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009 拜訪

陳靈鈞的后裔?
  大殿一下子變得沉寂,那些陳氏后裔都睜大眼睛,一副無法相信的樣子。
  除了陳汐三人之外,此刻尚有一人保持鎮定,那就是陳靈空,不過當聽到唐閑點破陳汐的身份,還是讓他禁不住皺了皺眉,似有些不悅,但最終還是隱忍下來。
  至此,唐閑不再多言,并未再去爭取什么,仿似吃定陳靈空不敢不答應。
  半響后,巫雪禪率先打破沉寂,道:“道友,你覺得我這唐閑師弟的建議如何?”
  “不行!哪怕此人就是那罪人陳靈鈞的后裔,可也根本沒有資格參與到宗族繼承人的競爭中!”
  不等陳靈空開口,那一名豐神俊朗,英武不凡,一襲白衣的青年率先按捺不住,噌地起身,憤慨出聲。
  他名叫陳子‘玉’,乃是陳氏宗族中一名頗為厲害的角‘色’,本身擁有著五星域主的修為。
  像他這等存在,在整個陳氏宗族中已算得上是中層人物,因為天賦超絕的關系,論及真正的地位,甚至比之一些高層人物還要重要。
  “子‘玉’兄說的不錯,一個罪人之后,憑什么有資格參與進來?”
  “我記得陳靈鈞那罪人早已轉世重修,他這名后裔自然是轉世之后所得,身上根本不可能擁有我陳氏一族的血脈,這樣一個家伙,還想覬覦我陳氏宗族繼承人之位,著實荒謬!”
  “我等也不答應!”
  “讓這樣一個人參與進來?簡直是羞辱我護道神族的尊嚴!”
  看見陳子‘玉’起身憤慨出聲,其他那些陳氏族人也頓時坐不住,紛紛出聲。
  他們雖不敢正面針對巫雪禪、唐閑,可對陳汐卻是毫不客氣,言辭之中盡是詆毀排斥之意。
  陳汐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不禁冷笑,這些自詡為先天神祗的家伙,還真以為自己貪念那宗族繼承人的身份?
  眼見大殿內‘亂’糟糟一片,讓得巫雪禪和唐閑登時齊齊皺眉,目光望向了陳靈空。
  以他們的身份,自是懶得和這些叫囂挑釁的陳氏后裔計較。
  被巫雪禪二人目光盯著,陳靈空也不敢再沉默下去,登時臉‘色’一沉,大喝出聲:“統統閉嘴!在貴客面前肆意喧嘩,成何體統?”
  頓時之間,陳子‘玉’一行人齊齊閉嘴,重新落座,可神‘色’中兀自寫滿了不服,看向陳汐的目光中更是充滿了不善。>
  就仿佛看見一個異類沖進自己的地盤要爭奪掌控權般,讓得他們同仇敵愾,一致開始排外。
  對于此,也被陳汐直接忽略了,他才懶得跟這些家伙計較,若非為了順利救回父母,他甚至都不會踏入這里一步。
  “唉,兩位道友,其實你們也清楚,這陳汐乃是我兄長陳靈鈞轉世后所得,和我陳氏宗族可沒有一點血緣關系,若是讓他參與進來,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只怕我們整個宗族都很難答應了。”
  陳靈空嘆了口氣,一副為難的模樣。
  巫雪禪卻是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不過若是按道友你的意思,如今的陳靈鈞,可也不是轉世前的陳靈鈞了,既然如此,你們為何又要將其視作罪人,無故囚禁起來?”
  這一番話,堪稱是一針見血,也正是陳汐心中最想說的話,是啊,既然已再無血緣,憑什么還抓我父親?
  不過,陳靈空似乎早已猜到巫雪禪會如此說,神‘色’變得愈發無奈,喟嘆道:“大先生,這不一樣的,我兄長他如今已恢復前世記憶,這也就意味著,我陳氏宗族擁有的所有傳承和秘聞,都已被他所熟知,在這等情況下,終究還是和我陳氏有所瓜葛的。”
  頓了頓,他繼續道:“更何況,我兄長他之所以被囚禁起來,也絕非我等本意,而是其中牽扯到一些當年的機密要事,容不得我等不如此做。若非如此,我身為其弟,焉可能會忍心將他囚禁起來?”
  這個回答顯然不能讓陳汐滿意,不過不等他開口,巫雪禪已霍然長身而起。
  他神‘色’變得冷淡之極,道:“若按照這種關系劃分,如今的陳靈鈞乃是我這小師弟的父親,你陳氏宗族卻因為一些當年的一些因果,把他囚禁起來,這可未免太過分了!”
  一席話,讓得陳靈空臉‘色’微微一變,‘欲’言又止。
  大殿中的氣氛也因為巫雪禪態度的變化,陡然變得緊張起來,充斥上一股劍拔弩張的味道。
  也就在此時,唐閑也隨之起身,原本就冷峻的面容上,已是漠然一片,他冷冷道:“道友,你如今大致已看出來,我等此次前來,并非為了爭奪你們陳氏宗族繼承人的名額,只要你答應‘交’出陳靈鈞夫‘婦’,我等自會感‘激’不盡,若不然,不止是神衍山不會答應,我相信唐氏宗族也不會答應!”
  聲音平淡,‘波’瀾不驚,卻已隱隱帶上一抹威脅之意。
  也只有唐閑、巫雪禪這等人物敢在這護道神族陳氏一脈的地盤上說出如此之話了,若換做其他人,絕對是跟找死沒什么區別。
  大殿中氣氛愈發緊張。
  陳靈空的臉‘色’也是愈發‘陰’郁。
  他沉默許久,最終深吸一口氣,道:“兩位道友還請暫且坐下,有什么事我們好好相商就是了。”
  若僅僅只是神衍山,陳靈空豁出去,倒也敢壯著膽子與之叫板了,可若再加上一個唐氏宗族,卻讓陳靈空根本不敢不慎重對待此事。
  “也好。”
  巫雪禪笑了笑,示意唐閑一起重新落座。
  “我剛才想了想,現在恐怕是沒法放任我兄長他們離開的。”
  陳靈空沉‘吟’,斟詞酌句道,“不過,我倒是可以暫且答應,讓陳汐參與到這一次的祭祀大典中來。”
  話音剛落下,那陳子‘玉’一行人登時皺眉,憤懣難平,以為陳靈空在向對方低頭,太過屈辱。
  巫雪禪似也有些意外,和唐閑‘交’換了一個眼神之后,便點頭道:“這倒也不錯。”
  陳靈空見此,似暗松一口氣,在他看來,陳汐不過區區四星域主境而已,參與到宗族繼承人的競爭中,也根本掀不起任何‘波’瀾,到最后也只能是鎩羽而歸。
  “不過,有些話可必須要說明白了,若萬一我這小師弟在此次競爭中取得最終勝利,道友你們可不能再去反悔。”
  巫雪禪瞥了陳靈空一眼,笑‘吟’‘吟’道。
  聞言,包括陳靈空在內的所有陳氏族人皆都一愕。
  取得最終勝利,也就意味著陳汐最終會成為陳氏宗族的族長繼承人,這可能嗎?
  顯然不可能!
  一個四星域主而已,哪怕是神衍山傳人,又能發揮出多大的威能?
  恐怕他們根本就不清楚,參與到此次競爭中的陳氏族人究竟有多恐怖吧?
  這一刻,陳子‘玉’一行人神‘色’中都或多或少流‘露’出一抹嘲‘弄’,可笑,真是可笑啊!
  “哈哈,大先生看來對自己小師弟很有信心嘛。”
  陳靈空笑著出聲。
  “這是肯定的,有些事在沒有發生的時候,還真不好過早去蓋棺定論。”
  巫雪禪認真點頭。
  見此,陳靈空眼皮不禁一跳,皺眉沉‘吟’許久,這才道:“大先生,讓陳汐參與歸參與,可若是萬一真發生那樣的事情,這繼承人的名額恐怕……”
  不等說完,就被唐閑打斷道:“道友,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言辭中,已帶上一抹不耐。
  陳靈空何曾被人如此打斷過,心中不禁蹭蹭升起一股慍怒,嘴上卻是苦笑道:“道友……”
  唐閑再次打斷道:“理由太多,可是顯得很沒有誠意,道友你該不會就是敷衍我等的吧?”
  陳靈空連忙擺手:“豈敢,豈敢。”
  巫雪禪這時候忽然在一旁建議道:“不如這樣,如果我這小師弟最終真的奪得了繼承人名額,我便讓小師弟他放棄掉,不過,道友你必須答應到時候放了陳靈鈞夫‘婦’才行。”
  陳靈空的眼眸驟然一瞇,他這才終于明白過來,原來對方繞來繞去,真實意圖依舊是要救出陳靈鈞夫‘婦’!
  這一刻,不止是陳汐,就連陳子‘玉’一行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陳靈空身上。
  許久之后,陳靈空最終嘆了一口氣,道:“好,看在兩位道友面子上,陳某答應了!”
  聞言,無論是巫雪禪、唐閑,還是陳汐,心中皆都暗松一口氣,行動已成功一半,這個開局已經算是不錯。
  畢竟對方是陳氏宗族,底蘊遠超想象,不能‘逼’得太緊,反而容易招來對方的抵觸和反抗。
  “不過,陳某也要提醒諸位一句,若是此次陳汐沒能走到那一步,以后,可莫要再提及我那兄長的事情了。”
  陳靈空深吸一口氣,肅然說道,這也算是一種警告。
  巫雪禪笑著點頭:“這是自然。”
  直至此時,這件事總算敲定下來。
  “諸位前輩對這位陳汐道友如此有信心,可著實讓我們好奇的很,不如趁現在,由我來和他切磋切磋?若是連我都擊不敗,我看也就不必再去參加那繼承人競爭了!”
  那一襲白衣的陳子‘玉’在這一刻再也按捺不住,長身而起,眼神冷厲如電般掃視著陳汐,朗聲開口。
  聲音回‘蕩’大殿,充滿了挑釁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