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2047 失落之界

早在之前,陳汐便推演出了這座巫陣的所有奧秘,這一刻他甫一動手,動作精準快速,嫻熟無比,宛如曾經已練習過無數遍般。
  能夠清楚看見,那一座古老祭臺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猶若漣漪般的奇異光澤,一片又一片繁密而晦澀的巫文亮起。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那神秘女子發出怒斥,似已憤怒到了極致,無法想象,她究竟是出于怎樣一種目的,竟會執意去阻攔陳汐。
  可陳汐已經不在乎這些。
  馬上就要遭劫,若再不拼著試一試,那死的可就真的太冤了。
  轟!
  整個爐鼎世界都在劇烈震蕩,猶如一場末日浩劫快要降臨,空氣中都充斥上毀滅般的恐怖氣息。
  遭受沖擊,神秘女子再次咳血,整個人宛如驚濤駭浪中的一葉稻草,快要被淹沒。
  爐鼎外,響徹起虛陀道主那沙啞而充斥著快意的大笑聲,似乎在宣泄心中積累許久的陰郁和怒意。
  那笑聲,猶如夜梟般不斷回蕩著,刺耳難聽。
  轟~~
  爐鼎發出哀鳴,仿佛被一股恐怖的力量侵蝕,又像置身在熔漿中,快要融化,情況已經是危險到了極致。
  “不,不……”
  而那神秘女子竟似對這一切危險渾然不覺,暗淡的黑眸死死盯著祭臺上的陳汐,聲音中透著一抹悵然、失落和無比的不甘,“你會毀了它的……”
  “異端,受死吧!”
  猛地,虛陀道主發出一聲大喝,旋即,整個氣運爐鼎驟然一停滯,似乎已瀕臨支離破碎,下一刻就將被毀滅。
  “咄!”
  幾乎是同時,陳汐唇中也是發出一聲晦澀音節,這聲音就像擁有魔力般,一瞬間,萬千熾盛的光澤倏然從那古老祭臺上涌起,無數晦澀的巫文像煙花般綻放。
  嗡~
  下一刻,整個氣運爐鼎發出一聲宏大無比的道音,猶如脫胎換骨,釋放出無匹的光!
  “該死!這……”
  虛陀道主發出一聲驚怒無比的大吼,似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轟!
  旋即,陳汐只覺渾身一震,整個人都有一種被卷入時空漩渦的錯覺,像一個紀元那么漫長,又仿佛一瞬那般短暫。
  一切都恢復到了一種安靜寧謐的氣氛中,沒有了那恐怖的氣息、也沒有了那虛陀道主的吼聲。
  陳汐一屁股坐在祭臺上,急促喘息,怔怔不言,剛才簡直猶如在死亡邊緣走了一遭,讓得他此刻都不禁心有余悸。
  “你……竟真的可以驅使巫神鼎!”
  神秘女子的聲音響起,震驚中透著一股惘然、似乎難以置信。
  “我之前便已經說過,可你似乎并不相信。”
  陳汐隨口答了一句。
  他扭頭望去時,卻見那神秘女子身影一陣搖晃,竟是雙眸一閉,徹底昏厥過去。
  這讓陳汐心中一驚,連忙起身來到那神秘女子身邊,略一查探,發現她并無性命危險,這才暗松一口氣。
  這女人持續被那虛陀道主追殺七年之久,可想而知這一路上遭受了多少傷害和打擊。
  這讓陳汐心中也不禁涌起一抹憐惜,若不是她,自己恐怕早已殞命了吧?
  也就在此時,陳汐目光不經意一瞥,禁不住渾身一震,終于徹底看清楚了這女人的容顏!
  這是一張極其古典、獨特的美麗面龐,細膩若玉石般的輪廓猶如刀鑿斧刻般棱角分明,給人以幽邃、孤峭之感。
  她紅唇輕抿,鼻梁筆挺,額頭光潔飽滿,略顯慵懶的烏發蓬松披散,給她平添一股驚艷般的魅惑。
  這種美,簡直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美得像從畫中走出,不似世間能夠擁有,連陳汐都不禁微微怔了怔,這才回過神來,心中不禁驚嘆,單論容顏,或許她不足以冠蓋天下,可若配上她那種超然、圣潔、孤峭的氣質,簡直足可以令任何女人自慚形穢!
  很快,陳汐就收斂心神,深呼吸一口氣,也開始修煉調息起來。
  剛才那一場突兀而至的殺劫已經化解,但陳汐并無法肯定,在接下來的路途上,虛陀道主是否會再次追殺上來。
  故而他這時候也不敢有任何懈怠了。
  ……
  時間如水,匆匆流逝。
  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將近一年歲月,在這一段時間中,陳汐周身傷勢也是恢復了七七八八,起碼已足可以發揮出八成的戰斗力,相信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徹底恢復過來。
  同時,陳汐對“幻之印”奧秘的參悟也是突飛猛進,按照他估算,三個月之內,足可以將“幻之印”蘊含的所有奧秘全部吃透。
  到了那時,突破晉級為六星域主層次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唯獨令陳汐有些放心不下的是,在這一段時間中,那神秘女子一直未曾醒來,不過好在她周身氣息比之以往明顯要旺盛一些,讓得陳汐不至于那么擔心。
  當然,最慶幸的無疑是在這一段時間中一直是風平浪靜,再沒有遇到任何兇險,連那虛陀道主也宛如消失了一般。
  不過依照陳汐對那虛陀道主的了解,卻是敢肯定,身為堂堂一位道主境通天人物,他定然不會甘心就此放棄了!
  ……
  晃晃悠悠,又是半年多時間過去。
  煙霧彌漫的爐鼎世界中,陳汐正端立在那一座古老的祭臺上,仔細打量著什么。
  如今的他,周身傷勢不僅徹底恢復,早在兩個月前,更是將那“幻之印”傳承徹底煉化,修為一舉突破到了六星域主層次,自身戰斗力再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蛻變。
  若這時候再讓他對上那太上教紅袍大祭祀凌威等四人,哪怕依舊無法對抗對方,可依舊用足夠的把握脫身而逃。
  若僅僅只是對付一名九星域主,那自然不在話下!
  此時,陳汐正通過那一座古老祭臺觀察外界,這古老祭臺乃是一座天然的氣運巫陣,只需操縱它,便能夠清楚看見外界的情景。
  像現在,陳汐就感知到,他們如今正在一片無垠的星空中飛遁,這片星空群星璀璨、空曠冷寂,并無任何兇險。
  可令陳汐憂心的是,他并不認得這片星空!
  換而言之,他們如今所逃遁的路線,早已和巫雪禪、唐閑兩人所留下的那一份路線圖發生了偏移。
  這也就意味著,若他們就此漫無目的地飛遁前行,極有可能會徹底迷失在這片星空中,找不到重返上古神域的出路!
  “太上教……太上教……終有一日,我一定要讓你們為此付出血的代價!”
  陳汐一想到這一切都是拜太上教所賜,禁不住就心生一股不可抑制的恨意。
  這時候,那一直昏睡的神秘女子忽然嚶嚀一聲,蘇醒了過來。
  這讓陳汐心中一振,頓時欣喜不已,走過來道:“你醒了?”
  神秘女子睜開那一對純凈漆黑的瞳,怔怔片刻,猛地掙扎起身,冷冷道:“我昏睡了多久?”
  “一年半。”
  陳汐聳肩道。
  “一年半……”
  神秘女子喃喃,她周身重新縈繞起一縷縷灰色霧靄,將她映襯得如夢似幻。
  “你……怎會知曉駕馭巫神鼎的法門?”
  神秘女子霍然抬頭,一對黑眸如刀般鎖定陳汐,顯然,她此刻已徹底清醒,響起了昏迷之前的一幕。
  巫神鼎,便是他們此刻所在的氣運爐鼎的名字。
  “我若是告訴你,我通曉一切巫之傳承的秘法,你是否會相信?”
  陳汐反問道。
  神秘女子怔怔,一對漆黑如墨的黛眉蹙起,好半響才說道:“既然你可以駕馭巫神鼎,那你所言必然是真的了。”
  她給出的理由竟是如此簡單,仿佛能夠駕馭巫神鼎,比掌握巫之傳承的各種奧秘都要顯得更重要一般。
  “對了,在下陳汐,還未請教姑娘你的名諱。”
  陳汐笑道。
  “冥。”
  神秘女子隨口道。
  “冥?”
  陳汐不禁有些訝然,這名字可有些奇特,不過想一想對方來自上一個紀元的巫之文明中,也就不奇怪了。
  “我知道你,擁有河圖的紀元應劫者。”
  冥沉默片刻,平靜道,“我也知道,你曾進入過混亂遺地,是這九個紀元中唯一一個從末法之門中走出的應劫者。”
  陳汐眼眸不易察覺地瞇了瞇,心中吃驚不已,萬沒想到這女人竟會知道這些機密事情。
  “依我推斷,你便是我一直所要尋找的那一個人。”
  冥忽然又說了一句。
  “我?找我做什么?”
  陳汐愕然。
  “我歷經一個紀元的覆滅,追尋了無垠歲月,所追求的,不過是一個超脫。”
  冥黑眸幽邃,泛著虛幻的光澤,“原本我以為此生終將抱憾而逝,卻沒曾想,這個機會竟就藏在這第九紀元中,而你,便是開啟這個機會的唯一人選。”
  “你……究竟想要說什么?”
  陳汐皺眉。
  冥再次陷入沉默中,許久之后,她霍然抬頭,黑眸中涌出一抹堅定執拗之色:“幫我找到終極道途,我要進入永恒輪回之軌,重新返回第八紀元中,哪怕轉世為凡夫俗子,也在所不惜,這……就是我的超脫之道!”
  陳汐心中頓時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