢復了。”
  “那若是你全盛狀態出手,又能否殺光了那些該死的家伙?”
  雪蕓追問道,清眸盈盈,明亮無比。[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嗯。”
  陳汐點了點頭,卻沒具體多說,那樣的話可就有自吹自擂的嫌疑了,雖然他很確定,若是換做自己出手,不出片刻便可以結束這一場戰斗,根本不必像圖‘蒙’那般費勁。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傻丫頭,你沒聽到那位圖‘蒙’道友稱呼陳汐道友為‘師叔祖’么?陳汐道友的力量自然要更強大。”
  一旁的黎文泰感慨了一句,心中卻是有些苦澀。
  他可是記得,當初論道大比時,無論是陳汐,還是圖‘蒙’,也才不過是祖神境巔峰圓滿層次的存在而已。
  可短短數百年過去,他們竟都已成長到了這般地步,甚至讓自己這個帝君境存在都自愧不如,這可就太讓人難以想象了。
  或許,這便是神衍山的底蘊吧,身為神衍山傳人,自然一個個無法用常理來衡量。
  黎文泰怔怔出神。
  “啊——!”
  驀地,場中傳來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
  一名公冶氏帝君境強者,竟是在這一刻被圖‘蒙’一斧頭劈成了兩半,神血爆灑,死相可怖。
  頓時之間,黎文泰和雪蕓被震駭,好兇殘!
  這名帝君境強者的死,就像一個導火線,沒多久,陸續有一個又一個敵人慘死在圖‘蒙’手中。
  或者被劈飛了腦袋,或者被神箓震碎了神魂,或者直接被震碎了全身骨頭,暴斃而亡……
  一時之間,那戰場中神血飛灑,染紅虛空,凄厲不甘的慘叫聲不絕于耳。
  而圖‘蒙’則像一個嗜血魔神,渾身沾滿了敵人的血液,映襯得他神威愈發浩瀚凜冽,狂暴懾人。
  “殺!”
  圖‘蒙’吶喊不斷,渾身戰意沖霄,浴血而戰,巨斧開闔之間,簡直似要把乾坤都破開,將萬物都搗毀。
  儒雅男子一行人也在大吼,不過他們的聲音中卻充滿了憤怒、仇恨、甚至是忌憚和恐慌。
  戰斗到了這一刻,他們哪會不清楚,哪怕憑借他們這么多人的力量,也根本不是眼前這個粗暴兇殘家伙的對手!
  尤其是隨著一位位同伴被滅殺之后,這一種差距正在不斷擴大……
  轟!
  沒多久,第七位帝君境存在被圖‘蒙’一腳踹碎‘胸’腔,血‘肉’飛濺,都沒來得及發出慘叫,就暴斃當場。
  至此,僅剩下的那名儒雅男子和另外一名帝君境強者徹底感到了一種絕望!
  無盡的恐懼猶如‘潮’水般,開始蔓延他們全身,讓他們如墜冰窟,亡魂大冒。
  這一刻,他們別說去殺死陳汐,也別說去鎮壓圖‘蒙’,想要保住自己‘性’命都變得不確定起來。
  “可惡——!”
  那儒雅男子面目猙獰,發出一聲怨毒無比的嘶吼,他哪會想到,原本一場滅殺陳汐的絕佳機會,卻竟會因為一個圖‘蒙’而夭折掉?
  他又哪會想到,圖‘蒙’這個一星域主竟能夠發揮出如此強悍的戰斗力?
  正因為沒有想到,所以當看見自己那些同伴一個個死去,儒雅男子才會如此憤怒和不甘。
  更有一種無比的恐懼!
  在這種瀕臨死亡的恐懼刺‘激’下,儒雅男子幾乎是沒有任何遲疑,渾身猛地暴涌出一道耀眼無比的烏光。
  那烏光直沖九霄,沖破時空束縛,釋放出一股毀天滅地般的威勢。
  圖‘蒙’猛地一皺眉,下意識閃避開來。
  轟!
  幾乎是同時,那一道耀眼烏光驟然炸開,化為紛紛光雨潰散,而那儒雅男子竟是已消失在原地,宛如憑空蒸發了一般。
  “逃了?”
  雪蕓和黎文泰皆都一呆,哪會想到,這位之前還作威作福,氣焰滔天的儒雅男子,竟會在這一刻丟下同伴落荒而逃?
  “真他媽膽小!”
  圖‘蒙’狠狠呸了一口,一對銅鈴大眼霍然鎖定那僅剩下的一個公冶氏帝君境界強者,他孤零零立在那里,神‘色’間盡是驚恐和絕望。
  轟!
  沒有廢話,圖‘蒙’掌中黃金巨斧狠狠揮動,三下五除二,就將那最后一名公冶氏帝君強者滅殺當場。
  做完這一切,圖‘蒙’長長吐了一口濁氣,旋即就意識到什么似的,撓著腦袋,一臉訕訕地來到陳汐身邊:“師叔祖,剛才……”
  “逃走就逃走,不怪你。”
  陳汐隨口道。
  看見這一幕,雪蕓和黎文泰的嘴巴都張大,都殺了這么多公冶氏大人物,這圖‘蒙’竟還一副做錯事般的愧疚模樣?
  尤其是看見陳汐那輕描淡寫的模樣,令得兩人腦袋又是一陣犯暈,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唉,剛才是我蠻牛大意了,師叔祖您即便不責罰,我心中也有些過意不去。”
  圖‘蒙’嘆了口氣,愁眉苦展,為沒能留下那儒雅男子而自責不已。
  “好了。”
  陳汐瞪了圖‘蒙’一眼,沒好氣道,“這次沒殺死,下次見面了再殺死也不遲。”
  “噢。”
  圖‘蒙’點頭,一副憨厚的模樣。
  雪蕓和黎文泰見此,又是一陣愕然,這還是剛才那個在戰斗中蠻橫霸道,強勢無匹的域主境大人物嗎?
  “雪蕓,如今仇敵已解決,還是速速去救助你那些族人吧。”
  陳汐忽然開口,令雪蕓徹底清醒過來,連連點頭。
  ……
  雪氏宗族的祭祀大殿已被毀去,就連方圓萬里之地內的一切建筑,也都被齏粉一空,大地龜裂,一片狼藉。
  陳汐一屁股坐在一塊碎裂的巖石上,沉思不語。圖‘蒙’立在一側,小心將陳汐防護起來。
  雪蕓已經和黎文泰一起,前往那雪靈神境中去解救族人,這些是雪氏宗族內部的事情,陳汐自不會再去多管閑事。
  真正讓他擔心的是,經此一敗,那公冶氏必不會善罷甘休了,哪怕他們不敢對付自己,可他們必然會把怒火宣泄在雪氏宗族頭上。
  “還真是有些麻煩。”
  陳汐嘆了口氣。
  “師叔祖,剛才的確是我疏忽了。”
  圖‘蒙’低聲道。
  “不怪你,哪怕你殺了那家伙,用不了多久,也會引來公冶氏的注意。”
  陳汐揮手道。
  “那可怎么辦?”
  圖‘蒙’皺眉道。
  “只能在這里再等上一段時間了,趁此機會,倒也可以把我的力量徹底修復過來。”
  陳汐沉‘吟’片刻,便即說道,他沒法就此離開,萬一公冶氏再前來報復雪氏宗族,后果著實不堪設想。
  而在陳汐看來,既然自己都已幫助雪蕓了,自不能半途而廢,撂下這么一個爛攤子。
  “當然,這只是權宜之計,等我實力恢復時,便親自前往那公冶氏走一遭,徹底去抹除了這一切隱患。”
  陳汐深吸一口氣,平靜道。
  他做出這個決定,不止是為了幫助雪氏宗族,更是為了解決一場早已結下的仇怨。
  當初,甄流晴可是被公冶哲夫種下了“黑巫神蠱”,差點斃命,甚至她的師尊道缺真人,都極有可能還被困在公冶氏宗族中
  陳汐可不會忘記了這一切!
  這時候,遠處忽然傳來一陣喧囂聲音,讓得陳汐猛地從沉思中清醒過來。
  “師叔祖,應該是那些雪氏宗族的族人都被解救出來了。”
  圖‘蒙’提醒道。
  “你出面去見一見那些雪氏宗族的族人,記住,不要讓他們把我出現在雪氏宗族的消息泄‘露’出去。”
  陳汐隨口吩咐道。
  “那師叔祖你呢?”
  圖‘蒙’忍不住問道。
  “我?”
  陳汐笑著起身,“當然是要靜修一段時間,對了,借你體內星域一用……”
  ——
  ps:今晚還有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