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996 河圖來歷

只是……
  得知陳汐現在便要離開,雪蕓依舊有些不舍,眸子里甚至帶上一抹傷感。
  一側的雪長空見此,心中不禁一嘆。
  擱在之前,他肯定會極力攛掇著自己女兒去追逐陳汐,可當目睹了剛才那一場驚世對決,他頓時明白,像陳汐這對傲世無雙的驚艷之輩,自家女兒只怕是根本追不上的,強自去爭取,也只會落一個有緣無分的結果。
  “丫頭,莫要如此,陳汐他身上肩負不少責任,焉可能長久留在這里,你若當陳汐是朋友,大可以日后再去尋他。”
  雪長空拍了拍雪蕓肩膀,溫聲勸慰。
  陳汐自然也隱約看出了雪蕓的一些心思,不過,他如今已真的再無福消受這等情意了。
  這也是為何他著急離開的原因之一,擔心再這樣下去,恐怕又要背上一場情債了,倒不如快刀斬‘亂’麻,把一切都扼殺在萌芽狀態中。
  “那你……保重。”
  雪蕓深吸一口氣,清眸凝視著陳汐,輕聲道。
  陳汐灑然笑道:“你也保重。”
  說罷,他正待帶上圖‘蒙’一起離開,可就在此時,他心中猛地升起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讓得他渾身猛地一僵,下意識霍然抬頭,望向蒼穹。
  嗯?
  其他人見此,都不禁一怔,順著陳汐的目光朝蒼穹上望去,那里空寂一片,并無任何異常,這讓他們不禁疑‘惑’,陳汐這是怎么了?
  唯獨圖‘蒙’似也察覺到什么,臉‘色’猛地一沉,道:“師叔祖,似乎……”
  “別說話!”
  陳汐揮手打斷,神‘色’已是變得凝重起來。
  這讓其他人心中皆都咯噔一聲,早在剛才對戰那十二位域主境強者時,陳汐可都沒有表現得如此凝重,這究竟發生了何事?
  “唉,終究還是來晚了一步。”
  也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無比的聲音倏然飄‘蕩’在天地間,猶如飄忽不定的煙霧,渺渺冥冥,令人根本無法判斷來者的具體位置。
  聽到這個聲音,全場所有人心中一寒,‘毛’骨悚然,感受到一種難言的大恐怖。
  不少實力弱小的雪氏族人更是渾身劇烈顫抖,臉‘色’蒼白,差點跌坐在地!
  而這,僅僅只是一道聲音所帶來的威懾!
  “是道主境大人物來了……”
  陳汐眼瞳驟然一縮,神‘色’已是凝重到了極致。
  道主!
  當聽到這兩個字,就連圖‘蒙’、雪長空、雪問清等人的臉‘色’也驟然一變,心中涌上一抹強烈無比的危機。
  究竟是哪一位道主,他……該不會是前來報復的吧?
  “殺了我公冶氏這么多人,小家伙,今天你們必須付出‘性’命為代價,以祭奠我族逝去英靈的亡魂!”
  那一道蒼老聲音再次響起,只不過此時聲音中已帶上一抹凜冽決然的殺機。
  一剎那,天昏地暗,萬物哀鳴,大道顫粟,這一片乾坤都被一股可怖的殺機所震懾住!
  這就是道主境的威勢,一言一行,皆都帶上一股至高威能。
  “難道,你就不怕得罪我神衍山?”
  圖‘蒙’厲聲大喝出聲,直至這一刻,他們依舊沒能鎖定對方的具體位置在哪里,這讓他們全都心神顫粟,難以平靜。
  “哈哈哈哈,當本座下決心去做一件事的時候,神衍山又算得了什么?”
  那蒼老聲音大笑,聲震寰宇。
  一剎那,圖‘蒙’神‘色’也變得‘陰’晴不定,他萬沒想到,這個突然殺出來的公冶氏道主大人物,竟會如此橫行無忌。
  而此時陳汐也終于徹底明白了當初太初觀中那位娘娘曾說過的一句話——
  達到道主境的存在,每一個皆都心狠手辣,橫行無忌,不被世間因果規則所束縛,他們若要去殺死一個人,便會立刻行動,根本不會管你是什么來歷,什么背·景!
  而今,陳汐終于徹底體會到了這句話的含義,這讓他也不禁感到一股莫大的壓力。
  幾乎下意識地,他飛快傳音給圖‘蒙’:“情況危險,待會我去全力拼一下,你立刻帶著……”
  還不等他話音落下,頓時臉‘色’驟變。
  在他的視野中,不知何時起,一只足可以囊括四海,覆蓋萬物的蒼老大手,已悄然出現在蒼穹之上。
  那大手著實堪稱浩瀚,將天之兩端全部覆蓋,似要將他們所在的這一顆星球都覆蓋其中!
  那大手上蘊含的力量也太過可怖,掌紋似大道烙印,匯聚著至高法則之力,釋放出的氣息,壓迫得這片天地都在爆碎、塌陷、沉淪!
  而陳汐,只感覺呼吸一窒,渾身氣血猶如被凍結,竟有一種瀕臨死亡般的錯覺。
  噗通噗通……
  連陳汐都如此,更何況是其他人,僅僅在這一剎那,那些雪氏族人中就有大半只覺昏厥過去,倒地不起。
  那些兀自能堅持著站立的,也都渾身發抖,臉‘色’煞白,眉宇間籠罩上一抹無法掩飾的恐懼。
  誰能想象,一場來自公冶氏的報復,竟是接二連三的發生,直至最后,甚至殺出一尊堪稱打破一切規則束縛的道主境大人物來?
  轟隆隆~~
  這顆修行星球都在劇烈顫抖,表面覆蓋的山岳、河流、汪洋皆都似不堪重負,轟然爆碎。
  那些棲居在其中的億萬生靈,更是在這一刻不知慘死多少,簡直和末日降臨已沒什么區別。
  若從宙宇中俯瞰,就會發現,在那一只遮天蒼老大手的覆蓋下,陳汐他們所在的那一顆修行星球簡直如同一顆彈丸般渺小,快要被那只蒼老大手徹底抓住。
  若這一切發生,不止是這一顆星球會被輕易捏碎,連帶著陳汐他們全部都將殞命其中!
  這就是道主的力量,無法想象的強大,號稱上古神域中的至高存在,每一個都擁有碾碎一界,踏平十方的可怖威能。
  危險!
  致命般的危險!
  這是陳汐第一次真正去面對一位道主境的殺機,之前在浩劫之地中,因為輪回之力和河圖的緣故,讓他根本無法真切感受到這一境界的可怖。
  而現在他感受到了,也終于明白,自己如今掌握的力量,面對這等存在時,依舊顯得如此之渺小,如此之不堪一擊。
  可陳汐并不打算就此放棄,他的人生中,從來沒有主動等死的說法!
  鏘!
  他擠出劍箓,渾身暴涌出億萬紫金‘色’神輝,將自身力量已是運轉到了一種空前的高度。
  可即便如此,陳汐依舊有一種完全受制般的窒息感,這讓他哪還敢有任何一絲猶豫,下意識猛地沖霄而起。
  戰吧!
  寧可戰死!
  也不在絕望中被抹殺!
  “師叔祖——!”
  圖‘蒙’竭斯底里大吼,悲愴憤怒到了極致,他很清楚,在這等時候去主動出擊,簡直跟找死沒什么區別。
  不過,圖‘蒙’下一刻也主動出擊,他可不會眼睜睜看著師叔祖一個人去送死,要死,也要一塊死!
  咔嚓!咔嚓!
  然而,就在陳汐和圖‘蒙’陸續沖出,還在半途上時,卻意外發現,那原本覆蓋而下的那只大手,竟陡然發出一陣刺耳之極的骨骼爆碎聲。
  旋即,他們就看見,那只大手的五指一寸寸崩碎,爆濺出一道道血漬,染紅蒼穹。
  這是?
  陳汐和圖‘蒙’都呆住,這個變故來的太突然,讓他們也都始料不及。
  轟!
  不等他們反應過來,那只大手的掌心,竟也開始爆碎,就像火山崩塌了般,潑灑出滾滾血漿,飛灑長空。
  一瞬間,這一顆修行星球就像下了一場血雨,濃稠的血腥氣息鋪天蓋地,將整個星球的地表都澆灌得通紅!
  那只遮天蒼老大手徹底崩潰消失了,唯有滂沱血雨在傾瀉,染紅了整個世界。
  而自始至終,那一位來自公冶氏道主境強者的聲音,竟是再未曾響起過!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陳汐和圖‘蒙’怔然,連他們這等境界,都未曾看出任何端倪,打破腦袋都想不出,怎會發生這等事情了。
  至于那雪長空等人,更是早已呆滯在那里,剛才就像從死亡邊緣走了一遭,此刻看著那漫天血雨,他們神‘色’都變得恍惚,腦海一片空白。
  誰也沒想到,在此時此刻,在這等危機萬分的關頭,竟會發生這樣一場驚世大變故了。
  那只遮天大手不見了,那一位來自公冶氏道主的聲音也像徹底消失,一切都顯得太過匪夷所思,不可思議!
  “還真是虛驚一場……”
  好半響,陳汐‘唇’角泛起一抹復雜,雖然是虛驚一場,可他卻通過剛才的一切,徹底明白了自己和道主境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沒死就好,沒死就好,哈哈哈哈。”
  圖‘蒙’驚魂甫定,此刻也禁不住咧嘴大笑起來,聲音中透著一抹劫后余生的慶幸味道。
  “可是,剛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陳汐喃喃。
  旋即,他就渾身一僵,眼眸中爆綻出一抹明亮之極的光澤。
  因為在他的視野中,一道偉岸‘挺’秀的身影,不知何時已悄然出現在極遠處的星空中。
  他白發如雪,面容溫潤,眼眸似涵蓋宙宇,衍生出無窮異象,整個人立在那里,就宛如這片天下的主宰般,令人心安,再無任何一絲憂慮。
  仿似只要有他在,哪怕天塌下來,也根本不算什么。
  那人,自然就是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