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2008 跪下

騎驢找驢?
  巫雪禪忍俊不禁,笑著帶陳汐一起走入了那大殿中。
  大殿中寂靜空闊,冷冷清清,只在中央位置,擱置著一座瑩潤如玉,剔透似琉璃般的棺材。
  嚴格而言,那并非是棺材,而是一件寶物,通體彌漫著縷縷清輝道韻,品相超然。
  此刻甄流晴的軀體就躺在其中,她素衣遮體,烏黑秀發如瀑鋪開,雙眸閉合,一張妍麗清美的玉容上,盡是安詳恬靜之色。
  那蒼白若櫻瓣似的唇角兀自掛著一抹笑意,就像在做一場甜美的夢。
  看著這一張熟悉的面龐,陳汐心中五味雜陳,愧疚憤恨難過自責……
  當年在莽古荒墟時,陳汐方才第一次知道,甄流晴被那公冶氏脅迫,身上更被種下了歹毒無比的“黑巫神蠱”。
  當時若非佛子迦南及時出現,陳汐差點都以為甄流晴身隕道消,徹底離自己而去。
  再后來,為了救助甄流晴,陳汐跋涉無盡星域,來到南海域太初觀中,歷經‘波’折,方才求得那位娘娘出手,徹底鎮壓住甄流晴體內的“黑巫神蠱”力量。
  可想要把這一股力量驅除化解掉,卻是無法辦到,這也是為何甄流晴至今未能夠清醒過來的根本原因。
  不過如今,陳汐已擁有辦法徹底解決這個問題,故而心中情緒雖復雜,但更多的卻是振奮和希冀。
  許久,陳汐這才深吸一口氣,心境平緩下來。
  他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大師兄巫雪禪早已離開,這空曠的大殿中只剩下了自己一人。
  不,還有甄流晴。
  ……
  黑巫神蠱,是一種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神秘蠱術,近乎絕跡般,在這個紀元中幾乎很少有人聽聞過。
  正因如此,當得知甄流晴中了這種蠱術時,無論是巫雪禪,還是那位太初觀觀主皆都有些束手無策,無法徹底抹除甄流晴體內的這一股詭秘力量。
  故而從一開始,陳汐原本的打算時,要前往公冶氏宗族中,‘逼’迫對方‘交’出解決黑巫神蠱的法‘門’的。
  不過,當他從浩劫之地中返回之后,一切都變得不同了。
  對如今的陳汐而言,甚至不必借助任何外力,都可以去解決這個難題。
  原因很簡單,他已掌握了屬于上個紀元的傳承烙印——巫之印!
  巫,乃是上個紀元中的第九位應劫者,擁有著屬于巫之文明的傳完整傳承。
  而這黑巫神蠱,同樣是來自巫之紀元中,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只需徹底煉化“巫之印”,便足可以輕易尋覓到破解黑巫神蠱的法‘門’!
  這也正是為何在剛才陳汐會感覺“騎驢找驢”的原因所在。
  不過,雖想明白了這一切,依舊有一個難題擺在陳汐面前,那就是該如何去徹底煉化那“巫之印”!
  因為此刻,這一種紀元烙印被禁錮在河圖碎片中,想要將它徹底煉化可是有些麻煩。
  ……
  靜靜盤膝坐在那一具猶如‘玉’石般的棺材前沉思許久,陳汐終于有了動作。
  呼~~
  他深呼吸一口氣,跏趺而坐,緩緩閉上了眼眸,渾身氣機自主運轉,泛起一縷縷耀眼神圣的紫金神輝,映襯得他氣質愈發超然。
  而在識海中,陳汐的意念猶如‘潮’水般,開始朝那陷入沉寂中的河圖探尋而去。
  沒多久,他便鎖定到了那一塊禁錮“巫之印”的河圖碎片。
  這一刻,陳汐變得小心之極,心中纖塵不染,古井不‘波’,猶如滿月照碧空,進入一種極致的冷靜狀態中。
  他開始分出一縷意念,小心進入那巫之印中,仔細探尋,仔細感知……
  嗡~~
  恍惚之間,陳汐仿佛進入一片洪荒般的世界中,這個世界里,大巫橫行,妖怪肆虐,處處流‘露’出粗獷原始古老神秘的氣息。[]
  這里的天道同樣獨特,彌漫出至高而無上的“巫之氣息”,像虛無縹緲的煙云般,密布在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陳汐清楚,那“巫之氣息”,便是這個世界的“道”,代表著一種至高無上,不容侵犯的秩序規則。
  很快,在陳汐眼前,開始掠過一種種異象,宛如浮光掠影般閃現,仿似時光之更迭,如夢似幻。
  那些異象中,有大巫修煉的祭臺,有征戰殺伐的戰場,有悟道逆天的渡劫之場景,有遭劫而亡,身隕道消之畫面……
  那些異象實在太多了,無一相同,皆都是陳汐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千奇百怪,光怪陸離。
  直至后來,陳汐感覺眼前一陣眼‘花’繚‘亂’,那些異象都開始變得扭曲,變成了一片又一片斑斕瑰麗的光,在歲月中呼嘯。
  轟!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汐只覺如遭雷擊般,一切幻象猛地炸開,徹底清醒過來。
  這時候,他才察覺到,自己探入那“巫之印”的一縷意念就是被崩碎瓦解,消失不見。
  “那應該就是巫之世界……一切的異象無不呈現出一個紀元的變遷力量,想要探尋其中的傳承文明之力……單單憑借一縷意念根本遠遠不夠……”
  陳汐在心中喃喃,不驚反喜,因為他隱約之間,已捕捉到了一種可以煉化巫之印的方法。
  不對,應該說是如何從河圖中煉化巫之印的方法。
  因為早在浩劫之地時,他本身已經推演出了足可以去煉化那八種紀元烙印的方法。
  眾所周知,每一種紀元烙印都代表著一種完全不同的紀元文明,所蘊含的傳承可想而知有多么浩瀚晦澀。
  想要把它們全部煉化,幾乎都成了不可能的事情,像當初那浩劫之地中的八位應劫者中,苦苦探尋不知多少歲月,更不知耗費了多少心血,到最后也只有第一紀元的應劫者“道”才辦到了這一步。
  不過,憑借“道”的智慧,也僅僅才煉化了兩種紀元烙印,在煉化第三種紀元烙印時,甚至差點走火入魔,遭劫而亡。
  有此便可以推測出,這些紀元烙印中蘊含的奧秘何其之龐大無量,想要將它們一一煉化掉,又會是何等之艱難。
  不過這一切對陳汐而言,已不再是難題,因為他早已找到了一個完全可行的方法去解決。
  那就是符道!
  無論是道之文明儒之文明魔之文明佛之文明,還是幻魂武巫這四種文明,皆都擁有“紋”和“經”。
  一切皆都可以衍化為道紋魔紋儒紋魂紋幻紋武紋巫紋,同樣,一切也都可以衍化為道經魔經儒經魂經幻經武經巫經。
  簡而言之,這一切文明之秘,皆都可以用符道來演繹,來詮釋,來取代!
  這就是陳汐推演出的方法。
  可惜,當初他急于煉化這八種紀元烙印,卻忽略了一件事,他雖擁有方法,但自身力量卻根本無法駕馭這八種紀元烙印之力,最終差點遭劫。
  也幸好河圖及時蘇醒,方才無形中幫陳汐化解了這一場厄難。
  不過如今,情況早已變得不同。
  八種紀元烙印被禁錮在河圖碎片中,而剛才陳汐又試探過,憑借意念之力足可以進入巫之印中,感知到其擁有的傳承。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只需用自己的“符道”之力為手段,去演繹和參悟其中的巫之傳承,便足可以將它徹底煉化掉!
  ……
  嘩啦~~
  沒有再遲疑,陳汐再次分出一股意念,進入那巫之印中。
  和上次不同,這一次,陳汐已集中自己所有意念,悉數進入巫之印內。
  這很危險,萬一發生變故,足可以讓他意念崩潰,神魂遭受重創,嚴重點甚至可能走火入魔。
  不過這世上之事,往往如此,想要獲得什么,就必須承擔相應的風險。
  陳汐主意已決,自不會為此而束手束腳。
  很快,熟悉的“巫之文明”異象再次出現,似浮光掠影開始不斷在陳汐腦海中上映。
  直至這些異象開始逐漸變得扭曲變成斑斕彩帶般的景象時,陳汐猛地運轉符道之力,開始去分析和推演這一切紀元變遷的力量。
  轟!
  一剎那而已,陳汐腦海中呈現的那一片斑斕景象驟然炸開,化為無數細小密集的光雨。
  那些光雨太過繁密,猶如浩瀚汪洋,密密麻麻,鋪天蓋地,這就是巫之文明的碎片!
  每一個碎片,都是一種獨特而細小的傳承,密密麻麻的碎片共同構建出了整個巫之文明。
  而此刻陳汐要做的,便是用自己所掌握的符道之力,去將這每一塊文明碎片所蘊含傳承參悟透徹,而后以符紋的方式將它們全部取代!
  唰!
  一縷意念探出,瞬間就鎖定住其中一塊文明碎片,與此同時,陳汐腦海中映現出了一種完全陌生的傳承奧秘。
  那是巫之紀元中的傳承,獨特而晦澀。
  對于剛接觸這種傳承的陳汐而言,想要用符道將它的奧秘徹底推演出來,最終以符紋來取代,明顯很具備挑戰‘性’。
  不過陳汐修行至今,什么兇險難題沒體會過,當鎖定住這一塊文明碎片的那一剎,他便已開始了動作。
  嗡~~嗡~~
  一縷縷意念衍化為最微小的符紋,猶如纖柔的觸手般滲透進入那文明碎片中,很快便將它全部覆蓋。
  然后,這些符紋開始發光,猶如呼吸般運轉起來,彼此呼應。
  與此同時,陳汐心中開始蒸騰起一種種感悟,陌生而晦澀,猶如‘潮’水,彌漫心中。
  別看只是一塊文明碎片,宛如滄海一粟般渺小,可其中蘊含的傳承奧秘卻是極為驚人。
  足足耗費三個月時間,陳汐這才將它的奧秘全部吃透。
  嗡!
  最終,這一塊文明碎片驟然一變,化為了一道奇異的符紋,嗖的一聲,淹沒在那一片密密麻麻的光雨中。
  那些光雨,皆都是屬于巫之文明的碎片,堪稱是繁密若浩瀚星空,密密麻麻,鋪天蓋地。
  而如今,陳汐足足‘花’費三個月時間,方才煉化掉了其中一塊河圖碎片,可想而知,想要將那些文明碎片徹底煉化,還不知需要耗費多少歲月呢。
  不過此時的陳汐顯然已顧不得這些,在煉化掉這一塊文明碎片之后,他毫不停歇,繼續去鎖定第二塊河圖碎片,不肯‘浪’費任何一絲的時間。
  又是三個月后。
  陳汐煉化了第二塊文明碎片。
  一年過去。
  陳汐煉化了四塊文明碎片。
  兩年過去。
  陳汐煉化了九塊文明碎片。
  三年過去。
  陳汐煉化十五塊文明碎片。
  ……
  恐怕連陳汐自己都沒有想到,僅僅只是煉化“巫之印”,他已足足耗費了三年歲月。
  而所獲得的文明碎片才不過十五塊而已,和那密密麻麻鋪天蓋地的所有文明碎片一比,簡直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朵‘浪’‘花’似的,根本就不值一曬。
  若換做其他人,只怕早就放棄了,畢竟若按照這種速度推算,想要煉化這全部的文明碎片,沒有萬年以上的歲月,恐怕斷然無法辦到了。
  可陳汐沒有這么做。
  他甚至都沒有這個念頭,從開始用符道之力煉化這些文明碎片的那一刻開始,他所有的心神都已沉浸其中,心無旁騖,再無任何其他念頭。
  第四年。
  陳汐再次煉化了七塊文明烙印。
  第五年。
  陳汐再次煉化了八塊文明烙印。
  第六年。
  陳汐再次煉化了九塊文明烙印。
  從這三年的變化中,可以清楚看見,陳汐每一年煉化文明碎片的速度,都在不斷提升著,可惜這種進步依舊顯得很微小,每一年才比去年多煉化一塊文明碎片而已。
  可當抵達第七年時,這一切開始出現了驚人的變化,甚至,可以用轉折點來形容。
  因為在這第七年,陳汐足足煉化掉了三十六塊文明烙印,足足是第六年的四倍。
  而當到了第八年,陳汐煉化文明烙印的數目再次翻了數倍,已達到一百八十塊之多!足足是第七年的五倍!
  第九年,比之第八年多了六倍。
  第十年,比之第九年多了七倍。
  第十一年,比之第十年多了八倍。
  ……
  一年比一年翻倍變化,陳汐煉化文明碎片的速度也是逐漸達到了一種駭人聽聞的程度。
  能夠清楚看見,如今的他已不再僅僅滿足去單一煉化一個文明碎片,而是同時去煉化多個文明碎片。
  與此同時,他煉化文明碎片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時間也變得越來越短……
  一切,都呈現出一種突飛猛進的態勢,令人震撼!
  這一切都是因為,最開始時,陳汐對巫之文明的一切都完全陌生,去推演煉化時,難免磕磕絆絆,會遇到各種難題。
  可隨著他煉化的文明烙印越來越多,他逐漸對巫之文明所蘊含的一切開始熟悉起來,不再像之前那般陌生,煉化時自然是得心應手,嫻熟起來。
  這就好比學寫字,剛開始學習時,需要牢記各種偏旁和筆畫,需要經過千百次練習,才能每一個字寫工整。
  可當寫的多了,練習得多了,無論遇到再陌生的字,只要牢記了筆畫,皆都可以流暢自如地寫出來。
  對陳汐而言,煉化這些文明碎片便是如此,不過若把這些文明碎片比作一個個文字,那么陳汐此刻就像一個觸手怪,可以同一時間去書寫數十上百個文字!
  ……
  第十五年。
  那密密麻麻鋪天蓋地的文明碎片,有大半都被陳汐所煉化,變成了一個個奇異的符文,像星辰般在那里翩躚閃爍。
  第十六年。
  陳汐煉化的速度愈發恐怖,意念僅僅一掃,都可以化解掉一塊文明碎片!
  第十七年。
  那由巫之印所化的繁密文明碎片,已僅剩下不足兩成。
  第十八年。
  所有的文明碎片都被煉化!
  也就是在這一年,“巫之印”這一個紀元烙印在陳汐腦海中的模樣徹底變了。
  變成了一片繁密若星空的符文,那些符文奇異而神秘,像魚群般翩躚。
  然則,它們看似是符文,所蘊含的卻是最為純粹的巫之傳承!
  第十九年。
  在陳汐的推演下,那一片密集的符文開始彼此相連,構建成一道道符紋圖案。
  然后,這一道道符文圖案又組合在一起,宛如一道道秩序神鏈般,開始彼此相應。
  第二十年。
  密集的符文衍化的秩序神鏈驟然一變,衍化為一重重異象,開始不斷變遷。
  那些異象,赫然是最初時所映現的“巫之世界”的文明變遷!
  只不過如今的這些異象,已完全被符紋所取代,呈現在陳汐腦海中的景象,已是迥然不同。
  就好像一塊璞‘玉’‘露’出了最本質的‘精’華,有好像一位妙齡‘女’子脫光了衣服,身軀每一寸肌膚纖毫畢‘露’,所有的奧秘都被陳汐清晰捕捉在腦海,呈現在心中。
  至此,耗費二十年之功,來自巫之文明的傳承烙印,全部被陳汐所煉化!
  轟!
  幾乎是同時,原本盤膝而坐的陳汐都來不及去高興,就感覺渾身一震,渾身氣機猶如沉寂許久的火山,轟隆隆發出震‘蕩’,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開始攀升!
  這一刻,甚至就連他的修為力量都隨著氣機的變化而產生了一種驚人的蛻變。
  這種蛻變持續了足足一個月,方才恢復平靜。
  而當陳汐徹底醒來時,這才發現自己的修為竟已再次得到了突破!
  ——
  ps:五千字大章送上,今晚有事外出,只能這一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