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2000 護道神族

陳汐徹底被震撼住。
  在他最初修行時,就曾季禺說過,神衍山之主伏羲偶然間獲得河圖,最終從河圖中推演出天機真諦,從而踏上了大道巔峰,開創了神衍山道統。
  在莽古荒墟時,他也曾遇到莽古之主玄留下的意志烙印,得知了玄憑借河圖,參悟出終極劍途的事實。
  在浩劫之地時,他甚至和一位位來自不同紀元的應劫者有所接觸,清楚他們憑借河圖,一個個踏足至高之位,擁有了蓋世之威能。
  可陳汐還是萬萬沒想到,無論是伏羲、還是玄,他們曾經獲得的河圖……僅僅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塊碎片!
  這究竟是為什么?
  陳汐很確信,憑借伏羲、玄那等通天般的修為,足可以去尋覓更多的河圖碎片,為何最終卻只獲取了一塊?
  這其中難道有什么無法得知的限制不成?
  但旋即,陳汐就敏銳意識到一個問題,按照大師兄巫雪禪所言,唯獨只有一個紀元中的第九位應劫者,方才可以拼湊出完整的河圖。
  這是否便是一種冥冥中的限制?
  那么,為何會有這種限制?
  難道說,僅僅是因為拼湊出完整的河圖,才能夠開啟那一扇神秘的末法之‘門’?
  越想,陳汐腦海越‘混’‘亂’,各種思緒涌上心頭,讓得他怔怔不語,整個人都像魔怔了一般。
  直至許久,陳汐才苦笑道:“這河圖未免也太神秘了。”
  巫雪禪哈哈一笑,拍著陳汐肩膀道:“剛才我問你的那個問題,你可記住了?”
  陳汐點頭。
  巫雪禪收斂笑容,認真道:“有朝一日,當你獲得到最后一塊河圖時,或許便可以明白一切,也可以推演出,當初河圖究竟是如何破碎的!”
  即便巫雪禪不說,陳汐也會搞清楚這件事,完整的河圖,偏偏已碎片的形式現世,這本身就顯得很不尋常。
  “其實,修行至今,小師弟你應該已發現,你的修行之路,幾乎都在受到河圖的影響,反倒是咱們神衍山傳授你的東西,并不是很多。”
  巫雪禪談起另外一個話題,“這倒是并非咱們神衍山故意藏‘私’,不愿傳承于你,而是因為,咱們神衍山道統乃是師尊伏羲所開創,而他在開創神衍山時,正是因為受到了河圖碎片的啟發,故而對你而言,擁有河圖碎片,便等于擁有了最為完整的神衍山傳承。[
  陳汐想了想,也很快明白了這個道理。
  巫雪禪笑了笑,繼續道:“并且不止如此,你如今所獲得的傳承,可是涵蓋了這一紀元前八位紀元應劫者所擁有的傳承。”
  聞言,陳汐大感意外,忍不住道:“這一紀元前八位應劫者?”
  巫雪禪點頭道:“對。”
  說到這,巫雪禪不禁有些意外了,皺眉道:“難道你至今還不清楚,前八位紀元應劫者是誰?”
  陳汐一陣汗顏,道:“我只知道第八任應劫者是師尊,第七任應劫者是莽古之主玄,至于前六位的身份,卻是一無所知。”
  巫雪禪啞然,道:“其實,你修行這些年中,早已無形中接觸到了這一切,只是你從未朝這方面想過而已。”
  旋即,他便解釋道:“第一任應劫者是‘混’沌神蓮,你在玄寰域九華劍派修行時,便曾見過他身死之后所留下的正邪兩道意念。”
  陳汐頓時心中一震,想起了道蓮和邪蓮,也想起了自己曾獲得到的那一柄道厄之劍!
  只是,他可完全沒想到,那‘混’沌神蓮竟會是這一紀元的第一位應劫者。
  “第二任應劫者是那蒼梧神樹,你在蒼梧之淵時,曾從眾妙之‘門’中獲得一塊河圖碎片,便是它所留下。”
  巫雪禪的聲音繼續在回‘蕩’。
  蒼梧神樹!
  陳汐心中又掀起一陣‘波’瀾,他何止是獲取了那一塊河圖碎片,甚至連蒼梧神樹所留下的一股本源之力,也就是蒼梧幼苗都一直被他藏在體內。
  只不過后來,蒼梧神樹的靈智蘇醒,一縷靈體飄然而去,前往追尋那渺茫的終極道途,只留下了本體蒼梧神樹,至今還都在陳汐體內星域中,發揮著無法估量的作用。
  “第三任應劫者是撼天蟻皇……”
  不等巫雪禪說完,陳汐就愕然道:“這位是誰?”
  巫雪禪怔然掃了陳汐一眼,道:“難道你當初在蒼梧之淵時沒見過它?它乃是蒼梧神樹的好友,本體乃是一只最普通渺小的螻蟻,可憑借無上意志,最終踏足大道巔峰。”
  “原來是它!”
  陳汐一下子想起來了,那不就是螞蟻至尊嗎?當初在眾妙之‘門’中,他曾救下過一只小螞蟻,可誰曾想,在后來這只小螞蟻卻發揮出滔天神威,幫助小鼎一起,鎮壓了那一尊來自域外的白發圣皇!
  當時,陳汐還曾恍惚間觀摩到了一場有關小螞蟻修行的畫面,從它最初修行,再到踏上大道巔峰,一切都被陳汐所看見,讓得陳汐也是獲益匪淺。
  只是陳汐同樣沒想到,那被大師兄巫雪禪稱為“撼天蟻皇”的小螞蟻,竟會是第三位應劫者。
  巫雪禪見陳汐反應過來,便繼續解釋道:“第四、第五、第六位應劫者,皆都來自幽冥中,分別是第一任、第二任和第三任幽冥大帝,同樣,他們分別從河圖中參悟出了彼岸、沉淪、終結三種至高大道傳承。這三人你應該都不陌生。”
  陳汐聽到這,已難以控制自己的心緒,他雖對那第一、第二任幽冥大帝很陌生,可他所參悟出的彼岸、沉淪兩種大道奧義,可都來自于這兩位應劫者!
  至于第三任幽冥大帝,他就更熟悉了,讓他不止獲得了幽冥錄、誅邪筆,還參悟出了終結之力。
  至此,前六位紀元應劫者的身份都一一揭開,若再加上第七任應劫者莽古之主玄,第八任應劫者伏羲,恰好是八位!
  而仔細去分析,不難發現,無論是‘混’沌神蓮、蒼梧神樹、撼天蟻皇、第一二三任幽冥大帝,還是玄、伏羲,或多或少都和陳汐產生了一種獨特的關聯。
  甚至,有關這八位應劫者的一些傳承和感悟,都被陳汐有意無意地獲得到,無形中對他的修行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至此,陳汐總算明白了大師兄巫雪禪那句話,的確,他能夠擁有今天的修行成就,和前八位應劫者也是大有關聯。
  而這種關聯,皆都建立在河圖這件寶物上!
  想明白這一切,陳汐豁然開朗之余,心中也不禁有些惘然,這一切是巧合嗎?
  不是!
  冥冥中仿佛有一股無形的力量,讓得這一切的因果都圍繞著陳汐,圍繞著河圖而展開!
  陳汐已說不出自己此刻的心情是如何的,太過復雜,驀然回首,才發現一切因果都隱隱早已契合,令人如何不震驚惘然?
  “大師兄,你說……我是不是無形中已充當了河圖的傀儡?一切的行動都不知不覺中已被它所影響?”
  好半響,陳汐才苦澀開口,他甚至有一種沖動,想要把河圖給丟掉,徹底擺脫這一切。
  “小師弟,不必多想,我們修行之輩,從踏上這條路那一刻開始,都已沾染上了因果,若無這等因果,你我也不可能成為師兄弟,神衍山也不可能多出你這一位傳人。”
  巫雪禪似乎很明白陳汐此刻的心境,拍了拍他的肩膀,溫聲道,“同樣,你的父母、朋友、仇人、以及所做的每一件事,看似沒什么尋常之處,可仔細去推演,卻會發現,這其中藏著千絲萬縷的因果之妙。”
  頓了頓,巫雪禪沉‘吟’道:“總而言之,這并不是壞事。”
  陳汐沉默許久,心境舒緩不少,不禁搖頭嘆息道:“可這也談不上是什么好事,不是么?”
  巫雪禪哈哈大笑,點頭道:“對,不好也不壞,稀松平常,談不上大驚小怪,也不必執拗太深了。就好比這修行,上體天道,恪守本心,其他的……管那么多作甚?”
  “恪守本心……恪守本心……”
  陳汐最終重復喃喃著一句話,原本緊鎖的眉頭舒展而開,眼眸也是變得越來越明亮,重新變得堅定淡然起來。
  是的,這一刻陳汐想通了,按照自己的心去行事便足夠了,在自己的心境面前,什么因果、什么河圖、什么傀儡……統統已不再重要。
  ‘交’談之際,兩人已不知不覺沿著那一條清幽山路來到了一座古老巍峨的殿宇前。
  至此,巫雪禪陡然頓足,望著那一座殿宇,道:“小師弟,還記得甄流晴姑娘么?她如今正被安置在那里。”
  陳汐霍然抬頭,目光望了過去,振奮道:“大師兄,甄姑娘她……難道已蘇醒過來了?”
  巫雪禪搖頭:“那‘黑巫神蠱’我可解不了。”
  陳汐一呆,振奮的心境暗淡不少。
  “不過,如今的你已完全有能耐去解決這一個難題了。”
  巫雪禪笑‘吟’‘吟’看著陳汐。
  “我?”
  陳汐怔然。
  “對。”
  巫雪禪點頭。
  陳汐思索片刻,猛地一拍額頭,大笑道:“我明白了,騎驢找驢,不過如此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