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2001 火浮屠

這片天地震動,神寶飛竄,激蕩寰宇,道法傾瀉,若一輪輪烈日炸開,可怖的戰斗波動猶如九天罡風,肆虐呼嘯,席卷十方。
  這雪氏宗族盤踞之地,頓時化為了一片廢墟,滿目狼藉。
  哧啦!
  一柄漆黑的梭形神寶飛來,蒸騰凌厲的神道法則,洞穿時空,朝陳汐咽喉狠狠刺去。
  陳汐袖袍一揮,便將這一道攻擊震開,而后繼續朝那雒千尺追殺,此人剛才已身受重傷,戰力削減,不趁機殺了他,陳汐都感覺過意不去。
  “死來!”
  驀地,又是一輪圓盤似的神寶當空浮現,映照出億萬光雨,濛濛如霧靄,對神魂有一種致命般的侵蝕作用。
  “滾!”
  陳汐舌綻‘春’雷,一聲大喝,音如龍嘯,轟隆一聲便將這一輪圓盤神寶震得倒飛出去,哀鳴不斷。
  他神威滔天,身影穿梭虛無之間,指天打地,睥睨無量。
  儒雅男子一行人皆都又驚又怒,頻頻施展壓箱底手段,竭力圍攻陳汐,不敢有任何一絲怠慢。
  此子太過逆天,今日不除,以后恐怕將再無人能夠壓制于他!
  轟隆隆~~
  戰斗愈發‘激’烈狂猛,這片天地都陷入一種崩滅般的大‘混’‘亂’之中。
  在這等情況下,圖‘蒙’只能不斷帶著那些雪氏族人連連退避,如此才能避免被卷入其中。
  “圖‘蒙’道友,趁此時機,不如你去前往援助陳汐道友一番,至于這里的一切,便‘交’由我來處置吧。”
  雪長空忽然傳音給圖‘蒙’,他已不懷疑陳汐戰斗力的強大,但卻有些擔心陳汐的處境,那畢竟是十二位域主聯手,萬一發生一些意外,后果著實不堪設想。
  而據他所知,圖‘蒙’的戰斗力可也是強橫之極,當初曾以一己之力殺得那儒雅男子落荒而逃,更是將公冶氏八位帝君強者全部鎮殺當場。
  在這等時候,圖‘蒙’留在這里去保護他們這些人,可就有些大材小用了。
  “不必了。”
  圖‘蒙’略一猶豫,最終還是搖頭拒絕了,他當然巴不得上前和師叔祖陳汐并肩作戰,可他更清楚,自己的職責是保護這些雪氏族人,這是師叔祖的命令,由不得他去違逆。
  “你難道就不擔心?”
  雪長空一呆,禁不住問道。
  “擔心。”
  圖‘蒙’回答的毫不猶豫,“但是我相信,師叔祖他既然敢這么做,就必然有十足的把握取勝!”
  雪長空怔怔,真的如此嗎?
  ……
  戰局中,陳汐壓力大增,但卻渾然不懼,相反,他越戰越勇,原本古井不‘波’的眸子里,此刻也涌出洶洶戰意火焰。
  斗志如燃!
  這是他從‘混’‘亂’遺地返回上古神域之后的第一場戰斗,也是他晉級三星域主境后的首場對決。
  在他眼中,那儒雅男子一行人不止是敵人,更是一塊磨刀石,恰可以讓他通過戰斗,測驗出自己的戰斗力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
  畢竟,每一個大境界,皆都代表著掌握了一種全新的力量,更何況,陳汐晉級域主境時,可足足煉化了九座域境本源!堪稱是前所未有,獨步古今,底蘊之深厚,只怕當世都找不到一個能與之比擬者。
  最重要的是,陳汐如今已不是一星域主,而是三星域主!相差雖只有兩個層次,可所掌控的力量卻是有著天壤地別的差距。
  換而言之,他如今所掌控的力量即便是在三星域主境中,也早已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高度,故而也亟需一場勢均力敵的戰斗來檢驗一番。
  如此一來,不止是可以讓他對自己戰斗力擁有一番更深刻的認知,通過戰斗的磨練,更可以讓他嫻熟地將這一股全新力量徹底掌控!
  所以,眼前這一場對決無疑充當了一次磨刀石,讓陳汐在戰斗中檢驗自我,隨著對自身力量掌握的逐漸嫻熟,所施展出的威能也是越發強大起來。
  而陳汐戰斗的逐漸變化,也給那儒雅男子一行人帶來的壓力逐漸變強,原本勢均力敵的局面,也隱隱有朝陳汐傾瀉的跡象。
  這讓儒雅男子他們的臉‘色’愈發凝重,也愈發難看,打破腦袋都無法想象,陳汐戰斗力怎會如此逆天,居然還可以在戰斗中逐漸提升,這簡直讓人絕望!
  “可惡!”
  驀地,一名老者再也按捺不住,厲聲大吼一聲,祭出一道古樸滄桑的竹書,鋪展半空,從中倏然飄灑出一道道玄妙神秘的道文,衍化為雷電之狀,狠狠朝陳汐劈殺!
  顯然,這也是一件極為強大的先天靈寶,甫一祭出,便展現出了非同尋常的威勢。
  錚!錚!錚!
  然而幾乎是同時,三枚金燦燦的落寶銅錢猛地從陳汐掌中飛‘射’而出,發出震天清‘吟’,一瞬就將那一卷竹書禁錮!
  “不好!”
  那老者臉上驟變,認出是落寶銅錢。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陳汐并沒有趁機殺來,反而身影一閃,朝另一側沖去。
  他這是要做什么?
  老者一怔。
  “啊——!”
  就在此時,一道凄厲無比的慘叫聲響起,那遠處的雒千尺整個人被一抹劍氣絞碎,血‘肉’如雨,紛飛飄灑。
  很顯然,陳汐采取了聲東擊西的策略,在那雒千尺還沒反應過來之際,一舉要了他的命!
  “‘混’賬!”
  “雒兄!”
  儒雅男子一行人臉上驟變,憤怒難當,在他們的圍攻下,非但沒能鎮殺陳汐,反而被他趁機殺死了身負重傷的雒千尺,這一切對他們而言,簡直就是個沉重無比的打擊,刺‘激’得他們眼眸都紅了。
  “死了一個!”
  極遠處地方,雪長空震撼出聲,“太強了,太強了……”不斷重復著,他已找不到其他詞匯來形容此刻心境了。
  而附近其他雪氏族人見此,猶自不相信似的怔了怔,旋即就爆發出一陣歡呼,‘激’動得難以自已。
  之前誰能想象到,在這等局勢下,陳汐竟依舊滅殺了對方一名三星域主?
  沒有人!
  故而當目睹這一幕,對他們而言才顯得格外震撼人心。
  “我就知道會如此,師叔祖他若辦不到這一步,那才叫不正常呢……”
  圖‘蒙’喃喃,神‘色’中盡是驕傲自豪,與有榮焉。
  ……
  “諸位,必須拼了!”
  “此獠氣候已成,若再不拼命,今天咱們誰都別想走了!”
  “不錯,今日之事若被神衍山知道,以后也絕對沒咱們的好果子吃了,所以,今天無論付出何等代價,都必須拿下他!”
  因為雒千尺的死,儒雅男子他們被刺‘激’得徹底瘋狂了,猶如被‘激’怒的一頭頭遠古兇獸般,儼然一副拼命的架勢,朝陳汐繼續圍殺。
  “可惜,實力也不過如此,那就結束戰斗吧。”
  陳汐見此,卻是嘆了口氣,對方展現出的戰斗力,已無法讓他感受到窒息般的壓力,于是很清楚,想要再通過和他們對決來磨礪戰斗力已是不可能了。
  鏘!
  劍箓轟鳴,聲勢驟然提升了一大截,然后猛地一斬而出。
  這一劍,就仿若一抹劈開‘混’沌的閃電出世,劃破整片蒼穹,熾盛到了極致。
  一剎那,乾坤寂靜,萬物失聲,一股可怖無比的悸動蔓延上在場每個人心頭,讓得他們皆都‘色’變,亡魂大冒。
  這究竟是怎樣一劍?
  無法形容,似奪盡造化之力,將劍道的凌厲殺伐之力詮釋到了極致,有一種鬼神辟易,萬物不可阻的威勢。
  而對儒雅男子一行人而言,這一劍就像一道死神鋒刃,要將他們的‘性’命收割!
  幾乎下意識地,他們把自己的力量運轉到了極致,近乎癲狂般施展出了最強手段,不敢保留。
  轟!
  這片時空浮現一片空白地帶,一切都碾碎湮滅于其中,這一抹劍氣太過凌厲,無堅不摧。
  雖然儒雅男子一行人成功避開了這一擊,可一個個都是被‘逼’得狼狽不堪,臉‘色’‘陰’晴不定,猙獰一片。
  這一劍太強了,目睹那一片空白地帶,讓得他們也后怕不已。
  轟!
  不等他們反應,陳汐已持劍再次殺來,劍意迸‘射’,‘洞’穿十方,貫沖乾坤,演繹出無窮妙諦,照亮九萬里山河。
  劍氣一道接著一道,一道比一道可怖,直‘逼’得那儒雅男子一行人不斷閃避,狼狽到了極致,竟是根本不敢攖其鋒芒。
  噗!
  可最終,一名老者沒能及時閃避,被一道茫茫若大淵般的劍氣掃中,剎那間,他整個身軀轟然爆碎,被齏粉抹殺當場!
  血雨滂沱,臨死前的慘叫聲震‘蕩’天地,令得全場人震撼,瞠目結舌,又死了一個!
  “不——!”
  儒雅男子一行人發出悲憤大吼,難以接受這個結果,在他們前來興師問罪的時候,哪會想到自己已經準備得如此充分了,竟還會發生這等意外?
  極度的不甘和驚怒猶如火焰般狠狠燒灼著他們的心,讓得他們目眥‘欲’裂,須發怒張,臉‘色’鐵青扭曲到了極致。
  可這一切對陳汐而言,卻像對這一切渾然不覺,他神‘色’沉靜,漠然猶如沒有感情‘波’動般,在殺死那老者之后,便再次出擊,氣勢凌厲迫人。
  從這一場戰斗一開始,陳汐都沒打算放過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