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997 前八位應劫者

大師兄!
  當看見來人模樣,陳汐那原本古井不波的心境猛地泛起一絲漣漪,激動不已。
  他哪會想到,在這幽燕宙宇中,在這雪氏宗族盤踞之地中,竟會意外看見大師兄巫雪禪駕臨?
  一想到這些年發生的變故,再看見在這一刻重逢相見的大師兄巫雪禪,陳汐竟生出一種恍惚的感覺。
  他早已從圖蒙口中得知,自從進入混亂遺地至今已足足過去了將近六百年歲月。
  換而言之,拋開在混亂遺地中闖蕩的那十年時間,陳汐足足被困在了那浩劫之地中五百多年歲月!
  那時候,陳汐對此時間根本沒有任何概念,畢竟進入浩劫之地后,他的意識就一直陷入昏‘迷’中,也是在那一種昏‘迷’狀態中,讓得他修為陸續突破至了三星域主。
  后來,第八紀元的應劫者“巫”突然出現,‘欲’要奪取陳汐身上的紀元烙印,無形中起到了一種刺‘激’作用,這才令得陳汐從那一種昏‘迷’狀態中清醒過來。
  但毋庸置疑,他在浩劫之地中昏‘迷’的時間,足足有數百年之多!
  而如今,當他終于從那浩劫之地中脫困,重返這上古神域中,剛才又歷經了一場瀕臨死亡般的驚世大變故之后,當此刻看見巫雪禪來臨,那種心境可想而知有多復雜。
  感慨有之,‘激’動有之,恍惚有之,不一而足。
  “那是?”
  “該不會……就是剛才那只遮天大手的主人吧?”
  “這豈不是說,對方是那位來自公冶氏的道主境大人物?”
  雪氏宗族族人也都看見了巫雪禪的駕臨,但卻根本不認識對方是誰,不少人甚至都把巫雪禪錯認成了剛才那位公冶氏道主境存在。
  這讓得不少人都是‘色’變不已。
  原本陳汐心境正自‘波’動不已,可當聽到這些議論,頓時啼笑皆非,一陣無語。
  不過他倒也清楚,對方畢竟從未見過大師兄巫雪禪,而在剛才又發生了那樣一場大變故,把大師兄的身份搞‘混’肴也很正常。
  不過圖‘蒙’可忍耐不住了,禁不住大吼道:“什么‘亂’七八糟的!那是我家師伯祖,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
  聲音如驚雷,震‘蕩’天地。
  巫雪禪!
  當聽到這三個字,包括雪長空、雪問清在內的所有雪氏族人皆都渾身一僵,如遭雷擊,瞳孔都禁不住擴張。
  大先生!
  竟是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
  對于雪長空等人而言,這個名字本身就像一個無法取代的傳奇,實在太有名了,放眼整個上古神域中,都找不出多少個能與之媲美者。
  而如今,這樣一尊存在于傳說中的通天人物,竟活生生出現在了自己面前,可想而知給雪長空等人造成了何等大的震撼。
  一時之間,竟是全場呆滯,無人說出話來。
  陳汐卻是顧不得這些,清醒過來之后,他已身影一閃,來到了巫雪禪身前,道:“大師兄,你怎么來了?”
  聲音中,透著無比的欣喜。
  巫雪禪目光上下打量著陳汐,許久才感慨道:“我若不來,哪會知道小師弟你早已把修為臻至這般地步了?”
  說著,巫雪禪竟是罕見地主動給了陳汐一個擁抱,這還是陳汐頭一遭享受這種待遇,一下子心中感動之余,也是感到一種難得的踏實感覺。
  “這次你做的不錯。”
  巫雪禪拍了拍陳汐肩膀,笑道。
  “大師兄,剛才那公冶氏的老家伙……”
  陳汐問道。
  “你說公冶錚?他已經死了。”
  巫雪禪隨口道。
  陳汐頓時明白,剛才那只遮天大手的主人正是大師兄口中的公冶錚,而很顯然,那只大手在關鍵時刻陡然爆碎,自然是因為大師兄在暗中出手了。
  一想到大師兄無聲無息之間,就滅殺了一位道主境存在,陳汐心中又禁不住一陣驚嘆,大師兄他究竟強大到了什么程度?
  “拜見大先生!”
  這時候,雪長空等一眾雪氏族人都是反應過來,齊齊躬身行禮,神‘色’中盡是崇慕敬畏。
  巫雪禪和陳汐相視一笑,不再敘舊。
  巫雪禪袖袍一揮,這片天地間頓時氤氳起一縷縷神‘性’光雨,然后——
  原本龜裂瘡痍的大地恢復如初……
  原本毀滅傾塌為廢墟的建筑,也是一座座拔地而起……
  原本化為狼藉的山川河岳,在這一刻都猶如復活重生,不斷重塑顯現出來……
  僅僅幾個眨眼間,原本被毀滅殆盡的雪氏宗族盤踞之地,竟是恢復到了之前的模樣,到處冰霧裊娜,神靈氣息彌漫,充滿勃勃生機。
  輕描淡寫一揮手,天地為之一變!
  這等重塑乾坤,點石成金般的通天手段,頓時令那些雪氏族人又是一陣瞠目結舌,震撼的無以復加。
  “這次多謝諸位照拂我那小師弟,來日若有棘手之事,盡可以前來神衍山。”
  巫雪禪神‘色’淡然,溫聲開口。
  說罷,他扭頭望向陳汐,道:“小師弟,此間事已了,隨我回宗‘門’吧。”
  陳汐點了點頭,目光不經意一瞥,卻看見此刻的雪蕓也正自抬眼看著自己,神‘色’中隱隱有些恍惚悵然的味道。
  這讓陳汐心中不禁一嘆,最終只抱拳道:“告辭。”
  嘩啦~~
  巫雪禪一揮袖,便帶著陳汐和圖‘蒙’一起,倏然劃破時空而去,轉瞬便已消失不見。
  ……
  天地重新恢復平靜,場中卻再無陳汐、圖‘蒙’、巫雪禪的身影。
  一眾雪氏族人看著那恢復一新的宗族建筑,再想起剛才所發生的一切,也都禁不住有一種做夢般的感覺。
  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從十二位域主境大人物氣勢洶洶殺來,再到陳汐孤身一人力挽狂瀾,鎮殺群敵;從一只來自公冶氏道主的遮天大手從天而降,再到這位公冶氏道主被殺,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駕臨……
  幾乎每一件事,都堪稱是一場難以預料的驚世變故,讓人震撼,讓人絕望,讓人憤恨,讓人振奮、讓人‘激’動……
  各種情緒大起大落,讓人都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而此時,一切風‘波’終于風平‘浪’靜,可雪長空他們的心境卻是一時半刻無法平復。
  ……
  也是從這一天開始,有關陳汐返回上古神域的消息,猶如長了翅膀一般開始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傳遍上古神域。
  “什么?陳汐回來了!?”
  “數百年過去,都以為這家伙早已喪命在‘混’‘亂’遺地中,誰曾想……他竟再次出現在了上古神域中!”
  “何止如此,我聽聞,陳汐意外出現在那偏僻的幽燕宙宇中,憑借三星域主境的力量,居然一舉滅殺了十二位域主!幫助那雪氏宗族化解了一場滅族厄難!”
  “老天,這才過去數百年歲月,他……怎會已蛻變得如此強大?”
  “必然是在那‘混’‘亂’遺地中獲得了一場無上機緣,否則他怎可能在如此短時間內,就將修為從祖神境一舉突破至三星域主地步?”
  “不,陳汐可絕不如此簡單,他憑借三星域主的力量居然可以獨自一人滅殺十二位域主,這可就太過匪夷所思了,要知道那十二位域主可都分別來自帝域某幾個頂尖大勢力中,哪有一個尋常之輩?可最終……他們還是慘死陳汐手中了,可想而知如今的陳汐戰斗力是何等之強大!”
  “不錯,我聽說后來連大先生巫雪禪也出面了,將公冶氏那唯一的一位道主境存在給殺了!”
  “老天!”
  ……
  在接下來的時間中,一個又一個關于陳汐的傳聞不斷被挖掘出來,在整個上古神域中掀起了一片又一片軒然大‘波’,震驚天下。
  誰也沒想到,陳汐消失匿跡數百年,甫一橫空現世,便掀起了這樣一場大風‘波’,讓得舉世嘩然,難以想象。
  他在短短數百年歲月中晉級三星域主境、以一己之力斬殺十二位域主強者的事跡更是成為了全天下修行者最為津津樂道的話題。
  有人歡喜有人愁,很快,有關那喪命在陳汐手中的十二位域主的身份也被揭開,頓時又引起了滔天震動。
  因為那些域主境強者,竟赫然都是來自帝域中一等一的頂尖大勢力中,公冶氏、雒氏、昆吾氏、金氏、翟氏……
  甚至,連喪命在大先生巫雪禪手中的那位公冶氏道主境強者公冶錚的身份,也都被曝光天下。
  一下子,整個天下又沸騰了,這簡直就是驚天般的大變故,對帝域中的局勢將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甚至會引發一系列大變動,在這等時候,誰又能不關注?
  也有許多勢力關注到,在這一系列變故背后,那遠遠盤踞在幽燕宙宇中的雪氏宗族,無疑成為了最大的受益者,以后在神衍山的庇佑下,只怕沒有誰敢去招惹了。
  這一點,也是引起了不少羨慕的目光,都在紛紛揣測雪氏宗族究竟是通過何等途徑,才跟神衍山攀上的關系。
  總之,消失數百年的陳汐回來了,而伴隨著他回來,也引發了一系列不可預估的大變故!
  而在外界鬧得沸沸揚揚時,陳汐早已隨著大師兄巫雪禪返回到了神衍山宗‘門’中。
  ——
  ps:在這里,瑾瑜祝大家中秋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