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993 遮天之手

夜色下,陳汐孤身一人,面對儒雅男子等一眾域主境存在,渾身氣勢若太虛大淵,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威勢。
  這一刻,當察覺到陳汐身上釋放出的屬于三星域主境的威勢,許多人震撼,難以置信。
  寥寥數百年,便有一位祖神境強者蛻變為了一位三星域主,這等晉級速度,簡直堪稱是曠古爍今,驚世駭俗!
  “怪不得他敢如此自信,原來實力都已達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
  雪長空喃喃,神色中浮現出一抹復雜之色,有震撼,但更多的卻是振奮。
  就仿佛在絕望中尋覓到了一線希望曙光,讓雪長空原本無助悲觀的情緒舒緩不少。
  “這就是神衍山傳人,果然不是我輩能夠揣測的。”
  大長老雪問清也唏噓感慨不已。
  三星域主啊!
  這等恐怖的修為,放眼整個上古神域中,都少之又少!
  儒雅男子一行人的神‘色’一下子‘陰’沉起來,陳汐所展現出的威勢,同樣出乎他們意料。
  還好,他們這次準備充分,足足出動了十二位域主強者,其中不乏三星域主以上的存在。
  這讓儒雅男子安心之余,不禁愈發堅定了滅殺陳汐的念頭,這小東西晉級速度太快了,若任由他繼續活下去,以后還不知道會成長到何等徹強大的地步!
  “諸位,當年在莽古荒墟時,若我們宗族中那些傳人沒有被此子所害,如今恐怕也能夠擁有這般成就了吧?”
  儒雅男子聲音低沉,透著無比恨意,他想起了喪命在陳汐手中的公冶哲夫。
  寥寥一句話,讓得其他域主境強者心中也不禁蒸騰起一抹恨意。
  是啊,若雒少農、昆吾青、翟俊、金青陽他們當年沒死,如今所取得的成就怎可能會低于那陳汐?
  一剎那,天地間被無盡森然殺機充斥,儒雅男子一行人望向陳汐的目光中,皆都冰冷無比,恨不能擇人而噬般。
  “老東西們,若再廢話,可別怪我不給你們機會了。”
  陳汐不禁搖頭,神‘色’間帶著一抹譏嘲,這些老‘混’賬簡直越活越糊涂,還拿死去的雒少農他們和自己比,著實可笑。e
  “孽障!給本座死來!”
  驀地,一聲驚天大喝響起,一名金袍老者踏步而出,掌中猛地浮現出一柄赤‘色’神劍,一劍劈殺而出。
  轟隆!
  蒼穹似被撕裂,赤‘色’的劍氣猶如熔漿火海,伴隨著一股狂暴的威能,鎮殺陳汐。
  這一剎,這方圓百萬里內的天地,都猶如陷入崩塌中,發出劇烈哀鳴,頻頻爆碎,裂開一道又一道巨大的裂縫,蔓延八方。
  這便是域主境存在的威勢,尤其是這名金袍老者名叫雒千尺,乃是一名成名已久的三星域主,擱在帝域中,也是一尊數得上名號的存在,威名遠揚。
  他此刻含怒出擊,寥寥一擊,就將自身威勢展現得淋漓盡致。
  全場雪氏族人‘色’變,如面臨末日降臨,渾身僵硬,甚至都懷疑自己快要遭劫而亡!
  太可怖了。
  域主境強者一出手,足可以摧垮星辰,碾碎日月,若被這等力量‘波’及到,可想而知后果會有多么嚴重。
  鏘!
  幾乎是同時,陳汐也出手了,劍箓發出清‘吟’,徹響九天,一抹瑩瑩湛然的古樸劍氣噴薄而出,和對方硬撼在一起。
  這片天地爆碎,時空掀起爆碎狂瀾洶涌擴散,整個雪氏宗族盤踞之地都被沖得七零八落,滿目狼藉。
  慶幸的是,在這等碰撞爆發之前,圖‘蒙’早已見勢不妙,施展力量硬生生將那些雪氏族人都帶走,躲避得遠遠的,方才避開了一劫。
  若不然在這一擊的余‘波’擴散下,起碼得有大半雪氏族人遭劫不可。
  嘭!
  虛空中,那雒千尺身影陡然一震,踉蹌后退,竟是在這初次‘交’鋒中,被陳汐‘逼’退了!
  這讓他臉‘色’猛地一沉,心中駭然不已,這該死的小東西竟已強大了這般地步嗎?
  沓!沓!沓!
  此時,陳汐已穿梭時空,邁步而來,整個人每一寸肌膚中都噴薄劍氣,宛如化身一片劍之汪洋,紫金神輝鋪天蓋地,場景懾人。
  “殺!”
  雒少農再次出手,掌中赤‘色’神劍狂暴,化為億萬火焰劍氣,以橫掃萬鈞之勢破殺而至。
  儒雅男子等其他域主也沒有怠慢,身影閃爍,坐鎮八方,窺伺和感知陳汐的破綻,尋求一擊必殺的機會。
  在他們看來,擁有三星域主力量的雒千尺,對付一個新晉級的陳汐已是綽綽有余,足可以鎮壓于他。
  轟!
  可就在下一刻,令他們駭然的一幕發生了,陳汐舉劍,輕描淡寫一擊,竟是硬生生將雒千尺的攻擊再次碾碎!根本未曾阻擋一分!
  轟!
  不等眾人反應,陳汐已再次進攻,掌中劍箓映現出一幅幅宏大神秘的劍陣,狠狠碾壓而去。
  嘭的一聲,雒千尺掌中的赤‘色’神劍爆碎,化為光雨飛灑,而他整個人更是像被十萬深山橫推,被狠狠震飛出去,口中咳血,臉‘色’驟然變得蒼白無比。
  一剎那,全場駭然。
  僅僅第三次‘交’鋒,那威勢無量的雒千尺,竟是不敵陳汐,徹底被擊潰!
  這怎么可能?
  同樣是三星域主,甚至那雒千尺比陳汐成名更早,擱在雒氏宗族中儼然如同一尊老怪物般的存在,可如今,卻竟在寥寥三擊之中,就被震碎掌中神寶,整個人都被擊潰了!
  這也太過驚人!
  儒雅男子一行人頓時‘色’變,這才剛開戰而已,局勢竟會發生如此驚人的變化,而陳汐所施展出的威勢,也太超乎想象,令他們也是始料不及。
  唰!
  對于這一切,陳汐渾然不理會,在擊潰雒千尺之后,他根本沒有任何停留,繼續追殺而上,不肯錯過這等絕佳的滅敵時機。
  雒千尺臉‘色’愈發蒼白,嗅到一股致命般的危險氣息。
  他哪會想到,這次的對手竟會如此棘手,完全超出了他的預判,若早知如此,他定然不會如此倉促出戰。
  可此時已不容他去后悔,當察覺到危險臨頭,他幾乎下意識發出一聲竭斯底里的大吼,‘胸’口出浮現出一輪青銅寶鏡,綻放神輝。
  嘭!
  一道劍氣破殺而至,狠狠斬在那青銅寶鏡上,兩者碰撞,那青銅寶鏡頓時轟然爆碎。
  而雒千尺渾身骨頭發出碎裂爆音,渾身出血,發出一聲慘叫狠狠跌落地面。
  也幸好有這一輪青銅寶鏡護身,否則雒千尺在這一擊之下,肯定得遭劫而亡不可!
  這一下,就連圖‘蒙’都被震住,咂舌喃喃道:“師叔祖他比我可兇猛太多了”
  至于那些雪氏族人,此刻都是長大嘴巴,神‘色’呆滯,一副瞠目結舌的模樣。
  原本他們還在擔憂陳汐不是敵人對手,卻哪會想到,陳汐的戰斗力竟是恐怖如斯?
  嗡~~
  一個紫‘色’葫蘆騰空,噴吐‘混’沌玄光,擋住了陳汐繼續進攻的步伐,幫那雒千尺化解了一場厄難。
  是儒雅男子一行人出手了,目睹這一切,他們哪還敢再觀望下去,紛紛祭出神寶,悍然出動,從四面八方朝陳汐鎮殺。
  一時之間,這片天地狂風大作,‘陰’風怒號,電閃雷鳴,時空崩滅,天地之間呈現出各種可怖異象。
  一種域主境強者出動,引發出滔天毀滅之力,宛如真正的末日降臨。
  雪氏宗族所盤踞的這一顆修行星球,都開始劇烈顫抖起來,生存在其中的生靈顫粟發抖,紛紛倉惶逃竄,一片動‘蕩’‘混’‘亂’的場景。
  圖‘蒙’神‘色’變得凝重,有些擔憂,面對十二位域主的聯手夾擊,讓得他也不得不擔心陳汐的安危。
  那些雪氏宗族的族人則都已駭然失措,被震駭得腦海一片‘混’‘亂’,甚至連戰場中的一切都看不清楚,只能在心中祈禱陳汐可以力挽狂瀾。
  只不過,令所有人都難以置信的是,蒼穹上,陳汐雖孑然一人,但卻未曾被鎮壓,反而隱隱呈現出一種平分秋‘色’,旗鼓相當的局勢!
  這讓所有人都倒吸涼氣不止,那可是十二位來自帝域頂尖大勢力中的域主大人物,竟奈何不得陳汐一人?
  這太讓人吃驚,數百年時間,陳汐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晉級速度踏足三星域主地步,這本就讓人感到匪夷所思,而如今,他居然硬撼十二位域主的夾擊而不敗,簡直強大得可以用逆天來形容了!
  放眼整個上古神域中,能夠做到像陳汐這般的又有幾人?只怕根本就再找不出第二個了吧?
  尤其是儒雅男子一行人,此刻更是心中震‘蕩’,莫不驚怒,駭然不已。
  原本陳汐三擊之中,震潰那雒千尺已讓他們意識到陳汐不是一般的強大,可沒曾想,當他們十二人一起出手時,竟還無法壓制住陳汐,這如何不讓人駭然?
  他們甚至都有些無法接受,這樣一個小東西,究竟是如何修煉的,怎會擁有如此逆天的戰斗力?
  “殺!必須施展全力鎮殺此孽障!否則今日局勢恐有不測!”
  儒雅男子大吼,意識到局勢變得嚴重。
  “殺!”
  不必提醒,其他域主也都意識到這一點,登時都面‘露’兇光,施展出了渾身解數。
  戰局,一下子變得愈發兇險可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