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201 五行廢墟

瀚海沙漠的氣候惡劣無比,經常有沙暴席卷,颶風肆虐,雖說如今瀚海沙漠已進入蟄伏期,但在這沙漠深處,依舊是兇險惡劣至極,存在著諸多絕地,連涅槃境大能卷入其中都不能夠幸免。
  而這五行風暴,更是瀚海沙漠中兇名赫赫的恐怖存在,這種風暴覆蓋千里范圍,所過之處,抹滅任何生靈,霸道絕倫。
  并且在其中央位置,乃是一片廣袤的廢墟,這片廢墟乃是數萬年前神魔大戰時的主戰場,隕落著無數強大的魔頭和修士,這些神魔隕落時留下的殘念,鮮血、破碎的神兵利器……等等兇煞之物,歷經數萬年變化,衍生出了無窮無盡的兇煞妖獸,它們可以隱藏在風暴中,可以在風暴中行走穿梭,任何修士只要落入風暴中,都會被獸群一擁而上,撕成粉碎,活活吞噬掉性命。
  正是因為這片廢墟的存在,這些兇煞妖獸的存在,才會衍生出五行風暴這等恐怖的惡劣氣候。
  現在,陳汐、澹臺洪、皇甫崇明這一隊人,就遇到了五行風暴。
  五彩斑斕的五行風暴,好像肆虐在天地之間的七彩兇龍,陳汐甚至看到,在那風暴四周,虛空都被撕扯得粉碎,到處都是狂風怒吼,日月無光,沙漠地面上的沙層形成了無數的漩渦,每個漩渦都充斥著吞噬萬物的吸力,所過之處,一些千丈高的巖石山丘,一眨眼就被漩渦吞掉。
  千里范圍的五行風暴有多大?
  反正陳汐一眼望去,極遠處的天邊,到處都被五行風暴覆蓋,斷絕前路,想要深入瀚海沙漠更深處,只能繞開那五行風暴。
  然而此刻,那五行風暴已經逼近,別說繞開,就是他們往后逃,也會被卷入其中,因為這風暴移動的速度太快,快得能讓任何人都感到絕望!
  “該死!這五行風暴四處游走,想不到卻被我們遇上了,那風暴中的妖獸無窮無盡,一旦被卷入其中,就會被困在五行廢墟,遭到一波又一波的妖獸攻擊,最終被吞噬掉性命!”皇甫崇明面色陰沉,低聲咆哮,眼眸中更閃過一絲深深的忌憚。
  其他人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里,誰都沒有想到,剛進入瀚海沙漠的深處,就會遇到如此恐怖的一幕。
  他們雖然都是年輕一代耀眼無比的金丹境強者,可面對這大自然的威力,依舊顯得渺小無比,毫無反抗的余地。
  “不!我曾聽說,五行風暴每隔上十天,就會銷聲匿跡,失去風暴的庇護,那五行廢墟就會暴露在天地之間。所以,我們唯一的活路就是進入風暴,躲進五行廢墟,只要能在一波又一波的妖獸攻擊中,堅守十天,就能安然離開!”
  澹臺洪一字一頓道:“諸位,我們已經沒有了退路,只要堅持到底,不止能活下去,尋覓到乾元寶庫也再不是難事。因為據我了解的消息,五行風暴每隔千年才會出現一次,而伴隨著風暴的出現,一些上古遺落的秘境、寶藏、遺跡皆會脫土而出,降臨世間!”
  “堅守十天?可能嗎?五行廢墟中的妖獸無窮無盡,個個都有黃庭境的修為,其中甚至有更厲害的存在,憑咱們七人的力量,只怕三天都堅持不下來。”林墨軒眉宇緊皺,反問道。
  “我覺得倒不如試一試,見識一下五行廢墟的兇惡,說不定能更好的提升我的實力。”蕭靈兒笑道,眼眸地透著一股狂熱,躍躍欲試。
  “你這個瘋女人!都什么時候了,還開玩笑?”林墨軒惱火呵斥道。
  “夠了!”皇甫崇明暴喝出聲,冷冷道:“諸位,我們已經沒路可選,必須進去,只要堅持到五行風暴消失,天大的機緣唾手可得,難道你們就不心動?別告訴我,你們手中沒有一些保命的底牌,也到該動用的時候了!”
  談到保命的底牌,林墨軒和蕭靈兒都是一怔,眸光閃爍不定,最終不再多說。
  轟隆隆!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那擎天蓋地的五行風暴已經席卷而來,力量奔騰洶涌,狂暴肆虐,虛空碎裂,碾壓萬物。
  面對這一幕,尋常人恐怕早已被嚇得肝膽俱裂,然而皇甫崇明等人,卻是一個個冷靜無比,顯現出極為強悍的實力和堅定之極的心性。
  “走!千萬不要散開了!”皇甫崇明大喝一聲,遁空而起,運轉真元,撐起一柄如意狀防御法寶,竟然迎頭朝五行風暴內沖去。
  嗖嗖嗖……
  其他人見此,也只得一咬牙,祭出各式各樣的防御法寶,緊跟上去。這些防御法寶有鐘、有盾、有傘,個個造型精美,靈力激射,符文流轉,竟然都是清一色的地階極品法寶,每一件都不是市面上賣的普通貨色,厲害之極。
  “賢侄,跟我來,千萬別跟丟了!”澹臺洪也是大喝一聲,抬手祭出一尊石碑法寶,其上刻畫著山川河流,日月星辰,靈光激射,形成一道純青色光幕,把他和陳汐罩在其中,緊跟了上去。
  這塊石碑同樣是地階極品法寶,再加上澹臺洪又是半步涅槃境的強者,帶上陳汐倒也并不吃力。
  砰砰砰!
  甫一進入那五行風暴中,陳汐感覺就像進入了時空亂流,黑暗無邊,到處都是狂暴之極的撕扯之力,噼里啪啦,轟砸在純青色光幕之上,靈光亂顫,劇烈顫抖,發出嘎吱嘎吱的摩擦之聲,那恐怖的力量震得澹臺洪臉色頓時一白,唇角溢血,差點就把持不住。
  幸好,這一切都在一剎那之間消失不見,在陳汐還沒反應過來之際,只覺眼前一亮,眼前的景色已換做另外一幅模樣。
  廢墟、殘垣,一座座破碎的建筑物坍塌倒地,其中一些石柱,足足有千丈之高,上邊滿目瘡痍,破損不堪,在這其中,更密布著一堆堆森森白骨、早已風干呈現暗黑色的血漬、顯得蒼涼、荒蕪、血腥之極。
  尤為讓人心驚的是,這廢墟之上,有著一股股沖霄煞氣在這里肆虐著,咆哮著,仿似隕落在此的神魔在不甘地吶喊,悲吼,慘烈無比。
  這里就是五行廢墟,一個漂浮在五行風暴中的巨大建筑,放眼望去,足足有千里范圍,就像一個島嶼一樣。
  而在五行廢墟四周,就是那瘋狂旋轉的風暴,像一個巨大的屏障,把五行廢墟牢牢鎖死在其中。
  肆虐咆哮的風暴,安靜懸浮的廢墟,一動一靜,給人造成強烈的視覺沖擊,若不是進入其中,誰都想不到這五行風暴中,竟會有這樣神奇的一幕存在。
  吼吼吼……一陣凄厲兇厲的獸吼聲響起,然后陳汐就看到,密密麻麻奇形怪狀的妖獸,夾雜在風暴之中,蝗蟲一般鋪天蓋地涌來,各種攻擊,妖獸的天然神通,化作無數道恐怖的光芒,在廢墟上空呼嘯,足可以把人擊殺成肉末。
  而在廢墟中,正有上百個修士,零散地分布在各個角落,施展各種法寶、法訣,抵抗著那一波又一波襲來的妖獸,各種爆炸聲此起彼伏響起,真元氣流和法寶光芒碰撞在一起,形成璀璨刺目的光華,就像絢爛凄美的煙火。
  顯然,被圍困進五行廢墟的,不止是陳汐等七人。
  “諸位,聚攏在一處,全力抵抗這些妖獸!”皇甫崇明暴喝一聲,帶著其他人,來到廢墟一處角落。
  轟隆隆!
  就在眾人剛剛落地,一群火焰蛇妖撲了上來,這些火焰蛇妖,個個都是蛇頭人身,全身火霧升騰,兇煞之極,居然都是黃庭圓滿境的存在,成千上萬,如同火海,并且其攻擊手段竟然是一門火系道術!
  那火系道術,排山倒海,力量洶涌暴烈,流火爍金,其中還夾雜著無窮兇煞之力,恐怖之極。
  “殺!”皇甫崇明暴喝一聲,一拳直接轟出,無數漩渦出現,直接把那些火焰蛇妖的道術轟破,而后拳勁波及八方,撕裂虛空,當場就有幾十頭火焰蛇妖被徹底撕裂,悍猛無雙。
  “殺!”
  “殺!”
  其他人也不敢怠慢,紛紛大喝一聲,全力出手。
  “小子!別想著坐享其成,你,去沖到最前邊,若是不死,進入寶庫之后,得到的寶物也有你的一份,若是死了,也省得連累我們。”林墨軒一掃陳汐,唇邊浮起一絲冷笑,沉聲命令道。
  蕭靈兒瞥了一眼陳汐,沒有多說,顯然是要袖手旁觀。
  皇甫崇明冷冷一笑,似是也極為贊同林墨軒的做法。
  “對!我們可不要廢物,你去最前邊,展露一下自己的實力,讓我等瞧瞧你是不是廢物,放心,我們兄弟二人會守護在你身后,肯定不會讓你白白死在妖獸口中。”騰化及心中一動,陰測測開口。
  “趕緊去!好好證明一下自己的實力!”騰化虛在一旁幫腔道。
  他已經明白了自己大哥的計劃,就是要趁陳汐被妖獸殺死之際,搶奪其儲物法寶,那么浮屠寶塔和九字真言鎮靈符就唾手可得了,并且還不會引起別人注意,畢竟只是一個黃庭境小家伙的儲物法寶,在場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天之驕子,誰會稀罕了?
  “這樣似乎……不妥吧?我這晚輩才……”澹臺洪頓時大急,連忙道,然而不等他說完,便被陳汐打斷。
  “澹臺伯伯,無需多說,我這就去。”陳汐朝澹臺洪笑了笑,神情鎮定自若,目光一掃其他人,心中冷冷一笑,當即從隊伍后邊,踏步上前。
  滕氏兄弟互望一眼,皆露出一抹陰謀得逞的笑意,緊跟陳汐身后,立在其兩側,那模樣倒真像是要幫陳汐護法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