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2005 陳氏后裔

聞言,陳汐不禁苦笑,知道兩位師兄誤會了。
  他也不多說,掌心一翻,將劍箓祭出,遞在巫雪禪和唐閑眼前:“兩位師兄請看。”
  唐閑眉頭皺的愈發厲害,心中暗自嘀咕,難道這小子祭煉的符兵道寶還能比自己的火浮屠厲害不成?
  他目光隨意望了過去,僅僅一剎那,他那宛如火焰寶石般的眸子便驟然一凝,發出一聲驚咦。
  旋即,一把就拿過劍箓,掌指輕撫劍身,仔細查探起來,久久不語。
  巫雪禪見此,看了看一側泰然自若的陳汐,目光也不禁被吸引了過去。
  很快,他也眉‘毛’一挑,道了一聲:“有意思!”
  “怪不得看不上我的火浮屠。”
  唐閑將劍箓遞給巫雪禪過目,道,“大師兄,你也仔細看看,這寶貝可堪稱是萬世難覓,曠古罕見,自修行至今,我還是頭一遭碰到這等獨一無二的先天靈寶。”
  “很神異。”
  巫雪禪打量了一陣,就將劍箓還給陳汐,笑道,“擁有此寶,的確已不需要火浮屠了。”
  陳汐笑了笑,將劍箓小心收起來。
  從進入‘混’‘亂’遺地開始修行時,只要不是戰斗狀態,他便一直將劍箓寄存在體內,去吞噬和煉化其他先天靈寶的本源‘精’華。
  這便是劍箓的厲害之處,原本它只是一件符兵道寶,可經過先天道胎的煉化和孕養,早已蛻變為了一件真正的先天靈寶。
  而眾所周知,劍箓本身便擁有無限成長的可能,這個特征也被很好地保存下來。
  這也讓得劍箓和其他先天靈寶顯得不同起來。
  歸根究底,便是因為劍箓擁有著吞噬和煉化其他先天靈寶的威能,這等妙用簡直堪稱是古往今來天上地下獨一家,根本不是其他先天靈寶可以比擬的。
  而隨著這些年過去,斷斷續續地,劍箓已吞噬了九件先天靈寶,威勢也是隨之不斷蛻變。[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時至如今,劍箓的品相甚至比之那大羅天網落寶銅錢都要稍勝一籌,即便如此刻拿來和唐閑的火浮屠相比,也是各擅勝場,毫不遜‘色’。
  故而,陳汐才會拒絕掉唐閑的好意,倒是并非看不上火浮屠。[800]
  而巫雪禪和唐閑的目光何其老辣,當察覺到劍箓蘊含的威勢時,登時也都是驚嘆不已,明白陳汐拒絕火浮屠的理由了。
  “擁有此寶,足可以讓小師弟你在戰斗中占據不少優勢,不過此次行動頗不尋常,小師弟你還應當小心為妥。”
  巫雪禪想了想,提醒陳汐,“畢竟,你修為雖可以傲視天下諸多同輩,可是和那些厲害一些的護道神族相比,可不算太強大了。”
  陳汐點了點頭,心中卻是暗忖不已,那些護道神族真有大師兄所言的那般厲害?
  “小師弟你也不必過于保守,只要是戰斗,無論對手是誰,只需全力以赴便足夠了。”
  唐閑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冷哼道,“護道神族雖厲害,終究只是占據了先天優勢罷了,不必過多在意。”
  陳汐和巫雪禪對視一眼,皆都啞然。
  唐閑本身可也是一位護道神族的后裔,卻竟說出這樣一番話來,著實出人意料。
  嗯?
  就在此時,突然巫雪禪和唐閑似察覺到什么,眼眸如電般,齊齊望向同一個方向。
  轟!
  甚至,唐閑都沒有任何遲疑,掌指一劃,一道火光如刃般破空而去,斬出一道足足萬丈長的虛空裂縫。
  那裂縫所過之地,星辰爆碎無物可阻,充斥著一股難以想象的恐怖毀滅力量。
  嗖~
  當陳汐反應過來,朝那邊查探過去時,就看見一道縹緲虛無似的影子,踩在一口大鼎上,一閃即逝,居然避開了唐閑的一擊!
  這可是道主境的悍然一擊,力量何其可怖,可對方竟閃避而去,倏然消失不見,這可就有些令人驚心了。
  那一道影子是誰?難道也擁有道主地步的力量?可他為何又會出現在這里?
  陳汐眼眸微瞇,心中忽然隱隱升起一絲熟悉的感覺,就好像在哪里見過那一道身影一般。
  這個發現讓他心中一跳,愈發感覺此事有些蹊蹺。
  “是那名‘女’子。”
  巫雪禪忽然開口,雙手負背,眼瞳中盡是思索。
  “哦,怪不得。”
  唐閑點了點頭,旋即又皺眉道,“她竟敢偷偷追蹤咱們,莫非還想和我們為敵不成?”
  這句話說得殺氣騰騰。
  “或許她另有目的,這些年她在上古神域中殺了數位域主,引得天下震驚,人心惶惶,就連神院宣冥道主出手,也只是將其擊敗為重傷,沒能徹底擒下她,這可很不尋常。”
  巫雪禪沉‘吟’道。
  “的確,此‘女’所擁有的戰斗力明顯不如道主境,想來是一名域主存在,可卻能夠在剛才避開我的一擊,著實很不凡。”
  唐閑說到這,似意識到什么,道,“或許,這和她所擁有的那一尊古鼎有關。”
  “我也是如此想的,那一口古鼎很神秘,匯聚著一股沛然莫御的天地大運,我可從沒聽說過,這上古神域中又有哪個擁有這等寶物了。”
  巫雪禪眸光幽邃,似對那一口古鼎很感興趣。
  聽到這,陳汐依舊是一頭霧水,禁不住愕然道:“兩位師兄認得剛才那人?”
  若圖‘蒙’在此,一定可以判斷出,巫雪禪和唐閑口中的她,正是那名來歷莫測,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神秘‘女’子。
  在陳汐閉關煉化巫之印的那二十年,這神秘‘女’子在上古神域中掀起了一片腥風血雨,引得天下震驚,風頭之盛,儼然蓋過了陳汐,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人物。
  只是時至如今,也根本無人能夠揣測到此‘女’的來歷。
  巫雪禪當下把這些年發生在上古神域的那些事跟陳汐解釋了一下。
  陳汐也這才明白過來,不禁若有所思道:“居然能夠從道主境強者手中脫身,這‘女’人的確很不可思議。”
  說到這,陳汐心中突兀地冒出一個念頭,那神秘‘女’子……難道不是這個紀元的?
  這讓陳汐莫名其妙地想起,當年在南海域珍瓏坊市的一處拍賣會上時,曾拍賣過一件壓軸寶物便是一口大鼎。
  當時僅僅只是看了此鼎一眼,就讓得陳汐神魂巨震,腦海中驟然浮現出一副奇異的畫面——
  一口大鼎在無垠虛空中穿梭,跨過了諸天萬界,漂流過宇宙星空,渡過了一個又一個‘混’沌域境,一晃就是千萬年光‘陰’流逝……
  而在那大鼎之中,還盤膝坐著一名‘女’人,她渾身被灰‘色’的霧靄籠罩,身影模糊,但從那輪廓中依稀能看出,她有著傾世姿容,無上風華!
  她似乎在追尋著什么,一直在幽邃黑暗的虛空中前行,又似乎在躲避著什么,不得不一路前行,若是稍慢一步,就會遭遇滅頂之災般。
  可是最終,她的身影逐漸模糊,徹底消失不見。
  “真的……無法超脫么?”
  陳汐兀自還記得,當那一副奇異的畫面落幕時,一道幽幽嘆息聲響徹,透著無盡的落寞和傷感。
  當時,陳汐只感覺被一股無法形容的孤獨感籠罩,似被天地遺棄,萬念俱焚,心死如灰……
  若非那一副奇異畫面驟然消失,他差點就心神失守,走火入魔!
  而按照老白當時的分析,那一口大鼎乃是一件紀元神寶,誕生于上個紀元中,匯聚著整整一個紀元的氣運,無可替代,誰擁有它,就等于受到了天道力量的庇佑,想死都不可能!
  但是擱在這一紀元中,這件紀元神寶卻是一個災禍之征兆!
  同時,老白分析說,那掌控此大鼎的‘女’人,必然是在尋覓一個躲避紀元覆滅的法‘門’……
  擱在那時候,陳汐對這一切都感到匪夷所思,認為和自己無關。
  可如今,當聽了有關那神秘‘女’子的傳聞,陳汐卻沒來由地便將這兩件事聯系起來。
  越是細想,越是感覺,那神秘‘女’子恐怕就是那駕馭一口大鼎不斷在時空中穿梭漂泊的身影!
  “她們若真是同一個人的話……又為何要出現在上古神域中,甚至不惜殺死那么多域主強者?”
  “她又有什么目的不成?”
  “而在剛才,她為何會出現在自己一行人附近?”
  陳汐陷入沉思之中,念頭紛飛,久久不言。
  巫雪禪和唐閑也注意到了陳汐的異常,還以為陳汐在思忖那神秘‘女’子的事情,并未多想。
  剛才的變故發生之后,很快就恢復平靜,三人沿著漫漫時空隧道,繼續穿梭……
  “紀元應劫者……他果然沒死在浩劫之地中……看來,最終的道路或許真的會出現在這一紀元中。”
  而在極遠處的浩瀚星空深處,一道綽約倩影立在一尊古鼎上,輕聲呢喃。
  她渾身籠罩在一縷縷晦澀霧靄中,令人看不清楚面容,不過僅憑她那修長窈窕的身影,都給人一種驚心動魄般的美感。
  “無垠歲月過去,終于等來了超脫之希望,可千萬別在讓我失望了……”
  喃喃聲中,她駕馭著那一尊古鼎橫穿時空,逐漸消失,仿似之前根本就不曾存在過般,沒有留下任何一絲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