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2039 黑厄神燈

陳瀟云和陳秋水慘敗,令全場震撼,但這并不代表著這一場對決就此落幕。
  因為還有一個陳道元!
  擂臺上。
  戰斗戛然而止,出現了一個短暫的對峙階段。
  陳汐渾身浴血,屹立在那里,渾身幾乎再難尋覓到一寸完整的肌膚,有些地方甚至可以看見森然白骨。
  這些傷勢,皆都是剛才在攻擊陳瀟云、陳秋水時所遭受,并不嚴重,但也不輕,對尋常修道者而言,也已經算是重傷了,勢必會對接下來的戰斗造成影響。
  可對陳汐而言,他卻像渾然不覺般,一對若淵黑眸中盡是沉靜、淡漠、肅殺之氣。
  遠遠望去,就像一座血與火澆筑而成的神像,有一種震撼人心的力量。
  ……
  另一側,陳道元神‘色’平靜,俊秀恬靜的面容上看不到一絲情緒‘波’動,他折身來到擂臺另一側,小心將陷入昏‘迷’中的陳秋水抱起,然后移送出了擂臺外。
  陳汐知道,對方是擔心接下來的戰斗‘波’及到陳秋水,所以他并未去阻止,更不會趁人之危。
  或者說,陳汐也算是投桃報李吧。
  哪怕這一場對決從一開始的時候就注定是不公平的,可陳道元三人依舊能保持風度,沒有一起全部動手,這讓陳汐也沒想到。
  他很清楚,若從開戰時,三人便一起出動,那他這次恐怕真難以扭轉乾坤了。
  當然,這僅僅只是陳汐的觀點,他不在乎對方這么做,是不是出于一種盲目的自信,或者是不屑聯手對付自己。
  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陳汐認為這一點對自己很重要,這就足夠了。
  不公平的規則,注定帶來不公平的一切,但陳汐從不打算也讓自己變得像陳靈空那般卑劣和無恥。
  這也是為何這一場對決會出現短暫停止的原因所在。
  ……
  “開始吧。”
  看見陳道元做完一切,陳汐這才淡然開口。
  “多謝。”
  陳道元深吸一口氣,神‘色’認真道。
  “兩不相欠了。”
  陳汐隨口道。
  這讓陳道元不禁一怔,但旋即就明白過來,嘆息道,“若早知你戰斗力如此驚人,從剛開始戰斗時,我們三人必然會一起出手,所以,你不必感謝我什么。”
  陳汐道:“可終究還是給了我一些緩沖時間,你也應該清楚,若從一開始你們便一起出手,恐怕我早已無法站在擂臺上。棉花糖小說網WWW.MianhuaTang.cc”
  這句話讓陳道元神‘色’頓時變得有些復雜,頗有些不是滋味,是啊,當時自己若不那么狂傲,戰斗局勢何至于發展到這等地步?
  遠處的陳靈空聽到這些對話,臉‘色’愈發鐵青‘陰’沉,心中有著一抹不可抑制的邪火蹭蹭上竄。
  若早聽從自己的安排,何至于如此?
  這些蠢貨!
  這一刻的陳靈空,都差點忍不住去罵陳道元三人。
  嗡~
  接下來,陳汐沒有任何廢話,掌中劍箓清‘吟’,遙遙指向了遠處的陳道元,渾身殺機如‘潮’涌起。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這一刻的陳道元竟是沒有任何動作,而是佇足在那里沉默起來。
  這讓全場所有人疑‘惑’,有些不知所措,陳道元這是怎么了?
  “道元,戰斗還沒有結束!”
  見此,陳靈空直氣得肺都差點炸掉,冷冷出聲提醒,他哪會想到,在這等關鍵時刻,陳道元竟一點動靜也無?
  這時候走神,可是大忌!
  “怎么了?”
  陳汐也不禁皺眉,掌中劍箓清‘吟’愈發高亢。
  “我認輸。”
  陳道元忽然嘆了口氣,甩手收起掌中木劍,轉身走下了擂臺。
  寥寥三個字,石破天驚!
  全場嘩然,差點無法相信自己耳朵,認輸了?都還沒有對戰到最后,陳道元怎么認輸了?
  他可是堂堂九星域主,更是陳氏宗族域主境強者中的第一人,怎么能在此刻認輸?
  怎么能向一個外人認輸?
  那陳汐如今已渾身浴血,傷痕累累,在這等絕佳的機會面前,陳道元他為什么要認輸?
  一時之間,在場所有人心中‘激’‘蕩’不休,生出無數疑‘惑’,久久無法平復。
  就連陳汐也不禁一陣意外。
  而陳靈空更是愣在全場,神‘色’變幻不定,最終再無法按捺心中的憤怒,厲聲大喝道:“‘混’賬!這等對決豈是兒戲,你你你……簡直胡鬧之極,罪不可恕!”
  聲若雷霆,震‘蕩’天地,充斥著迫人無比的威壓。
  擂臺下,陳道元沉默而立,神‘色’卻是‘波’瀾不驚,平靜道:“太上長老息怒,我甘愿受罰。”
  聞言,陳靈空額頭青筋爆綻,目眥‘欲’裂,道:“‘混’賬!你執意如此,莫非要把咱們陳氏的顏面和尊嚴徹底丟光?你這么做,可對得起列祖列宗?”
  他一個道主境存在,此刻卻暴怒如雷,令得全場陳氏族人皆都渾身一顫,噤若寒蟬。
  陳道元這次選擇了沉默,孤零零立在那里,誰也不知道此刻他心中在想著一些什么。
  “這小子倒是不錯,鐵骨鏗鏘,氣魄若淵,以后的成就注定在那陳靈空之上。”
  巫雪禪若有所思。
  “的確很難得,起碼他已經贏得了我的欣賞。”
  唐閑點頭道。
  而此時,陳靈空的臉‘色’已是冰冷鐵青到了極致,他渾身氣息擴散,驚擾天地,似乎快要暴走。
  陳道元的認輸,是他絕對無法忍受的。
  不止是因為陳汐會憑借這次的勝利,一舉奪得陳氏繼承人名額,更重要的是,這會讓陳靈鈞夫‘婦’徹底脫困!
  一旦發生這樣的事情,那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告訴我一個原因,若無法說服我,你就必須上擂臺戰斗到最后,否則……我會當著全場所有族人的面,將你打入囚牢,一輩子再無法重現世間!”
  陳靈空開口,一字一頓,音若驚雷,‘激’‘蕩’九天十地,令全場陳氏族人都‘色’變。
  太上長老徹底動怒了!
  所有人都意識到了這一點。
  可陳道元卻依舊沒有任何反應,沉默許久,他才說道:“我不如陳汐,若憑借不公平的規則獲勝,我的道心也無法原諒我自己。”
  “可你在對決之前,為何不說出這一點?”
  陳靈空氣得須發皆張,眼瞳中寒芒‘激’‘射’,“這個理由多么幼稚,何其可笑,若你再不返回擂臺上戰斗,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轟!
  伴隨聲音,他周身氣勢沖霄,擴散全場,令萬物顫粟,駭人到了極致。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陳道元,再等待他做出決定。
  這一刻,氣氛竟是出奇的凝重和死寂。
  可陳道元卻依舊那么平靜,像一塊倔強到極致的石頭,不曾動搖過,他嘴‘唇’輕啟,以一種毫無情緒‘波’動的口‘吻’道:“我,甘愿受罰!”
  嗡~
  陳靈空簡直如遭雷擊,徹底出離憤怒,眼睛都變紅,他萬沒想到,這陳道元竟會如此之不給自己面子。
  “看來,你是真打算違逆整個宗族的意志了……”
  他咬牙,‘唇’中發出冰冷的聲音。
  這一剎那,就連擂臺上的陳汐心中也有一些說不出道不明的復雜味道,這陳道元難道真要抗爭到底?
  “那就……領罰吧!”
  伴隨著冰冷之極的聲音,陳靈空整個人釋放出一股震懾乾坤,執掌萬物的恐怖威勢。
  他就要出手,徹底囚禁了陳道元,讓其成為整個陳氏宗族的罪人!
  氣氛,緊繃到了極致。
  就在這等十萬火急般的時刻,忽然,一道蒼茫沙啞的嘆息聲音響起——
  “靈空,你莫非想要毀掉宗族以后的希望?”
  寥寥一句話,讓陳靈空渾身一僵,眼瞳收縮,神‘色’變幻不定,整個人竟似怔在那里。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也是令得全場所與人都一怔。
  “陳太沖這老家伙終于忍不住了。”
  巫雪禪似乎也暗松一口氣,他已聽出,那蒼茫沙啞的聲音正是來自陳氏宗族的活化石級老古董之一陳太沖!
  一位坐鎮在陳氏宗族不知多少歲月的老怪物,傳聞他乃是三界‘混’沌開辟時,第一批從‘混’沌中走出的先天神祗之一,一身修為深不可測。
  “他若不出面,這局面非無法收拾不可。”
  唐閑淡淡道。
  ……
  “道元這小家伙做的并沒有錯,輸便輸了,難道我們陳氏宗族屹立在這護道神族一脈中無垠歲月之后,再也輸不起了嗎?”
  陳太沖的聲音已變得有些冷淡,帶上一抹厲‘色’。
  這讓那陳靈空臉‘色’又是一變,整個人都陷入沉默中,臉‘色’僵硬之極。
  “放了陳靈鈞夫‘婦’,讓他們一家團聚吧,這件事……原本就是我們陳氏宗族做錯了,既然如此,便不能再一錯再錯下去。”
  不知何時起,天邊忽然泛起一抹‘混’沌般的金芒,逐漸變得明亮,勾勒出一道虛幻般偉岸的燦然身影。
  他身影甫一出現,一股難以形容的氣息便彌漫天地間,令全場所有陳氏族人心中一顫,噤若寒蟬。
  顯然,那一道身影便是陳太沖!
  他踱步從虛空中走來,渾身‘混’沌氣流溢,金芒氤氳,令人根本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可這一刻,就連巫雪禪、唐閑的神‘色’也變得鄭重認真,對于陳太沖的到來,他們也不得不重視。
  因為這可是一位足可以和神衍山三位祖師比肩的厲害人物!
  輪回轉世之前的陳靈鈞,若非有陳太沖在背后支持,也很難帶領著整個陳氏宗族打下偌大一片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