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2029 甘愿受罰

聲音平淡如水,并無咄咄‘逼’人之氣。..最新章節全文閱讀。更新好快。
  可落入陳靈空耳中,卻令他眉頭不禁一皺,現如今陳靈鈞已如同囚徒般被關押起來,身負重罪,可陳文宇卻說出這樣一番話來,令他心中也隱隱一陣不舒服。
  最崇慕的一個人?
  無可替代?
  荒謬!
  若非礙于局勢,陳靈空早已喝斥出聲了。
  不止是陳靈空,其他陳氏族人聽到此話,也不禁微微一愕,有些無法理解,陳文宇怎會如此崇慕一個罪人了。
  不過他們也清楚,陳文宇崇慕的是前世的陳靈鈞,而不是轉世重修,已淪為罪人的陳靈鈞,不能一概而論了。
  陳汐也是這么想的,所以并未感到任何一絲的驕傲,因為他的父親,如今已淪為囚徒,而不再是當年的那個陳靈鈞。
  “動手吧。”
  陳汐祭出劍箓,遙遙指向陳文宇,一股凌厲之氣倏然從陳汐身上彌漫而開。
  “多有得罪了。”
  陳文宇拂袖,同樣祭出一柄劍,劍長三尺四寸,通體彌漫濛濛星芒,燦然夢幻,瑰麗耀眼。
  轟!
  兩者雖未動手,可彼此身上所釋放出的氣息,卻似風暴般轟然碰撞在一起,將時空碾碎,令日月無光,震懾人心。
  一剎那,陳汐黑眸如電,長發飛揚,宛如化身劍中帝皇,擁有蓋世睥睨之威。
  而對面,陳文宇氣勢同樣一變,雪發飛揚,沉凝若太古大淵,深不可測。
  兩者遙遙對峙,簡直像兩位蓋世劍皇在爭鳴,‘激’‘蕩’九萬里風云!
  “好強!”
  “這是巔峰劍道的‘交’鋒,注定將驚世無雙!”
  “誰能想到,那陳汐憑借四星修為,居然可以和一位七星域主在劍道上對抗?”
  “此戰,可著實有些了。”
  目睹擂臺上所發生的一幕,場中頓時一陣躁動,議論聲四起,皆都有些震驚于兩者所展‘露’出的氣勢。
  “劍皇四重境,很不錯,在劍道修行上,我已略遜你一籌。”
  陳文宇眼眸微瞇,像一抹鋒芒內斂。
  “你也不錯,七星域主修為,足可以彌補不足,占據不少優勢。”
  陳汐淡然道,古井不‘波’。
  兩人似乎都不著急動手,或者說,兩人都在靜靜觀察對方,在尋覓最佳的動手時機。
  氣氛靜,可卻有一股風雨‘欲’來之勢,令得在場許多人沒來由感到一陣緊張,恍惚之間,甚至有一種窒息般的錯覺。
  就好像那擂臺上的一切,不變則已,一變必將是雷霆萬鈞,天翻地覆之勢!
  全場寂靜,所有人的心神都被吸引過去,屏息凝神,緊緊關注著擂臺上的一切,唯恐錯過任何一絲細節。
  “一招定勝負如何?”
  忽然,陳文宇開口,竟是主動提出要一招分出成敗!
  這讓許多人動容,以為陳文宇是在以牙還牙,要用同樣的方式擊敗陳汐,為陳霸陵陳虛澤兩人報仇雪恨。
  唯獨只有一小部分修為通天之輩些端倪,清楚陳文宇經過一番觀察,并未曾找到陳汐的一絲破綻,故而才會提出這等建議,‘欲’要畢其功于一役。
  無疑,這等做法很冒險,可卻也極為明智,只要得手,足可以攔住陳汐進擊的步伐,徹底將他淘汰出局!
  陳文宇能夠辦到嗎?
  雖無法肯定,但卻絕對有很大的希望!
  畢竟,他一個七星域主,又擁有僅僅略遜陳汐一籌的劍道修為,哪怕在這一招中無法徹底挫敗陳汐,可只要稍稍占據哪怕一絲的優勢,便等于贏了這一場對決!
  這一切同樣對陳汐適用,只要他能夠在這一招之中稍稍占據優勢,同樣等于贏了這一場對決。
  簡而言之,這個提議陳文宇很有利,但絕對不會占陳汐什么便宜了。
  對那些真相的人而言,在這等情況下,他們下意識認為,陳汐定然不敢答應了。
  畢竟,這等于是一場豪賭,面對七星域主修為的陳文宇,陳汐焉可能有膽量答應?
  可出人意料的一幕發生了,就在陳文宇的話音剛落下沒多久,陳汐便平靜點頭道:“我也是如此想的。”
  全場詫異,有人以為陳汐連贏兩場,心態已驕狂之極,受不住‘激’。
  也有人倒是開始有些佩服陳汐的膽魄了,起碼換做他們,定然會斟酌許久,斷然不會如此冒然答應了。
  “好!”
  陳文宇竟罕見地流‘露’出一抹笑意,贊賞出聲reads;。
  旋即,他神‘色’一肅,腕部發力,掌中神劍清‘吟’,身軀立在原地不動,劍鋒卻是一點點刺出,動作竟是緩慢之極。
  甚至,慢得讓人都懷疑是不是眼‘花’了,因為這動作,比凡夫俗子都慢了太多,簡直像一只蝸牛在一寸寸移動般。
  嗡~~
  劍鋒移動,劍‘吟’卻是越來越高亢,直至后來,劍‘吟’如‘潮’,鋪天蓋地,震‘蕩’天地之間。
  許多人只覺耳膜震‘蕩’,渾身氣血都一陣翻滾,憑生煩躁惡心之感,心神都禁不住顫抖。
  噗通~噗通~
  到了最后,那劍‘吟’竟是煌煌若神雷,震動青冥,浩大可怖到了極致,當場就有一些修為稍差的陳氏族人受不住這等威懾,雙膝一軟,登時就昏厥了過去。
  如此緩慢的一劍,卻單憑劍‘吟’之聲就產生如此可怖的威勢,這簡直是驚天地,泣鬼神,超乎想象!
  這一下,也終于沒有人再敢小覷這一劍,因為它雖緩慢,卻自有萬千神韻匯聚其中!
  身為對手,陳汐眼眸也不禁瞇了瞇,旋即,就恢復如初。
  唰!
  無聲無息地,漆黑古樸的劍箓也已掠出,像一泓秋水,平淡尋常,向前刺去。
  動作不疾不徐,不慢不快,不含一絲煙火氣息,自然而然,仿佛這一劍就應該如此,像‘花’開‘花’落,像水漲水落像星移月沉……一切都是自然中的韻律。
  自然而然的一劍,自然尋常可見,談不上多驚天動地,也談不上多驚世駭俗,就那么直白而簡單。
  甚至,就像一個頑童肆意揮舞的木劍,稀松尋常之極。
  這一幕,同樣令許多人怔然,這是什么劍道?
  返璞歸真的一劍?
  不對,這一劍渾然沒有“真”的力量reads;。
  巧奪造化的一劍?
  不對,這一劍根本沒有“巧”可言,更無“造化”之韻味在其中。
  難道,這真的只是尋尋常常的一劍?
  許多人不懂,疑‘惑’不已,甚至以為陳汐的心神已被陳文宇的劍‘吟’所攝,方寸大‘亂’,故而才會施展出如此拙劣可笑的一劍。
  但對那些修為通天之輩而言,當汐刺出的這一劍時,目光皆都不禁一凝。
  這一劍,很不尋常!
  因為它太過尋常太過平凡也太過普通,所以反而就顯得太過不尋常太過不平凡太過不普通了。
  這是一種很難詮釋的劍勢,如此之自然,自然得像云卷云舒草木興替。
  陳文宇顯然也注意到了陳汐這一劍的“獨特”,他的眼皮不易察覺地跳了跳,猛地深吸一口氣。
  轟!
  一剎那,他刺出的那一劍上,驟然爆綻出億萬星芒,像盛放的煙‘花’,像燃燒的云霞,像瑰麗的夢境,璀璨到了極致,也熾盛到了極致,令這日月星辰都暗淡無光,令這天地萬物都黯然失‘色’。
  仿似這世上,再也找不到比這一劍更驚‘艷’更奪目的存在。
  盛大。
  瑰麗。
  燦爛。
  這一劍的氣勢,令場中許多陳氏族人在瞬間被攝取心神,神‘色’變得呆滯,靈魂猶如陷入大淵,一副失魂落魄,宛如傀儡的模樣。
  “好!”
  陳靈空心中大贊,場中許多老古董也都頷首不已,這一劍的氣運,奪盡鉛華!
  對于此,陳汐仿若未聞,他神‘色’依舊沉靜如初,刺出去的那一劍依舊尋尋常常平淡如水自然而然,沒有因為對方劍勢的變化而產生任何一絲的變化。
  一如往常。
  并且將一往而終。
  這一刻,無論是陳文宇刺出的一劍,還是陳汐刺出的一劍,都已快要到了極盡,快要全部刺出。
  而所展現出的場景卻完全不同,因為這一刻,陳汐那尋常自然猶如信手涂鴉的一劍,已經被陳文宇那盛大瑰麗燦爛的一劍所釋放出的光所淹沒。
  就像一顆米粒之珠,被皓月之光遮蓋,渾然再沒有了存在的價值。
  這讓許多人亢奮,認為陳汐黔驢技窮,在這一招之約中必輸無疑!
  然而——
  就在這等一刻,陳文宇眉頭卻不禁皺了皺,隱約感受到一絲說不出的不踏實。
  對手太平靜了,也太從容,而對手刺出的那一劍也同樣如此,平淡得讓人禁不住去懷疑,這究竟是不是兒戲。
  這肯定不是兒戲!
  陳文宇清楚,陳汐在劍道上的修為之高,放眼整個陳氏宗族中,都找不出幾個來。
  自己與之對比,更是略遜一籌,像這等人物,哪怕修為遠遠不如自己,可施展出的劍道哪可能會是兒戲?
  這其中必有玄機!
  陳文宇再次深呼吸一口氣,他刺出那一劍的氣勢竟是在這短短一剎那間再次一變!
  盛大的星芒暗淡而收斂,瑰麗的光澤飄散而消弭,燦爛的劍氣倏然沉寂而灰暗……
  一切,都宛如繁華落盡,燈火闌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