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2018 改觀

和罪人父親一樣?
  流淌著卑劣恥辱的罪孽之血?
  當聽到這一聲怒吼,原本轉身的陳汐渾身一僵,那原本淡然的清俊臉龐上驟然籠罩上一層冰冷之色。
  一股如灼燒般的怒火不可抑制地涌上心頭,令陳汐那一對若淵黑眸中陡然泛起一抹殺機。
  很早之前,陳汐從對自己父親陳靈鈞有一種抵觸心理,甚至會痛恨,可這不代表,別人就可以當著他的面辱罵他的父親!
  尤其是,這還是在陳氏宗族中,這還是當著眾人之面!對方竟敢肆無忌憚羞辱他和父親!
  這一剎,陳汐神‘色’漠然得猶如沒有感情‘波’動,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是陳汐徹底憤怒的征兆。
  他轉過身,眸子漠然鎖定對面的陳子‘玉’,道:“跪下,我可以原諒你一次。”
  聲音平靜,不含一絲情緒‘波’動,配上陳汐那漠然冰冷之極的面容,令得大殿眾人沒來由心中一寒。
  陳靈空皺了皺眉,沉‘吟’不已。
  唐閑似有些按捺不住,卻被巫雪禪以目光制止,示意他稍安勿躁。
  而陳子‘玉’原本他已憤怒之極,可當觸及陳汐的目光,就仿佛觸碰到死神之眸,禁不住渾身一顫,心中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悸動。
  尤其當聽到陳汐的話,陳子‘玉’頓時反應過來,簡直如遭雷擊般,禁不住心生一股無比的恥辱,洶洶的怒火快把他‘胸’腔都燃燒,臉‘色’愈發鐵青起來。
  這該死的‘混’賬,偷襲自己不說,此刻居然還要自己……跪下!?
  簡直是該殺!
  “你……找死!”
  陳子‘玉’怒吼一聲,轟然起身,掌指一抓,一團暴烈無比的金‘色’雷霆倏然匯聚,化為了一桿金‘色’雷霆之矛。
  那長矛雷芒流竄,纏繞縷縷神道法則,彌漫出一股直‘欲’毀天滅地,齏粉乾坤的恐怖氣息。
  甫一出現,這座大殿都開始劇烈顫抖,隱隱有崩潰的跡象。
  一側的陳靈空早已見勢不妙,袖袍一揮,施展無上妙法,頓時將這片區域穩定下來。
  若非如此,何止是這座大殿,恐怕方圓這片天地都得遭受‘波’及,毀于一旦不可。
  有此便可想而知,陳子‘玉’這一擊何其之可怖,明顯已動用了殺招,蘊含了他一腔的憤怒,‘欲’要徹底鎮壓陳汐。800
  “死!”
  伴隨著大吼,陳子‘玉’手持金‘色’雷霆之矛,狠狠刺破時空,矛尖裹挾著無可匹敵的鋒芒,若奔雷,似驚電,直指陳汐眉心而去。
  嗚嗚~~
  所過之處,時空被撕開一道筆直的空白裂縫,一切氣流光線塵埃皆都在這一擊之下化為虛無。
  也不得不承認,身為護道神族的后裔,擁有先天底蘊的五星域主陳子‘玉’的確擁有著驕傲的本錢,戰斗力之強大,足可以令外界一眾同境界強者黯然失‘色’,絕非尋常可比。
  這一剎,陳靈空‘唇’角都不禁泛起一抹贊賞。
  至于那些陳氏族人,早已被這一擊狠狠驚‘艷’到,神‘色’中亢奮難抑,在這一擊之下,那陳汐焉可能有活命的機會?
  面對這一擊,陳汐漠然依舊,身影若一株盤踞崖石上的青松,孤峻‘挺’拔,一動不動。
  擱在外人眼中,卻都以為陳汐被這一擊威勢所震懾,心神呆滯,徹底被嚇傻了。
  就連原本平靜自若的巫雪禪和唐閑也不禁微微一怔,似有些意外陳汐怎會如此反應。
  轟!
  說時遲,那時快,那一桿金‘色’雷霆之矛已狠狠劃破時空而至,矛尖的鋒芒吹得陳汐濃密烏黑的長發倒飛,衣衫獵獵作響。
  可他依舊一動不動!
  眼見那一桿金‘色’雷霆長矛已迫在眉睫,距離陳汐眉心只剩下不足一尺之地。
  可就在這危機萬分的一剎那,一只修長大手忽然憑空出現,一把就將那一桿金‘色’雷霆長‘毛’攥住,讓得后者再無法寸進一絲!
  怎么可能?
  全場悚然,眼瞳擴張,難以置信,這一擊足可以摧星殺月,令乾坤爆碎,可此時竟被一只‘肉’掌給攥住了?!
  面對這駭人一幕,誰敢相信了?
  陳靈空‘唇’角的那一抹贊賞陡然僵固,那些陳氏族人心中的亢奮頓時煙消云散,被一抹驚駭取代。
  嗡~~
  金‘色’雷霆之矛劇烈顫抖,澎湃出無窮雷芒法則,可怖滔天,似要掙脫束縛。
  而執掌此矛的陳子‘玉’臉‘色’已是驚怒‘交’加,目眥‘欲’裂,近乎瘋狂地施展出了全部力量。
  他哪敢相信,自己最引以為傲的一記殺手锏,竟會連陳汐的‘肉’掌之力都無法破開?
  那大手就好像磐固無比的碣石,讓得那一桿金‘色’雷霆之矛如何劇烈顫抖,也是無法撼動一絲!
  “不——!”
  陳子‘玉’大吼,憤恨驚怒到了極致。
  咔嚓!咔嚓!
  可還不等他再掙扎,那一桿金‘色’雷霆之矛就寸寸被捏碎,化為金‘色’光雨飛灑。
  轟隆!
  僅僅一剎那,它就徹底爆碎一空,耀眼的光芒席卷,讓得不少陳氏族人駭得踉蹌倒退閃避不已。
  陳子‘玉’遭受反噬,禁不住咳出一大口血來,他剛‘欲’要閃避,就感覺眼前一‘花’,咽喉一陣劇痛,被一只大手死死給攥住。
  而此時,在眾人視野中,就看見陳子‘玉’像小‘雞’似的,被陳汐鎖住咽喉拎起來,憋得青筋暴漲,臉龐都快滲出血來,任憑如何掙扎,都是無濟于事。
  這讓人駭然,倒吸涼氣不止。
  如果說之前陳汐一擊震潰陳子‘玉’是偷襲,是僥幸,可當看見這一幕時,誰還敢這么想?
  只是,讓誰都無法想象的是,才四星域主境的陳汐竟會如此強大,如此逆天,五星域主境的陳子‘玉’在他手中,竟是毫無掙扎還擊之力,像土‘雞’瓦狗般不堪一擊!
  “你你……你……”
  陳子‘玉’滿腔的羞恥和憤怒,此刻都已化為驚駭,眼珠都差點爆掉,難以接受這個局面。
  轟!
  下一刻,他整個人就被陳汐狠狠摜在地上,雙膝咔嚓一聲爆碎,身軀不受控制地跪在陳汐身前!
  這一幕出其不意,發生太突然,讓得眾人都來不及去阻止,就看見陳子‘玉’已被震碎雙膝,跪伏在地。
  “不——!”
  一股前所未有的恥辱感像刀子般狠狠戳進陳子‘玉’心中,讓得他那俊美的面容都扭曲猙獰起來,仰頭發出一聲透著無比怨毒的咆哮。
  他堂堂一位護道神族后裔,擁有傲視無雙的先天之軀,擁有冠蓋天下的深厚底蘊,擁有足可以令億萬生靈敬畏崇慕的權柄和地位,可如今,卻被‘逼’迫跪倒在地!
  跪在了一個在他看來是罪人后裔的年輕人面前!
  恥辱!
  無比的恥辱!
  這一刻的陳子‘玉’,都快要瘋掉,殺死陳汐的心都有了。
  “住手!”
  陳靈空終于反應過來,起身厲聲喝斥。
  幾乎是同時,巫雪禪含笑起身,慢條斯理道:“辱人父母者,人恒辱之,也不怪我那小師弟會如此生氣,還請道友你息怒,莫要因一時氣憤,而破壞了咱們彼此關系。”
  言辭溫和,可話中意思卻是強硬之極,讓得那陳靈空臉‘色’又是一陣變幻不定。
  對于這些,陳汐置若罔聞,他那漠然冰冷的眸子俯瞰著跪在自己面前的陳子‘玉’,一字一頓道:“這是教訓,以后說話再口無遮攔,可不是跪地謝罪那般簡單了!”
  說罷,他轉身返回座位。
  噗!
  這一刻的陳子‘玉’,竟是氣得急怒攻心,猛地噴出一口血,身軀直‘挺’‘挺’躺倒在地,昏厥了過去。
  見此,那些陳氏族人都發出一聲悲憤吼聲,沖上前將陳子‘玉’救下,而他們望向陳汐的目光中,已是帶上一抹怨恨之‘色’,隱隱也有著一絲不可揮去的忌憚。
  對于此,陳汐依舊渾然不在意,有巫雪禪唐閑兩位師兄在,他也根本無須理會這些。
  仗勢欺人嗎?
  可笑,這里若不是陳氏地盤,那陳子‘玉’敢如此囂張?若不是如此,陳汐甚至早殺了陳子‘玉’,焉可能還給他留下一條活路?
  ……
  經此一事,大殿中氣氛已變得僵硬之極,最終那陳靈空強自忍耐著滿腔怒火,派人帶著巫雪禪唐閑陳汐一行人離開大殿,安置在了一處專‘門’為賓客所開辟的‘洞’府中,暫且休整。
  “可惡!實在是可惡!”
  陳汐他們一離開,陳靈空已再無法按捺心中憤怒,猛地一掌拍碎身前案牘,憤然不已。
  其他一些陳氏族人噤若寒蟬,想起剛才發生的一切,也是悲憤‘交’加,感到恥辱無比。
  “太上長老,難道就任由這些家伙繼續囂張下去?”
  一名族人不甘出聲。
  “是啊,那神衍山的三個傳人太囂張,簡直視咱們陳氏宗族如無物,著實欺人太甚!”
  其他人也紛紛開口。
  見此,那原本憤怒的陳靈空反而冷靜下來,他深呼吸幾口氣,沉默片刻,這才沉聲說道:“技不如人,還有什么可說的?”
  那些陳氏族人一怔,心中卻是愈發憋屈憤恨起來。
  “不過,話說回來,他們的行為的確太過火了,等此次祭祀大典開始時,本座自會給那小‘混’一個大驚喜!”
  陳靈空面無表情,聲音冰冷徹骨,“你們去把有關這陳汐的事情告訴其他即將參與繼承人競爭的族人,他們自會清楚該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