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2017 強悍依舊

在陳靈空聲音還未落下時,陳汐便站起身來。
  他能夠清楚感受到,望向自己的目光中有驚訝、有不屑、有嘲弄、有戲謔、有狐疑……
  但這一切,都無法動搖陳汐的心,他神色沉靜,波瀾不驚,朝巫雪禪、唐閑兩位師兄拱了拱手,便腳踏虛空,朝那遠處蒼穹之下的祭壇踱步而去。
  衣衫獵獵,陳汐孤身一人前行,伴隨著他動作,全場的目光也隨之移動,仿佛每個人都要看一看,這陳汐究竟是個怎樣一個人,又是誰給他這么大膽量,竟敢摻入到這一場繼承人競爭中來。
  而對陳汐而言,這一切都仿佛不存在,此刻在他眼中,只有那古老的祭壇,以及即將到來的戰斗!
  他已經等待今天太久,為此更不知付出了多少艱辛和血汗,所以這一次,他決不允許自己失敗。
  因為唯有成功,他方才能夠在這萬眾矚目之下,在這宛如龍潭虎‘穴’般的陳氏宗族中,救回自己的父母!
  所以,此戰……
  必須得贏!
  ……
  “那家伙就是陳汐?也沒什么厲害的。”
  “哼,一個上古神域跑來的小雜碎,還妄圖染指咱們陳氏宗族的繼承人名額,簡直是不知死活!”
  “我很好奇,太上長老為何要答應他一個外人參與進來?難道僅僅只是因為他是罪人陳靈鈞的后裔?可他渾身上下可毫無一絲咱們陳氏的血脈啊!”
  “呵呵,不必疑‘惑’,這家伙再不堪,畢竟是神衍山的傳人,咱們不給他面子,也終究得給神衍山一個面子。”
  “我是自取其辱!”
  “我倒是很好奇,他的戰斗力有多強大了,畢竟前些日子,這家伙可是憑借四星域主的力量,擊敗了擁有五星域主之力的陳子‘玉’,這可很不同尋常。”
  “這才有趣,不是嗎?若是他太弱了,即便挫敗他,也毫無成就感,反而顯得咱們陳氏宗族太欺負人reads;。”
  隨著陳汐的身影靠近那一方古老祭壇,場中也是隨之響起一陣陣議論聲。
  那些聲音大都態度鮮明,對陳汐冷嘲熱諷,排斥之極,仿佛個小丑正在自尋死路般。
  也有一小部分人流‘露’出好奇之‘色’,在他們這陳汐能夠擊敗陳子‘玉’,戰斗力必然不會弱了。
  不過他們所好奇的,也僅僅是陳汐究竟能夠在這一場繼承人競爭中堅持到什么時候落敗。
  至于陳汐能否獲勝,他們都懶得去想,因為在他們此次繼承人競爭中,既然有陳道元陳秋水陳瀟云三位霸主級的人物坐鎮,陳汐已斷然沒有任何取勝的希望。
  簡而言之,對于此次陳汐參與到這一場繼承人競爭中,所有人都是一種狐疑排斥不屑的態度,哪怕有好奇,也僅僅只是好奇陳汐為何要不自量力,前來自尋其辱。
  這是在場所有陳氏族人的態度,旗幟鮮明,對他們而言,陳汐雖然出身神衍山,可終究是個外人罷了!
  一個外人竟敢惦念他們的宗族繼承人名額,這不是找死嗎?
  而對于那些觀禮的賓客而言,也很狐疑在這等莊重嚴肅的事情上,為何陳靈空會答應讓一個外人參與進來了。
  莫非是因為礙于神衍山的威勢,不得不如此做?
  或者說,是因為陳汐和如今已被囚禁起來的陳靈鈞之間的父子關系?這一切,都顯得很反常,耐人尋味。
  不過,越是這樣,反而越是讓他們好奇,這一切究竟是鬧的哪一出。
  ……
  很快,陳汐便來到那古老祭壇上,隨意立在那十五名即將參與繼承人競爭的陳氏族人一側。
  這一幕很有趣,他孤零零一人立在那里,旁邊則是一群陳氏族人,涇渭分明,不干擾,實則已隱隱有相互對峙,水火不容之勢。
  立在祭壇中央的陳靈空仿佛沒有一幕,當陳汐抵達,他便徑直沉聲宣布出此次宗族繼承人競爭的規則。
  “此次競選,將分為兩輪。”
  “第一輪,將分作四組,每一組將由我來選擇出一人登上擂臺,分別接受同一組的其他三人的挑戰,誰能夠在擂臺上堅持到最后,便可進入第二輪對決中。”
  說到這,陳靈空袖袍一揮。
  轟!轟!轟!轟!
  連續四道震耳‘欲’聾的響聲,在那足有十萬丈方圓的古老祭壇上,升起四座擂臺來。
  每一座擂臺皆都由奇異的‘混’沌秘石打磨而成,其上密布晦澀紋理,釋放出可怖的征戰殺伐氣,驚擾天地。
  可以想象,在其中廝殺的話,足可以保證戰斗余‘波’不會擴散到外界,同時,也不會受到外界之力的干擾。
  此時,當聽到陳靈空宣布的規則,在四座擂臺,令得全場都禁不住嘩然起來。
  “選擇出四人,接受其他人的挑戰,這豈不是就是等于車輪戰了?好像有些不公平吧?”
  “不,嚴格而言,這是‘奪擂’!誰能夠在擂臺上堅守到最后,誰便是最后的贏家!”
  “四座擂臺,也就等于在這第一輪競選中,最終會誕生出四位獲勝者。”
  “可是這規則……可的確很不公平,第一個登上擂臺的,可最是吃虧,而最后一個登上擂臺的,無疑最占便宜。”
  議論紛紛,就連不少陳氏族人都沒想到,這一次繼承人競爭,竟會采取這等獨特的規則了。
  “這陳靈空,手段倒是狠辣,若是他派小師弟第一個登上擂臺,可就要陸續擊敗三人,方才能夠在這第一輪中取勝,進入到第二輪競爭中。”
  唐閑皺眉,聲音有些冷冽。
  “他這么做,無非是用盡手段,也要將小師弟徹底踢出局罷了,手段雖卑劣一些,倒也正常reads;。”
  巫雪禪淡淡道。
  “何止是卑劣,簡直是無恥。”
  唐閑冷冷道。
  巫雪禪笑了笑,不再多言,心中實則也是有著一絲慍怒,只不過他很清楚,這時候再去動怒,也是無濟于事。
  為今之計,也只有寄希望于陳汐自己的表現了。
  ……
  “肅靜!”
  聽著全場嗡嗡嗡的議論聲,令得陳靈空不禁眉頭一皺,沉聲大喝,音若雷霆般‘激’‘蕩’天地,瞬間令全場一靜,鴉雀無聲。
  “想要成為咱們陳氏族長,若無以一敵多,力掃千軍的蓋世威能,談何服眾?談何引領整個陳氏宗族?”
  陳靈空沉聲喝斥,大義凜然,“連這等考驗都經受不住,以后又怎能挑起整個宗族崛起的重擔?”
  一番聲‘色’俱厲的話語,倒是令不少陳氏族人皆都暗自慚愧起來,是啊,想要成為陳氏族長,又豈是那么容易的?
  唯有陳汐在心中冷笑,他有一種強烈的預感,陳靈空說的好聽,實則這個競選規則必然是針對自己而來!
  果然,接下來發生的一切,驗證了陳汐的想法。
  陳靈空根本就沒有通過任何公平的方式,直接就把陳汐他們十六個參與競選之人劃分為了四組。
  陳汐所在這一組中,并沒有陳道元陳秋水陳瀟云三人中的任何一個。
  這讓在場不少陳氏族人頗為不理解,甚至是不滿,還以為陳靈空對陳汐進行了照顧,不忍他在這第一輪對決中,就碰到陳道元他們三人中的任何一個,以免敗得太難br>
  唯獨陳汐清楚,這根本就不是什么照顧,其中必然有什么玄虛了!
  仔細的分組情況,就會發現,陳道元陳秋水陳瀟云三人也都并不在同一組中。
  換而言之,陳汐陳道元陳秋水陳瀟云四人,是被各自分在了不同的組中。
  “現在,第一組的陳中澤第二組的陳文武第三組的陳靖第四組的陳汐出列!”
  陳靈空沉聲道,“你們四人將率先登臨擂臺,接受你們同一組其他三人的挑戰,失敗者直接被淘汰,勝利者可以留在擂臺上,繼續接受其他人挑戰,直至每一組所有人都登上擂臺進行挑戰之后,第一輪競選便即結束!”
  果然!
  陳汐心中冷笑,他就知道,自己必然會被第一個選中了。
  這一刻,何止是陳汐,全場所有人都這一點,尤其是那些陳氏族人,禁不住都笑起來,笑得戲謔不已,仿似在笑話般。
  唐閑和巫雪禪互望一眼,皆都默然,誰也不清楚此刻兩人心中究竟在想著一些什么。
  唰!唰!唰!
  被陳靈空點名的那三名陳氏族人,率先沖向不同的擂臺,登臨其上。
  見此,陳汐也不再遲疑,哪怕他心中極為鄙夷陳靈空這等卑劣的伎倆,可卻也不得不選擇正面應對了。
  唰!
  身影一閃,陳汐也來到了第四座祭臺之上。
  立在其中,他目光一掃,頓時就遠處的陳道元陳秋水陳瀟云的目光也都紛紛朝自己這邊望來。
  他們三人似并不打算就在此時去挑戰擂臺上的對手,一派從容不迫,優哉游哉的模樣。
  見此,陳汐心中一沉,頓時猜到一種可能,那陳靈空如此安排,該不會是想要趁此機會,讓陳道元三人旁觀自己的戰斗,來‘摸’清楚自己的底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