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999 神秘女子

陳汐怔怔坐在那里,感到有些壓抑。
  帝舜、聞道真、巫雪禪三人的交談,皆都是圍繞著“變數”展開,玄而又玄,讓陳汐看似聽明白了,可仔細一想,卻又感到什么也沒明白。
  什么叫輪回已生,末法將臨?
  難道那有可能來自那一扇末法之門中的浩劫,終究不可避免會降臨到整個上古神域?
  若如此,這一個紀元莫非也要覆滅一空?
  陳汐猜不透。
  什么又叫萬千變數,難覓其一,自今以后再無法從天到中窺伺到天機奧秘?
  這變數和天道之間,莫非還有什么關聯不成?
  陳汐依舊猜不透。
  所以,在帝舜、聞道真、巫雪禪他們三人‘交’談時,陳汐只能沉默聽著,根本‘插’不上嘴。
  不過這一場‘交’談起碼讓他確定,自己那位師尊,也就是神衍山之主伏羲依舊還活著!
  陳汐甚至隱約猜測到,伏羲之所以消失,只怕和去尋覓那所謂的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有著不少關系。
  ……
  一炷香后。
  滿腹疑‘惑’的陳汐在巫雪禪的帶領下,辭別帝舜、聞道真兩位祖師,離開了那一座秘境。
  走出外界,天‘色’如洗,碧山清幽,空氣中氤氳著清靈神秀之氣,令得陳汐為之一振。
  “小師弟,或許你心中尚有不少疑‘惑’,不過兩位師叔考慮的事情太過隱晦艱澀,暫時和你沒多大干系,所以也不必為此心煩。”
  不等陳汐開口詢問,巫雪禪便主動說道,“不過,我倒是可以幫你解答一些有關河圖的事情。”
  陳汐沉默片刻,點頭笑道:“如此再好不過了。”
  師兄弟兩人沿著一條幽僻嶙峋的山間小路散步,氣氛靜謐,不像之前和帝舜、聞道真‘交’談時那般拘謹壓抑。
  “大師兄,這河圖究竟是一件何等寶物?”
  陳汐思來想去,問了一個最淺顯,但也最難回答的問題。
  擱在以前,陳汐從沒考慮過,河圖究竟是從哪里來的,為何又如此之神秘。
  他也僅僅知道,當初在三界時,曾因為河圖,引起了漫天神魔的廝殺,令天下動‘蕩’,血流不斷。
  后來,他當自己擁有河圖時,才發現此物如此神秘,不止蘊藏著諸多曠世驚人的秘法,更擁有著一股難以想象的力量。[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在以后的修行中,河圖甚至不止一次產生異動,幫陳汐化解了一場又一場堪稱匪夷所思的災厄。
  直至從那浩劫之地中返回,陳汐方才終于明白,河圖原來早在第一個紀元時便已出現,并且延續至今已將近九個紀元之多!
  這可就太不可思議了。
  尤為令陳汐難以想象的是,每一個紀元的覆滅,竟都和第九任紀元應劫者有關,而這等應劫者,必然也是懷揣著河圖,方才能夠打開那末法之‘門’。
  這一切的事實,都讓河圖顯得愈發神秘了,讓得陳汐開始不得不認真考慮,這河圖……究竟是何等來歷?
  聽到陳汐這個問題,巫雪禪明顯愣了愣,好半響才感慨道:“這個問題,我也一直想知道。當初師尊還在時,曾聽他說過,這河圖應該是誕生在三界‘混’沌中,甚至可能在三界‘混’沌時期之前,便已出現,至于具體是何等時間,就連他老人家也無法判斷。”
  “三界‘混’沌?”
  陳汐一怔,據他所知,仙、人、幽冥三界誕生之前,是鴻‘蒙’時期,那時候三界還未分開,整個世界連成一片,又被叫做鴻‘蒙’世界。
  而在鴻‘蒙’時期之前,則被叫做太古時期,或者太虛時期,那是屬于先天神魔、諸天圣賢的時代。
  再往前,便是‘混’沌時期。
  ‘混’沌,乃是孕育先天靈體的所在,無天無地,神秘不可測!
  可若是說那河圖誕生于三界‘混’沌中,或者說誕生于三界‘混’沌之前的話,可就和陳汐所了解的一切發生沖突了。
  因為這三界‘混’沌,同樣屬于這一個紀元的事物,而據陳汐了解,河圖可是早在第一個紀元時,便已出現!
  一想到這,陳汐便把自己的疑‘惑’說了出來。
  巫雪禪笑了笑,似并不奇怪,隨口道:“其實你說的不錯,只是你搞錯了一件事,三界‘混’沌早在第一個紀元時,便已出現了……”
  什么!?
  陳汐心中狠狠一震,有些難以置信。
  “換句話說,三界‘混’沌和河圖一樣,同樣歷經了諸多紀元的變遷,一直延存到了現在。”
  巫雪禪聲音變得低沉,透著一股曠遠的味道,“唯一的不同便在于,在之前的八個紀元中,三界‘混’沌一直未曾發生變數,唯獨在這一紀元中,開始了一種蛻變……”
  “它被劈開,清氣上升,衍化為天,濁氣下沉,凝聚為地,孕育于‘混’沌中的先天生靈沖出,給天地帶來了秩序、大道、萬事萬物……”
  “那時候,神魔爭霸,諸圣論道,皆都試圖掌控天下,引發了一場浩大而漫長的征戰歲月,那便是三界的太古時期。”
  “后來,太古時期的一些先賢沖破三界,這才發現,原來三界‘混’沌所孕育的,不僅僅只是三界,還有一方適合神靈棲居修行的土壤,那里……便是這上古神域!”
  “換而言之,上古神域如今雖擁有上千域境,無數宙宇,以及數不清的‘混’沌發源地,可追本溯源,上古神域誕生的起點,依舊是這三界‘混’沌!”
  “確切來說,當三界‘混’沌開始演變的那一刻開始,也誕生出了這一紀元的文明!”
  “再后來,上古神域和三界徹底分開,走上了不同的發展軌跡,前者乃神靈修行之地,格局一直未曾發生太大變化。而后者則一直在演變,歷經了鴻‘蒙’的變遷、三界的分化、神魔的隕落……最終演化成了如今之格局。”
  “雖說如今的三界相比于這上古神域,根本不值一曬,連神靈都不屑進入三界,視三界為低等位面,視眾生為螻蟻,可這世上只怕沒多少人清楚,無論是如今的神衍山、‘女’媧宮、太上教,還是那道院、神院……其發源地,皆都是三界!”
  “這便是三界的獨特之處,其中藏著太多秘密,遠非常人所了解的那般簡單。”
  “就比如輪回,放眼天下,也只有三界中方才誕生出了這等力量,而無論是上古神域,還是以往八個紀元中,可都沒有輪回!”
  “再比如你身上的河圖,也同樣如此,這一切都無比表明,三界作為這一紀元文明的發源地,自不是其他任何地方可以比擬的。”
  這一席話蘊含的東西太多,讓得陳汐聽完,直至許久方才將這一切消化掉。
  以往陳汐只知道,三界很不凡,可究竟有多不凡,他也不清楚,而此刻,聽了大師兄的分析之后,他這才終于明白,三界‘混’沌的來歷竟如此之獨特,超乎想象。
  簡而言之,三界‘混’沌歷經八個紀元之興替,終于在這一紀元開始產生演變。
  在演變之初,分為了上古神域和三界,上古神域永恒不變,適合神靈棲居修行。
  而三界則擁有自己的獨特變遷,歷經諸多演變,方才成為了如今人、幽冥、仙三界分化延存的局面。
  最獨特之處便在于,唯獨只有在三界中,方才擁有獨一無二,前所未有的輪回之說!
  和上古神域相比,如今的三界力量體系的確很不堪,可三界畢竟是這一紀元的文明誕生之地,宛如母體本源般的存在,就連如今上古神域中的帝域五極,都是發源于三界之中!
  許久之后,陳汐這才皺眉道:“可是,既然三界如此重要,為何至今卻像被上古神域遺忘了一般,甚至都幾乎沒有人從上古神域中返回三界之中。”
  巫雪禪嘆息道:“很簡單,受制于天道,任何神靈是斷無法返回三界之中的。像我們神衍山、‘女’媧宮、以及那太上教,也只能憑借獨特的秘法,壓制境界,偽裝為仙道修行者,方才能重返其中,可一旦在三界中暴‘露’神晶力量,注定便會遭劫!”
  陳汐一剎那就想起,當初在三界時,三師兄鐵云海他們,以及那最后被自己殺死的太上教真傳大弟子尹懷空,皆都是因為暴‘露’力量,受到了天道之力的懲罰!
  這一下,陳汐總算明白了,心中愈發深刻認知到了三界的獨特之處。
  或許,也正因如此,才會誕生出像河圖這等神秘之物吧?
  “小師弟,按你所言,如今已湊足了八塊河圖碎片,只需一塊便可以擁有完整的河圖,不過你可知道,當初這河圖是如何破碎的?”
  忽然,巫雪禪若有所思道。
  陳汐怔然,搖頭不知。
  巫雪禪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但我清楚,從第一個紀元開始,河圖便一直呈現出破碎之狀,唯獨只有每一個紀元的第九位紀元應劫者,方才能夠湊齊完整的河圖。”
  頓了頓,他說出了一個令陳汐都瞠目結舌的秘密。
  “尤為重要的是,在這一紀元中的前八個紀元應劫者,每個人也僅僅只獲取了一塊河圖碎片罷了,包括師尊也不例外,而你,和他們都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