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038 一路驚心

一剎那,陳汐白發如雪,身影裹挾熾盛紫金氣,整個人璀璨猶若虛幻,神威驚動天地,令全場震撼。
  難以想象,在這等窮途末路的情況下,他竟是戰斗力再次蛻變,變強大了足足一倍,一舉化解困局,宛如魚躍龍門,傲嘯擂臺之上。
  那些陳氏族人皆都被震撼無語,神色呆滯,從這第二輪對決開始,他們就連連被陳汐所展現出的逆襲般的神威震驚。
  直至如今,這種震驚已達到一種空前的高度,讓人甚至腦袋發懵,心神空白。
  太強了!
  一切都如此之不可思議,這真的是一個來自上古神域的五星域主能夠辦到的?
  咔嚓!
  陳靈空攏在袖中的雙手緊攥,指節捏得咔嚓作響,他在強忍著心中的震動和焦躁。
  本以為成功在望,誰曾想,又陡然發生轉折,這簡直就是一種難以承受的折磨和煎熬。
  那些觀禮賓客也都怔怔,一副猶如活見鬼的模樣,遍數無垠歲月以來的任何一場驚世對決,遍看天下間任何一位曠世俊杰,都似乎難以和這一場對決那般給人一種始料不及的震撼沖擊力,都似乎難以和陳汐的表現相提并論。
  這何止是驚世駭俗,簡直堪稱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
  “怎么可能……”
  擂臺上,被震退的陳瀟云和陳秋水二人再無法按捺心中的驚駭,失聲驚呼。
  對戰到了此刻,其實連他們都隱隱有些佩服陳汐的頑強和可怖,可他們依舊沒有想到,在陳道元的配合下,非但沒能一舉挫敗陳汐,竟最終依舊被他給破除重圍了!
  這讓兩人哪還能保持鎮定?
  這家伙難道真是一個無法被制服的怪物?
  “爆氣弒神功……誕生于三界中睚眥一族的本命道法,他……難道就不擔心此功損傷道基?”
  陳道元眼眸瞇著,心中也是驚疑不定。
  據他所知,此等功法的確堪稱逆天,足可以讓修道者的戰斗力在瞬間變強一倍。
  可相‘交’于此,此功也有一個不得不重視的弊端,那就是一經施展,會對自身道基產生極大損傷,哪怕以后能夠修復過來,也對以后的修行有著不可抹滅的影響!
  這讓陳道元都不得不驚疑,為了取勝,這陳汐竟連以后的修行之路都不顧了?
  他可不清楚,早在很久之前,老白就曾指點陳汐,以一塊圣巫之骨中所蘊含的秘法,將爆氣弒神功中所帶來的弊端化解。[
  那圣巫之骨本就是從上個紀元中延存下來,而今的陳汐又煉化了“巫之印”傳承,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對爆氣弒神功的掌控和運用,甚至早已超出了那睚眥一族的所能擁有的高度!
  而眾人眼中所謂的“弊端”,自然早已難不住陳汐,更不可能給他道途帶來什么實質影響。
  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在施展此功之后,一年半載內身軀會陷入一種虛弱的狀態中。
  故而,這次對決中只要能取勝,陳汐自不會在意這些細枝末節了。
  ……
  轟!
  說時遲,那時快,不等陳道元他們反應過來,遠處的陳汐已手執劍箓破殺而至。
  他戰意如燒,渾身如燃,宛如從神圣中走來的一位蓋世帝尊,渾身威勢駭人到了極致。
  那可怖的殺意,讓得陳道元三人臉‘色’又是微微一變,哪還敢再胡思‘亂’想下去。
  “殺!”
  “不要驚慌,一鼓作氣拿下此子!”
  “好!”
  大喝聲中,陳道元三人也是悍然出動,再次和陳汐‘激’戰在一起,場面頓時又變得動‘蕩’而‘混’‘亂’。
  轟!
  很快,陳汐腳踏罡斗,勢如破竹,一劍將那陳瀟云拍飛出去,像一顆隕石般狠狠砸落地面。
  與此同時,陳汐的左‘胸’處被那陳秋水掌中的一抹紅綾‘洞’穿,皮開‘肉’綻,焦黑一片。
  可陳汐卻似渾然不覺,劍鋒一絞、一崩!
  轟!
  那一抹紅綾被劍箓轟然絞碎,崩開成億萬神焰朝四周紛紛潰散。而陳秋水整個人也是如遭雷擊,被劍氣所傷,嬌‘艷’無匹的臉龐驟然蒼白,猛地咳出一口血來,神‘色’萎靡。
  雖然,那梵神紅綾被絞碎之后,億萬神焰重新凝聚起來,恢復如初,可此寶已是遭受到了一定重創,威力大減。
  嘭!
  陸續狠狠擊潰陳瀟云、陳秋水二人之后,陳道元的攻擊已是‘逼’迫而至,讓得陳汐不得不舍棄這二人,變招和陳道元對決在一起。
  也不得不承認,這陳道元戰斗力可怖到了極致,陳汐憑借五星域主修為、劍皇五重天的劍道之力,以及施展了爆氣弒神功之后,也才方能抵擋住對方。
  可想要一舉挫敗對手,卻是一時半刻辦不到。
  這也是為何在剛才,他寧可拼著負傷,也要擊潰陳瀟云、陳秋水的原因所在。
  因為在陳汐看來,若能盡早鎮壓這二人,就等于鏟除了陳道元的羽翼,可以讓他徹底放手和陳道元一搏。
  轟隆隆~
  戰斗持續爆發,在接下來的對決中,陳汐再次拼著負傷,不斷擊潰陳瀟云和陳秋水。
  兩者原本就不是陳汐對手,再加上陳汐施展爆氣弒神功之后,戰斗力提升足足一倍,如今哪里還能抵擋住來自陳汐的攻擊?
  僅僅片刻時間,兩人已皆都身負重傷,氣機紊‘亂’,差點就被鎮壓,淘汰出局。
  而陳汐也好不到哪里,因為還要抵擋來自陳道元的攻擊,在擊殺陳瀟云二人時,他也是不斷負傷,渾身浴血,汩汩流淌,讓他整個人宛如變成一個血人,觸目驚心。
  不過,對早已歷經了不知多少場血戰磨礪的陳汐而言,這點傷勢早已習之以常,宛如家常便飯,無法給他的戰斗造成任何影響。
  這就是歷練的不同。
  像陳瀟云、陳秋水他們雖身為護道神族,先天底蘊超然于天下,戰斗力更是強大之極。
  可論及所經歷的征戰殺伐,根本就不可能和陳汐相提并論。
  從修行之初,陳汐就一直在戰斗,從人間界戰斗到仙界,從仙界戰斗到上古神域……直至戰斗到如今,一身所經歷的大戰、惡戰、血戰簡直數都數不過來。
  這一切都讓陳汐擁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戰斗經驗和戰斗意志。
  尤其是在這負傷戰斗的情況中,陳瀟云、陳秋水他們就根本無法和陳汐相比!
  ……
  戰況越來越慘烈,驚動全場。
  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看出了陳汐所采取的戰術,就是要先把陳瀟云、陳秋水淘汰掉,然后全力對付陳道元一人。
  陳道元自然也看出了這一點,可讓他也感到棘手的是,陳汐太狠了,不止是對敵人狠,他對自己更狠。
  為了達到目的,他甚至不惜連續負傷,儼然一副不要命的架勢,這讓陳道元都無計可施,只能拼盡全力去攻擊陳汐,試圖給陳瀟云、陳秋水爭取更多喘息的機會。
  遺憾的是,他不夠陳汐狠,能取得的效果也極其有限。
  轟!
  沒多久,在全場一陣驚呼聲中,那陳瀟云整個人竟是被一劍狠狠劈飛出擂臺,咳血跌落在地面,渾身都一陣‘抽’搐,像發了羊癲瘋似的。
  他,竟是被率先淘汰出局了!
  眾人駭然。
  這第二輪對決,按照陳靈空所宣布的規矩,是一場四人‘混’戰的對決,能夠在擂臺上堅持到最后的一個人,便是最終的贏家。
  而今,哪怕這陳瀟云尚自有一戰之力,可他被踢出擂臺之后,也已徹底失去了競爭的資格。
  當然,讓眾人震撼的不是這一點,他們震撼的是,在這三對一的情況下,陳汐竟能夠將陳瀟云淘汰出局,這何其之不可思議?
  ……
  擂臺上少了一個陳瀟云,相較于剛才,局勢對陳汐明顯開始變得有利一些。
  轟!
  盞茶功夫后,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碰撞聲響起,那陳秋水發出一聲慘叫,身軀不受控制地倒飛,狠狠砸在地面,眼前一黑,竟是徹底昏厥了過去。
  她雖沒有像陳瀟云那般被踢出局,可身陷昏‘迷’中,也等于是徹底失敗,再無力而戰。
  這讓全場又是一陣嘩然,所有人都被驚得瞠目結舌,渾然不敢相信,陳汐竟如斯生猛。
  難道……這一次他真的要逆襲成功?
  陳靈空神‘色’鐵青‘陰’沉,目光閃爍不已。
  觀禮席上,一眾賓客相顧無言,為陳汐所展現出的逆天戰斗力所震撼。
  巫雪禪和唐閑也怔然,他們原本已不奢求什么,已看破了這一場對決的勝負。
  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陳汐幾乎很難取勝的基礎上,所以當看見這個不可能的事情忽然變得開始可能起來時,兩人也都不禁一陣愕然和意外,這倒真的是他們兩人始料不及的。
  “看來,連你我二人也看不懂小師弟了。”
  巫雪禪和唐閑對視一眼,皆都不禁苦笑,言辭之中卻盡是欣慰和自豪之感。
  雛鷹終將長大,搏擊長空。
  璞‘玉’終將發光,驚‘艷’世人。
  而陳汐,如今已傲立在域主境之列,已擁有挫敗護道神族八星域主的威能,已足可以去抗衡九星域主!
  可以預想,以后的他會釋放出何等驚世的風采,又會給整個天下帶來何等大的震撼! 《神箓》僅代表作者蕭瑾瑜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