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990 逆天之決

噗!
  早已淪為廢人的雪映海,被高高掛在絞刑架上,當著雪氏宗族數萬族人的面,被雪蕓一刀處死。
  血水飛灑,染紅虛空。
  可在場那些雪氏宗族的族人皆都沒有流露出任何一絲憐憫,相反,看到雪映海被處死,不少人都感到大快人心。
  他們很清楚,這一次若非雪蕓請來神衍山親傳弟子陳汐,他們雪氏宗族都可能被滅族了!
  而這一切,雖然因為“雪靈七妙氣”而起,可罪魁禍首無疑是那雪映海。
  故而對于處死雪映海,沒有人會去同情了。
  做完這一切,雪蕓在雪氏宗族大長老雪問清和黎文泰的陪同下,一起朝圖‘蒙’這邊行來。
  嘩啦啦~~
  人群自動分開一條道路,所有的目光也都紛紛聚集在了遠處的圖‘蒙’身上,神‘色’中已是不可抑制地帶上了一抹好奇,更多的則是尊重和感‘激’。
  現如今,他們都已知道了之前發生的一切,也清楚了圖‘蒙’的身份乃是神衍山傳人,正是圖‘蒙’仗義出手,才幫他們化解了一場滅族危機。
  這等人物,自然值得他們發自肺腑地去尊重和感恩。
  “圖‘蒙’道友,這次多謝了。”
  雪問清拱手行禮,他乃是雪氏宗族的大長老,如今族長雪長空還陷入生死不知的狀態中,在這等情況下,一切事宜自然都由雪問清來把控了。
  “不必客氣,我師叔祖和雪蕓姑娘是朋友,做這些事情也是應該的。”
  圖‘蒙’灑然笑道。
  “那不知……老朽可否親自拜謝一番陳汐道友?”
  雪問清猶豫片刻,還是忍不住說道。
  和其他人一樣,雪問清對陳汐這個名字可也是如雷貫耳,有關陳汐的事跡對他而言更是如數家珍。
  得知今日一場厄難是由這位傳奇般的神衍山親傳弟子所化解,雪問清心中也是‘激’動不已。
  “抱歉,我家師叔祖閉關了,不過他已決定,會暫時留在這里,以免那公冶氏的勢力再次來犯。”
  圖‘蒙’隨口道。
  一句話,令得雪問清渾身一震,面‘露’一抹‘激’動,他原本也正在擔心這個問題,畢竟這次可足足有八位公冶氏的帝君境大人物死在了他們雪氏宗族中。
  雖然陳汐幫他們化解了一場厄難,可萬一陳汐就此離開,公冶氏再來報復怎么辦?
  而聽到圖‘蒙’的答復,這對雪問清而言,簡直就像天降甘霖般,讓得他簡直對陳汐感‘激’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棉花糖.mianhuatang.cc]
  噗通!
  這一刻,雪問清竟是忽然下跪,朝圖‘蒙’叩首道:“多謝,多謝道友仗義相助,以后若有任何差遣,我雪氏宗族必當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圖‘蒙’頓時呆住,哪會想到雪問清這對帝君境大人物,竟會朝自己下跪致謝了。
  可很快,更讓圖‘蒙’意外的一幕發生了,在雪問清跪地之后,包括雪蕓在內的所有雪氏宗族族人,竟都是在這一刻同時跪地,齊齊出聲——
  “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整齊劃一的聲音,響徹天地,令得這一刻的氣氛顯得莊嚴而肅穆。
  圖‘蒙’連忙扶起雪問清,心中卻暗自苦笑,這下可好了,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不過,當看見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幕時,圖‘蒙’也不禁心中感慨,這雪氏宗族倒也知恩圖報,不枉自己和師叔祖救助他們一遭。
  ……
  陳汐自然不知道這一切,他此刻正在圖‘蒙’的體內星域中閉關靜修。
  之前,他之所以吩咐圖‘蒙’,不讓雪氏宗族泄‘露’自己出現在這里的消息,原因也很簡單,他在上古神域的仇敵太多了,而他如今的身體狀態依舊孱弱,若萬一敵人聞訊趕來,后果可著實難料。
  當然,陳汐也很確定,那儒雅男子逃走之后,定然也不會泄‘露’這些消息,畢竟,陳汐的身份太過嚇人,若是萬一被神衍山知道這一切,那他們公冶氏肯定得遭殃了。
  也正如陳汐所推測那般,在這一場戰斗結束之后,一切消息都被封鎖,外界甚至都根本不清楚,在幽燕宙宇雪氏宗族的地盤上,曾爆發了一場可怖慘烈的對決。
  時間如梭,匆匆流逝。
  在陳汐閉關的第一個月,他終于可以憑借自身氣機調動體內星域的力量。
  而體內星域的運轉,讓得那早已陷入沉寂的蒼梧神樹也重新蘇醒,不斷噴薄純厚的神靈之力。
  于是在接下來的時間中,陳汐自身的力量開始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恢復著,短短不足半個月時間,便已恢復了大半戰斗力。
  在這一段時間中,雪氏宗族也恢復平靜,那公冶氏宗族竟是罕見地遲遲沒有前來報復,讓得雪問清等一眾雪氏宗族的大人物們都不自覺暗松了一口氣。
  這些日子,他們可一直緊繃著心神,擔心那公冶氏的勢力忽然殺過來了。
  尤為令他們振奮的是,在服食了雪蕓采擷回來的“龍肌‘玉’相草”之后,一直陷入生死不知狀態的的雪氏宗族族長雪長空已蘇醒過來,正在調養傷勢,相信用不了多久,便可復原。
  在閉關的第二個月,陳汐的實力徹底恢復,渾身氣機澎湃,神力轟鳴,儼然已恢復至三星域主的巔峰狀態中。
  也就在這時,陳汐憑借強大的意念之力,終于察覺到了識海河圖中的一些秘密!
  識海中,河圖沉寂不動,一如往常。
  可當陳汐的意念進入其中,卻意外發現,八塊拼湊在一起的河圖碎片上,各自禁錮著一道紀元烙印!
  而那些禁錮紀元烙印的力量……分明就是來自陳汐自己的!
  這讓陳汐一下子判斷出,為何在自己從那神秘的浩劫之地脫身之后,會變得如此虛弱了,原來自己的力量竟都是被河圖碎片給汲取了!
  而它做這一切的目的,顯然是為了禁錮那八個差點讓自己崩潰的機緣烙印。
  可是,河圖為何要這么做?
  陳汐隱約有一種預感,當初這八個紀元烙印在自己識海內不斷沖撞,差點讓自己走火入魔,雖然最終被河圖碎片所化解,可它這么做的目的,絕對不會如此簡單了。
  陳汐繼續去感知,可最終卻是一無所獲,這讓他陷入沉思中。
  “八塊河圖碎片,八種紀元烙印,彼此一一契合,這其中莫非藏著什么聯系不成?”
  “從第一個紀元開始,這已經是第九個紀元,而自己也是第九個紀元中的第九個紀元應劫者……那么在自己身上,必然也存在著一種屬于這第九紀元的烙印……”
  “若如此,是否那至今還沒有找到的第九塊河圖上,也會和自己身上的紀元烙印產生一種契合聯系?”
  “九,乃數之極,若換做道途上,這個‘九’是否便意味著終極道途的盡頭?”
  “若如此推斷,豈不是說當自己尋覓到那第九塊河圖時,就等于找到了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
  陳汐不斷推演,不斷思索,結果卻是越想越心驚,仿佛撥開重重‘迷’霧,就將去觸碰到一個禁忌般的真相般。
  那個真相讓他渴望,但又感到驚悸,這是一種極為矛盾的感覺,讓陳汐整個意識都變得恍惚起來。
  他是第九紀元的第九個應劫者,如今擁有了屬于前八個紀元的機緣烙印,以及八塊河圖碎片。
  在這等情況下,他身上必然也存在著第九紀元的紀元烙印,雖然陳汐并不清楚自己的紀元烙印究竟在哪里。
  這世上也必然存在著第九塊河圖,同樣陳汐也并不清楚,這第九塊河圖在哪里。
  可如此推斷,當有朝一日他找到第九塊河圖時,或許就會發生一些讓讓他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呼~~
  最終,陳汐深呼吸一口氣,從沉思中清醒過來。
  他無法判斷自己所推演出的東西是否是真的,可他卻很肯定,當自己拼湊到完整的河圖時,肯定會發生一些事情!
  ……
  沒多久,陳汐出關。
  “師叔祖,您已徹底恢復了?”
  圖‘蒙’驚喜道。
  陳汐點了點頭,這才注意到,他們此刻正在一座恢弘華美的冰雪宮殿中,偌大的殿宇中只有他和圖‘蒙’兩人,顯得空‘蕩’‘蕩’的。
  “最近沒發生意外吧?”
  陳汐隨口問道。
  圖‘蒙’搖頭:“都過去三個多月了,公冶氏那邊一直沒有動靜,師叔祖您說,他們會不會已徹底死心了?”
  陳汐一怔,旋即搖頭道:“不可能,損失八位帝君境強者,這對任何帝域頂尖大勢力而言,都是一個沉重無比的打擊,公冶氏可決不會咽下這口氣了。”
  圖‘蒙’眉頭一皺:“難道說,他們正在暗中蓄積力量,打算給咱們一個致命一擊?”
  陳汐想了想,道:“很有可能,不管如何,還是再等一等吧,如今我已恢復,也不急于立刻返回宗‘門’。”
  圖‘蒙’點了點頭,旋即似想起了什么,嘿嘿一笑,掌心一翻,忽然祭出一尊瑩瑩發光的‘玉’鼎出來。
  “您瞧,這是什么?”
  “這是……雪氏宗族的那一口融道‘玉’鼎?它怎么會出現在你手中?”
  陳汐一眼就認出,這一口‘玉’鼎曾坐鎮在那祭祀大殿中央,是一件堪比大羅天網、落寶銅錢的罕見先天靈寶!
  最重要的是,此鼎還極有可能和那“雪靈七妙氣”有關!
  可如今,它竟出現在了圖‘蒙’手中,這是怎么回事?
  陳汐掃了圖‘蒙’一眼,心中疑‘惑’,該不會是這家伙強行從雪氏宗族那里索要過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