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2041 在劫難逃

呼~
  直至走出混沌母巢,陳汐這才松了一口氣,一想到這半年所經歷的一切,他不禁一陣苦笑不已。
  在這半年,他已經將自身傷勢徹底修復過來,實力恢復到了五星域主水準。
  并且,趁此時間他已經開始去參悟屬于第六個紀元的“幻之印”明傳承,獲益匪淺。
  只是讓陳汐無奈的是,那陳氏老祖陳太沖竟是在這半年時間,幾乎每隔數天,就會前來找尋他,用盡各種辦法試圖讓陳汐加入陳氏宗族。
  雖然無一例外都被陳汐拒絕了,可時間長了,讓得陳汐都有些頭疼膩歪。
  故而在這半年時間還沒到,他就火急火燎地離開了陳氏宗族,再不愿太沖一眼。
  倒并非是厭惡對方,而是被對方那宛如瘋魔般的執著態度給嚇到了,就在剛才離開時,陳太沖還兀自喋喋不休,試圖留下陳汐,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哪可能答應了。
  這一刻,佇足在這幽邃浩瀚的星空,一想到從此以后五百年內不必再見到陳太沖,陳汐的心情頓時變得出奇的好。
  “等這次返回神衍山,便開始閉關修煉,只要不出什么意外,足可以讓我在那護道之戰開始之前踏入到九星域主之境……”
  陳汐默默思忖片刻,便拿出兩位師兄留給他的路線圖審視了一番,然后身影一閃,毫不遲疑朝遠處星空掠去。
  在前來這封神之山下的混沌母巢時,因為有巫雪禪唐閑二人帶路,讓得陳汐一路順暢地抵達于此,不過即便如此,光是趕路,也足足耗費了他們五年多的時間。
  這次返回只剩下陳汐一人,依照陳汐的推演,憑借自己的挪移度,起碼得十年左右的時間,方才可以重返上古神域。
  十年!
  僅僅只是為了趕路,想一想都讓人無奈,更重要的是,這一路上還兇險重重!
  否則,這封神之山和混沌母巢所在之區域也不會被視作“禁區”了,自古至今,在不了解路途的情況下,就是道主境強者,都斷不敢冒然前來。
  有此便可想而知,這一路上的兇險和艱辛。
  當然,對擁有路線圖的陳汐而言,兇險或許有,但只要小心一些,或許便可以有驚無險地返回。
  ……
  嘩啦啦~~
  時空波動,斗轉星移。
  陳汐全挪移星空,猶如一抹流虹,一閃即逝,度快到了極致。
  在趕路時,他也沒閑著,在腦海默默參悟著有關“幻之印”傳承的奧秘。
  在陳氏宗族歷經了一場繼承人競爭,讓得陳汐深刻認識到了那些紀元烙印的價值所在。
  這簡直就像提升修為,破境晉級的無上妙藥般,只要將它們的奧秘徹底參悟,煉化為己有,便可以讓陳汐毫不費力地一舉突破境界,根本不會遇到任何晉級瓶頸。
  像之前煉化“巫之印”“武之印”便是如此,讓得他修為陸續突破,直至晉級為如今的五星域主地步。
  有此也可以預見,當陳汐將“幻之印”的傳承全部參悟透徹并煉化為己有,修為必然會再更上一層樓!
  嗯?
  片刻后,陳汐忽然皺眉,忍不住將意念朝四周探尋了一番,卻是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古怪,這一條返回的線路上太過詭秘,還是小心一些為妥。”
  陳汐略一沉吟,當即稍稍放緩了飛遁度,因為就在剛才那一剎那,他心不經意地泛起一抹悚然,仿佛就像在背后有人一直在跟蹤自己一樣。
  可遺憾的是,這種感覺一閃即逝,當他要具體查探時,已經再難發現什么異樣。
  就這樣飛遁了足足半天時間,陳汐眉毛再次一挑,霍然止步星空,一對黑眸若電般冷冷掃視四周。
  一股凜然殺機也是隨之從他身上蔓延而開。
  “朋友,已經尾隨了在下這么久,何不現身一見?”
  聲音平淡,卻透著一股迫人的肅殺之氣。
  四周寂靜無聲,唯有陳汐的聲音在這空寂冷清的星空回蕩著。
  鏘!
  陳汐驀地拔劍,橫掃劃出,一圈浩瀚劍氣以陳汐為心轟然朝四周擴散而去,所過之處,星辰崩碎時空塌陷方圓十萬里范圍內的一切,都被徹底齏粉。
  那等情景,簡直像發生了一場宙宇風暴,充斥著毀滅性的可怖力量。
  可直至這一切落幕,竟是依舊沒有任何異常,更沒有任何敵人的蹤跡顯現出來。
  這讓陳汐眉頭皺的愈發厲害,心已不可抑制地升起一抹警惕。
  是指此刻,他已經敢確定,自己背后必然有人一路追隨著,就像跗骨之蛆般,根本甩脫不掉。
  在這半天時間的飛遁,他起碼有七次感受到了一絲異樣的氣息,可都是一閃即逝。
  這就顯得太不尋常了!
  陳汐佇足沉默許久,最終深呼吸一口氣,喃喃道:“既然你不打算現身,那就別怪我到時候抓住你,對你不客氣了!”
  唰!
  沒有再耽擱時間,陳汐再次啟程。
  ……
  “沒想到,此子的感知之力竟如此敏銳機警,連道主境存在都難以窺破的秘法,他卻能隱隱察覺到,著實不可思議……”
  就在陳汐身影剛離開不久,一道綽約倩影浮現而出,她孑然立在一尊古鼎之上,渾身煙霧彌漫,顯得神秘之極。
  可僅僅一瞬,她的身影就再次消失,連一絲氣息都沒留下,簡直宛如蒸發了一般。
  也就在此時,陳汐的身影竟是倏然返回,殺了一個回馬槍,顯然,他剛才的離開只是掩人耳目罷了。
  只是讓陳汐失望的是,他這次的行動明顯失敗了。
  “別讓我把你揪出來!”
  陳汐神色冷淡,眸子里已是殺意十足,身影一閃,他再度挪移而去。
  “他的心機也不錯,怪不得能夠成為從末法之門走出來的第一個人。”
  那一抹綽約的身影隨之重現,她望著陳汐離去的地方沉思片刻之后,再度追了上去。
  ……
  整整三天。
  陳汐一直神經緊繃,警惕十足,他不清楚那追蹤自己的是誰,可正因如此,反倒讓陳汐愈發小心謹慎。
  不過,令陳汐疑惑的是,這三天時間他竟是再沒有感知到一絲的異樣,就好像對方憑空消失了一般。
  是聽了自己的警告被嚇退了嗎?
  肯定不是!
  陳汐可不認為一個能夠隱匿形跡,連自己都察覺不到的對手,會如此輕易放棄追蹤自己。
  這一切只能證明,對方同樣也開始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若是敵人,到了這時候也該動手了,畢竟如今早已脫離了混沌母巢的范疇,在這里殺死自己,絕對不會讓第二個人知道了。可對方卻偏偏隱忍著,遲遲不見行動,若說是朋友,對方為何又不現身相見?這可有些詭秘了……”
  陳汐想不通,一路上心境也變得有些低沉。
  不得不說,這一條從混沌母巢返回上古神域的路途實在太過遙遠,一路上除了那密密麻麻浩瀚無垠的星空,就是各種可怖滲人的宙宇異變。
  例如時空潮汐黑洞光爆星云飛流星河風暴……每一種異變都宛如一場宙宇大災變,充斥著足可以毀滅一切的恐怖力量,別說是陳汐這等域主境存在,就是道主境強者被卷入其,都只怕很難脫身。
  若不是陳汐手有兩位師兄留下的一份路線圖,他甚至都不敢涉足此地一步!
  當然,這一切天然災禍還遠不止于令如今的陳汐忌憚,真正讓他忌憚的,依舊是那一個一直追蹤著自己,宛如不可捉摸的對手。
  ……
  就這樣足足挪移飛遁了數月時間,一路風平浪靜,并無任何異變發生,讓得陳汐也漸漸適應了這一切。
  甚至他幾度都在懷疑,那一個至今未曾現身的對手是否已經離開了。
  不過,來自內心的直覺還是告訴陳汐,對方一直都在,只不過未曾被自己察覺到罷了。
  嗯?
  這一天,陳汐正在一片雜亂無章的星系挪移,忽然眼瞳一縮,驟然放緩度。
  此時,在他兩側的星空,皆都在呼嘯著可怖的“星湮之風”,所過之處,星辰化為粉末,湮滅無蹤,時空被腐蝕,化為一片又一片可怖的瘡痍裂縫。
  唯有他所行進的這一條星軌上保持著一片平靜,并未遭受破壞。
  不過,陳汐卻是敏銳察覺到,在距離自己足足數萬里之遙的星空,卻是有著一道極度危險的氣息在彌漫。
  那是一名修道者!
  且修為極其強大,盤踞在那里,就宛如這片星空的王者,毫不掩飾自己的睥睨和強勢。
  事實也正是如此,能夠抵達這一片橫亙在上古神域和混沌母巢之間的無垠星空的,又哪可能有一個尋常人物?
  而同時,能夠在這仿若無垠,漫漫無邊的星空偶然碰到一位修道者,這等概率可著實太小了!
  這讓陳汐不得不警惕起來,甚至懷疑,對方似乎早已等候在這里,為的就是攔截自己!
  果然,就在陳汐心念頭閃爍之際,極遠處的星空驟然響起一道淡漠充斥著迫人威嚴的聲音——
  “陳汐,本座等你很久了!”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