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992 舉世無雙

死尸從天而降,血肉模糊,可誰能認不出,這赫然便是昨日傍晚才離開的黎文泰?
  身為幽燕宙宇一流實力玄瀛劍宗的掌教,身為一尊帝君境大人物,黎文泰竟被人殺死,連尸骸都被人糟踐!
  一剎那,包括雪長空在內的所有雪氏族人皆都色變,這究竟是誰做的?
  轟!
  也就在此時,極遠處天穹中,驟然炸開一道巨大裂縫,旋即,一道道身影從中映現而出。
  那為首的,赫然是之前逃走掉的那名公冶氏儒雅男子!
  而在他身邊,跟隨著一眾氣勢偉岸,神威滔天的身影,他們有男有‘女’,足足有十一人之多。
  當他們一行人在那儒雅男子的帶領下甫一出現,這片天地都籠罩上一股可怖令人窒息般的壓迫氣息,令天地‘色’變,大道哀鳴!
  那赫然都是清一‘色’的域主境存在!
  “果然是公冶氏的‘混’賬!”
  “不對,還有雒氏、翟氏、金氏、裴氏、昆吾氏……老天,該不會這些帝域頂尖大勢力都聯合起來,派出了各自勢力中的域主境強者吧?”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當看見那傲立在蒼穹之上的十二道偉岸身影,全場雪氏宗族族人頓時陷入躁動中,駭然變‘色’。
  十二位域主啊!
  這等力量足可以橫掃整個幽燕宙宇了!
  誰能想象,這一場遲遲不來的報復,不來則已,一來便是如此驚世滔天的一幕?
  難言的恐懼開始蔓延在空氣中,讓得那些雪氏族人渾身發寒,全都陷入一種無助般的絕望中。
  面對這等報復,他們焉可能有活路?
  這一刻,就連雪長空等一眾雪氏宗族大人物的心都沉入谷底,有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難道,這一次他們雪氏宗族真的在劫難逃了嗎?
  “天亡我雪氏宗族!”
  雪氏宗族大長老雪問清悲從心來,發出一聲嘆息,神‘色’都暗淡無光。
  他們雪氏宗族只是這幽燕宙宇中的一方一流實力,族中雖不乏帝君坐鎮,可根本就找不出一個域主境強者來。
  在這等情況下,讓他們拿什么和那十二位來自帝域頂尖大勢力中的域主境強者戰斗?
  為什么?
  為什么會這樣?
  所有人都惘然,倉惶不安。最新章節全文閱讀rong>
  唯獨陳汐和圖‘蒙’顯得極為冷靜,他們自然也看到了那十二位域主境存在。
  尤其當得知對方中不止有來自公冶氏的域主強者,其中還包括帝域雒氏、翟氏、金氏、昆吾氏等幾大頂尖勢力的域主境強者時,陳汐頓時就明白,對方明顯是沖著自己來的!
  因為當初在莽古荒墟時,陳汐可是一舉斬殺了雒少農、公冶哲夫、翟俊、金青陽、昆吾青等一眾神靈至尊。
  而這些家伙,可都分別來自那些帝域頂尖大勢力中!
  所以當確定那儒雅男子一行人的身份,陳汐立刻就判斷出了對方的目的,明顯是為滅殺自己而來。
  若僅僅只是對付雪氏宗族,根本不必如此勞師動眾了。
  甚至,陳汐都可以猜測到,之前三個月時間中,公冶氏之所以遲遲不前來報復,明顯是在暗中聯系其他頂尖大勢力,‘欲’要蓄積更多的力量來滅殺自己!
  “還真是看得起自己啊!”
  陳汐心中感慨,眼眸中卻已是冷冽漠然一片。
  ……
  氣氛緊張,風雨‘欲’來。
  這片天地都‘色’變,陷入一種絕對的寂靜中,空氣都猶如凍結,令人有一種窒息般的錯覺。
  “呵呵,沒想到才三個多月沒見,你雪長空竟已蘇醒過來了,這可有些出人意料,不過這已經不重要,反正這次無論是你,還是你們整個雪氏宗族,都必須死!”
  蒼穹上,儒雅男子冷笑出聲,一對眸子如電般掃視全場,最終落在了雪長空身上,聲音冰冷中透著無比的恨意,回‘蕩’天地間。
  雪氏宗族所有人都‘色’變,神‘色’愈發慘淡,不少年幼族人都禁不住瑟瑟發抖,陷入恐懼中無法自拔。
  相對于那些域主境存在而言,他們簡直如螻蟻般,連掙扎反抗的勇氣都沒有。
  因為彼此實力懸殊太大了,和那些域主境強者對抗,簡直和以卵擊石,螳臂擋車沒什么區別。
  “陳汐,你們帶著雪蕓這丫頭走吧,相信憑借你們的力量,絕對可以脫身的,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照顧雪蕓,我便死也無憾了。”
  就在這等緊迫無比的局勢中,雪長空忽然傳音給陳汐,聲音中有悲愴,更有一種決然。
  顯然,面對儒雅男子等十二位域主境強者,雪長空對陳汐和圖‘蒙’也徹底失去了信心,于是做出了最壞打算。
  “父親!我不走!我要和大家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
  雪蕓這一刻顯然也得到了雪長空的傳音,再忍不住心中的悲愴,淚流出聲,顯得無助凄涼。
  “走?可笑!”
  儒雅男子霍然把目光掃視過來,聲音如刀子般冷厲,“今天,誰也別想活著離開!”
  “陳汐,快帶她走啊!”
  雪長空焦急看向陳汐,聲音中已帶上了一抹哀求。
  這一刻,陳汐禁不住一嘆,上前拍了拍雪蕓的肩膀,然后朝雪長空道:“他們是沖我來的,便由我一人來解決吧。”
  什么!?
  雪長空一愕,差點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這家伙瘋了不成,那可是十二位域主啊!
  何止是雪長空,附近一眾雪氏宗族的族人聞言,也都一副錯愕無比的表情。
  對于這一切,陳汐渾然沒放在心上,這一刻他已踏步而出,將心思鎖定在了遠處那儒雅男子一行人身上。
  “師叔祖,我和你一起……”
  圖‘蒙’興奮跟上了,可還不到他話說完,就被陳汐打斷:“你留下,保護其他人,這一場戰斗就‘交’給我了。”
  一句話,令圖‘蒙’也愣在那里,想要再爭取一下,可當看見陳汐那淡漠冷峻的面容時,他登時就熄滅了心思,無‘精’打采地退回去,暗自嘆息不已。
  “陳汐,你該不會是當真的吧?”
  這一下,雪長空終于敢確定,陳汐竟不是開玩笑,而是真打算獨自一人去對抗那十二位域主!
  “這是我和他們的恩怨,自當由我來親自解決。”
  陳汐淡然說了一句,話音還未落下,他人已騰空而起,負手立在蒼穹之下,遙遙望向儒雅男子一行人。
  “那是?”
  “陳汐!”
  “他要幫咱們宗族化解危難嗎?太好了!”
  “別高興的太早,那可是十二位域主境大人物,陳汐他一個人……哪可能是對手?”
  “這可怎么辦?若如此的話,他豈不是跟送死也沒什么區別?”
  “唉!”
  當看見陳汐出現在蒼穹之下,遠處許多雪氏宗族的族人也都被驚動,紛紛議論起來。
  可最終,卻沒人看好陳汐,不是他們對陳汐沒有自信,而是這次的敵人實在太強大了!
  一時之間,在場許多人的心都禁不住揪起來,又是擔憂陳汐會慘敗而亡,又期盼著陳汐能夠力挽狂瀾,創造出一個奇跡,心思簡直矛盾復雜到了極致。
  ……
  蒼穹上,當看見陳汐孤零零一個人站出,儒雅男子不禁微微一怔,似有些意外。
  旋即,他臉上就浮現出一抹難以掩飾的狠戾怨毒之‘色’,咬牙道:“陳汐!原本我還以為你早逃之夭夭了,擔心這次行動會撲空,沒曾想,你倒是給我一個驚喜,膽子可真夠大的!”
  “他便是陳汐?”
  “原來是這該死的東西!”
  “不錯,不錯,公冶兄并沒有‘蒙’騙我等,這小東西果然還在這里,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絕佳時機。”
  這一刻,儒雅男子身邊的一眾域主境強者也都紛紛開口,或冷笑、或興奮、或殘忍。
  正如陳汐所推測那般,這次他們這些來自帝域不同頂尖大勢力的老怪物之所以能聚集在一起,完全都是針對陳汐一個人而來!
  當然,如果陳汐現在是在神衍山中,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做出如此決斷了。
  這次之所以一起出動,無非是看出陳汐落單,正是滅殺他的一個絕佳時機罷了。
  鏘!
  陳汐祭出劍箓,隨意指著對面眾敵,淡然道:“這一場恩怨,也是時候解決一下了。”
  轟!
  一瞬間,陳汐身上涌出一片燦然金‘色’神輝,直沖九天之外,氣勢睥睨,俯瞰萬古,有一種帝王般的凌然神威!
  尤其在他那頭頂上,浮現出一片星域投影,一座座宙宇運轉其中,億萬星辰循環不斷,煌煌無量。
  恍惚之間,在場所有人都生出一個錯覺,仿佛陳汐變成另外一個人,神威蓋世,氣勢強盛到了極致,讓得不少人竟是忍不住心生敬畏,恨不得跪地去膜拜。
  三星域主!
  一剎那,連那儒雅男子一行人也都是心中狠狠一震,察覺到陳汐所釋放出的氣息,竟已具備三星域主的威勢!
  這怎么可能?
  數百年前的論道大比上時,他才不過是祖神境而已,可在這短短時間中,他非但晉級突破,甚至還連續晉升三個層次,達到了三星域主的級別,這等修煉速度未免也太逆天了吧!?
  何止是他們,連圖‘蒙’都禁不住張大嘴巴,倒吸涼氣不止,他可也是第一次知道,師叔祖他竟已擁有了這般可怖的修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