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2035 前世種種

嗖!
  伴隨碰撞聲,一道窈窕修長的紅色身影出現場,她紅裙如火,玉容嬌艷,星眸迷離,赫然是那在一側壓陣的陳秋水。..
  她風華絕世,驚艷超塵,本身戰斗力完全不遜色于陳瀟云,乃是陳氏宗族的一顆大放異彩的明珠。
  此刻,她手執一條丈許長的紅綾,在間不容發之間,一舉救下陳瀟云,手段干脆利落,頓時贏得了滿場喝彩。
  “陳秋水終于出場了!”
  “這下有好戲陳瀟云和陳秋水一起出擊,那陳汐注定再無任何扭轉乾坤的機會。”
  “可恨的是,剛才這小子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運,竟在劍道上突破晉級了,若非如此,根本不必陳秋水出動,他已經是必敗無疑。”
  許多陳氏族人都振奮,紛紛叫嚷起來,聲震全場。
  “呵呵,還真有意思,出動兩個八星域主,只為對付小師弟一人,他們居然還高興得起來,著實荒唐可笑。”
  唐閑禁不住冷笑起來。
  巫雪禪沒有開口,他眉頭微皺,沉吟不已,陳秋水的出場,注定會讓戰斗格局發生巨變。
  而才剛剛在劍道上有所突破的陳汐,所取得的優勢也必將蕩然無存,處境……著實堪憂!
  “大師兄,不必擔心,哪怕小師弟輸了,這一戰也光彩之極,榮耀之極!”
  唐閑在一側隨口道,他似巫雪禪心思。
  “我明白,可一們神衍山傳人被他們如此欺負,心就有些不痛快。”
  巫雪禪嘆息了一聲。
  “無礙,等這一場競爭結束,我們也讓那些恬不知恥的混賬不痛快一番!”
  唐閑眼眸幽邃,殺氣騰騰。
  ……
  擂臺上,陳秋水甫一出場,就舞動手丈許紅綾,朝陳汐破殺而去。
  仔細那一條紅綾鮮紅透亮,并非實體,而是有無數赤色但卻隱隱泛著金芒的火焰構成,數以億計的赤金神焰組成了這一條丈許長的紅綾。
  它靈,實則沉樸古拙,威煞無雙,其有一種震懾人心的力量,仿佛可以把天地打翻,星空焚毀,燃盡萬物。
  梵神紅綾!
  一件擁有不可思議神威的先天靈寶,其內孕育先天赤金梵劫神焰,稍一碰觸,哪怕是域主境強者,神魂也會瞬間被焚為劫燼,霸道之極。
  嘩啦~
  梵神紅綾騰空,表面裹挾億萬赤金神焰,璀璨奪目,焚燒時空,將這片天地都化為一片沸騰火海,鋪天蓋地朝陳汐鎮殺而去。
  唰!
  陳汐劍箓倒轉,猶如劍渦,將漫天火焰牽引,硬生生和對方硬撼了一擊,迸濺起億萬火光。
  “呵,這就是劍皇五重境的威力?的確厲害。”
  陳秋水嫣然一笑,手的動作卻毫不停留,一招快過一招,不斷出擊,氣勢凌厲利落,迫人十足。
  陳汐見招拆招,劍意轟震,將這一切攻擊輕松化解,倒并未有太大壓力。
  不過,這種局面僅僅持續不足片刻,就被加入戰局的陳瀟云打破。
  陳瀟云雖然身受傷勢,可畢竟不是什么大傷,被陳秋水救下之后,他早已回過神來。
  并且經過剛才和陳汐的戰斗,早已讓他清楚想要擊敗陳汐,單憑他和陳秋水的任何一人,根本無法辦到這一點。
  原因就在于,這時候的陳汐已不是剛開戰時的陳汐,他的劍道修為已突破晉升,達到了一種足以令任何域主都忌憚重重的高度。
  在這等時刻,陳瀟云又哪會眼睜睜秋水孤軍奮戰?
  轟!
  他執掌圣諦神劍,加入戰局,和陳秋水一起夾擊陳汐。
  若擱在往常,出于心的驕傲,陳瀟云根本不會和別人聯手去欺負一個四星域主,可這時候,他也顧不得什么驕傲和尊嚴,也不再講什么顏面,心只有一個念頭,無論如何,也一定要擊敗陳汐!
  伴隨著陳瀟云加入,擂臺上的戰斗愈發激烈,陳汐以一對二,直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景象駭人之極。
  遠處觀戰的眾人見此,都不禁倒吸涼氣,心生震撼,這般激烈的曠世對決,可是少見的很。
  不過很快,局勢就發生變化,陳瀟云和陳秋水的聯手,徹底摧垮了陳汐原本所取得的優勢,讓得陳汐重新陷入被打壓的處境,岌岌可危。
  劍皇五重境的力量強大歸強大,可歸根究底,也只能對付一位八星域主,碰上兩位八星域主時,就再無優勢可言。
  畢竟,陳汐修為局限性太大,戰斗力再逆天,也很難同時去挫敗兩名八星域主。
  更何況,這兩位八星域主還并非尋常人物,底蘊之雄厚,戰斗力之強大,完全不是同境界的域主可比。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哪還能占到一絲便宜?能維系住自己不落敗,已經是很不容易。
  ……
  不過戰斗局勢的發展,比預想還要慘烈一些,沒多久,陳汐已明顯流露出頹勢,岌岌可危。
  噗!
  片刻后,陳汐剛震退來自陳瀟云的夾擊,還不等閃避,就被一側的陳秋水一擊洞穿左肩。
  那鮮紅透亮的梵神紅綾猶如一道火線,不止洞穿陳汐左肩,還將其左肩處的肌肉白骨灼燒,焦黑一片。
  若非及時補救,單單這一擊,都能在瞬間焚化了陳汐身軀,令其遭劫而亡!
  陳汐悶哼一聲,眉頭皺了皺,那沉靜從容的神色上,已帶上一抹冷峻凝重之色。
  殺!
  這一切并未摧垮陳汐斗志,相反,他的戰斗意志猶如燃燒,戰斗手段愈發強盛起來。
  這就是陳汐,歷經無數場血戰的洗禮之后,早已讓他形成一種來自本能的意識——只要有機會,必當血戰到最后!
  可他這種反抗落入那些陳氏族人眼,卻顯得尤其可笑,像撲火飛蛾,可憐可悲。
  因為此刻所有人都已在陳瀟云和陳秋水的聯手之下,陳汐已是無力回天!
  除非……他的劍道修為再發生突破,可是這可能嗎?
  顯然根本就不可能!
  ……
  咔嚓!
  擂臺上,陳汐再次負傷,左臂骨骼被陳瀟云的圣諦神劍震碎,汩汩鮮血滲透而出。
  轟!
  片刻后,他背脊上被一縷赤金梵劫神焰沾上,肌膚被燒毀一片,血肉焦黑,觸目驚心。
  哧啦!
  又是片刻后,陳汐整個人被狠狠震飛,猶如天外隕石般砸落地上,禁不住大口咳血,臉色驟然蒼白透明起來。
  這時候的他,衣衫破損染血裸露出的肌膚傷痕累累,左臂更是早已被廢,整個人面目全非,顯得凄慘無比。
  一番戰斗下來,令得所有人都意識到,陳汐此次已在劫難逃!
  許多陳氏族人已開始歡呼。
  “這一下,終究要結束了吧……”
  陳靈空心喃喃,徹底放下了一塊石頭,感覺渾身一陣輕松,雖然這一場對決有些不公平,可是只要贏了,誰又會在乎呢?
  觀禮席上,巫雪禪和唐閑沉默,汐遭受挫敗,身負累累傷痕,令得兩人的臉色也并不好br>
  哪怕明知道陳汐已很難扭轉局面,可這等一幕卻容不得兩人不動怒,因為從一開始,這一場對決就是不公平的!
  “大師兄,要不……讓小師弟主動認輸吧?”
  唐閑心有些煩悶,更有些心疼陳汐。
  “勸不住的。”
  巫雪禪輕嘆了一口氣,他很了解陳汐的秉性,知道即便是認輸,陳汐也不會現在認輸。
  除非把他徹底擊敗,擊垮,再無任何力氣去戰斗!
  “殺!”
  “殺!”
  “殺!”
  場,不知哪一個陳氏族人亢奮大叫起來,引得全場都跟著叫起來,一個個神色狂熱,直恨不得立刻就把陳汐鎮殺一樣。
  這聲音震天動地,可對巫雪禪唐閑而言,卻又是如此之刺耳。
  擂臺上,聽到全場的歡呼聲,吶喊聲,陳瀟云陳秋水兩人唇角皆都不禁泛起一抹驕傲的弧度,那是勝利在望的笑容。
  轟!
  他們的動作愈發強大,步步緊逼,將陳汐不斷打壓,勢如破竹,一派無可匹敵的姿態。
  “陳汐,若你現在下跪認輸,我們便立刻收手,不讓你再遭受這等痛苦,如何?”
  陳瀟云傲然道,聲音透著一抹高高在上的憐憫。
  “下跪認輸?他可是廢了陳霸陵的修為,哪能這么便宜了他?”
  陳秋水蹙眉,清眸泛起一抹不悅,旋即她就又嬌滴滴輕笑道,“不過,若是他真當著全場所有人的面下跪,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原諒他。”
  兩人你一言我一句,言辭之盡是羞辱之意,顯得不可一世之極。
  或許,在他們刻的陳汐的確已回天乏術了吧。
  “下跪?這個主意很不錯。”
  忽然,一道沙啞的聲音從陳汐的唇響起,這時候的他衣衫襤褸,渾身染血,傷痕累累,仿佛隨時隨刻都可能倒下般。
  可當他說出這句話時,聲音卻依舊那么沉靜從容漠然,給人一種無比的怪異感覺。
  這讓陳瀟云和陳秋水齊齊皺了皺眉,隱約察覺到似乎哪里有一些不對勁,可卻無法具體感知出來。
  “小心!”
  也就在此時,那一直在擂臺邊緣壓陣的陳道元似察覺到什么,猛地發出一聲大喝。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