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2011 殺雞儆猴

在神衍山,伏羲一脈攏共有弟子十四人,被稱為親傳弟子,二祖師帝舜則比較特別,至今未曾收取任何傳人。
  唯獨三祖師聞道真一脈,開枝散葉頗多,至今已有四代左右的傳人,是神衍山中徒子徒孫最多的一脈。
  而這唐閑,便是聞道真一脈的一代大弟子,地位也是極為尊崇,與巫雪禪也差不了多少。
  早在陳汐第一次踏入神衍山宗門時,就曾聽說過唐閑的名字,更清楚對方同樣也是一位頗富傳奇色彩的道主境大人物!
  一想到馬上大師兄巫雪禪就將帶自己去拜見這樣一位人物,陳汐心中也不禁有些期待。
  盞茶時間后。
  嗡~
  一陣虛空‘波’動,巫雪禪和陳汐兩人來到一座充斥著無盡火‘色’的秘境中。
  這里蒼穹如燃,大地滾動灼熱澎湃的熔漿,火舌洶涌,沸騰若火之汪洋。
  一顆顆烈日般的星辰在天穹之上循環,傾灑下億萬火雨,呼嘯乾坤之間,場景壯闊驚人。
  這的確是一片火之國度,天地萬物,莫不被滔滔火焰所覆蓋,甫一進入其中,只感覺渾身就如燃燒般,壓迫得讓人直喘不過氣來。
  擱在尋常修道者身上,只怕甫一踏足這里,就瞬息便被熔化而亡了!
  不過對巫雪禪陳汐而言,這些兇險自無法奈何于他們。
  “這是火煉秘境,唐閑師弟的靜修之地,唐閑師弟本身乃是護道神族唐氏一脈的后裔,天生‘操’縱火之法則,實力之強大,連我也是欽佩不已。”
  巫雪禪飛快解釋了一句,讓陳汐頓時心中一震,明白自己這位唐閑師兄,竟是一位來自護道神族中的先天神祗!
  “大師兄,小師弟,你們來了。”
  就在這時,一道沉渾若驚雷般的聲音在這一片火之國度中倏然響起,伴隨聲音,一片熔漿火‘浪’沖天而起,倏然凝聚為了一道赤‘色’偉岸身影。
  他赤發飛揚,面容冷峻俊美,肌膚瑩潤如‘玉’,身披火‘色’松紋道袍,一對赤足踩在一朵流火溢彩的神蓮之上。
  他隨意立在那里,就宛如一輪至高神日般,大放光明,普照九天十地,奪目耀眼,令人眼睛都一陣刺痛,不敢‘逼’視。
  尤其是他那一對眸子,燦然幽邃若火‘色’寶石,噴薄駭人神焰,直似要焚化蒼穹一般。[]rong>
  這是,自然就是唐閑!
  巫雪禪含笑點了點頭。
  陳汐則抱拳行禮道:“見過唐閑師兄。”
  “小師弟不必拘泥,你的事情大師兄早已告之于我,此次前往那封神之山,我自會全力協助于你。”
  唐閑點了點頭,聲音沉凝,字字若金戈‘交’鳴,鏗鏘有力。
  他明顯是一個‘性’情果決,干脆利落之輩,毫不廢話,甫一說完,就身影一閃,來到巫雪禪和陳汐身前,道:“大師兄,若是準備妥當,我們現在便可出發。”
  巫雪禪明顯也知道唐閑的‘性’情本就如此,當即也不再廢話,笑道:“就等你來帶路了。”
  “走。”
  唐閑點頭,‘唇’中吐出一個字之后,便閃身而去,自始至終,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多余廢話。
  “唔,小師弟,唐閑‘性’情一向如此,凜冽如火,果決利落,等熟悉了,你就會明白,你唐閑師兄可是咱們神衍山中最為護短的。”
  巫雪禪笑著說了一句之后,便帶著陳汐連忙跟了上去。
  至此,陳汐這才明白,這次巫雪禪唐閑二位師兄竟是都會和自己一起前往那封神之山,而目的自然是為了從那陳氏宗族中,接回自己的父母!
  意識到這一切之后,陳汐心中也不禁感動莫名,渾然沒想到,在自己還預料不到之際,大師兄巫雪禪早已在暗中為自己安排了一切。
  同時,陳汐也是愈發感到這次行動的不同尋常之處。
  畢竟,無論是巫雪禪還是唐閑,可都是天下一等一的道主境存在,所擁有的力量之強大,絕對堪稱通天無量,超乎想象。
  可如今,僅僅只是為了前往那封神之山,去那護道神族陳氏中接回自己的父母,兩位師兄竟是一起聯袂出動,有此便可以推斷出,那陳氏宗族是何等不凡!
  若換做是上古神域其他勢力,只怕根本就無法請得動兩位師兄一起去出手了。
  “護道神族……那陳氏宗族究竟有多厲害?”
  陳汐心中禁不住有些復雜,他至今都有些難以想象,自己父親陳靈鈞的來歷竟會如此驚人,竟和那護道神族牽扯上關系。
  他甚至都不敢想象,若僅僅依靠自己如今的能耐,不借助神衍山的威勢,是否又能去接回父母了。
  “怪不得父親和母親一直不曾和我聯系,原來竟是被囚禁在了那陳氏宗族中……可是,為何會如此呢?莫非其中還藏著什么秘密不成?”
  陳汐心中喃喃。
  這一天,在唐閑的帶領下,陳汐他們沒有驚動任何人,悄然開啟挪移神陣,離開了神衍山。
  ……
  嗚嗚~~
  時空‘波’動,發出如颶風呼嘯的聲音。
  一座座宙宇飛快在眼前閃過,像走進了一條漫漫無盡的時空隧道中,讓得陳汐渾然不知身處何地。
  “封神之山很特別,屹立在帝域一處不可知之地,也被譽為是和天道最最近的地方,想要前往那里,單憑正常手段斷無法辦到。”
  一路上,巫雪禪向陳汐解釋著有關封神之山的一切。
  “還好,你唐閑師兄出身那里,有他帶路,足可以讓我們順利抵達,否則依照我的能耐,只怕就需要費一些周折了,那樣的話,恐怕就不能及時趕在那陳氏宗族的祭祖大典開啟之前抵達。”
  “大師兄,這祭祖大典究竟是怎么回事?”
  陳汐若有所思道,之前巫雪禪便曾說過,以往之所以不告訴自己有關父母的下落,只因為時機還不夠成熟。
  而如今,時機顯然已成熟,故而在陳汐看來,這個時機恐怕就和這陳氏宗族的祭祖大典有關了。
  “很簡單,顧名思義,便是陳氏宗族祭祀祖先的一場盛事,每千年一小祭,每萬年一大祭。此次的祭祖大典,恰好是時隔萬年的一次大祭。”
  巫雪禪隨口道,“和以往陳氏宗族中的祭祖大典最為不同的一點便在于,此次的祭祖大典上,陳氏宗族將會從直系后裔中,選拔出一位足可以繼承宗族族長之位的傳人!”
  選拔繼承人?
  陳汐眼瞳一瞇,心中卻是在揣測,難道這和此次自己的行動也有關聯不成?
  “看來,陳氏宗族也察覺到,再過不了多久,這上古神域中就會發生大變數,故而已開始早早著手準備了。”
  忽然,一直沉默不言的唐閑出聲,說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話。
  “很顯然就是如此,畢竟,此次大變已很難被推演出來,堪稱是前路未卜,不知兇吉,陳氏宗族想要從此次祭祖大典中選拔出一名未來的繼承人,以此來應對不可預料的變數,也實屬正常。”
  巫雪禪的這一番話,讓陳汐隱約明白過來,那陳氏宗族這么做,竟是和以后即將發生的一場大變數有關。
  “怪不得他們要選拔出一名繼承人,萬一發生什么驚變,也可以不‘亂’陣腳,擁有更多的應對手段……”
  陳汐心中感慨。
  “小師弟,此次行動能否成功,關鍵還在于你,我和唐閑師弟只能保證你安然無憂。”
  巫雪禪忽然把目光望向陳汐,神‘色’肅然,“這畢竟是陳氏宗族內部之事,我和唐閑師弟若強自‘插’手,味道可有些變了。”
  陳汐雖不清楚此次行動具體是什么,可看見大師兄巫雪禪神‘色’罕見地嚴肅起來,他只是略一沉‘吟’,便即答應下來。
  “大師兄,你覺得小師弟他四星域主的修為真的可行?”
  唐閑皺眉出聲。
  “五五之分。”
  巫雪禪沉‘吟’片刻,方才道。
  一半的成功希望?
  陳汐眼瞳一縮,愈發感到此次行動不同尋常。
  鏘!
  這時候,唐閑忽然掌心一翻,一柄長四尺三寸,瀲滟若流火,烙印著無數繁密道紋的神劍浮現而出。
  此劍甫一出現,就發出清‘吟’,釋放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可怖氣息,赫然是一柄罕見之極的先天靈寶!
  “小師弟,此劍名火浮屠,威勢通天,你拿去用吧。”
  唐閑目光看向陳汐。
  一下子,不止是巫雪禪,連陳汐都明白了唐閑心思,顯然,他對陳汐的行動有些擔心,‘欲’要以此寶助陳汐一臂之力。
  這讓陳汐心中頓時感動不已,這位唐閑師兄看似冷冰冰的,實則是外冷內熱,只是表達方式不一樣罷了。
  “呵呵,這柄火浮屠可是很了不起,我當年曾‘欲’借此劍一用,唐閑師弟可是一口就拒絕了,沒想到此次他竟主動借出來,小師弟,你還不趕緊收下?”
  巫雪禪略帶驚訝地掃了唐閑一眼,笑‘吟’‘吟’出聲。
  可讓巫雪禪和唐閑都意外的是,陳汐略一思索之后,卻是搖頭拒絕了:“兩位師兄,此劍威勢的確強大無匹,可我用慣了劍箓,實不宜再去另換重寶。”
  這讓唐閑頓時眉頭一皺,還以為陳汐是在逞強。
  巫雪禪去是啞然笑道:“小師弟,你可莫要不好意思,你唐閑師兄并不是外人。”
  ——
  ps:祝大家國慶節快樂,吃好喝好玩好休息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