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2044 冥

或許,這次的確是在劫難逃了。
  確認這個結果并不足以讓陳汐絕望,原因很簡單,可以用三個字來形容——不甘心!
  哪怕對方擁有四位九星域主又如何?
  哪怕對方還有一位修為通天的道主境存在又怎樣?
  不拼到最后一刻,不面臨真正的死亡,又怎可以放棄反抗?
  殺!
  這一剎,陳汐的身軀靈魂體內星域宛如徹底燃燒起來,無匹的紫金色神輝映照天地,將這片星宇都照亮。
  那漆黑古樸的劍箓,發出清越激蕩的吟鳴,猶如渴望飽飲敵人鮮血的吶喊。
  殺!
  當凌威等四位九星域主的攻擊破殺而至,陳汐的劍箓也已如蓄勢已久的驚龍,轟然出鞘!
  轟~~
  一抹熾盛到極致耀眼到極致,也璀璨到極致的粗大劍氣掠空,令這片星空都陷入劇烈震動,可怖的毀滅爆碎聲音猶如怒海狂濤,伴隨著那一抹劍氣轟然擴散八方。
  一劍寒光起,驚動十方星!
  那等無可匹敵的姿態驚艷超然的氣勢,仿佛亙古永恒流傳的一曲贊歌,一首史詩,用宏大無量都不足以形容其威勢!
  僅僅一剎那,陳汐的攻擊便和對方硬撼在一起,可怖的碰撞聲震天動地,各種熾烈的神輝猶如滾蕩的熔漿,涂抹著這片星空。
  如果把這片星空比作一塊畫布,這次的攻擊就像濃墨重彩的信手涂鴉,絢爛輝煌又觸目驚心!
  一時之間,方圓百萬里星域之內,竟是被這一次碰撞毀滅一空,化為一片動蕩地帶。
  噗!
  幾乎是同時,陳汐的身影就像被一柄巨錘狠狠轟,猛地朝后方跌落,他面頰蒼白,再忍不住咳出一口殷紅的血來。
  沒辦法,對手足足是四位九星域主一起出動,可想而知那等攻擊力量是何等駭人。
  陳汐能夠以五星域主修為,配合爆氣弒神功,再加上劍皇五重天的劍道力量,辦到這一步,已經稱得上是驚世絕俗!
  這一幕,同樣讓凌威等四位來自太上教的九星域主詫異,根本沒想到,對面那小家伙竟可以硬抗下這一擊。
  這讓他們更感到一種難言的恥辱,整整出動四人,后方還有一位道主境存在坐鎮,一擊之內竟無法拿下一個五星域主,這若是傳出去,非被全天下人恥笑不可。
  “拿出你們的真本事,莫要讓本座失望!”
  遠處星宇,傳來虛陀道主那沙啞低沉不含一絲感情的聲音。
  寥寥一句話,就像燒紅的烙鐵一般,燒得凌威等四人目光皆都泛起一抹恚怒!
  “殺!”
  他們大吼,宛如四位星空戰神,執掌無上道法,祭出曠世靈寶,施展出了自己最得意的手段。
  “殺!”
  幾乎是同時,遠處的陳汐嘴唇也發出一聲長嘯,悍然出擊。
  他披頭散發,面容慘白,唇角兀自淌著一絲血漬,早已在剛才那一擊受到了不小的傷勢。
  然而此時,他竟像是渾然不覺,再次出動,渾身站意燃燒,像一尊倔強而不屈的絕世劍皇。
  寧戰死,不折腰!
  轟隆隆~~
  這片星空宛如被打爆,根本無法承受住這種層次的對決力量,處處都已呈現出瀕臨崩壞徹底覆滅的跡象。
  最終,在轟的一聲驚世巨響,這片星空徹底崩滅。
  而陳汐,則被對方追殺到了另一片星域,處境依舊岌岌可危,未曾有任何一絲改變。
  甚至,在這個過程,他不斷負傷咳血鮮血將全身都浸透,配上他那一頭如雪白發,顯得滲人無比。
  可哪怕如此,陳汐的腰脊依舊筆挺,像壓不彎的長槍,他的眼眸依舊冷靜幽邃,像太虛大淵,深不可測。
  “殺!”
  他再次出擊,不曾遲疑,不曾皺眉,宛如悍不畏死,或者說他已經忘卻了生死!
  這一切,都讓凌威等四位九星域主存在驚詫,難以置信,對方明明只是一個五星域主啊!怎可能掙扎到現在?
  若非親眼所見,連他們恐怕都不敢相信,這世上竟會擁有如此逆天的家伙了,簡直打破了常識,不可思議。
  “哼!”
  星宇深處,傳來虛陀道主不滿的冷哼聲,“莫非你們打算讓本座親自動手么?”
  此話一出,讓得凌威他們四人的臉色皆都變得難都猛地一咬牙關,周身威勢愈發強盛。
  這一刻,他們同樣動用全部能耐!
  四位九星域主齊齊發威,可想而知那等場景是何等是可怖,僅僅一剎那,陳汐就被擊飛,像一顆隕石般,渾身骨頭都發出一陣不堪重負的摩擦聲,快要斷裂。
  尤其是他周身氣機,已快要紊亂崩潰!
  這一場戰斗是真正的廝殺,是血戰,和陳氏宗族的繼承人競爭完全不同。
  同樣,這一刻巫雪禪唐閑也恐怕根本不可能來相救,畢竟,這可是橫亙在上古神域和混沌母巢之間的一片茫茫星域,太過無垠,太過荒蕪兇險,自古至今,極少有人踏足此地。
  而對陳汐而言,哪怕就是他此刻被殺死,恐怕都沒人知道!
  這等場景,真應了那一句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宛如真正的絕境,找不到任何脫困的機會。
  呼~呼~
  陳汐急促喘息,長發披散,眉宇和臉頰上盡是血漬,渾身更像是在血池浸泡了一遍,找不到一寸完好肌膚。
  這一戰,太過懸殊!
  哪怕他已拼命,也難以用一己之力去撼動四位九星域主的聯手攻擊。
  不過,哪怕已毫無扭轉局面的機會,陳汐也斷然不會束手就擒,坐以待斃。
  不拼到最后一步,哪能輕言放棄?
  “殺!”
  凌威他們再度殺來,氣勢洶洶,一派兇神惡煞,趕盡殺絕的架勢,不肯留給陳汐任何掙扎余地。
  轟!
  陳汐袖袍一揮,一件青銅長矛狀先天靈寶騰空,旋即便驟然炸開,恐怖的沖擊力,讓得凌威他們身影皆都一滯。
  可僅僅片刻,他們就又重新殺過來!
  自爆先天靈寶,或許足可以殺死尋常的帝君境存在,也可以殺死一些尋常的域主境強者。
  可對凌威他們這些九星域主而言,卻是有些不夠可以阻撓他們的進攻節奏,卻很難傷到他們絲毫。
  然而,這一刻陳汐已顧不得那么多了,他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有多么的糟糕,只要再被對方硬撼一擊,不用自己再掙扎,整個身軀都會瞬間被撕碎齏粉不可!
  轟~轟~轟~
  沒有任何遲疑,陳汐將自己這些年搜集到的先天靈寶一一祭出,以終結道意將其引爆。
  一時之間,這片星空猶如在綻放一朵又一朵蘑菇狀的煙花,璀璨耀眼熾盛,充斥著毀天滅地的威能!
  一件先天靈寶自爆的威能,或許不足以威脅到任何一位九星域主,可若是一連串的先天靈寶齊齊自爆,那等威力,簡直達到了一種無以復加的地步。
  凌威他們四位九星域主哪能想到,陳汐身上的先天靈寶竟會如此之多,一下子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陷入那一片爆炸洪流,發出一陣驚怒的吼聲。
  可令陳汐心寒的是,即便是這樣,竟依舊沒能殺死凌威他們任何一人!
  僅僅片刻時間,這四位來自太上教的紅袍大祭祀便從那爆炸洪流脫困,雖然身影有些狼狽,一副灰頭土臉的模樣,可竟是無一人遭受到重創!
  可怕!
  這就是九星域主,傲立在天下域主境的最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踏足道主境的存在!
  想要殺死他們又豈是那么容易的?
  不過,對凌威他們而言,被陳汐一個小小五星域主鬧到這般地步,簡直是讓得他們在虛陀道主面前顏面盡失,已徹底動了真怒。
  “可惡!”
  “小子,你徹底激怒本座了!”
  “廢話少說,老子要將他抽筋扒皮碎尸萬段!”
  大吼聲,他們再次出擊!
  “只能動用輪回的力量掙扎一番了……”
  陳汐心暗自一嘆,黑眸卻是劃過一抹決然,他清楚,自己已經是窮途末路了,說不定下一刻便將殞命……
  ……
  “真是一個了不起的紀元應劫者,倒是沒讓本座白跑一趟。”
  極遠處星空,虛陀道主發出一聲感慨,渾濁蒼老的眼瞳盡是唏噓之色。
  這一剎,將步入死亡的陳汐,虛陀道主恍惚想起了那慘死在巫雪禪手的摩臨道主。
  “巫雪禪,你敢殺了摩臨師弟,本座自然不會對你師弟客氣了……呵呵,呵呵呵……”
  虛陀道主干癟的唇角泛起一抹笑意。
  但僅僅一剎那,這一抹笑意就僵固凍結,他那一對渾濁的眼眸更是爆射出一抹駭人無比的冷電。
  ……
  這一刻的場景極為詭秘。
  面對凌威四人的必殺一擊,陳汐已決然動用輪回之力,做出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面對即將身死的陳汐,虛陀道主發出了一聲感慨,但旋即,就猶如察覺到什么,神色微變。
  這一切,漫長,實則幾乎都在同一時間發生!
  當凌威他們眼汐就將伏誅,被鎮殺當場,當虛陀道主心生預兆的那一剎,異變陡升——
  一尊古鼎,像橫跨亙古歲月而至,釋放出灰濛濛的霧靄,搶在陳汐身前,將凌威四人的攻擊連同他們的身影全部覆蓋!
  ——
  PS:第三更送上。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