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2032 風雪歸人

當聽到陳靈空宣布出的第二輪競爭規則,何止是巫雪禪唐閑感到憤怒,就連那些陳氏族人自己都感到有些不敢置信。。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
  之前,他們還都在揣測,陳靈空定然不會再采取像第一輪那般的車輪戰規則,畢竟,陳道元陳秋水陳瀟云三人中的任何一個,都足可以輕松擊敗陳汐了。
  若是再采取第一輪競爭的規則,就有些太過欺負陳汐。
  可誰曾想,陳靈空雖沒有這么做,可卻宣布出了一個比第一輪競爭還要苛刻的規矩!
  四人‘混’戰?
  豈不就是讓陳道元他們三人一起對付陳汐一人?
  這未免也太荒謬了吧?
  當然,那些陳氏族人是不會出聲為陳汐鳴不公的,可這并不代表他們心中可以接受這個規矩。
  “太上長老他……好像太過高看那陳汐了,讓陳道元他們三人一起出動,這簡直就像讓三只神鷹去滅殺一只螻蟻,未免太大材小用。”
  “怎么會這樣?難道太上長老認為,陳道元他們三人中的任何一個,都無法鎮壓陳汐,故而做出了這等規定?”
  “或許,太上長老已經失去了耐心,‘欲’要以絕對優勢徹底將那小子踢出局,不讓他再繼續囂張下去。”
  “可是……這么做的話,傳出去終究顯得咱們陳氏有些欺負人,對咱們宗族的聲譽也有影響的。”
  議論聲四起,幾乎所有陳氏族人都有些驚疑,‘摸’不透陳靈空的心思,不知道他究竟是出于怎樣一種考慮,才會這么做的。
  陳靈空是蠢蛋嗎?
  肯定不是,他這么做,肯定有什么目的!
  這就是那些陳氏族人的觀點。
  ……
  “陳靈空這么做,可有失風度,明顯是在故意作‘弄’那陳汐,這可不像一位宗族太上長老的氣度。”
  “或許,第一輪對決中發生的慘劇,已經讓他徹底方寸大‘亂’了吧?”
  這一刻,就連那些觀禮賓客也都不禁皺眉,認為陳靈空此舉有失分寸,不成體統。
  不過,他們終究是賓客,對此也不好多說什么,只能在心中暗暗替陳汐打抱不平了。
  ……
  “這……”
  陳道元怔了怔,眉頭皺起,對于陳靈空的安排,也是讓得他心中隱隱有些不舒服。
  一個才僅僅四星域主修為的家伙而已,哪怕他戰斗力再逆天,也不至于讓他們三人一起出動吧?
  “我可有些無法接受,若是傳出去,即便是贏了這小子,也很不光彩。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陳秋水同樣難以理解這種安排。
  “誰能知道,太上長老他此刻究竟是怎么想的?”
  另一側的陳瀟云喃喃,來自心中的驕傲和尊嚴,讓得他對這種安排也很是不滿。
  這明顯是滅自己威風漲他人志氣!
  可不管如何,他們三人對此也不敢提出質疑,在這等眾目睽睽之下,去質疑陳靈空的權威,明顯不行。
  這就跟間接幫助那個罪人之子沒什么區別,他們可不會這么做。
  ……
  全場議論,驚疑不定,場面一時變得噪雜無比。
  面對此,陳靈空卻恍若未覺般,自始至終神‘色’平靜,威嚴無比,或許他早已預料到,當宣布出這個規矩時會出現這樣的場景吧。
  “若無異議,現在爾等四人便登上擂臺,開始這第二輪競爭的對決!”
  陳靈空沉聲開口,聲傳八方。
  這讓所有人頓時明白,這一次陳靈空是鐵了心要這么做了。
  “且慢!”
  就在這時,巫雪禪霍然起身,神‘色’冷淡道:“道友,你是否認為我神衍山真的好欺負?”
  字字平靜,可卻有一股迫人的威勢,令全場聲音頓時消失,氣氛變得壓抑起來。
  神衍山怒了!
  想一想也正常,在這等情況下,若再不站出來反對,那就顯得神衍山太無能了。
  “欺負?”
  陳靈空面無表情,道,“大先生,這規矩可是公平的很,他們四人‘混’戰,憑本事競爭最終的獲勝名額,哪有欺負可言?”
  “陳靈空,這么說,你是真打算徹底撕破臉了?”
  唐閑霍然起身,冷冷出聲,他的態度比巫雪禪更強硬,言辭也是一點都不客氣,帶上一抹威脅。
  全場陳氏族人都是心中一震,感到一陣不舒服,這神衍山之人也未免太囂張了,竟敢在他們的地盤上出聲威脅太上長老,簡直太過分!
  哪怕規矩再不公平,可這規矩是為他們陳氏族人而制定,誰讓你們神衍山摻合進來了?
  既然摻合進來了,就得接受這種規矩,不是嗎?
  “兩位道友息怒,陳某可斷無任何針對神衍山的意思,這繼承人競爭本就是我陳氏宗族內部事情,規矩自當是由我陳氏宗族來制定,既然陳汐參與進來,就當依照我族規矩來行事。”
  陳靈空似已經豁出去了,態度看似不溫不火,實則寸步不讓,強硬之極。
  巫雪禪和唐閑的神‘色’變得愈發冷淡,這代表著兩人已動了真怒,快要爆發。
  兩位通天道主一旦動怒,那氣息可想而知有何等可怖。
  一時之間,這片天地都在顫粟,充斥上一股令人心顫的恐怖威壓,讓得在場每一個人都感到一股撲面而來的窒息感,如墜冰窟。
  就連陳靈鈞臉‘色’也一沉,目光閃爍,可最終他一言不發,似乎已做出了最壞打算。
  “兩位師兄,就按他說的辦吧。”
  就在這劍拔弩張,火‘藥’味十足的緊要關頭,一直沉默的陳汐忽然開口,聲音傳達全場。
  巫雪禪唐閑頓時皺眉。
  在場其他人也都愕然,似都沒想到,陳汐居然真的會答應按照這等規矩進行第二輪對決。
  “小師弟,你確定?”
  巫雪禪皺眉道,“你大可放心,哪怕你此刻退出競爭,我也保證必定不會讓你失望。”
  “我想試試。”
  陳汐笑了笑,神‘色’從容,并無任何憤怒之‘色’。
  “好。”
  巫雪禪沉默片刻,最終深吸一口氣,緩緩坐下。
  “戰一場也好,哪怕輸了,起碼不損我神衍山威名。”
  唐閑也隨之落座。
  隨著兩人重新落座,場中那一股窒息般的壓迫之力也是隨之消弭無蹤,令得全場所有人都暗松一口氣。
  只不過一想到陳汐竟真的答應下來,所有人都禁不住心生一抹復雜情緒,這等魄力,可不是誰都能夠擁有的。
  單憑這一點,陳汐都足以令他們不少人汗顏不已。
  ……
  “唐閑師弟,等這次對決結束,或許我們應該去跟陳靈空好好算一算這筆賬了”
  巫雪禪神‘色’平靜而漠然。
  “我也是如此想的。”
  唐閑一字一頓道。
  陳汐或許可以暫時接受這個令人惱火的不公平規矩,可這并不代表他們兩人可以接受!
  ……
  “第二輪對決,現在開始!”
  祭壇上,陳靈空深吸一口氣,沉聲宣布。
  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之所以這么做是為什么,因為他絕對不能容忍陳汐取勝!
  更不會給陳汐任何一絲的機會!
  這關乎到那個罪人陳靈鈞,更關乎到那一件足可以影響整個陳氏宗族氣運的重寶!
  故而,哪怕就是這時候和神衍山撕破臉皮,陳靈空也在所不惜。
  嗖嗖嗖~
  一陣破空聲響起,早已蓄勢以待的陳道元陳秋水陳瀟云三人騰空來到了那擂臺上。
  “待會,由瀟云率先出手對付他,秋水你和我一起,在旁邊壓陣!如此一來,也不算太過欺負他。”
  陳道元傳音道。
  “也好。”
  陳瀟云點頭,這個安排正合他的心思。
  “可是……會不會讓太上長老不滿?”
  陳秋水卻有些遲疑。
  “放心,哪怕戰斗中局勢發生變化,你我二人再動手也不遲,最終這陳汐也是必敗無疑,結果早已注定的事情,太上長老也不會再苛責我們。”
  陳道元輕聲解釋了一番。
  他這么做,一是不愿讓陳氏宗族和神衍山鬧得太僵,二也是出于心中的尊嚴和驕傲,讓他不愿去欺負此次的對手。
  反正是必勝的一場對決,既然如此,何不贏得體面一些?
  嗖~
  就在此時,陳汐身影一閃,也是踏上了擂臺,和遠處的陳道元三人遙遙對峙起來。
  他身影峻拔,神‘色’淡漠沉靜,渾然沒有一絲懼‘色’。
  可唯有陳汐自己清楚,這一戰注定是自己修行以來,所遇到的最艱難,也最兇險的一戰。
  他的對手不止有兩位修為已臻至八星域主境的強大存在,還有一位只差一步便可踏足道主境的九星域主!
  況且,這三人還都是護道神族一脈的后裔,擁有著得天獨厚的先天底蘊,本身更是域主境中的曠世人物,每一個都擁有著令同境界強者無法比擬的強大戰斗力。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根本不敢有任何一絲大意。
  畢竟,他才擁有四星域主境修為,修為差距實在太大了,并且還是以一對三的局面,換做其他人,在這等局勢下只怕早已絕望,主動認輸了。
  因為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來,這樣一場完全不公平的對決,陳汐在沒有戰斗時,已處于一種絕對的劣勢,毫無一絲勝算可言!
  再去戰斗,也不過是徒勞的掙扎罷了,注定無法改變結果。
  這是所有人的看法,甚至連巫雪禪唐閑兩人,都已不再奢望陳汐能夠取勝。
  畢竟,這懸殊實在太大了!
  而這,也正是令巫雪禪唐閑兩人徹底動怒的原因所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