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第二章離開


  陳昊惴惴不安地看著哥哥陳汐,大氣不敢出。
  哥哥打小照顧自己吃飯、睡覺、送自己去松煙城最好的武館修煉,辛苦掙來的元石,也都花費在自己身上,哥哥卻從來不舍得用花費一丁點的元石。
  陳昊知道,哥哥看似冷冰冰的,其實心腸極好,對自己和爺爺更是無微不至,可是,為什么所有人都嘲笑他呢?
  面癱陳,掃把星……
  一想到這些惡毒的綽號,陳昊心中便充滿怒火,恨不得把那些笑話哥哥的人的嘴巴狠狠撕爛。
  “哼,只要他們再罵哥哥,我還打他們!”
  陳昊攥緊小小的拳頭,在心中暗暗決定。
  “先回家吃飯吧。”
  陳汐從沉默中清醒過來,深吸一口氣,拍了拍陳昊的肩膀,推開破舊的房門,走進屋內。
  “哥,你不怪我了?”
  陳昊愣了一下,歡喜地咧嘴叫道:“好嘞,哥,我的肚子都快餓扁了。”
  ……
  房間中,昏暗的松油燈搖曳著昏暗的光芒,照亮狹窄逼仄的破木屋。
  一個頭發稀疏蒼老的老人靜靜坐在飯桌前,他骨瘦如柴,滿臉褶皺,一對渾濁的眼眸透著一股頹敗的氣息。
  老人名叫陳天黎,昔年也是松煙城叱咤風云的人物,可惜,隨著陳氏一族被滅,他也因為舊疾復發,修為徹底被廢,成了一個普通老人。
  “爺爺。”
  陳汐默默坐在桌旁,看著桌上的一碟酸菜和三碗白米飯,心中不由輕嘆一聲,自己還是太笨了,每天若能多掙些元石,爺爺和弟弟就不用受苦了。
  “吃飯。”陳天黎的聲音沙啞低沉,“吃過飯,我有話要說。”
  陳汐一怔,點點頭:“嗯。”
  爺孫三人吃飯很有趣,陳汐和爺爺只吃白飯,把一小碟咸菜都讓給了陳昊,小家伙知道拒絕也是白搭,只是埋頭吃飯,心中重復著一個很早就立下的誓言:“爺爺、哥哥,等我修煉變強,我一定把天下的美餐都給你們吃,再不吃這些該死的咸菜了!”
  吃過飯,陳昊乖巧地收拾好碗筷,拎著一柄木劍就走出了屋,他要練劍,他要抓緊每一分鐘,讓自己變得更強大!
  “《紫霄功》修煉到第幾重了?”陳天黎聽著從窗外傳來的霍霍練劍聲,蒼老的容顏上流露出一抹欣慰。
  《紫霄功》是陳氏祖傳的煉氣法訣,總共十八重,詳細記載著從后天九重至先天九重的修煉法訣。
  “還是第十三重。”陳汐即便是跟爺爺說話時,臉色依舊冰冷如故,那股沉穩木訥的氣息,仿似永遠不會改變。
  “哦。”
  陳天黎點點頭,不置可否,心中卻是涌出一抹復雜情緒。
  他對這個孫兒是既愛又恨,自從陳汐出生之后,整個陳氏一族便噩耗連連——家族被滅,陳汐生母棄家而走、陳汐父親含恨遠離……
  尤為可惡的是,龍淵城蘇家竟然當著松煙城所有人的面,撕毀了之前訂下的婚約,讓陳天黎這張老臉徹底丟光,若非顧念著兩個孫兒年幼,無人養育,他恨不得以自殺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有時他也懷疑,自己的孫兒真如傳聞那樣,是一個霉運頭頂的掃把星。不過,他很快便把這個想法摒棄掉,整個陳氏已只剩下他們爺孫三人,再加上他的身體日漸衰敗,也只有靠陳汐幫人制符才能勉強維持生計。
  換句話說,正因為有陳汐在,這些年,他們一家才不至于落魄到與乞丐為伍,幼孫陳昊更是在陳汐的辛苦努力下,進入了松煙城有名的天星武館修煉。
  想到這,陳天黎心中又涌出一股溫暖,再倒霉,小汐也是自己的孫兒,也是陳氏的親生骨肉!
  “這些年,委屈你了。”
  陳天黎嘆息道:“我讓小昊吃好的,穿好的,更是進入武館習武,卻讓你操勞生計,沒有落得一絲好,爺爺我……對不起你啊。”
  陳汐身子一僵,壓抑在心底深處多年的酸楚蠢蠢欲動,他連忙深吸一口氣,強自壓下這股酸楚,搖頭道:“您年老體邁,小昊又年幼懵懂,這些事情自然應該我來做。”
  陳天黎笑了笑,揮手道:“不提這些。”
  陳汐點點頭,默然不語。
  他性子本就孤僻木訥,不善言辭,這些年又常遭受周圍人的譏諷嘲笑,使得他性情愈發內斂,寧愿沉默行動,也不愿多說一句廢話。
  “龍淵城千劍宗半個月后大開山門,招收門徒,我打算帶小昊去試一試。”沉思許久,陳天黎突然開口說道。
  陳汐怔了怔,說道:“也好,離開松煙城,對小昊的成長更有利。”
  陳天黎忍不住問道:“你……不會怪爺爺偏心吧?”
  陳汐搖了搖頭:“我一切都聽爺爺的安排。”
  陳天黎仔仔細細地看著自己孫兒的臉,似是想從中看出些什么,然后令他失望的是,陳汐的自始至終都是那副模樣,紋絲不動,仿似一根生硬的木頭。
  “在眾不失其寡,處言愈見其默,性情執拗堅韌如此,也不知是好是壞,唉。”
  陳天黎心中深深一嘆,起身回屋。
  ……
  翌日一早。
  陳汐起床時,天剛剛破曉,用冷水洗漱一番,剛走出屋門,便見弟弟陳昊在練劍。
  刷!刷!刷!
  木劍揮灑,發出一陣陣急促的破空之聲,陳昊右手握劍,瘦弱的身體靈活跳躍,斬、削、挑、刺、劃,一絲不茍地練習劍術。
  他的小臉上已滿是汗水,稚嫩的眉宇間卻是一片堅定之色,手中的木劍沒有一絲顫抖,沉穩而嫻熟。
  陳汐默默看了片刻,沒有打擾弟弟,匆匆做好飯之后,沒有像往常一樣制符,而是快速朝張氏雜貨店奔去。
  “啊,面癱陳又來了!”
  “唉,我原本以為上午來做工,不會碰到他的,誰知還是撞上了,真倒霉。”
  張氏雜貨店內,新來的符徒工看見陳汐走進,紛紛躲避開來,一副生恐沾上霉運的樣子。
  “張大叔,我想先借一百顆元石,不知道可不可以?”陳汐哪里有心思理會這些冷嘲熱諷自己的家伙,徑直來到柜臺前,向張大永提出了自己的請求。
  張大永疑惑道:“陳汐,出了什么事情嗎?說出來,或許我可以幫上忙呢。”
  陳汐幫他的雜貨店制符五年有余,從不曾向他借過錢,今天卻突兀地要借上一百顆元石,他自然感到很疑惑,打算若是力所能及的話,就幫這小家伙一把。
  陳汐聽出了張大永話中的關懷之意,心中一暖,搖頭道:“我沒遇到麻煩,只是想買一件東西。”
  張大永恍然,干脆利落地拿出一顆靈玉,說道:“喏,夠不夠,不夠我再多借給你一些。”
  “足夠了,多謝張大叔,我會很快換給您的。”
  一顆靈玉大致相當于一百顆元石,還是只高不低的那種。陳汐接過靈玉之后,便轉身離開,步伐匆匆。
  “奇怪,這小子為了一家的維持生計,尋常可是節儉之極,從來都不會亂花錢,今天是怎么回事?”
  張大永看著陳汐的背影消失在店門外,疑惑不已。
  ……
  百煉堂,位于松煙城中心繁華街道,專賣一些修士所需的武器裝備,規模宏大,在松煙城也是頗有名氣。
  陳汐進去一趟之后,一塊靈玉在不到一刻鐘就花了出去,毫不肉疼,反而心生欣慰之色。
  回到家時,已快要臨近晌午,陳天黎在收拾行囊,陳昊則坐在門前,雙手捧臉,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哥,你回來了。”陳昊噌地一下站起身,小臉上盡是歡喜之色。
  陳汐摸了摸陳昊的腦袋,說道:“一會就出發?”
  陳昊點點頭,神色變得黯然,他不舍得離開哥哥,一想到去了龍淵城之后,就再不能常見到哥哥,他就感到很難過。
  陳汐拿出一個長形玉盒,遞過去:“給你買的,要好好努力。”
  “給我買的?”
  陳昊愣住了,看著那精美的玉盒,一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從小到大,每當看到別人家的小孩拿著各式各樣的禮物炫耀時,他就極為艷羨,但卻從不敢奢望擁有。因為他知道,自己爺孫三個的生活,都要靠哥哥辛苦努力才能維持下去,在這種情況下,他根本就不敢去奢求。
  如今,在自己要出發之際,哥哥卻不吭不聲地給自己買了一件禮物,這讓他如何不感動?
  “哥……”
  陳昊的聲音有點哽咽,他低下頭,努力讓自己不哭,眼眶卻已泛紅。
  陳汐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照顧好爺爺,也要照顧好自己。”
  “嗯!”陳昊狠狠點頭。
  “我去看看爺爺,待會我送你們出城。”陳汐臉上罕見地露出一絲微笑,轉身走進屋內。
  陳昊深吸一口氣,緩緩打開玉盒,一把泛著冷冽光澤的長劍,靜靜地擱置在玉盒中。
  嗡!
  拿起長劍,真元涌動,長劍驀地發出一聲清吟,一抹森然鋒利之氣噴涌而出。
  “哥,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陳昊看著手中長劍,眸光堅定,仿似一夜之間長大了,再不是從前那懵懂孩童。
  ……
  晌午,金烏高懸。
  城門外。
  一輛馬車載著爺孫倆,緩緩駛離。
  陳汐立于城墻之上,眸凝遠方,心潮起伏。
  ————
  新書期間,拜求點擊、收藏、紅票吖!諸位親,拜托大家了(*^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