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2043 氣運巫陣

雪花如席,紛紛揚揚。(800)
  古樹虬勁,左丘雪盤膝坐在古樹下,一手撐著下巴,清眸遙望遠處風雪中,有些心不在焉。
  一側的陳靈鈞雙手抱在腦后,懶洋洋倚靠在古樹根部,瞇著眼睛隨口說道:“心緒不寧不奇怪,掐時間來算,昨日那陳氏宗族祭祀大典便已結束,或許用不了多久,咱們便可以和汐兒相見了。”
  左丘雪清眸一亮,旋即又恢復平淡,幽幽嘆道:“我只是有些擔心。”
  陳靈鈞笑道:“擔心汐兒被害么?放心,他可是我陳靈鈞的兒子,既然如今敢找上陳氏宗族,哪可能會發生意外了。”
  左丘雪瞪了他一眼,道:“他還是我左丘雪的兒子呢!”
  陳靈鈞大笑:“那你還擔心什么?”
  左丘雪有些煩躁地起身,探手抓了一把落下的冰雪,感受著冰雪融化時滲入肌膚的涼意,道:“我擔心陳靈空,他當年敢不顧陳太沖的意志,加害于你,這一次,難保他不敢去禍害汐兒,你應該清楚,陳靈空一旦瘋狂起來,可是什么事情都敢做。”
  陳靈鈞瞇了瞇眼眸,沉默片刻,道:“應該不會,依照陳太沖的性情,他定然不會眼睜睜看著這個錯誤一錯再錯下去,只要有陳太沖在,一切都不會讓陳靈空如愿了。”
  說到這,陳靈鈞唇角不禁泛起一抹復雜意味:“阿雪,你便放心吧,汐兒肯定不會有事的。”
  左丘雪瞥眼看了看陳靈鈞,眸子里泛起一抹疼惜之色,柔聲道:“你又想起當年的事了?”
  陳靈鈞并未否認,苦笑嘆息道:“我早已恢復前世記憶,這等刻骨銘心的遭遇,又哪可能說忘就忘了。”
  左丘雪蹲下身子,抓住陳靈鈞的手,道:“既然你已不打算計較當年的事情,那就嘗試著忘了這一切吧,如今的你,已經不是護道一脈的后裔了,不是么?”
  陳靈鈞點頭:“這是自然,前世之羈絆,今世之因果,我大抵還是分得清的,如今我唯一所愿,便是咱們一家人能團聚,再無其他念頭。”
  左丘雪將螓首靠在陳靈鈞的肩膀上,喃喃道:“我何嘗不也如此,想起從前種種,方才明白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陳靈鈞拍了拍她肩膀,沒有多說。
  兩人依偎在古樹下,天地風雪飄搖,將氣氛渲染得靜謐而曠遠。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咯吱~咯吱~
  一陣腳步聲從遠處響起,踩在大雪覆蓋的地面上,發出一陣咯吱聲音。
  陳靈鈞和左丘雪齊齊抬頭,目光霍然望向遠處。
  只見那蒼茫天地間,一道身影披風雪而來,步伐有些踟躕,又有些急促。
  就像此刻他的心境,那般忐忑和激動。
  淺淺地,那一道身影逐漸清晰,他峻拔挺秀一頭雪發盤髻腦后,露出一張清俊而堅毅的面龐。
  他的黑眸若無垠星空,又如幽邃深淵,行走在漫天風雪中,仿似一位近鄉情更怯的歸人。
  當看清楚這身影,左丘雪渾身一顫,整個人都似僵住,被定格在那里,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旋即,陳靈鈞也猛地睜大眼眸,嘴巴微張,和左丘雪的神情如出一轍。
  幾乎是同時,那一道披風雪而來的峻拔身影也停滯,佇足在那里,清俊的面龐上盡是復雜。
  有狂喜有惘然有忐忑有激動……不一而足。
  嗚嗚嗚~~
  天地間,風雪呼嘯,三人卻像雕塑般,彼此相望,怔在那里,內心深處,皆都翻滾著萬千情緒。
  相顧無言,心卻在激蕩。
  歷經多年的別離,就在這漫天風雪中相逢,那種難言的情緒,一如這天地間狂舞的雪花,跌宕不休!
  此情,亦無以言說。
  ……
  “汐兒!”
  許久,左丘雪才發出一聲呼喚,沖入風雪中,一把抱住了陳汐,身軀都因激動在顫粟。
  陳汐渾身僵硬,咽喉鼓動了幾次,猶豫了許久,才艱難從唇中發出一道聲音:“母親。”
  他感到有些陌生,因為從幼時起,他已經從不曾再叫出過這兩個字,最重要的是,自幼被爺爺陳天黎撫養長大的他,甚至不知道該用什么方式去和母親交流!
  可是,這寥寥兩個字,卻像一道驚雷般,令左丘雪心湖激蕩,徹底失控,眸子里淌出兩行滾燙清淚。
  她死死抱住陳汐,指節因用力而變得蒼白,仿似生怕這是一場夢,一不小心就不見了。
  “汐兒,你真的來了,你果然來了,娘這些年好擔心,總擔心咱們再無法相見了,擔心你和昊兒吃苦遭罪……”
  左丘雪喃喃,將心中壓抑了許久的一腔相思之苦傾瀉而出,淚水也是不受控制地流淌著,浸透了陳汐衣襟。
  陳汐身軀依舊僵硬,他緩緩低頭,看著懷中這個失控流淚,喃喃出聲的女子,心中也是不可抑制地涌上一抹酸楚又激動的情緒。
  他深吸一口氣,用手輕撫左丘雪背部,沒有打斷她說話,就這樣靜靜聽著。
  雖然有些不適應,可陳汐此刻卻是第一次感受到一種無比的溫暖踏實感覺。
  在這個過程中,遠處的陳靈鈞一直靜靜看著,神色時而欣慰時而暗淡時而狂喜時而愧疚。
  或許,他身為父親,也不知該在這等時刻用哪一種方式去和兒子相見相認了吧?
  ……
  許久之后,左丘雪的情緒才漸漸趨于平靜,可兀自不肯松開抱住陳汐的手。
  這時候,陳靈鈞才干咳一聲,走上前來,目光看著陳汐,道了一聲:“汐兒。”
  他在努力維護著屬于一位父親的尊嚴,可卻又因為太過激動,反而顯得神情有些僵硬,聲音有些異樣。
  “父親。”
  陳汐神色要顯得平靜不少,輕聲道,實則他心中又哪可能平靜了,只不過他同樣也在努力克制著自己。
  他擔心自己失控,會忍不住痛罵眼前這個不辭而別丟下他和爺爺弟弟不管的男人!
  哪怕陳汐早已原諒了這一切,哪怕早已知道陳靈鈞這么做,也有著迫不得已的苦衷,可這種事情,又哪可能是那么容易遺忘的?
  仿似察覺到陳汐的態度微微有些冷淡,陳靈鈞神色中的愧疚之色愈發濃烈,更有些不知所措。
  他欲言又止幾次,最終喟然一嘆,凝眉無言。
  氣氛,一時沉寂下來。
  ……
  左丘雪似也察覺到氣氛的異樣,抬起頭看了看陳汐,又看了看身后的陳靈空,禁不住也是嘆了口氣,終于松開了抱住陳汐的手臂。
  “汐兒,……”
  左丘雪斟酌許久,正待說些什么,卻被陳汐笑著打斷道,“母親,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我這次來是接你們離開的。”
  “對對,以前的事情早已過去,不必再提。”
  陳靈鈞在一側連忙道,他有些訕訕地笑著,很難想象,前世的他可是一位帶領陳氏宗族在這混沌母巢中打下一片偌大江山的領袖人物,執掌滔天權柄,威勢無雙。
  而如今,在面對陳汐時,卻竟似有些“畏手畏腳”,不知所措,著實很難想象。
  “你……不怪我們?”
  左丘雪卻是禁不住問道,眼眸直直凝視著陳汐。
  “不怪。”
  陳汐隨口道,“即便以前曾怨恨過,現在也早已理解,早已釋懷了。”
  說著,陳汐笑道:“父親,母親,這么久不見,咱們既然要聊天,也不必傻乎乎立在這大雪中吧?”
  左丘雪和陳靈鈞如夢初醒般,連忙道:“對對對。”
  左丘雪挽住陳汐胳膊,朝那顆古樹走去,同時囑咐陳靈鈞:“靈鈞,你去煮雪沏茶,我先和汐兒好好聊聊,這些年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我這個當娘親的竟是一無所知,我……”
  說著,竟是忍不住又落下兩行清淚。
  陳汐連忙扶她坐下,這才道:“母親,您先別哭,我這就把這些年的事情一一跟您說了,您想聽什么,我就說什么。”
  他也在一側坐下。
  “那好,我想聽你從小到大一直到現在的所有事情,任何小事都不要隱瞞我,行么?”
  左丘雪眼帶希冀地看著陳汐,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她眼眶微紅,清眸卻是漆黑而明亮,泛著靈動的光澤,映襯得清秀雅致的玉容有一種別樣的溫柔和美麗。
  陳汐整理了一下思緒,便坐在這古樹下,風雪中,開始從松煙城時的年少歲月說起……
  聲音平靜淡然,沒有任何修飾,可左丘雪卻聽得入神,面容時喜時怒,時恨時怨,變幻不定。
  她的心緒,也是隨著陳汐的敘說而變得起伏跌宕,難以自已。
  不知何時,陳靈空已沏了三杯茶,放在陳汐左丘雪的身前案牘上,而他也悄無聲息似的坐在一側,靜靜地聽著,心中五味雜陳,思緒萬千。
  三個人,三杯茶,一株古樹,一場風雪,一番來自陳汐的自述……
  當時氣氛靜謐,久別重逢之后那種微妙的陌生距離感,也在時間流逝中,隨著陳汐的聲音一點點溶解消散。
  太久不見,自有不知所措之處,狂喜而忐忑,難以適從,彼此皆都無法平靜。
  但隨著彼此在一起的時間多一些,持久地維系下去,這種血溶于水的親情必將被潛移默化地融合。
  這就是親情,注定無法被歲月和苦難磨蝕。
  ——
  ps:沒控制住,這一章有些抒情煽情矯情了……
  手機請訪問: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