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2026 絕境逆襲

嗯?
  陳霸陵眼眸驟然一縮,視野中,竟是再無法鎖定陳汐的蹤跡,仿似憑空蒸發了一般。-.79xs.-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令得他心中猛地一顫。
  不好!
  陳霸陵身為六星域主,意念何其之龐大,可如今卻連對手的身影都無法鎖定,這如何不讓他心生警惕。
  來不及多想,幾乎下意識地,他掌中那一柄巨大的青‘色’劍芒轟然分解,化為億萬細小若牛‘毛’的劍雨,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將整個擂臺都籠罩。
  遠遠望去,就像一片‘迷’離夢幻的青‘色’暴雨倏然暴灑而開,每一縷雨滴都是由最可怖的劍意所凝聚。
  在這等全方位攻擊下,足可以將陳汐的身影‘逼’迫出來了!
  陳霸陵是這么想的。
  然而,令他始料不及的是,就在這一剎,一抹虛無縹緲,輕淡若煙,尋尋常常的劍氣憑空浮現。
  它如此之不起眼,可就像一個災禍爆發的征兆,當它出現時,這擂臺上的一切猶如受到絕對壓制,時空氣流光線聲音……全部都臣服,陷入一種猶如凍結般的狀態中reads;。
  就連那億萬濛濛若暴雨般的青‘色’劍雨,也都來不及釋放出任何威勢,倏然凝固,一動不動。
  這一幕,發生的如此之塊,如此之詭異,又如此之駭人!
  陳霸陵只覺一股難以言喻的寒流涌上心頭,讓得他渾身每一寸肌膚都顫粟,如墜冰窟般,嗅到了一股致命般的極度危險氣息。
  好可怕!
  陳霸陵身上的狂傲不見了,不可一世的迫人鋒芒不見了,整個人有一種前所未有的窒息感。
  不!
  怎么會這樣?對手明明只是一個從上古神域前來的小雜碎,修為才不過四星域主境修為罷了,怎會施展出如此恐怖的攻擊?
  這一定是幻覺!
  陳霸陵心中在吶喊,驚怒‘交’加,他原本渴望著在這萬眾矚目之下,一舉摧垮陳汐,踐踏陳汐,用盡一切手段折磨陳汐,然后徹底廢掉陳汐的修為。
  可哪曾想到,甫一開戰而已,竟會發生這等劇變?
  陳霸陵無法接受,他的驕傲,他身上流淌的血脈,他那屬于先天神祗的尊嚴,都無法讓他接受這一切。
  轟!
  心中念頭紛雜,可一切都發生在千分之一剎那而已,這一刻,面臨這等無比的致命危機,陳霸陵徹底釋放出自己全部威能。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他渾身猶如燃燒,像被‘激’怒的遠古兇神,血脈中的先天之力化為熾烈的青‘色’神芒,擴散體外,直沖九天十地。
  一剎,陳霸陵威勢竟是足足提升了一倍有余!
  不得不說,身為這陳氏宗族域主境強者中最杰出的一群強者之一,擁有六星域主境修為的陳霸陵的確非尋常可比,何止是底蘊渾厚,連戰斗經驗也遠超同輩。
  在這短短一剎那間,他就已做出了最直接,最正確的反擊。
  一個神秘的青‘色’圖騰映現,擋在了陳霸陵身前。
  此神秘圖騰似鳥非鳥,似魚非魚,奇異扭曲的道紋繁‘交’錯,產生奪目的宏大光澤。
  很顯然,這必然是陳霸陵壓箱底的手段,若非此刻面臨極度危機,只怕他也不會輕易動用了。
  嗡~
  圖騰泛光,氤氳若霞,流溢著令人心悸的光。
  這讓陳霸陵終于感受到了一絲心安。
  唰!
  也就在此時,那一抹輕淡如煙的劍氣悄然而至。
  噗!
  青‘色’神秘圖騰驟然被切開,猶如紙糊般不堪一擊。
  這一剎,陳霸陵心神劇震,轟然崩潰失守,臉‘色’被無盡的駭然所淹沒……
  他萬沒想到,自己的壓箱底手段,竟會依舊擋不住對方一劍,這怎么可能?
  為什么會這樣?
  為什么……
  極度的恐懼和不甘猶如‘潮’水般,將陳霸陵的理智徹底淹沒,然后一股無比的劇痛從眉心處傳來。
  咔嚓!
  那是眉骨斷裂的聲音。
  轟!
  旋即,陳霸陵整個意識都如遭雷劈,被狠狠斬開,七零八碎,徹底失去了任何感知。
  ……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皆都在電光石火之間便完成,從戰斗開始,到陳汐憑空消失,劈出那一道輕描淡寫的劍氣,再到陳霸陵展開反擊,施展出這一幅神秘青‘色’圖騰……一系列動作都快得不可思議reads;。
  在場之中實力弱于域主境的,甚至都來不及去這一切,甚至都來不及反應。
  可對那些修為在域主境之上的強者而言,剛才發生的一幕幕,簡直堪稱是驚心動魄兇險萬分。
  誰也沒想到,甫一開戰,原本被他們寄予厚望的陳霸陵,卻會遭受到一抹劍氣的絕對碾壓。
  更沒有人想到,陳汐所施展的那一抹劍氣,所蘊含的力量竟會如此之可怖。
  甚至,他們都來不及去思索,就一場對決已結束。
  擂臺上,陳霸陵孤零零立在那里,龐大的身軀透著下一道‘陰’影,宛如泥塑的雕像,一動不動。
  而在他的眉心處,一縷殷紅血漬汩汩流淌,鮮紅的血,劃過因驚恐而蒼白透明的臉龐,畫面顯得異常滲人。
  鏘!
  一縷劍‘吟’響起,在陳霸陵對面,陳汐的身影浮現,衣衫獵獵,烏黑濃密的長發飛揚,神‘色’一如對決之前那般沉靜漠然,未曾有過一絲的變化。
  在他掌中,不知何時劍箓早已被收起,唯有那一縷劍‘吟’在死寂般的擂臺上裊裊飄‘蕩’。
  目睹這樣一幕,全場鴉雀無聲,每個人臉上寫滿呆滯,有惘然有驚駭有驚悸有那以置信……
  這一刻,這片天地間,竟是出奇的沉寂,因為剛才發生的一切太快,讓得許多人久久無法回過神來。
  轟!
  片刻后,陳霸陵那魁梧的身軀轟然倒塌,仰躺在地上,猶如死尸一般一動不動。
  這個變故,就像一個信號,令得原本死寂的氛武然被打破,全場震動起來。
  “敗了?陳霸陵居然敗了?不可能,這句對不可能!”
  “好可怕的一劍,才僅僅剛開始戰斗而已,就已結束了,這怎可能是一個四星域主能夠辦到的?”
  “前些日子,那陳子‘玉’該不會也是如此被這家伙擊敗的吧?”
  “剛才究竟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擁有六星域主境修為的陳霸陵會敗在一個外來人手中?”
  “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各種駭然聲響徹天地,猶如噪雜的風暴,席卷在每一寸虛空,那些陳氏族人難以置信,無法接受這樣一幕reads;。
  在他們的期望中,原本應該是陳霸陵大發神威,肆意蹂躪踐踏陳汐的,那曾會想到,戰斗才甫一爆發,便以一種讓他們始料不及的方式結束?
  這太過震駭,就連陳靈空這等道主境存在都呆滯了片刻,方才回過神來,臉‘色’一下子變得‘陰’沉起來。
  是的,連他都沒想到,第一場對決竟會產生這等變故了。
  連陳靈空都如此,可想而知其他陳氏大人物們此刻的心境,是何等之復雜和無法鎮定。
  “秒殺!”
  “漂亮!”
  巫雪禪和唐閑相視而笑,心中皆都贊嘆不已,或許,連他們也沒想到自家小師弟竟生猛如斯吧?
  “好狠辣的小‘混’賬,竟把霸陵的識海廢了!”
  一名陳氏長老進入擂臺,檢查了一遍陳霸陵的傷勢之后,頓時臉‘色’一沉,咬牙大喝道。
  識海被廢!
  一下子,全場又是一陣嘩然,識海乃是意念神魂寄存之地,一旦被廢,已等若和廢人無疑!
  以后哪怕能夠修復過來,對修行也有著極大的影響。更何況,這世間能夠修復識海的法‘門’,可是曠世難覓!
  “可惡!”
  “這簡直比殺了陳霸陵還狠辣,簡直罪不可恕!”
  一些陳氏族人義憤填膺,紛紛大吼指責辱罵陳汐,言辭難聽無比。
  “靈空道友,規矩乃是你所制訂,更親口說過,只要不殺死對手,盡可以施展各種手段,如今我這小師弟取勝,卻要遭受諸多指責,莫非真當我神衍山無人?”
  忽然,巫雪禪起身,神‘色’淡漠,冷冷開口,聲音不大,卻像一道驚雷般,轟隆震‘蕩’在每個人心頭,讓得全場嘩然聲頓時消失。
  陳靈空臉‘色’微微一變,旋即就深呼吸一口氣,道:“大先生息怒,一些喧嘩而已,在所難免,陳某自不會讓這一切耽擱這第一輪競爭。”
  說著,他神‘色’變冷,朝那名陳氏長老吩咐道:“把他抬下來,不要耽擱對決!”
  那名陳氏長老臉‘色’一陣‘陰’晴不定,最終憤然抱起陳霸陵的身軀,離開了擂臺。
  而自始至終,陳汐神‘色’自始至終都未曾發生任何變化,對方叫囂著要廢了他的修為,他自不會坐以待斃。
  眼下這結果,便是給對方的一個懲罰!
  “接下來,還有誰要前來挑戰陳某,盡情上擂臺一戰!”
  陳汐轉身,目光霍然望向同為第四組的其他兩名陳氏族人,聲音平靜淡然,可卻無形中有一種迫人的力量。
  這家伙,簡直太囂張了!
  這讓得全場不少陳氏族人憤慨,恨得牙癢癢。
  可對那些觀禮賓客而言,卻禁不住心中驚嘆,這神衍山來的傳人可真是膽魄十足,睥睨之極。
  陳汐的聲音還在回‘蕩’,可竟是一時無人應答,讓得場面一時變得冷寂下來,有些沉悶。
  于是所有的目光都不禁挪移,望向了那和陳汐同在第四組的其他兩名陳氏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