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002 她的來歷

一輪星域光幕映現在陳汐頭頂之上,渾圓燦然,其內重重宙宇運轉,億萬星辰循環,演繹出無窮妙相。
  盤膝而坐,腰脊筆直若青松的陳汐沐浴神輝之下,渾身繚繞縷縷紫金氣,神色莊肅恬靜,有一種超塵之姿。
  而在他體內,星域若太虛大淵,澎湃神力呼嘯其中,發出若驚雷般的道音,隆隆而響。
  在這等狀態下,他那氣機、氣血、力量、神魂……一切的力量都猶如活潑沸騰般,顯得神異無比。
  而在他那靈魂之火上空,一顆新生的燦然紫金帝皇星升騰而起,和其他三顆紫金帝皇星‘交’相輝映,噴薄出的紫金之氣,將陳汐靈魂都照亮,染上一層神圣之氣。
  四星域主境!
  閉關二十載,陳汐原本僅僅只是為煉化“巫之印”傳承,去救醒甄流晴,誰曾想,竟在機緣巧合之下,一舉突破晉級,整個人通體力量再次發生一場翻天覆地的蛻變!
  他的體內星域再次擴張,周身力量再次提升,神魂之力再次拔高,就連自身‘精’氣神也濃烈沸騰到了極致!
  就陳汐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短短二十年,自己的實力再次邁上一個更高的臺階,這若傳出去,非被世人當做怪物不可。
  不過陳汐也清楚,能夠辦到這一步,絕對和自己煉化那“巫之印”傳承分不開干系!
  這巫之印中匯聚著一個完整的紀元文明傳承,力量何其浩瀚,如今被自己徹底煉化掉,所帶來的好處自是超乎想象。
  “若按照這種修煉速度持續下去,豈非自己只需將其他七種紀元烙印一一煉化,自身實力也會隨之節節攀升?”
  歷經最初的驚喜之后,陳汐心境恢復平靜,若有所思。
  通過煉化巫之印,已經讓他徹底通曉了用符道去演繹不同紀元文明傳承的方法。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甚至確信,自己再去煉化其他紀元烙印時,必然不會再遇到任何難題!
  但旋即,陳汐就禁不住搖頭,他能夠感受到自己如今的修為已達到了一種飽和般的狀態中,短時間內只怕根本不可能消化掉更多的紀元烙印力量。
  就好比一座飽和的水池,想要蓄積更多的水源,首先要把水池的容積擴張變大。
  眼下陳汐的修為便是如此,已經趨于飽和,但他并不缺水源,缺的僅僅是進一步修煉,將自身不斷錘煉擴展,方可吸納更多力量,更上一層樓。[]
  “果然,想要一口氣吃成一個胖子明顯是不可能的……”
  陳汐苦笑了一下,倒也并無任何一絲不甘,甚至,這次煉化巫之印傳承,讓他就像推開了一扇新大‘門’,收獲多多,充滿驚喜。
  首先,他可以確定,哪怕那些紀元烙印被禁錮在河圖碎片中,可這已經不是障礙,也無法阻擋自己去煉化那些紀元烙印的步伐。
  其次,紀元烙印的存在,就像早已準備妥當的晉級力量,在以后修行時,陳汐已不必再去尋覓另外的機緣,只需等待一個晉級契機,便可以讓自己修為步步高升。
  最后,煉化紀元烙印所帶來的不僅僅只是修為的變化,更重要的是,紀元烙印中所蘊含的傳承,完全可以被陳汐所掌控!
  這才是陳汐最大的收獲。
  像那“巫之印”中的傳承,囊括著有關“巫之文明”的一切修行體系、修行法‘門’、修行知識……
  在這等情況下,若是把陳汐擱在上個紀元中,也絕對可以堪稱是無所不知,無所不通,無所不明的存在!
  和“老白”這個“萬靈之師”都沒什么區別。
  而在這個紀元中,陳汐所掌握的“巫之傳承”,也絕對可以發揮出超乎想象的作用。
  就好比眼前,甄流晴中了“黑巫神蠱”,連巫雪禪都束手無策,天下甚至極少有人能破解此秘法。
  可對煉化了巫之印的陳汐而言,這“黑巫神蠱”也僅僅只不過是一種來自上個紀元“黑巫部落”中的一‘門’神魂秘法罷了,想要破除它也是有法可循。
  ……
  很快,陳汐長身而起,將目光落在了遠處的那一具宛如琉璃‘玉’石般剔透的棺材上。
  咔嚓~
  棺材被打開,陳汐小心將甄流晴的身軀從中抱出,然后將她擱置在一塊蒲團上。
  旋即,陳汐深呼吸一口氣,在腦海中默默回憶了一遍解除“黑巫神蠱”的法‘門’,確保任何一個細節無誤之后,這才開始行動起來。
  嗡~
  他雙手掐訣,指尖勾勒出一道道神秘而奇異的巫紋,猶如一縷縷溪水般,涌入甄流晴體內。
  ……
  大殿外,圖‘蒙’盤膝而坐。
  從二十年前陳汐開始閉關那一刻開始,圖‘蒙’便被巫雪禪安排過來,只等陳汐醒來,便立刻要圖‘蒙’去通知于他。
  只是令圖‘蒙’意外的是,這一等就是二十年光‘陰’。
  當然,對圖‘蒙’這等域主境存在而言,這點時間自算不上什么,真正讓他有些疑‘惑’的是,在這二十年中,師伯祖巫雪禪竟來了不下十次,仿佛有什么緊要之事要尋找師叔祖陳汐一般。
  只是因為陳汐遲遲沒有動靜,令得巫雪禪每次都是無奈而去。
  “師伯祖他究竟有什么事找師叔祖?莫非和那一名神秘‘女’子有關?”
  圖‘蒙’浮想聯翩。
  這二十年來,上古神域中也不斷有消息傳來,皆都和上古神域中的局勢有關。
  最讓圖‘蒙’注意的便是,在十八年前,也就是陳汐閉關的第二年,上古神域中發生了一系列血腥事件,陸續有七位域主大人物斃命!
  而兇手則是同一個人,一名來歷不知,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神秘‘女’人!
  尤為令人無法理解的是,這名神秘‘女’子殺死的七位域主,竟分別都是來自不同的大勢力中,彼此毫無關聯,讓人很難推斷出,那神秘‘女’子究竟是為了復仇,還是出于其他的原因去殺人。
  但不管如何,這一系列血腥事件發生后,很快就引起了整個上古神域的震‘蕩’,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就連帝域中那些頂尖大勢力,皆都做足了戒備,提防著被那神秘‘女’子找上‘門’來。
  傳聞,連太上教、神院、‘女’媧宮、道院等一眾勢力都派出了高人去查探此事,甚至還出動了道主境大人物。
  可最終,竟是沒有查探出一點蛛絲馬跡!
  這可有些太不尋常了。
  直至去年,一位來自神院的道主境大人物在偶然之間碰到了那名神秘‘女’子,于是悍然出手,‘欲’要將其擒拿下來。
  可誰曾想,最終卻竟被那名神秘‘女’子逃走了!
  此事甫一傳出,頓時讓上古神域愈發震動,嘩然四起,皆都無法想象,那一名神秘‘女’子居然可以從一位道主境強者手底下安然脫身。
  她究竟是誰?
  為何在以往根本就不曾聽聞過有她這樣一位厲害角‘色’?
  沒有人知道。
  但有關那神秘‘女’子的傳聞,卻像滾雪球似的越來越多,讓得她儼然成為了整個上古神域關注的焦點人物。
  甚至和她相比,原本風頭正勁的陳汐的光芒都被隱隱遮蓋下去。
  畢竟,當初陳汐滅殺十二位域主境的事情雖然轟動,但畢竟都清楚他乃是來自神衍山的親傳弟子,早在很久之前就頗負名望,儼然若一尊絕世妖孽般。
  故而和那神秘莫測的‘女’人相比,人們更關注的自然是后者。
  最為重要的一點便在于,那名神秘‘女’子所擁有的力量,居然可以從道主境強者手中逃脫,這就太可怖了。
  單論這一點,陳汐似乎都無法與之比肩。
  再加上這神秘‘女’子行蹤莫測,陸續滅殺域主境存在,誰也不敢確定,她是否會就此止手,于是讓得她的關注度儼然蓋過了陳汐。
  沓!沓!
  一陣平緩的腳步聲響起,驚醒了正自胡思‘亂’想的圖‘蒙’,他抬頭一看來人,連忙起身行禮,口稱師伯祖。
  來人,自然就是巫雪禪。
  “還沒動靜么?”
  巫雪禪看著那緊閉的大殿‘門’扉,不禁皺眉道。
  圖‘蒙’搖頭:“師叔祖他一直沒動靜。”
  “看來……也只能等下次了。”
  巫雪禪輕嘆了一口氣,剛要轉身離開,便在此時,那一直緊閉的大‘門’嘎吱一聲被打開。
  “大師兄找我何事?”
  陳汐那峻拔的身影從中走出,疑‘惑’地看著巫雪禪。
  “哈哈哈,小師弟你可總算‘露’面了。”
  巫雪禪大笑,上下打量了陳汐一眼,不禁又驚嘆道,“短短二十年,修為竟又晉級一個層次,了不得,了不得。”
  圖‘蒙’在一旁一瞪大了眼睛,倒吸涼氣,心中暗叫乖乖,師叔祖他可真夠變態的!這晉級速度簡直不讓人活了!
  陳汐‘摸’了‘摸’鼻子,聳肩苦笑道:“也是機緣巧合,誤打誤撞而已,連我自己都有些意外。”
  圖‘蒙’強忍住翻白眼的沖動,誤打誤撞?為啥我蠻牛就沒碰到這等幸運之事?
  巫雪禪卻是點了點頭,道:“怎么樣,甄姑娘身上的黑巫神蠱可已驅除?”
  說到這個,陳汐頓時‘露’出一抹笑容,道:“承‘蒙’大師兄關心,這個難題如今已被徹底解決了。”
  頓了頓,他繼續道:“只是,甄姑娘她昏‘迷’的太久,氣機衰弱之極,恐怕得恢復許久,方才能徹底清醒過來。”
  巫雪禪笑道:“無礙,只要可以醒來便足夠了。”
  陳汐道:“大師兄,您可是找我有事?”
  他剛才恰好聽到了巫雪禪那一聲嘆息,隱約感覺此次大師兄前來找自己,必然不僅僅只是為了看望自己。
  ...
  div>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