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2021 欺人太甚

全場震撼無言,死寂一片。
  沒有人能夠想到,陳虛澤最強大的一對先天神寶,竟會被陳汐一劍斬斷,徹底損毀。
  同樣,也沒有人想到,陳虛澤竟依舊沒能抵擋住陳汐的一擊,被劍鋒破開胸膛,右臂斷裂,徹底暈厥過去。
  這一切都顯得如此血腥、震撼,令人都幾乎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會這樣?
  陳霸陵被一擊秒殺,如今陳虛澤竟也無法逃過此厄運,若陳汐是一名擁有六星域主修為的先天神祗,他能夠辦到這一步倒也正常,可關鍵是他根本就不是先天神祗,修為甚至僅僅只有四星域主水準,這就不得不讓人匪夷所思了!
  實力相差兩個層次,底蘊更是有著先天和后天的區別,為何陳汐竟能夠逆襲般辦到這一步?
  甚至,從對決開始到結束,一切都在轉瞬間完成,對手竟是抵擋不住他的一擊!
  這就太過駭人聽聞了。
  ……
  “該死!”
  陳靈空臉‘色’‘陰’沉,心中已暴怒到極致,第一次陳霸陵的慘敗或許只是偶然,可這第二次陳虛澤的慘敗,可絕對沒有任何僥幸的成分!
  而這一切也讓陳靈空終于確定,自己從一開始似乎就低估了那個陳汐,這家伙的修為簡直就是個陷阱,讓人不自覺就忽略了,修為其實并不能代表一個人的真正戰斗力。
  還好,這僅僅只是第一輪競爭的前兩場對決,而早在這一次繼承人競爭之前,陳靈空已準備了諸多后手,故而前兩場的失利,還不至于讓他徹底失望。
  甚至,這一刻陳靈空自己都有些慶幸,慶幸自己早早安排下的諸多后手,從而不至于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打一個措手不及。
  ……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那家伙明明只有四星域主境修為,可戰斗力怎會如此強大?六星巔峰層次的陳虛澤都不是他的一招之敵,這這這……簡直沒法形容了。”
  “可惡!實在是可惡!”
  “唉,難道大家忘了,這家伙可是來自神衍山的親傳弟子,如今敢踏入咱們宗族,染指繼承人名額,必然是有備而來,咱們之前……可都小覷了這家伙。”
  一眾陳氏族人嘩然,有憤慨,有驚駭,有難以置信,有唉聲嘆氣……不一而足。
  但不管如何,通過這兩場對決,讓得他們也終于明白,陳汐修為雖不如其他競爭者,可戰斗力之強大卻根本無法用常理來衡量。
  ……
  “曠古爍今,堪稱逆天!”
  “神衍山傳人,果然名不虛傳。”
  “聽聞此子之生父,乃是轉世重生之后的陳靈鈞,如今又有神衍山做靠山,他此來搶奪這陳氏繼承人之位,圖謀可不小啊。”
  “或許,他這是要救回其父,洗涮陳靈鈞身上的罪名?”
  觀禮席上,一眾來自護道神族一脈的賓客低聲議論,對陳汐所展現出的逆天戰斗力,皆都有一種大開眼界之感。
  同時,他們也都在揣測,陳汐既然有備而來,必然圖謀甚大了。
  ……
  “又秒殺一個。”
  “妙哉!”
  巫雪禪和唐閑相視而笑。
  他們都很清楚,小師弟他前些年在那‘混’‘亂’遺地中獲得了不少曠世機緣,體內煉化了九道域境本源,堪稱是獨步天下,縱觀古今歲月都再找不出第二個人。
  并且,他們也清楚,陳汐身為這一紀元的第九任應劫者,身上繼承的不止有這一紀元前八位應劫者的傳承之力,還有來自前八個紀元的文明傳承!
  再加上他所掌握的河圖輪回之力等禁忌般的力量,就連巫雪禪和唐閑都有些吃不準,如今的陳汐究竟強大到了什么程度。
  畢竟,他們二人雖擁有通天手段,可畢竟自身不是紀元應劫者,更從沒有像陳汐那般,開辟出足足有九道域境本源的體內星域,甚至,連河圖輪回的力量,他們也都未曾親自感知過。
  在這等情況下,他們自很難具體判斷出,現如今的陳汐所掌握的戰斗力究竟達到了何等程度。
  而這一切,也都意味著,如今的陳汐除了在修為上依舊不如他們,可在道途上,已經走上了一條前所未有,獨一無二的通天大道!
  ……
  “很強!”
  陳道元沉默許久,才化解掉心中所產生的震驚,望著那擂臺上的一道峻拔身影,‘唇’中輕輕吐出這兩個字。
  的確很強!
  強大的完全超出了陳道元的預估,他清楚剛才戰斗時所發生的一切,如今起碼斷定了兩點。
  第一,陳汐的修為不足為慮,但他的戰斗力卻堪稱逆天,起碼已可以和七星以上的域主強者對決。
  第二,陳汐掌中那一柄神劍很強大,能夠輕易斬斷雙靈子母戟,必然不是尋常先天靈寶可比,甚至堪稱是卓絕之神兵!
  唯一令陳道元遺憾的是,這一戰依舊結束的太快,讓得他依舊沒能更具體地觀察到陳汐所擁有的真正戰斗底牌。
  而這,也讓陳道元開始警惕起來,終于在心中將陳汐當做了一個重要敵人對待。
  他有一種直覺,陳汐之前在兩場對決中之所以表現得如此強悍,如此驚世,必然不僅僅只是為了耀武揚威。
  “我突然有一種沖動,很想和這家伙徹底戰斗一場!”
  一側的陳秋水喃喃,她紅‘唇’如火,星眸‘迷’離,嬌‘艷’不可方物。
  “我也是。”
  另一側的陳瀟云抿嘴,輕輕吐出三個字,字字肅殺,透著森然凜冽之氣。
  “再等等,第三場對決馬上開始,若是他在這一場對決中,能夠將擁有七星域主修為的陳文宇擊敗……”
  陳道元沉‘吟’開口,一對恬靜若湖般的眸子里涌動著奇異的光澤,“那時候,才值得我們出手!”
  ……
  很快,昏厥中的陳虛澤被人挪移出擂臺,只剩下陳汐一人孑然立在那里,神‘色’自始至終沉靜漠然。
  人,還是同一個人,可眾人的目光卻已悄然發現了變化,有忌憚,有驚疑,有憤恨……
  雖然這一切態度依舊顯得很不友善,但卻已經沒有了剛開始的那種不屑和蔑視。
  顯然,通過兩場對決,陳汐已經用真正的實力證明了自己,間接地狠狠打壓了那些陳氏族人的氣焰,讓得他們再不敢狗眼。
  “就剩你一人了,直接上來吧。”
  陳汐倏然開口,幽邃若淵的眸子望向了遠處的陳文宇。
  此人須發皆白,膚‘色’晶瑩若嬰兒,面容也是俊美之極,渾身有一股從容沉穩的氣魄。
  最重要的是,他還是一位七星域主!
  之前的陳霸陵陳虛澤都擁有六星域主層次,雖然只比這陳文宇僅僅差了一個境界,可千萬別小覷這個差距,擱在所具備的具體實力上,兩個層次之間的差距絕對是天壤之別,判若云泥。
  陳汐之前已用實打實的戰斗力證明,哪怕僅僅擁有四星域主境修為,他也足可以跨境界而戰,一舉挫敗六星域主強者。
  而如今,在這第一輪競爭中的最后一場對決中,他就將面對七星域主陳文宇,又是否能像剛才那般生猛?
  所有人都在關注著。
  當然,對那些陳氏族人而言,他們自不會希望陳汐再繼續強悍下去,相反,他們迫切希望,陳文宇的登臺能夠阻止這一切,扼殺這一切,徹底扭轉乾坤!
  但很顯然,因為對陳汐所展現出的戰斗力的改觀,這一刻誰也不敢對這一場即將發生的對決再妄言定論。
  “恭敬不如從命。”
  聽到陳汐的邀戰,陳文宇神‘色’不動點了點頭,便抬步登上了擂臺,他舉止從容,‘波’瀾不驚,顯得很不尋常。
  那不驕不躁的沉穩氣勢,令得在場不少陳氏族人的心境,也都受到影響,變得平靜下來。
  目睹這一幕,陳靈空不禁眼睛一亮,暗自稱許不已,就連那原本焦躁的心緒中,也重新燃起一抹期許。
  “文宇大哥的確了不得,大器晚成,氣度超群,修為境界雖比咱們都弱了不少,可他一步步走來,穩打穩扎,根基牢實無比,就連我都欽佩不已。”
  打量著陳文宇的氣息,陳道元也是不禁感慨,他這個觀點,也是引起了陳秋水和陳瀟云的一致認同。
  “這家伙,倒是很不錯。”
  唐閑罕見地點評了一句。
  “你有沒有感覺,此人身上隱隱有著一個人的影子。”
  巫雪禪若有所思。
  “誰?”
  唐閑怔然,旋即眼眸中猛地閃過一抹亮澤,“你是說……當年的陳靈鈞?怪不得,我剛才感覺他所展現的氣度有些熟悉,他是在重走陳靈鈞當年的路!”
  “重走前人路,倒也無可厚非,只不過遺憾的是,每個人的路都不一樣,有時候一味追求別人的路,反而會‘迷’失了自我。”
  巫雪禪感慨了一聲。
  就在兩人‘交’談之際,那陳文宇已登臨上擂臺,目光澄凈如水,平靜望向了陳汐。
  “當年的你父親,是我畢生中最崇敬的一位前輩,在我心中,世上再無可與之比擬者,你雖非陳氏族人,但卻和他有著莫大關系,我只希望……你不會讓他太過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