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2050 負罪感

灰發男子這一退,便是數百萬里地的距離。
  這就是九星域主的威能,挪移度之快,簡直比星際傳送陣還要強大,舉手投足之間,都能毀滅一方星系!
  在這個過程,陳汐如影隨形,劍鋒咄咄,自始至終牢牢鎖定著對方眉心,已漸漸快要破殺在對方身上。
  直至后來,那逼人的劍芒甚至遙遙將對方的眉心刺出一道傷痕,鮮血汩汩而淌。
  而那灰衣男子的神情也是在這個過程不斷變換,從最開始的驚怒惘然難以置信,已變成了駭然驚悚恐懼之色,似終于意識到陳汐這個五星域主那超乎想象的強大之處。
  眼見陳汐就要追攆上來,就在這危機十分的時刻,陳汐劍眉一挑,竟是倏然止步,不再追擊。
  他那原本殺機縈繞的清俊面龐上,更是罕見地泛起一抹凝重。
  幾乎是同時,一陣交談聲響起——
  “沒想到,岳竟是被這五星域主的小家伙殺到這般地步,著實讓本座大吃一驚。”
  “哈哈哈,本座早已勸過他,此子逆天,不同尋常,偏偏他不服,欲要孤身一人截殺于此子,如今總算吃到苦頭了吧?”
  “莫要幸災樂禍,此子的確如消息所言那般,戰斗力早已提升到了一種超乎想象的地步,不能再將他視作五星域主。”
  伴隨聲音,在那星空深處,倏然浮現出三道身影來。
  一名少年,兩名老者,皆都身披一襲如血紅袍,渾身釋放出足可以驚動寰宇的恐怖氣息,渾然不弱于剛才那灰衣男子,赫然又是三位來自太上教的紅袍大祭祀,九星域主層次的強者!
  們現身,那被叫做岳的灰衣男子這才長松了一口氣,旋即臉色就變得難。
  他這次竟差點栽在一個五星域主手,簡直丟盡了顏面,可一想到剛才那命懸一線的驚悚感,又讓他感到一種難言的忌憚。
  此時,他們一行四人端立星空,皆都一襲血袍,氣勢各異,但卻無不彰顯出屬于九星域主的強大氣息,顯得極為懾人。
  而在對面,陳汐的神色已是凝重之極。
  果然,這是一場早已蓄謀已久的埋伏,對手也同樣不是一個人,而是足足四位九星域主!
  這一切都似乎證明,太上教明顯早已清楚了他那戰斗力發生的蛻變,否則哪可能派出四位九星域主?
  這等層次的存在,只需一位都足可以威震一域,力壓諸多域主強者了,更何況此時足足出動了四位!
  這等大手筆,恐怕也只有太上教做得出來了。
  怎么辦?
  陳汐心念頭涌動,意識到了一種強烈之極的嚴重危機感。
  若僅僅只是對付一個九星域主,陳汐倒也不忌憚太多,甚至有信心可以將對方擊殺。
  若是對付兩位九星域主,那就會吃力了,不過若是要逃走,對方定然也攔不住自己。
  可若是對付三位九星域主,那就別說對抗,連逃遁的機會都渺茫,已可以用九死一生來形容。
  然而,這一刻和以上三種情況都不同,而是足足有四位九星域主出動!這已經足夠讓任何域主境感到絕望!
  陳汐此刻雖沒有絕望,可心則早已沉入谷底,意識到太上教此次為了對付自己,已下了必殺之心!
  ……
  這些說來緩慢,實則皆都在短短幾個呼吸之間就完成。
  當那三位太上教紅袍大祭祀出現,場氣氛已是變得壓抑肅殺之極,讓人幾欲窒息,喘不過氣來。
  太可怖!
  四位九星域主齊齊出動,只為對付陳汐這樣一個五星域主,這若傳出去,恐怕沒人會相信了。
  畢竟,換做誰打破腦袋都想不到,太上教會如此勞師動眾了。
  “沒想到,僅僅為了對付陳某,你們四位紅袍大祭祀竟一起出動,還真陳某。”
  陳汐神色淡然,平靜開口,說話時,他一直在思索脫身之計。
  “沒辦法,我們已經清楚你在那陳氏宗族的表現,像你這樣逆天的怪物,也不得不讓我們重視起來。”
  那一名少年模樣的紅袍大祭祀慢條斯理開口,他名叫凌威,樣年少,一派弱不禁風的模樣,實則在太上教的地位,要比他身邊的三位都要高上一些。
  因為哪怕是在九星域主境,凌威的戰斗力也比其他三人稍勝一籌!
  一句話,讓陳汐心又是一沉,果然,發生在陳氏宗族的一切,都已經被他們清清楚楚知道了,這一切必然是有人在暗泄密!
  “若我猜測不錯,應該是陳靈空告訴你們的這一切吧?”
  陳汐冷冷道。
  “呵呵,對我們太上教而言,想要知道一些事情,那可太簡單不過了。”
  凌威輕笑,“當然,這么說你肯定不相信,不過這對即將死去的你而言,都已經不再重要了,不是么?”
  “這可不見得,若是拼一拼,我或許無法殺死你們全部,但卻敢保證把你們的任何一個拖下水。”
  陳汐神色波瀾不驚,仿似沒有察覺到處境的兇險,更無任何一絲絕望的情緒。
  一句話,令那些太上教紅袍大祭祀的眼眸皆都不易察覺到地瞇了瞇,通過剛才那一場戰斗,已經讓他們判斷出陳汐戰斗力的確不同尋常,說不定真可以辦到這一步。
  “唔,本座了,你是打算拖延時間,不過可惜的是,此次教主已經下達了必殺命令,這次你注定是難逃一劫,必死無疑。所以,本座勸你還是莫要掙扎了,死亡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何不早早解脫?也免得遭受負傷折磨之苦。”
  凌威笑吟吟說說道,他副人畜無害的模樣,實則心腸最是冷酷無情。
  “解脫?沒有輪回,這世上可無一人能夠真正徹底的解脫。”
  忽然,陳汐眸子泛起一抹奇怪之色。
  輪回?
  凌威等人眼瞳齊齊眼皮一跳,似想起什么傳聞。
  “動手吧,本座已此子是在故意拖延時間,他既不愿就此認命,那我們就讓他乖乖送命!”
  凌威那笑容彌漫的臉龐上陡然浮現出一抹濃烈殺機,讓得他整個人的氣勢驟變,宛如殺神附體,血腥十足。
  轟!
  他修長白皙的手指張開,在虛空猛地一按,這片星空轟然塌陷,化為可怖噬人的黑洞,轟隆朝陳汐佇足之地蔓延而去。
  “動手!”
  幾乎是同時,其他三位紅袍大祭祀也齊齊悍然出擊。
  嗡~
  一輪梭形半月狀奇異神寶掠空,橫切經緯,滅殺陰陽,釋放出驚世無匹的鋒芒。
  唰~
  另一側,一柄血腥彌漫的赤色玉尺浮現,演繹出無窮血海像熔漿般鋪天蓋地擴散。
  轟!
  一對精光閃爍的黑色雷錘碰撞,打出一片斑駁熾烈的黑色電弧,狠狠朝陳汐劈去。
  一下子,四位九星域主施展出四種不同的無上道法,齊齊鎮殺陳汐,那等情景,足堪稱是驚世駭俗可怖到了極致。
  這片星空都在震動,無數星辰爆碎時空猶如易碎的琉璃紛紛爆碎,化為一片又一片觸目驚心的星空裂縫黑洞。
  別說是陳汐,就是真正的一位九星域主在此,恐怕也會被嚇得肝膽俱裂,毫無任何掙扎反抗余地。
  陳汐哪怕已做出了最壞打算,可當真正面對這等一幕時,依舊禁不住心驚肉跳,毛骨悚然,感受到了一種致命般的危險氣息。
  尤為要命的是,就在這等危險之極的時刻,猛地一道宏大無量的道音在耳畔炸開!
  “小友,我們又見面了,可惜,這次謀面或許就是你死亡前座的最后一眼了。”
  那聲音竟是比凌威他們的攻擊還快三分,其蘊含的威勢更是有一種通天般的震懾力量,讓得陳汐原本堅固無比的道心都猛地一顫,靈魂如遭雷擊,差點要崩潰。
  幾乎是同時,陳汐終于察覺到,在極遠處的地方,竟再次浮現出一道蒼老無比的身影。
  他面容皺紋密布,雙眸渾濁,白發稀疏,宛如一位風燭殘年的老者,可只有陳汐知道,對方是一位道主境存在!是太上教一位名震天下的圣祭祀——虛陀道主!
  當年在帝域五極聯手舉辦的論道大比上,陳汐就曾見過對方多次,在前往混亂遺地時,對方也曾和巫雪禪雪翎道主宣冥道主采崖道主一起出動。
  甚至陳汐都清楚,大師兄巫雪禪當年殺死的摩臨道主,正是這虛陀道主的師弟!
  只是讓陳汐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一次太上教不止出動了四位九星域主,暗居然還是有一位號稱通天的道主境存在陪同,這簡直讓人無法想象!
  恐怕就是巫雪禪唐閑他們都想不到,為了對付陳汐一個人,太上教竟會出動如此恐怖的力量。
  很顯然,這一次太上教不止是動了真格,儼然是把陳汐當做了頭號大敵根本已不打算給陳汐任何一絲的生存機會!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都在千分之一剎那完成,當凌威他們一起出擊,當虛陀道主發出那一聲宏大道音,讓得陳汐徹底明白,自己這一次恐怕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
  ps:11點半左右還有一更手機請訪問: