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015 陳霸陵

陳瀟云破殺而至,身影若鬼魅,倏然出現在陳汐身前。
  嗡~
  他指尖縈繞一縷紫芒,看似不起眼,卻發出尖銳刺耳的嘯音,釋放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可怖洞穿力。
  身為陳氏宗族域主境強者中最強大的三位霸主之一,陳瀟云修為早已突破至七星域主境,再配上他那身為護道神族的先天底蘊,戰斗力自是毋庸置疑的強悍。
  可以想象,單憑眼前這一擊,擱在外界都足以令大多數域主心顫,不敢攖其鋒芒!
  “終于要動手了……”
  極遠處的地方,憑空立著兩道身影,一個身穿素衣,面容清秀,渾身透著一股干凈古樸超然的氣息。
  另一個則是一名‘女’子,一襲火紅裙裳,柳眉如刀,紅‘唇’嬌‘艷’,一張美麗無匹的面容上盡是冰冷孤傲之意。
  兩人明顯已暗中將這一切都中,當此刻瀟云悍然出動時,兩人那原本平靜的面容上,皆都流‘露’出一絲期待。
  如果陳瀟云在這里,一定可以認出,這一男一‘女’赫然就是和他并列為三大霸主的陳道元和陳秋水!
  ……
  局勢緊張,一觸即發。
  面對陳瀟云的暴殺,陳汐也是倏然轉身,霍然面對向陳瀟云。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他竟是一動不動,渾然沒有一絲阻擋的意思,甚至都沒有去躲避。
  他就這樣靜靜屹立,神‘色’沉靜而漠然,一對黑眸中古井不‘波’,像渾然不覺危險已經來臨般。
  嗯?
  陳瀟云眼眸驟然一瞇,殺機畢現,可就在這緊要關頭,他同樣出人意料地倏然止步,收起攻勢。
  那一根繚繞著紫芒的指尖此刻已距離陳汐咽喉不足三寸,在這等情況下,只要他愿意,都可以輕松滅殺掉陳汐!
  可他沒有動。
  這讓全場所有人都愕然,一頭霧水,搞不清楚狀況。
  “你怎么不還手?”
  陳瀟云神‘色’冰冷,狹長的眸子盯著陳汐,鋒利如刃。
  “你怎么不動手?”
  陳汐反問,神‘色’如舊。
  陳瀟云沉默片刻,冷冷道:“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陳汐忽然笑了笑,伸手拂開對方那抵在咽喉處的指尖,像拂去一抹煙云般自然,然后才說道:“你不敢,不是嗎?”
  陳瀟云臉‘色’一沉,眸子里殺機縈繞,似已按捺不住要出手。
  可陳汐卻像渾然不覺般,他甚至再懶得云一眼,轉身來到火柱前,將陳鴻修身上捆縛的一根根紫‘色’神鏈捏碎……
  在這個過程中,陳瀟云一直冷冷好幾次都沖動地想要趁機殺了陳汐,可最終,他卻沒有這么做。(
  “下次想要找我麻煩,直接找我便可以,不必再拿同族的‘性’命來作要挾,這做法真的很無恥。”
  陳汐救下陳鴻修之后,轉身陳瀟云,搖頭嘆息而去。
  一下子,陳瀟云臉‘色’變得愈發‘陰’晴不定,立在那里目光死死盯著陳汐,一語不發。
  直至陳汐的身影消失在‘洞’府內,陳瀟云依舊立在那里,眼眸中寒芒涌動,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瀟云大哥,為什么要放了他?”
  附近那些陳氏族人沖上來,滿臉的不甘,他們無法理解陳瀟云的做法,明明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可為什么要止手呢?
  “你們不懂。”
  陳瀟云忽然嘆了口氣,似有些煩躁,拂袖返回那紫‘色’蓮‘花’座中,倏然騰空而去。
  “這……”
  那些陳氏族人面面相覷,好半響皆都揣著惘然不甘的心思,帶著那陷入昏‘迷’的魁梧男子轉身而去。
  ……
  “此子倒是膽魄十足,吃定了瀟云不會在這時候傷他。”
  極遠處地方,一襲素衣的陳道元笑道,“只是可惜,沒能真正見識到此子的能耐。”
  “什么膽魄,我自知不是瀟云的對手,故而在虛張聲勢罷了。”
  一側的陳秋水不以為然,有些意興闌珊道,“我早說了,一個四星域主而已,根本不值得咱們興師動眾。”
  “秋水,你錯了,此人可是神衍山親傳弟子,又能夠讓巫雪禪和唐閑兩位通天人物一起陪著前來,這可不是誰都能辦到的。”
  陳道元若有所思道,“不過你說的也不錯,他那四星域主境的修為的確是一個硬傷,哪怕戰斗力再逆天,可若想獲得咱們陳氏的繼承人名額,恐怕也沒多少希望。”
  “走吧,三天后祭祀大殿就要拉開帷幕,咱們可得提前做好準備,我聽說此次可有不少其他勢力的同道前來觀禮……真是奇怪了,上次大祭時,也沒見來這么多勢力……”
  喃喃自語聲中,陳秋水轉身而去。
  見此,陳道元笑了笑,也隨之而去。
  ……
  陳鴻修受傷雖重,不過都是一些皮‘肉’之傷,并未傷及道基,只需休養一些日子便可以徹底恢復過來。
  這讓陳汐暗松一口氣。
  “你剛才為何不動手?”
  陳鴻修氣喘吁吁問道,他也很好奇剛才陳汐的表現。
  “沒必要。”
  陳汐隨口答了一句。
  “沒必要?”
  陳鴻修愕然,他想了很多答案,卻沒猜到會是這樣一個答案。
  “那陳瀟云前來,無非是為了‘摸’清楚我的底細而已,我怎可能會讓他如愿了。”
  陳汐漫不經心道。
  “可是……你就不擔心剛才陳瀟云下狠手了?”
  陳鴻修忍不住道。
  “他不敢。”
  陳汐說到這,沉‘吟’道,“倒并非是我太過狂妄,而是很確定在你們陳氏宗族的祭祀大殿開始之前,他不敢讓我受到任何傷害了。”
  “為什么?”
  陳鴻修追問道。
  “這樣的話,我那兩位師兄可不會善罷甘休了,甚至我一旦受傷,就等于給了我兩位師兄一個發飆的借口,你說在這等情況下,誰敢這么做?”
  陳汐耐心解釋了一番,這才讓陳鴻修恍然過來。
  陳鴻修沒有多逗留,片刻后便執意離開,他傷勢雖重,可在這陳氏宗族中,恐怕沒有誰會再和他為難了。
  陳汐親自將他送出‘洞’府,這才轉身返回,陳鴻修祖父和前世的陳靈鈞乃是堂兄弟,情同手足,前些日子又前來拜訪陳汐,給陳汐提供了一些必要的消息,這讓陳汐心中也頗為感‘激’,甚至已打定注意,日后若有機會,一定當好好報答此人。
  ……
  讓陳汐意外的是,陳鴻修離去沒多久,消失多日的巫雪禪唐閑也是聯袂返回。
  他們二人前些日子前往拜訪這陳氏宗族中的一些活化石級老古董,久久不歸,令陳汐心中也是有些擔憂,如今見他們終于返回,自是高興不已。
  不過無論是巫雪禪還是唐閑,皆都沒有跟陳汐透‘露’這些日子拜訪那些陳氏老古董的內容,倒是令陳汐頗為納悶。
  “小師弟,不必郁悶,三天后的繼承人對決中,你盡管放開手腳去打,不必有任何顧慮。”
  吃驚的是,這次竟是一直冷峻寡言的唐閑出聲,主動安慰起陳汐來,讓得后者也是頗有受寵若驚之感。
  旋即,陳汐隱約就察覺到,這次兩位師兄去拜訪那些陳氏宗族的老古董,恐怕也是有所收獲。
  “不過,還是要提防那陳靈空暗中作祟,我還真擔心把這家伙‘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
  巫雪禪沉‘吟’道。
  “莫非……我父母被囚禁起來的事情,都是陳靈空一手‘操’辦的?”
  陳汐腦海靈光一閃,問道。
  “雖不中亦不遠矣。”
  巫雪禪拍了拍陳汐肩膀,道,“不必想太多,三天后,你們一家人或許便可團聚了,到時候你父親會便會告之你這一切。”
  陳汐點了點頭。
  三天后。
  一道早,整個陳氏宗族便沸騰起來,所有的族人猶如密集的‘潮’水般,分別從九靈世界的不同方向,朝那宗族祭臺前匯聚而起。
  那古老祭臺懸空,足有十萬丈范圍,其下圍拱著五座神峰,呈現五行并列之勢,蔚為壯觀。
  當陳汐和巫雪禪唐閑一起抵達那里時,就密麻麻的身影整整齊齊立在那十萬丈范圍的祭臺上,起碼有數萬之眾。
  他們一個個神‘色’肅穆而虔誠,一語不發,氣氛顯得空前的神圣和莊嚴。
  祭臺中央,一股白‘色’神火燃燒,神火之前,則端立著一眾氣勢偉岸,神威滔天的身影。
  遠遠一望,那些身影簡直若一輪輪青天烈日般,光芒萬丈,耀眼奪目,令人不敢‘逼’視reads;。
  顯然,那些身影便是整個陳氏宗族中最具權柄的一撮高層大人物!
  那陳靈空的身影也赫然立在其中。
  “走吧,我們去觀禮席。”
  巫雪禪在前邊帶路,徑直來到了其中一座神峰之巔,這里早已安排了諸多席位和案牘。
  此時有不少身影坐在其中,顯然那些人也是前來陳氏宗族觀禮的。
  當陳汐他們抵達時,其中不少人都是一陣躁動,紛紛起身,朝巫雪禪和唐閑見禮。
  “見過大先生。”
  “見過唐閑道友。”
  這讓陳汐也不禁感慨,兩位師兄的威名還真不是蓋的,即便是在這‘混’沌母巢的護道神族中,也都享有盛名。
  巫雪禪和唐閑和那些身影一一還禮,然后便帶著陳汐隨意挑揀了一處坐席落座。
  陳汐發現,自始至終不少目光都在暗中打量著自己,讓得他不禁心中有些疑‘惑’,難道他們也知道待會自己要參與到那一場陳氏宗族的繼承人競爭中?
  ——
  ps:明天表弟結婚,金魚去當伴郎,有不少童鞋埋怨金魚十一假期這些天更新少,金魚只能苦笑了,因為這短短七八天時間,金魚已參加了三場婚禮,別忘了,你們都放假了,金魚可從來沒有假期的,真的很羨慕嫉妒大家的好伐……
  每天累成狗還得熬夜碼字,其中滋味,也只有當作者的自己清楚了。
  不多說,明天沒喝醉就會正常更新,金魚只希望大家理解理解,少一些怨氣,少一些謾罵,拜謝了。
  對了,符皇已經是收尾階段,大概估算可能會在12月份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