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037 匆匆半年

蒼穹上,雷蛇流竄,時空崩塌,產生諸多可怖末日異象。
  可怖的戰斗神輝猶如颶風,不斷擴散,熾盛耀眼,令人心悸,這一場一對三的爭鋒的確太過駭人。
  別說上古神域,即便是在這護道神族中,像這等巔峰的對決也是亙古未有,堪稱空前絕后。
  因為這一場對決的雙方力量,太過懸殊!
  一方是兩位八星域主和一位九星域主,另一方則僅僅只是一個才剛剛晉級五星域主的強者,兩相對比,差距一目了然,堪稱是天壤之別,判若云泥。
  在這等前提下,本就讓這一場對決顯得太過獨特,縱觀古今歲月中,都難以尋覓到像這樣的一場爭鋒了。
  尤為令人驚嘆的是,明明實力懸殊,可陳汐竟孤身一人,依舊在堅持著,而沒有被立刻擊敗,這本就顯得極為不可思議。
  不過,隨著戰斗推移,在場眾人還是敏銳察覺到,陳汐再次被隱隱壓制下來。
  一切都因為一個陳道元的加入!
  此人擁有九星域主修為,只差一步便可以踏足道主之境,號稱是陳氏宗族域主境強者中的第一人,驚‘艷’蓋世,無以倫比。
  放眼整個護道神族,在同境界的對手中這陳道元的實力也堪稱是頂尖一流。
  像這樣一個擁有超絕修為,滔天戰斗力的九星域主,去對付才僅僅五星域主修為的陳汐,可想而知會給陳汐造成何等大的壓迫之力。
  更何況,陳道元還并非是一人,和他一同對付陳汐的還有陳瀟云、陳秋水兩位八星域主。
  這一切的征兆無不表明,陳汐想要贏取這一場對決,希望已是渺茫之極。
  接下來戰斗局勢的發展也正是如此,在陳道元三人的聯手打壓下,陳汐處境重新變得窘迫、岌岌可危。
  其實仔細想一想,從這第二輪對決開始到現在,像這樣的場景已經不止發生了一次。
  第一次對付陳瀟云時,陳汐也被打壓,幾乎要敗北,可后來憑借突然突破的劍道境界,一舉逆襲,扳回了局面。
  第二次有了陳秋水的加入,讓得陳汐所取得的優勢又被擊潰,重新陷入被動挨打的處境中,甚至重傷垂死,差點遭劫。
  可后來,他依舊以一種令人不可思議的方式一舉突破晉級,踏足五星域主之境,展開了絕地逆襲,力挽狂瀾。[超多好看小說][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而直至現在,隨著陳道元的加入,這一切優勢竟又是被風打雨吹去,徹底扼殺了陳汐逆襲的勢頭,讓得他重新陷入被圍攻的兇險地步。
  世上之事,可一,可二,不可再三。
  陳汐已經在這一場對決中絕境逆襲了兩次,第一次是劍道境界晉級,第二次是修為境界晉級,那么這第三次……他能否還能創造出一個近乎不可能的奇跡?
  沒有人敢妄自判斷。
  但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清楚,陳汐想要再次逆襲,已經是很難很難了,近乎沒有任何機會!
  可即便如此,當這一刻看到陳汐以一對三,竭力奮戰時,場中卻再無人敢小覷他。
  更沒有人去嘲‘弄’、譏笑、挖苦。
  因為這時候再去嘲笑一個在絕對劣勢下,依舊能夠堅持戰斗的強者,那簡直等于自扇耳光,丟人的只會是自己!
  試想,一個五星域主強者,卻能夠以一對三,和兩位八星域主和一位九星域主對抗,放眼全天下,又有誰能辦到這一步?
  這時候再去譏笑嘲諷他,那簡直就是蠢不可及。
  甚至,這一刻就連那些陳氏族人中,都有一部分開始在心中欽佩陳汐,哪怕他們并不認同陳汐,可無法否認的是,陳汐是一個足值得他們尊重的強者!
  ……
  “近數萬年以來,整個護道神族一脈的氣運都在發生著變化,日漸沉寂,已鮮少出現引領時代的耀眼人物,原本我以為這是大勢所趨,可誰曾想,在這護道神族之外,神竟是出了一位這等耀眼人物,著實讓人驚‘艷’。”
  “此子之威,已不弱于當年的陳靈鈞!”
  “果真是虎父無犬子。”
  “不,當年的陳靈鈞可沒有此子那般逆天,甚至去對比那五大上等部族中的絕世英豪,也似乎都找不出幾個能和此子媲美的。”
  觀禮席上,那些來自護道神族一脈的賓客一邊密切關注著擂臺上的戰斗,一邊低聲‘交’談,言辭之中盡是對陳汐的贊賞和感慨。
  “好了,小師弟能夠辦到這一步,我已再無任何執念。”
  巫雪禪輕笑,徹底放松,戰斗到這時候,雖明知陳汐已經很難再取勝,可巫雪禪已經很滿意了,再不像之前那般擔憂。
  “哈哈,師兄所言極是。”
  唐閑也大笑,旋即他就目光一瞥遠處的陳靈空,道,“不過話說回來,陳靈空道友可真是妙手神算,竟早在戰斗之前,就已算到會發生這樣的局面,于是安排出那三個小家伙一起出場來和小師弟對決,可惜啊,當時大家都還不明白這一點,倒是誤會了陳靈空道友。”
  聲音不大,卻足可以保證讓陳靈空聽得清清楚楚。
  言辭不冷不淡,可話中意味卻是辛辣之極,只要不是白癡,都能聽出這明顯是在挖苦和嘲諷陳靈空。
  畢竟當時陳靈空宣布出這第二輪對決的規則時,可是讓全場所有人都感到費解,認為這太不公平。
  可陳靈空卻執意如此,徹底‘激’怒了巫雪禪、唐閑。
  只是令人沒想到的是,戰斗局勢的發展還真是出人意料,到了最后,依舊不可避免地發生了陳汐以一對三的局面。
  這倒是像陳靈空早已算準這一切,故意安排的一樣。
  陳靈空真的是故意的嗎?
  肯定不是。
  只不過,當聽得唐閑的話時,依舊令得觀禮席上的一種賓客情不自禁笑出聲來。
  陳靈空臉皮再厚,城府再深,當聽得唐閑的話,再看到這樣的一幕時,也禁不住心中狠狠一‘抽’搐,臉‘色’愈發‘陰’沉起來。
  他抿嘴不言,眼眸死死盯著擂臺上,如今顏面已經該丟的都丟了,被人挖苦嘲諷,他也不在乎了。
  可若是這一場對決再無法拿下來,那他可真只有找一條地縫鉆進去了!
  幸好,眼下戰斗局勢已經趨于明朗,在陳道元三人的聯袂鎮壓下,陳汐已經是回天乏術。
  這讓陳靈空還不至于徹底暴走。
  ……
  轟!
  陳道元那一柄質地奇特,呈現純黑之‘色’的木劍騰空,釋放出不可匹敵之力量,將陳汐再次擊退。
  這一刻的陳汐,已經被‘逼’退到了擂臺一個角落,所有退路被封死,若再不改變局面,哪怕不被當場鎮壓,也會被徹底擊退出擂臺!
  那樣的話,跟落敗也沒什么區別。
  局勢緊迫!
  無論對陳汐,還是對陳道元而言,眼下似乎已經到了一個分出勝負的關鍵時刻。
  在這等時候,以陳道元為首,陳瀟云、陳秋水在兩側夾擊,攻勢愈發森嚴狂猛,步步緊‘逼’,儼然一副要將陳汐一舉擊潰的架勢。
  “不要松懈,務必一鼓作氣,將此子徹底淘汰出局!”
  陳道元傳達出一道意念。
  他從沒小覷過陳汐,所以動起手來,也根本沒有任何留情,絕對不會給陳汐任何一絲喘息的機會!
  陳瀟云、陳秋水自然也清楚這一點,兩人默契地配合著陳道元,像老辣的獵人般,步步緊‘逼’,已開始著手要擒殺獵物。
  快要分出勝負了!
  這一刻,全場所有人都情不自禁握緊雙拳,睜大眼眸,心都懸到了嗓子眼。
  唯獨巫雪禪、唐閑很輕松,他們已看破,勝負已無所謂,這一場對決本就不公平,陳汐能辦到這一步,已經讓給了兩人太大的驚喜,已不再奢求什么。
  “贏了,終于要贏了……”
  陳靈空也難以按捺此刻心境的‘激’動,這一戰從開始到現在發生了太多變數,險象環生、奇峰突起,讓人揪心。
  還好,這一切終于到了結束的時候,對陳靈空而言,只要贏了,只要將陳汐驅逐出局,便已經足夠了!
  然而,可僅僅一剎那,陳靈空的神‘色’便僵硬在那,還來不及高興‘激’動的心境,也是如遭雷擊般,顫抖不已。
  因為就在此時,那擂臺之上,竟是再次發生了一個驚變——
  伴隨著一股恐怖的氣息蔓延,原本被‘逼’入絕境中,就要以慘敗收場的陳汐,周身力量竟是在這等時刻再次暴漲!
  足足暴漲了一倍!
  他一頭濃密的黑發倏然變為純白如雪之‘色’,他渾身的‘精’氣神猶如徹底燃燒,轟鳴全身,他的體內星域、渾身血漿、肌膚骨骼……都猶如沸騰起來,讓得他的威勢空前暴漲,直沖九霄之外,搖動星漢!
  轟隆~~
  劍箓橫空,僅僅一擊,便將陳道元三人的聯手徹底化解,連同他們的身軀都被震退!
  那等神威,簡直堪稱無始無量,足可令漫天神佛顫粟!
  全場嘩然。
  又逆襲了!
  所有人都面‘露’一抹呆滯,老天,這家伙難道真的是無法被鎮壓的?
  就連那些觀禮賓客,那一直在暗中關注著這一場爭鋒的活化石級老古董,也都不禁心中一震。
  “爆氣弒神功……我倒是忘了,小師弟他還有這個壓箱底手段。”
  巫雪禪和唐閑互望一眼,皆都不禁怔怔,啞然不已。
  ——
  ps:終于趕在晚上11點前把第二更送上,我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另外,昨天的ps中的日期寫錯了,應該是15號,感覺自己好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