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998 煉化巫之印

在返回神衍山的路途上,陳汐也終于明白了,為何大師兄巫雪禪能夠找尋到自己。
  原來,在這次公冶氏聯合其他勢力,派遣出十二位域主一起出動時,就被巫雪禪所察覺到。
  畢竟,這可是數個帝域頂尖大勢力一起聯手的行動,并且還足足派出了十二位域主!
  在這等情況下,想不引起別人注意都難。
  對別人而言,這一場行動或許很特別,但還遠遠值不得過多關注,可當巫雪禪聽到這個消息,尤其當判斷出那些帝域頂尖大勢力的身份時,頓時留了心。
  因為巫雪禪可清楚記得,當初陳汐從莽古荒墟中返回時,正是遭受到了這些帝域頂尖大勢力的打壓。
  而原因也很簡單,陳汐在莽古荒墟中殺死了雒少農、公冶哲夫、昆吾青、翟俊、金青陽等一眾年輕一代神靈至尊。
  故而,當察覺到這一些頂尖大勢力竟再次聯手一起行動時,頓時就引起了巫雪禪的警覺。
  直至后來,他在查探此事時,更是發現連公冶氏的那一名道主公冶錚也跟隨著一起行動時,愈發令巫雪禪感到有些蹊蹺。
  再后來,當巫雪禪察覺,那公冶錚要對付的果然是自己小師弟時,于是躲藏在暗中的他毅然選擇了悍然出擊,在那公冶錚措不及防之際,一舉滅殺了對方!
  了解了這一切,陳汐也不禁微微動容,不是驚訝大師兄殺死了那公冶錚,而是有些想不到,大師兄他竟會從一個小細節中發現不正常,從而及時趕來救了自己一次。
  這何嘗不意味著,在自己消失的這些年中,大師兄他一直都在記掛著有關自己的小心?否則,他大概根本不可能辦到這一步了。
  這才是令陳汐動容的關鍵所在。
  ……
  神衍山。
  風景依舊,山‘色’清幽,處處彌漫神秀之氣。
  數百年后,再次踏足宗‘門’中,陳汐心中也不禁感慨萬千,若有可能,他寧可一輩子都呆在宗‘門’內,可惜,他身上背負的事情太多,也只能在心中幻想一下。
  “喲,老祖還以為是誰,沒曾想,竟是你這家伙回來了!”
  當陳汐、巫雪禪、圖‘蒙’剛一踏足神衍山之巔,就聽一道尖利的聲音驟然響起。
  旋即,一只神駿非凡的白鳥撲棱著翅膀騰空而起,雙翼負背,盯著陳汐傲然開口出聲。
  “老白,好久不見。”
  陳汐一怔,旋即就笑了,那白鳥赫然正是號稱“萬靈之師”的老白。
  “哼,才過去數百年時間而已,對老祖而言,也不過彈指功夫而已。”
  老白傲嬌地冷哼了一聲,它秉‘性’一直如此,嘴巴尖損刻薄,喜歡以前輩高人自居。
  看見老白還如此模樣,沒有任何變化,禁不住讓陳汐啞然失笑。
  老白也隨著嘎嘎笑起來,旋即就沖霄而起,拍打著雙翼,扯開喉嚨尖叫道:“快來看啊,快來看啊,陳汐這家伙終于回來了——!”
  一下子,天地間都是它那破鑼鼓般的尖利聲音。
  “誰?”
  “是陳汐?”
  “他回來了?”
  僅僅眨眼功夫而已,一道道身影從四面八方破空而至,赫然是三師兄鐵云海、四師兄老窮酸、葉琰、聞葶、華嚴等人。
  甚至連一些三祖師聞道真一脈的傳人,也都聞訊而至,當看清楚果然是陳汐返回來時,皆都喜悅不已,紛紛與之見禮問候,一時之間顯得好不熱鬧。
  陳汐看著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孔,也不禁高興不已,恍惚之間有一種回家般的久違感覺。
  當天晚上,神衍山之巔,陳汐和一眾同‘門’、朋友席地而坐,飲酒品茗,‘交’談著彼此這些年身上所經歷的事情。
  當時夜‘色’如水,蒼穹一輪冰盤高懸,渾圓明凈,灑下如輕紗般的清冽光暈。
  陳汐他們對月飲酒,談笑風生,其樂融融。
  顧言、阿涼也早已被陳汐召喚出來,列席其中,和眾人一起談天。
  大多數時間,都還是陳汐自己一人在講,其他人在聽,聽陳汐講他這些年的一些經歷。
  不過當陳汐說到進入那一扇末法之‘門’時,卻被大師兄巫雪禪打斷,轉移了話題。
  陳汐頓時明白,這等事情太過禁忌,不能宣諸于口,故而只是一筆帶過。
  接下來,陳汐也是了解到,在他離開的這些年中,葉琰、老白他們一直在神衍山中閉關修行,日子過得清凈無憂,這倒是讓陳汐頗有些羨慕。
  這一場宴席一直持續到后半夜,眾人方才陸續散去。
  而陳汐則被巫雪禪帶入到了一座秘境中。
  ……
  秘境中是一片‘混’沌般的世界,空‘蕩’‘蕩’一片,唯獨在中央位置屹立著一座古老的道壇。
  那道壇烙印著歲月斑駁的痕跡,似歷經了無數風雨洗禮,古老而神圣。
  當陳汐在巫雪禪的帶領下抵達此地時,便看見在那道壇之上,早已盤膝坐著兩道偉岸身影。
  左側那人身披麻衣法袍,頭戴紫金羽冠,腰脊如擎天之柱,雙肩似橫亙山巒,面容清奇古拙,眉宇間盡是沉凝威嚴之‘色’。
  遠遠一望,就仿佛看到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尊坐鎮山河的造物主,氣勢無量,神圣無上!
  這人,便是神衍山二祖師——帝舜。
  當初在第一次進入神衍山宗‘門’,去闖‘蕩’那“開元塔”磨礪修為的時候,陳汐便曾見過對方。
  右側那人,則是一名須發灰白,面容清癯,身姿瘦削‘挺’拔若青松,一派仙風道骨模樣的老者。
  他隨意坐在那里,就像一縷云煙、像一渠清泉、像一泓碧水、像一抹晨輝般,透‘露’出一股自然而然,原始古樸的氣息,讓人沒來由心生一股無比的寧謐舒服感覺。
  當看見陳汐和巫雪禪一起抵達,這名清癯老者率先睜開眸子,一瞬就落在了陳汐身上。
  那一雙眸子清靈、淡泊、溫潤、更有一種宛如稚童的純凈和好奇,并無任何咄咄‘逼’人之‘色’,看當接觸到這一對眸子時,陳汐心中沒來由一顫,竟感到一種無形的拘謹。
  “小師弟,二師叔你已經見過,那位便是三師叔聞道真。”
  巫雪禪在一旁含笑介紹道。
  聞道真!
  陳汐心中一震,連忙行禮道:“弟子陳汐,見過師叔。”
  “上次你返回宗‘門’時,我不巧正在閉關,沒能出面迎接,你可莫怪師叔。”
  聞道真微笑道,他的聲音若金‘玉’般清越,若晨鐘般悠揚,令人如沐‘春’風,似聆聽大道天籟。
  “弟子豈敢。”
  陳汐連忙道。
  “不必多禮,快快上來入座吧。”
  聞道真笑了笑,氣質恬淡清靜,和一旁的二祖師帝舜完全是兩種氣勢,但都讓陳汐看不透深淺。
  當下,巫雪禪帶著陳汐踏上那道壇,在一側隨意坐下,這才說道:“小師弟,此次把你叫來,也是有一事相詢。”
  陳汐點頭道:“大師兄但講無妨。”
  看見二祖師帝舜、三祖師聞道真一起出現在這里,讓得他隱約已猜到了一些什么。
  果然,下一刻巫雪禪便直言道:“小師弟,你在進入那一扇末法之‘門’后究竟遇到了一些什么?”
  說話時,帝舜祖師和聞道真祖師的眸子都齊齊望向了陳汐,這件事對他們而言,同樣至關重要。
  陳汐整理了一下思路,這才開口道:“當初在進入末法之‘門’時……”
  足足盞茶時間,陳汐才把進入末法之‘門’后所遇到的一切細節都和盤托出,包括河圖碎裂的力量和輪回之力的變化,也都毫無隱瞞。
  這也沒什么隱瞞的,早在很久之前,神衍山一眾師兄弟們都已清楚陳汐懷從圖碎片、幽冥錄和誅邪筆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陳汐心中至今還有不少疑‘惑’,需要借助帝舜、聞道真兩位祖師和大師兄巫雪禪的智慧來幫自己解‘惑’釋疑。
  然而,聽完這一切之后,無論是帝舜、聞道真兩位祖師,還是大師兄巫雪禪皆都陷入到沉默中,似在推演著什么。
  許久之后,神‘色’威嚴沉凝的二祖師帝舜忽然嘆息道:“沒想到,著實沒想到,那末法之‘門’內,竟是一片浩劫之地。”
  “二師叔,您可知曉那一片浩劫之地的具體來歷?”
  陳汐禁不住問道。
  帝舜搖頭,表示不知。
  聞道真卻在一側說道:“且不管這個問題,陳汐,你如今……真的已經掌握輪回的全部奧義了?”
  陳汐點頭:“當時情況危急,弟子也不得不如此做。”
  聞道真想了想,也不禁發出一聲喟嘆:“末法臨大淵,輪回業果生,當年佛宗之祖那一句讖語果然是真的。”
  “兩位師叔,這么說的話,那傳聞中的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真的會誕生在這一紀元中?”
  巫雪禪挑眉道。
  “應該會如此。”
  帝舜和聞道真齊齊點頭,“不過,當這等曠世機緣降臨時,恐怕還會伴隨著諸多不可預料的驚世變故。”
  “那……我師尊他不會有事吧?”
  巫雪禪沉‘吟’道。
  這一剎,陳汐猛地心中一震,這還是他頭一次聽大師兄說起有關神衍山之主伏羲的事情。
  “變數還不明朗,兇吉未卜啊。”
  聞道真輕嘆,‘揉’了‘揉’眉心,這才喃喃說道,“輪回已生,末法將臨,變數萬千,難覓其一,從今以后,想要再從天道中窺伺一些天機奧秘,只怕已不可能了……”
  聲音低沉,透著一抹難以言喻的復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