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2027 再無奢求

在第一輪對決之前,陳汐和其他三名陳氏族人一起被劃分到了第四組。。更新好快。
  陳汐是第四組中第一個登上擂臺的,想要進入第二輪對決,就必須陸續擊敗其他三名陳氏族人。
  如今,陳霸陵已經被擊敗,僅剩下了其他兩名陳氏族人。
  這兩人一個名叫陳虛澤,擁有六星巔峰層次的域主境修為,他身穿黑衣,身姿瘦削,氣質‘精’悍冷厲,宛如一桿突破蒼穹的長槍般,給人以鋒芒畢‘露’之感。
  另一人名叫陳文宇,他是一名須發皆白的中年,七星域主,面頰肌膚若嬰兒般細嫩瑩潤,渾身氣機隱而不漏,氣度頗為沉穩。
  然而此刻,當聽到陳汐發出的宣戰聲,兩人神‘色’間皆都不禁流‘露’出一抹猶豫。
  剛才陳霸陵敗的太快,下場更是令人心悸,連他們兩人都被震懾到,雖不至于畏懼,可對陳汐所展現出的可怖戰斗力也是起了一絲忌憚之心。
  “戰!”
  場中忽然響起一聲吶喊。
  “戰!”
  “戰!”
  隨之,全場陳氏族人也都跟著大喊,聲震九霄。他們可無法忍受,自己同族之輩畏戰不上了。
  “我來reads;!”
  最終,陳虛澤眸子中猛地閃過一抹冷厲,倏然站出身來,騰空飛掠向擂臺。
  見此,場中陳氏族人皆都發出吶喊聲,助威聲,神‘色’重新變得振奮起來。
  相較于之前的陳霸陵,陳虛澤的修為明顯要更深厚一些,更重要的是,陳虛澤擁有著極其出‘色’的戰斗經驗,以及堪稱超絕的戰斗法‘門’。
  由他站出來挑戰陳汐,只要小心謹慎一些,完全有希望獲取更大的贏面。
  這是所有陳氏族人的想法,在他們剛才陳汐擊敗陳霸陵的手段雖駭人之極,可只要能夠抵擋住,便必將會被徹底壓制。
  并且有了陳霸陵戰敗的例子,相信陳虛澤肯定不會再犯下同樣的錯誤。
  畢竟,陳虛澤只差一線,便可踏足七星域主之境,而反觀陳汐,終究只是一個四星域主。
  只要戰斗開始的時候,就將對方的瑞氣壓制住,這一戰陳虛澤必然可以取勝!
  當然,這僅僅只是陳氏族人的
  而對那些原本抱著好奇態度去觀摩這一輪對決的觀禮賓客而言,態度在變得認真起來。[超多好]
  之前陳汐所展現出的戰斗力太過驚‘艷’,令得他們這些來自護道神族一脈的強者也產生了對比之心。
  ……
  “剛才,你們可一些什么?”
  陳道元若有所思,他一襲白衣,面容清秀,渾身有著一種古樸原始的氣息,顯得極其特別。
  “剛才一切發生的太快,很難么端倪出來。”
  一側的陳秋水蹙眉沉‘吟’,她紅裙如火,嬌‘艷’脫俗,宛如一朵盛放的火蓮‘花’,妍麗無匹。
  “單論劍道氣息,他起碼已擁有劍皇四重境的修為,這可有些不可思議,他一個神衍山傳人,最擅長的不應該是符道嗎?”
  另一側的陳瀟云喃喃,有些不解。
  他們三人分別被劃分在不同的組中,早已達成默契,并不急于現在就去挑戰對手,而是趁此時機,在觀摩和研究陳汐的戰斗,試圖徹底‘摸’清陳汐的底牌和戰斗力。
  可讓他們三者皆都失望的是,剛才陳霸陵敗得太快,讓他們也是始料不及,沒能少有價值的東西。
  不過,也正因為陳汐剛才表現得太過驚‘艷’,讓得他們在震撼之余,也是大概認知到了陳汐的可怖之處,絕非像他的修為表現得那么簡單。
  “這第二場對決馬上就要開始了,這一次,我們都要仔細留心了,務必要‘摸’清楚這家伙的底牌究竟是什么。”
  陳道元輕聲囑咐道。
  “這是自然。”
  陳秋水和陳瀟云點頭。
  ……
  擂臺上。
  鏘!鏘!
  甫一登上擂臺,陳虛澤便毫不遲疑,雙臂一抓,兩桿金燦燦的四尺長短戟便被握在掌中。
  這一對短戟金芒澎湃,鋒利無匹,表面烙印著繁密晦澀的紋理,隱隱映現出日月山河天經地緯等宏大異象,奪目之極。
  雙靈子母戟!
  一對誕生于三界‘混’沌中的先天靈寶,威勢摧枯拉朽,無物不破,御用在掌中,足可以讓使用者的戰斗力平添三成威勢!
  轟!
  一瞬間,黃金澆筑般的一對短戟發出清‘吟’,讓得陳虛澤周身氣勢轟然一變,鋒芒沖霄,直似一尊從遠古‘混’沌中走出的一位黃金殺神般,殺意無匹。
  “陳汐,現在認輸還來得及,否則我必會讓你生不如死,為霸陵族弟報仇雪恨reads;!”
  陳虛澤開口,一對眼眸中都噴薄出縷縷金芒,懾人無比。
  “哦。”
  陳汐哦了一聲,就沒了下文,顯得很輕慢。
  可對那陳虛澤而言,陳汐這等態度簡直就是對他尊嚴最大的挑釁,讓得他渾身氣勢愈發凌厲,殺意猶如實質般,將周圍時空都絞碎。
  “好驚人的殺意!”
  “果然,這陳虛澤比那陳霸陵要強橫一籌,只是不知他這次能否擊敗陳汐了。”
  “拭目以待!”
  全場振奮,為陳虛澤所展現出的氣勢驚嘆不已。
  “殺!”
  這一刻,陳虛澤不再多言,揮動一對黃金短戟碾碎時空,朝陳汐這邊暴殺而來。
  他氣勢若虹,殺意繚繞,舉手投足之間,無不彰顯出睥睨山河般的凌厲氣息,顯得駭人無比。
  若換做其他同境界強者,恐怕還未開始‘交’手,心神都會被這陳虛澤的氣勢所攝,生出絕望無助之感。
  轟隆!
  擂臺上時空崩潰,化為動‘蕩’‘混’‘亂’之地,滿身金芒的陳虛澤猶如一柄尖錐,似要破殺一切。
  這一刻,全場所有人都禁不住睜大眼睛,屏息凝神,‘欲’要這一次陳汐會如何對抗。
  畢竟,之前和陳霸陵對決時,一切都發生太快,也太突兀,令人猝不及防,故而連反應都來不及。
  而這一次,他們可絕不肯再錯過這等時機了。
  唰!
  就在這眾目睽睽之下,陳汐動了,在陳虛澤展開攻擊的那一剎那,神秘而漆黑的劍箓已悄然出現在陳汐掌中。
  旋即,陳汐的身影再次消失,那一抹輕淡如煙,虛無縹緲,尋尋常常的劍氣再次出現。
  劍氣,依舊是那么不起眼。
  這一切都和上次擊敗陳霸陵時所使用的招數如出一轍,可因為速度太快,依舊讓許多人很難這一劍的‘精’妙之處。
  而當熟悉的一幕時,陳虛澤心中不禁冷笑,這家伙還真夠狂妄的,竟敢施展同一個招數,難道他以為自己像陳霸陵那般不堪?
  鏘!
  沒有任何遲疑,陳虛澤雙槍一錯,‘交’叉破殺而去,無匹的金芒神輝裹挾著槍身,猶如兩條黃金閃電般。
  “天缺而錯,地殘而分,無上真武道——天缺地殘!”
  轟隆!
  茫茫金芒洶涌,將整個擂臺全部覆蓋,熾盛宏大到了極致,令天地都‘色’變,發出哀鳴。
  許多陳氏族人眼睛一陣刺痛,再楚一切,這一擊太過盛大輝煌,無法‘逼’視。
  唯獨像陳靈空巫雪禪唐閑這等道主境存在,以及像陳道元陳秋水陳瀟云這等域主境中的厲害人物,方才能夠不受其影響,將擂臺上的一切清楚楚。
  有此便可想而知,哪怕這是第二場對決,可甫一開戰時,所產生的動靜何其之大,何其之恐怖。
  顯然,有了陳霸陵的前車之鑒,陳虛澤根本不敢有任何保留,在開始‘交’鋒時,便已動用了最強手段。
  轟!
  僅僅一剎那,一聲驚天動地的碰撞響徹,簡直像兩座宙宇狠狠對撞在一起,震耳‘欲’聾,天昏地暗。
  幸好這是發生在擂臺中,若是擱在外界,這次‘交’鋒所產生的恐怖毀滅力簡直不敢想象。
  令那些陳氏族人振奮的是,在這一場‘交’鋒中,陳虛澤果然不負眾望,將那一抹劍氣給徹底摧垮!
  然而,還不等他們高興,一副驚世駭俗的畫面便映現在他們視野中——
  在那一抹劍氣被摧毀之后,陳汐手持劍箓而至,劍鋒所指,竟硬生生將那一對金燦燦的雙靈子母槍給劈斷!
  這讓所有人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那等誕生于三界‘混’沌中的先天靈寶,傳承至今不知已有多少歲月,可此時,竟像破銅爛鐵般,被陳汐一劍給斬斷了!
  這簡直太過駭人!
  嘭!
  還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就汐一劍‘洞’穿陳虛澤的‘胸’膛,劍鋒一劃,硬生生將他‘胸’膛破開,連同整條右臂都被斬斷!
  嘩啦~~
  血雨如稠,從陳虛澤那被破開的‘胸’膛中傾瀉而出,顯得異常鮮血滲人。
  “啊——!”
  他發出慘叫,無法忍受這等痛苦,更無法相信,自己居然也在一擊之中便被陳汐擊垮。
  這讓他那凄厲的慘叫聲中,更帶上了一抹極度的不甘和惘然,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嘭的一聲,下一刻,他整個人就像個破沙包般,被陳汐一腳狠狠踹飛出去,狠狠砸落地面,腦袋直冒金星,旋即眼前一黑,整個人也頓時昏厥了過去。
  全場徹底震撼,死一般的沉寂,所有陳氏族人都睜大眼睛,猶自無法相信這一切。
  陳霸陵被秒殺了,而今,居然連陳虛澤也在一招之內就被擊垮……這讓誰能接受得了?
  ——
  ps:在這里,祝冥妹紙生日快樂,學業有成,吃好喝好玩好,越來越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