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010 兄弟反目

感謝冥妹紙的打賞捧場,拜謝~~
  ——
  巫雪禪并未著急回答,而是和圖蒙囑咐了一聲,帶著陳汐徑直離開了這處大殿。
  “小師弟,你可記得當初離開神衍山前往參加論道大比時,我曾答應你的事情?”
  路上,巫雪禪略一沉吟,便即笑著開口。
  陳汐一怔,猛地想起來,當初自己離開時,曾欲要從大師兄巫雪禪這里打探有關父母的消息,若非此刻被提醒,差點就忘了這一茬。
  旋即,陳汐就禁不住心中一動,道:“大師兄,可是打探到我父母的一些具體消息了?”
  巫雪禪點了點頭,道:“有關你父母的消息,其實在很早之前,我便已知曉,只不過當時由于時機不成熟,故而對你有所隱瞞。”
  陳汐怔怔,原來大師兄他早已清楚了?可為何他會遲遲不肯告訴自己?
  “早在三界時,小師弟你應該便已有所察覺,你父親陳靈鈞的身份很不尋常。”
  巫雪禪聲音中帶著一抹感慨,像在追憶一段往事。
  陳汐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疑‘惑’,點了點頭。
  他當然清楚自己父親陳靈鈞的身份很特殊,一切都因為父親陳靈鈞可不止擁有一個身份!
  據陳汐了解,陳靈鈞曾不止一次在三界中進行輪回轉世,第一世的他名叫陳太靈,身份是太上教主的師弟,權柄滔天,堪稱是太上教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人物。
  第二世,陳靈鈞轉世成為了神衍山二弟子寂道人,名陳寂,同樣身份尊崇。
  第三世,陳靈鈞轉世成為了云浮生,成為了道皇學院一名傳人,云游四海,劍道通天。
  第四世,陳靈鈞方才是真正的陳靈鈞,成為了松煙城陳氏宗族的后裔,也就是陳汐和陳昊的父親。
  若僅僅如此,倒也罷了,可關鍵在于,當初陳汐在鳶尾仙獄救助母親左丘雪時,這才發現,在三界輪回之前的父親,并非是三界中的人物!
  這也是為何陳靈鈞當初帶著左丘雪突然消失,前往上古神域的原因之一。
  陳汐猶自記得,父親陳靈鈞帶著母親左丘雪離開三界時,曾留下的一塊‘玉’簡中說道,讓陳汐務必保管好河圖碎片,當陳汐抵達上古神域時,自有相見之日。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可時至如今,陳汐卻是無奈發現,自己已在上古神域中闖出了偌大威名,可父母他們卻竟像是渾然不覺般,別說他們的蹤跡,就連消息也一點也無。
  這可就有些太超出常理了。
  畢竟,若他們真的就在上古神域中,定然會聽到有關陳汐的消息,可偏偏地,直至現在也沒有聯系過陳汐,這當然很不正常。
  有時候陳汐甚至懷疑,會不會父母他們遭遇了什么變故……
  當然,僅僅只是懷疑,他可寧愿晚一些見到父母,也不愿他們遭遇任何的不測了。
  “正因為你父親陳靈鈞的身份太過不尋常,我才不得不對你有所隱瞞,不過如今,也是時候向你解釋這一切了。”
  巫雪禪沉‘吟’許久,神‘色’變得鄭重,“小師弟,你可曾聽聞過護道神族?”
  護道神族?
  陳汐眼眸一瞇,搖頭不已。
  “護道神族,歸根究底,他們本身便是誕生于‘混’沌中的先天神祗,是真正的神之族群,他們的后裔甫一降生,便是先天神族,擁有不可思議的威能,血脈之高貴,在整個上古神域中也是獨樹一幟。”
  巫雪禪語聲緩慢,為陳汐解‘惑’:“像這種族群,整個上古神域中只有一個地方可以見得到,那就是封神之山。”
  封神之山!
  一剎那,陳汐頓時想起當年自己第一次進入帝域時,所看見的那一座神山。
  那一座神山仿似遙不可及,屹立在深邃浩瀚的星空深處,透著一股無上威嚴的氣息,讓人遠遠一望都禁不住心生驚悸敬畏之情緒。
  那就是封神之山!
  當時和陳汐一同前往帝域的葉琰曾言,在整個上古神域誕生之初,這座神山便已存在,其上屹立著一座封神臺,傳聞中的封神之榜便藏于其中,其力量融于無上天道之中,將整個上古神域都覆蓋!
  自古至今,那封神之山便是一片禁區,代表著天道的威嚴,也只有道主境存在方才能夠踏足其上,去感悟真正的天道之秘。
  陳汐甚至清楚記得,當自己看見那封神之山的第一眼,識海中沉積的河圖碎片也是隨之產生一絲‘波’動,似是在厭憎和抵抗某種力量,這讓陳汐也是徹底確定,那封神之山上,定然存在著封神之榜。
  因為早在三界時,河圖碎片在對抗封神之榜時,就曾產生過如此異動!
  而如今,大師兄竟然說,竟只有在封神之山才能夠見到那傳說中的護道神族,讓得陳汐愈發感覺有些不同尋常了。
  “大師兄,我父親他該不會……就是一名護道神族的后裔吧?”
  陳汐最終還是沒忍住問了出來。
  “不錯。”
  巫雪禪坦然點頭。
  得到確切答復,陳汐心中頓時變得無比復雜,封神之山護道神族父親陳靈鈞……當這一切忽然產生聯系,一切都開始變得神秘莫測了。
  封神之山,是只有道主境才能夠踏足的一片禁區,早在上古神域誕生之前便已存在。
  護道神族,是一種誕生于‘混’沌中的先天神祗,其后裔生來便是真正的神祗,擁有不可思議的威能。
  而父親陳靈鈞,居然便是一名護道神族的后裔,這讓陳汐如何不意外,如何不震驚?
  巫雪禪放慢了腳步,許久這才繼續道:“你父親陳靈鈞在輪回轉世之前,便是那護道神族之一陳氏宗族的后裔。說來也巧,他在護道神族時的名字,同樣也是陳靈鈞。若非如此,我當初也差點無法把他和護道神族聯系起來。”
  這一番話讓陳汐心中一震,敏銳捕捉到一個信息,護道神族……并不僅僅只是一個宗族,它更像是一種對那些誕生于‘混’沌中,擁有不可思議神威的先天神祗的統稱。
  就像大師兄巫雪禪口中所言,護道神族之一的陳氏宗族后裔,這就證明除了陳氏之外,尚有其他不同姓氏的護道神族!
  不過很快,陳汐就懶得理會這些,這一切都和他無關,他真正關心的僅僅只是父親陳靈鈞罷了。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沉聲問道:“大師兄,這么說,我父親他現在極有可能就在那護道神族陳氏之中?”
  巫雪禪點頭道:“不錯,當年他在返回上古神域之后,便返回了那陳氏宗族內。”
  “我要去找他!”
  陳汐毫不猶豫道,這一刻他只想丟下一切,立馬就前往那封神之山去。
  “小師弟莫急。”
  巫雪禪聲音中像帶著一股撫慰人心的力量,寥寥一句話,令得陳汐那焦灼迫切的心境頓時變得平靜起來。
  然后,巫雪禪這才繼續道:“小師弟,封神之山可不是誰都能夠去得的,同樣,那陳氏宗族也不是隨隨便便都能進入的。”
  陳汐擰眉道:“難道那里還是龍潭虎‘穴’不成?”
  巫雪禪笑了笑:“差不多如此,護道神族可很不一般,他們一直棲居在封神之山下,宛如與世隔絕,極少會出現在世間,可毋庸置疑,他們的底蘊很強大,超乎想象的強大。”
  陳汐眼眸一瞇,神‘色’變得認真起來:“莫非,他們還能比咱們神衍山還厲害?”
  巫雪禪輕嘆道:“即便有些差距,也差不了多少,最關鍵的是,非有必要,無論是咱們神衍山,還是帝域五極中的其他勢力,皆都不愿和那些護道神族為敵。”
  陳汐心中凜然,這才終于明白,原來那護道神族的勢力竟如此可怖!
  “可是,我這次僅僅只是去見父親,又非和他們為敵……”
  不等陳汐說完,就被巫雪禪打斷:“小師弟,你錯了,你若真要前往那陳氏宗族中,必然會遭遇不測!”
  “為什么?”
  陳汐心中一震。
  “因為你父親陳靈鈞……”
  巫雪禪猶豫了一下,嘆息道,“當年他返回陳氏宗族之后,就連同你母親左丘雪被禁錮起來,宛如階下之囚,至今無法脫身。”
  “我父親他在輪回之前,不是陳氏宗族的后裔嗎?既然如今他返回宗族中,為何還會遭遇這等待遇?”
  陳汐臉‘色’微變,終于意識到,情況竟是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復雜嚴重許多。
  “這個……等你見到你父親時,或許便知道了。”
  巫雪禪拍了拍陳汐肩膀,“以前不跟你說這些,是因為時機還沒到,即便是咱們神衍山出動全部力量,也很難‘逼’迫那陳氏宗族乖乖‘交’出你父母。”
  頓了頓,他忽然笑道:“不過如今情況不同了,時機已經成熟,這也是我為何著急前來見你的原因所在。”
  “什么時機?”
  陳汐怔然道。
  “再過不久,便是陳氏宗族的‘祭祖大典’拉開帷幕之日,能否見到你父母,就看這一次機會你能否把握住了。”
  巫雪禪‘唇’角泛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當然,小師弟你不必過多擔心,一切都有我在。”
  說著,巫雪禪加快腳步,道,“走,我先帶你去見一個人。”
  “誰?”
  陳汐連忙追上去。
  “三師叔座下大弟子——唐閑。”
  ——
  ps:9月結束,恰好寫到了第2000章,這數字頗為工整吉祥,而明天就是國慶長假了,大家想必都已放假,開始狠狠玩耍娛樂了,但金魚……只能繼續碼字,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