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014 奪擂之決

唳~
  一頭羽翼華麗,神駿無比的神禽畢方翩躚,在湛藍如洗的晴空上一個盤旋,便即破空而去。最新章節全文閱讀(’),最新章節訪問:。
  在它身后,九頭身軀足有萬丈長的螣蛇蜿蜒蒼穹上,吞云吐霧,騰挪轉移。
  大地上,一頭水麒麟懶洋洋躺在河流之畔,瞇著眼睛曬太陽,儀態悠閑自得。
  一群形似蝴蝶,生著彩‘色’鱗片的龍蝶銜著一株株噴薄‘精’霞的神‘藥’,不斷往水麒麟嘴里送,被它吧嗒吧嗒咀嚼吞掉。
  遠處,山巒起伏,城池隱現,綿延到天之盡頭。
  ……
  當陳汐他們通過那一條通道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畫面,天藍山青,河流潺潺,神禽飛舞,神獸盤桓,處處風景如畫,仿若一片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般。
  這里的天道氣息也極為純凈溫和,像陽光般無所不在,令得天地間充盈著‘肉’眼可見的先天‘混’沌靈氣。
  毋庸置疑,這里絕對是一片修行圣地,世間所謂的‘洞’天福地與之一比,簡直就不值一提。
  按陳汐推斷,哪怕一名修道者資質再差勁,可只要能夠在此地修行,也根本不愁無法晉級突破的問題!
  這便是九靈世界,一座開辟于‘混’沌母巢中的獨特位面,更是護道神族陳氏宗族的盤踞棲居之地。
  嗖!
  就在陳汐他們剛抵達,虛空中驟然一陣‘波’動,浮現出一頭體格若龍,龐大無匹的狴犴神獸。
  “敢問這位來自唐氏宗族的道友前來何事?”
  狴犴睜大銅鈴大眼,霍然把目光鎖定在了為首的唐閑身上,當察覺到唐閑那可怖無比的修為,神‘色’中頓時流‘露’出一抹恭敬,低首問出聲來。
  “去通知陳靈空,就說唐閑來訪。”
  唐閑隨口吩咐道。
  “竟是靈空太上長老的朋友,客人請稍后,在下去去就來。”
  那狴犴似大吃一驚,渾身神光一閃,倏然就消失在原地。
  “陳靈空?”
  巫雪禪訝然掃了唐閑一眼,“我記得此人,他似乎是……”
  “陳靈鈞的弟弟。”
  唐閑直接說出了答案,“不過此人比之當年的陳靈鈞,可差了不少。”
  “什么?”
  陳汐心中震動,父親的弟弟?
  哪怕清楚,這陳靈空哪怕是父親陳靈鈞的弟弟,可也僅僅只是陳靈鈞輪回轉世之前的親人,和陳汐沒多少瓜葛。[
  可當聽到這個消息時,陳汐依舊不免吃驚,因為他剛才可聽那一頭狴犴神獸稱呼陳靈空為“太上長老”!
  這陳氏宗族可是護道神族一脈,這陳靈鈞竟擁有如此崇高的地位,可想而知,輪回之前的陳靈鈞在陳氏宗族中的地位又是何其之高!
  “大師兄,我父親他輪回轉世之前,在這陳氏宗族中究竟處于何等地步?”
  陳汐禁不住問出聲來。
  “這個可就得問你唐閑師兄了。”
  巫雪禪將目光望向了唐閑。
  唐閑見此,也沒有什么隱瞞的,坦言道:“當年的陳靈鈞,堪稱是陳氏宗族中第一等人物,神通蓋世,手腕通天,在整個護道神族中也是赫赫有名。”
  接著,唐閑便把有關陳靈鈞的一些事跡簡略敘述了一遍。
  原來當年的陳靈鈞,天賦超群,道法無雙,號稱陳氏宗族中的第一強者。
  當年的陳氏宗族原本只是護道神族中一個極為尋常的下等部族,甚至都沒有一片屬于自己宗族的修行位面,只能和其他一些下等部族共居在‘混’沌母巢中的一方世界中。
  不過,隨著陳靈鈞的強勢崛起,一舉打破了原本的格局,他帶領整個族群征戰四方,硬生生在這‘混’沌母巢中打出了一片天下,將這“九靈世界”徹底據為己有,成為了整個陳氏宗族的棲居盤踞之地。
  當時,其他許多護道神族皆都感慨,陳氏宗族有陳靈鈞坐鎮,崛起之勢頭已不可阻擋,甚至不少人認為有朝一日,在陳靈鈞的帶領下,整個陳氏宗族極有希望邁入護道神族中的上等部族行列中。
  然而,就在這等時候,偏偏陳靈鈞出現了意外,他不知為何,竟帶走了一件宗族重寶,選擇了輪回重生!
  此事一發生,不止是陳氏舉族震驚,整個護道神族一脈也都感到匪夷所思,難以置信。
  可事情已經發生,不管信與不信,已再無法挽回。
  從那時起,陳氏宗族就變得沉寂下來,不像之前那般升勢如虹,甚至隨著歲月流逝,整個陳氏宗族的勢力都逐漸呈現出沒落的跡象。
  時至如今,陳氏宗族也只能勉強保住中等水準的勢力,在整個護道神族中也只能算是一個二流勢力,比那些下等部族強,但又弱于同為中等部族的其他護道神族勢力。
  ……
  聽完這一切,陳汐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中,心緒復雜之極。
  他萬萬沒想到,當年的父親竟會永遠如此蓋世神威,竟以一己之力,幫助整個宗族扭轉乾坤,扶搖而上,硬生生在護道神族一脈中打開一番新天地。
  可時過境遷,父親如今卻被囚禁起來,淪為階下之囚,生死不知,這等變化,讓陳汐都有些難以接受。
  為什么?
  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么?
  當年的父親為何會執意離開,選擇輪回轉世?
  既然輪回轉世了,又會最終選擇返回這陳氏宗族中?
  陳汐想不明白,但他卻敢確定,這其中一定藏著某種原因了!
  “唐閑師兄,那你可知道,他們如今為何要把我父親抓起來?”
  陳汐禁不住問道。
  唐閑搖頭:“這個我就不清楚了,這畢竟是陳氏宗族內部的機密事情,即便是在這陳氏宗族中,知道這一切的恐怕也極少。或許等此次接回你父親時,你一問便知。”
  陳汐不禁有些失望,旋即,他就深呼吸一口氣,愈發堅定了此次行動的決心。
  嘩啦~~
  遠處虛空中,驀地一陣翻滾,旋即,一道神虹貫空而來,橫亙天地間,宛如拱橋一般,朝這邊垂落。
  在那神虹之上,屹立著十余道身影,一個個神韻天成,氣勢超群,極為不凡。
  那為首的,是一名寬衣博帶,須發飄逸,面容威嚴,氣勢睥睨迫人的中年男子。
  他此刻雙手負背,腳踏神虹而至,雖靜靜立著不動,卻自有一股執掌乾坤,俯看眾生的至高氣息。
  很明顯,這是一位道主境大人物!
  “此人,便是當今陳氏宗族的大長老陳靈空,執掌全族之事,自從陳靈鈞當年消失之后,他便一躍成為了陳氏宗族中最有權勢的一個人。”
  唐閑飛快傳音,介紹了那中年男子的身份,“當然,他僅僅只是權柄滔天,這陳氏宗族可還有幾個了不起的活化石級老古董,他們才是整個陳氏宗族的坐鎮基石。”
  言外之意就是,陳靈空權柄滔天,但自身實力卻談不上是陳氏宗族中最厲害的一個。
  “的確不如陳靈鈞,他的氣息充其量和那太上教摩臨屬于一個水準。”
  巫雪禪輕笑傳音,點評了一句。
  ‘交’談時,那陳靈空已帶領一行人抵達,迎了上來。
  “哈哈,沒想到竟是唐閑道友親自親來,真是稀客啊。”
  陳靈空大笑一聲,上前跟唐閑寒暄。
  “多年不見,道友依舊風采依舊,著實可喜可賀。”
  唐閑平淡回了一句,就介紹身邊的巫雪禪,“這位是我神衍山大師兄,巫雪禪,想必道友你早已聽說過。”
  陳靈空眉‘毛’一挑,似有些驚訝,旋即就笑著拱手道:“原來是神衍山大先生,初次見面,若有疏漏之處,還望包涵一二。”
  “道友客氣了。”
  巫雪禪笑了笑。
  “這位是?”
  這次不等唐閑介紹,陳靈空就將目光望向了陳汐,這一剎那,當他看清楚陳汐面容時,眼眸不易察覺地收縮了一下,旋即便恢復如初,若不仔細觀察,定難以發現了。
  可這個微小的細節還是被陳汐極為敏銳地捕捉到,心中登時一凜,難道對方認出了自己?
  “咦。”
  不過,這次依舊不等唐閑介紹,在那陳靈空后方的一名妙齡‘女’子就驚疑出聲,“這人的模樣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見過?”
  “對,我也有這種感覺。”
  “我怎么感覺,他的模樣和那罪人陳靈鈞妻子左丘雪有一些相似?”
  那妙齡少‘女’無意中一句話,讓得旁邊一些陳氏族人也都紛紛出聲,望向陳汐的目光中帶著一抹怪異。
  可陳汐已顧不得理會這些,當聽到“罪人陳靈鈞”這五個字時,陳汐只覺如遭雷擊,一股難以言喻的憤怒倏然涌上心頭,讓得他差點無法控制!
  就在此時,一只大手按在了陳汐肩膀上,透過來一股溫暖的力量,讓得陳汐頓時平靜下來。
  一瞥眼,就看見大師兄巫雪禪正含笑看著自己。
  至此,陳汐徹底冷靜下來。
  “胡鬧!在貴客面前胡‘亂’喧嘩,成何體統?”
  那陳靈空一皺眉,呵斥了那些陳氏族人一句,就扭過頭,朝唐閑和巫雪禪笑道:“小輩不知禮節,諸位莫要介懷,諸位還請隨我前往宗族迎賓大殿中一敘,如何?”
  也不知有意還是無意,他竟是不再去過問陳汐名字了。
  見此,唐閑和巫雪禪不著痕跡地‘交’換了一個眼神,這才點頭道:“恭敬不如從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