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20 小孬


  天剛剛亮,小孬便打著哈欠,惺忪著睡眼起床了。
  他原本是一個街頭混混,年紀不大,腦袋十分靈活,一個月前被張氏雜貨店的老板張大永看中,幸運地成了一名有薪水可拿的符徒工。
  不過,近半個月他卻一直在幫張大永做另外一件事,充當售貨店員。
  打開店門,黑壓壓的人群早已把門外圍攏得水泄不通。
  “開門了!小孬兄弟,我要訂購三張破錐符,要那種新款的!”
  “孬蛋,我是你鄰居李大叔啊,那種威力堪比二品的基礎青木符還有沒有了?”
  “大家都別跟俺搶啊,俺都排了三天隊了,只為替俺家崽子買一張金刃符防身,誰跟俺搶,俺跟誰急啊!”
  “在下松煙城天楓制符學府的教習,此次前來是為了拜會一下研制新型基礎符箓的大師,不知小孬兄弟可否引薦一下?”
  ……
  噪雜的聲音亂嗡嗡響起,眾人爭搶著朝門前擠,毫無形象可言,就跟趕集市哄搶貨物一般。
  小孬早已對此見怪不怪,自從半個月前陳汐制作的新型土盾符流傳出去之后,一夜之間,張氏雜貨店在松煙城名聲大噪。
  店老板張大永趁此機會,更是打出了一段驚爆眼球的告示詞——大師級制符師親手操刀,本店年度盛大鉅獻,巧奪天工造化的新型基礎符箓橫空問世。你,值得擁有!
  告示詞很唬人,的確賺足了噱頭,不過畢竟是基礎符箓,大多數人還有有些懷疑消息的真假。
  但是當張大永不經意地透露,將軍府秦將軍的小公主已購置了十五張新型基礎土盾符之后,張氏雜貨店的門檻瞬間被擠爆了。
  在松煙城,誰不知道秦將軍的小公主是個癡迷于制符的小符癡?這新型基礎符能入她的法眼,豈會有錯了?
  張大永笑開了花,早有預謀的他,在見到陳汐又連續制作出符紋結構截然不同的各種基礎符箓之后,就已預見到今天的局面。不過陳汐所制新型符箓只有七八種,數量也極其有限,為了充分利用這寶貴資源,他毅然決定每天只賣十張新型基礎符。
  物以稀為貴,越是罕見的才越值錢!
  做了三十年買賣的張大永自然懂這個道理,甚至為了不被熟人或者權貴人氏找上門索要,他早早就躲了出去,把一切交給了小孬打理。
  “各位,看看你們手中的牌號,我喊中的進店,沒喊中的明天再來。”小孬扯開嗓子大聲喊道:“155號,156號……”
  連續喊了十個牌號,喊中的欣喜得意,沒喊中的則憤憤不平地鼓噪起來,哀求的、拉關系的、威脅的……活脫脫一副世間眾生相。
  小孬緊繃著臉皮,無動于衷,一副油鹽不進的模樣,內心卻是仍舊禁不住升起一股濃濃的艷羨。
  他原本和其他符徒工一樣,把陳汐當做霉運頭頂的掃把星來譏笑嘲諷,何曾想到有朝一日,這個掃把星竟能引起這樣大的轟動?
  若非店老板再三交代不準泄露陳汐的身份,他甚至認為,單憑能夠制作出新型基礎符箓這一項,就能讓整個松煙城改變對陳汐的印象!
  這家伙,難道真要洗盡霉運,一躍成為響當當的大人物么?
  小孬暗暗決定,日后一定要尊重陳汐,萬一人家真飛黃騰達了,若能順手提攜自己一把,豈不是賺大發了?不過,說起來陳汐可是十幾天都沒來了,若再不出現,這新型基礎符箓都要斷貨了……
  松煙城平民區,陳汐家門前。
  洛沖看著蹲坐在石階上發呆的素裙少女,不由心中一嘆,好好一個將軍府的小公主,為了一些符箓,至于十幾天蹲守在陳汐那個掃把星家門前嗎?怪不得被人喚作小符癡呢。
  洛沖是松煙城將軍府麾下第一高手,一身修為深不可測,他身材瘦削,雙臂頎長,一對眼眸湛然有光。
  他此時卻躲藏在暗處,像一頭機警的獵豹,時時刻刻觀察著周圍的狀況。
  秦紅棉癡于符道,卻不通人情世故,天真爛漫的像個懵懂孩子,孤零零一個人跑來魚龍混雜的平民區,難保不會發生意外,洛沖的任務便是護衛一側,保證秦紅棉的安全。
  也不知那掃把星跑去哪里了,竟讓我和小姐苦苦捱上十多天,真是一個不討人喜歡的混蛋啊!
  洛沖腹誹不已。
  ……
  李氏家族,演武廳。
  吳管家神情肅穆,沉聲開口:“據可靠消息目標極有可能今天離開清溪酒樓,李寒、李楓、李戰、你們三兄弟擅長潛行暗殺之術,今晚就由你們三人為主力,務必不要留下蛛絲馬跡。”
  “喏!”
  三名神色沉穩狠辣的年輕人齊齊應諾。
  “好!此戰關系著我李氏家族的顏面,我也會親自前往,待成功之后,我會向家主建議,準許你們三兄弟進入祖屋修煉。”
  吳管家不由滿意地點點頭,眼前這兄弟三人,修為皆在先天八重境,三人聯手之下,足以戰勝一名先天圓滿境的修士,用以對付一個才只先天三重境的小家伙,簡直就是手到擒來!
  祖屋修煉?
  李寒三人齊齊一震,臉上齊齊涌現一抹無法言喻的激動。
  吳管家見此,不由開心地笑了,恰好一個月,真是天賜良機啊。他仿似已看到獵物在自己眼前竭斯底里地徒勞掙扎……
  清溪酒樓。
  緊閉近半個月的小黑屋被從外打開,當看清楚里邊的情景,馬老頭、喬南、裴姵齊齊張大嘴巴,表情瞬間凝固。
  原本堆積如山的材料消失無蹤,空蕩蕩的房間內,只有陳汐孤零零地在閉目打坐,顯得異常扎眼。
  “這家伙難道把所有食材都吃掉了?”喬南一副活見鬼的模樣,叫道:“那些食材可是足夠尋常修士吃上十年啊!”
  “陳汐小哥不但人帥,連胃口都如此霸道兇殘,唔,這樣的男人才值得我心甘情愿地沉淪愛河啊。”嬌美嫵媚的裴姵又犯花癡了。
  馬老頭早已見識過陳汐遠超常人的吃貨能力,可見到這一幕也仍忍不住頭皮一陣發麻,碎碎念道:“老子收了個堪稱奇葩的吃貨做徒弟,也不知道是福是禍,他他……怎么能這樣能吃呢?”
  “師兄快來看,這些好像是陳汐小弟烹飪出的菜肴。”裴姵走到廚臺前,一眼就發現上邊羅列著的一排盛著各色菜肴的玉盤,連忙招手呼喚。
  馬老頭和喬南來到廚臺前,看著一排色澤各異卻都賞心悅目的菜肴,神情皆變得認真嚴肅起來。
  “這道油炸黑鱔魚不錯,口感搭配一流,靈氣純厚,合格。”
  “嗯,這道碧火蒸肉酥口感也不錯,各方面都達到了一流水準,尤為令人驚奇的是,他竟想起用純陰屬性的浣溪草包裹白柳牛腱肉來沖抵木蟲蟬的土腥氣,這等構思著實巧妙,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紫香丁、紅桂果、榛草麻仁……這百十種靈果熬制出的粥很好吃啊,味道甘甜爽口,又透著一股說不出的軟糯,唔,也不知陳汐小弟如何想到的,似乎還兼具著駐顏滋補的功能呢。”
  三位三葉靈廚師挨個品嘗過去,連連贊嘆,眼眸中的驚喜之色越來越濃。
  “師兄,您不愧是慧眼獨具,有陳汐為徒,何愁衣缽無人繼承?”喬南慨然道:“看見陳汐,就讓我想起當年的自己,也是如此的驚采絕艷,如此的……”
  馬老頭徑直忽視了這個自戀的家伙,傲然道:“如今我這徒兒已踏入一葉靈廚師階段,下一步,我將對他采取更嚴厲的修習方式,令其……”
  “且慢,這些天的俸祿還我先,我要回家一趟。”不知何時,陳汐已站起身子,徑直打斷馬老頭的話,口吻甚是不客氣。
  他也不可能客氣,馬老頭一聲不吭地把他丟進小黑屋,一關就是十幾天,換做誰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這小子長脾氣了啊,有這么跟師傅說話的徒弟嗎?
  馬老頭眼睛一瞪正待發火,卻似是發現什么,驚咦道:“你的修為……”
  此話一出,喬南和裴姵也發現了陳汐的變化。
  之前的陳汐,身子峻拔瘦削,年紀輕輕,氣質卻是沉穩木訥,仿若塵封在鞘中的利劍,內斂而不張揚。
  然而此時,他身上卻多了一絲獨特的鋒芒之氣,舉手投足之間,看似如同往昔一樣,卻帶給人一種若有若無的壓力。
  “我的確進階了。”
  陳汐回答道,這些天來,他除了運功打坐,其他的時間都花費在烹飪菜肴上,倒是沒想到,自己的境界竟是連續飆升,不知不覺間已突破至先天八重境界!
  “原來如此。”
  馬老頭看著四周空蕩蕩的房間,瞬間明白了一切,那堆積如山的食材雖是一些堪堪入品的材料,但其中無不蘊含著一絲絲純凈的靈氣,陳汐本就是先天境界,一下子吞掉這么多食材,進階也說得過去。
  馬老頭并不知道,陳汐不但煉氣突破至先天八重,連《周天星戮鍛體之術》也已修至第三重,達到了水絞筋的地步,已經能夠引來柔水星煞絞揉骨筋!
  如今的陳汐,皮膜如銅,筋骨如鐵,肉身被淬煉得柔韌強悍,也正因如此,他的氣質才會悄然發生一絲變化,精氣十足,再不復之前的孱弱模樣。
  看著神色平靜堅定的陳汐,馬老頭似乎也意識到,單純逼迫陳汐一門心思地研究廚藝不現實,于是決定給陳汐放幾天假,抬手丟給陳汐一個百寶囊,“里邊是這十五天的俸祿,你既然要回家,為師也不攔你,不過還是要趕快回來啊,莫要荒廢了自己的廚道天賦。”
  元石到手,還附送了一個百寶囊,陳汐這些天積攢在心的惱火消退不少,點點頭,轉身匆匆離開。
  走出清溪酒樓,看著久違的陽光和藍天,陳汐產生一絲恍如隔世的感覺,離開小黑屋的感覺……真好!
  沒有過多感慨,陳汐急匆匆朝家走去,然而走至半途,他猛地感到一絲悚然的感覺涌上心頭,仿似被暗中的毒蛇盯住了一般。
  沒有絲毫猶豫,他霍然頓住腳步,扭頭朝遠處望去。
  此時的陳汐如臨大敵,全身氣機迸發,猶如一桿刺空長槍,氣勢凌厲無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